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折子戏1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1日

《折子戏1》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颖硕著

折子戏1

作者:颖硕分类:历史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本书以少女瑾萱的自杀开始,带我们所感受的三段年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三章韩井璃

含山一开始被烫了一下眼睛,后又看见一根簪子飞过来,不知所措竟然楞在原地。没想到驸马竟然扑将过来救了自己。看着尹清渐渐倒在自己怀里,她顾不上眼睛的疼痛开始喊人。一时间已经涌来了一批随侍,护院。邱志命人将尹清抬进了最近的内室。这边早已换来了院内的看病先生,进入内室救人。含山虽然不愿意离开,但是基于大家的劝阻,也为不妨碍先生为尹清治疗,只得跟众人出来,在外室小间回避等候。

“邱志,你脑袋不想要了吗?”众人正在焦急的状况下,胡观义正言辞的指责着邱志。

邱志哈着腰:“是我疏忽了,我必然会将此时查清楚的。”

一直坐在位置的汝阳公主一下坐不住了:“刺杀驸马爷,你这里恐怕也不想要了吧!”

“这还用说,就等着拿人头吧。”南康愤愤的说,她跟几个姐姐妹妹虽然都不怎么亲近,但是跟含山却进一步。只因跟含山相处,务虚太过伤脑。因此,此时,她更担心一直向外观望的含山。

含山对于南康的话很是赞同,因此由不得补一句:“明日后我不想看见你”

邱志竟不知如何,郭镇回说:“你去看看里面如何,免得公主妹妹看见你。”

一时,邱志只有进去。

“姐姐你最沉稳,你说说该如何?”汝阳一时也没有什么主意,而南康跟含山明显给不出什么结果。

永嘉略微皱了一下眉头,面有难色;“这,你让我如何决议!也要等里面尹驸马没事,含山做决定。”

汝阳最厌烦的就是她这个姐姐假正经的一面。虽然含山跟南康没啥脑子。但是比起这两个,她还更讨厌这个姐姐。因此一时不快说:“别以为咱们谁能逃得过。若是普通的家奴子也就罢了,偏偏是蓝玉案的。虽然此时已经过了一年。但是谁粘上这样的事情能够好!”她明明知道这个姐姐一肚子主意,就是不愿意出。因此上直接点破她。

永嘉正准备接话,此时,邱志从内室出来了。含山直撞到他当面问;“怎么样了?”

邱志一时忙不迭后退几步:“回公主,是无碍的,已经将簪子拔出正在清理伤口。”

“不是木簪吗?如何伤的如此严重?”南康还是略懂一些兵器的,因此提出了质疑。

“簪子取出,只是外面看着是木的,里面却是实打实的八面倒刺铁杵。”邱志已经实话实说。

“这个死蹄子什么仇什么怨竟下此狠手。”南康自言自语道。

“给奴才时间,这件事情一定会水落石出的。谁下的狠手,一定让她生不如死。”邱志下着决心,狠狠的说。然后就去郭镇那边求借一步说话。

邱志又进去了。郭镇跟永嘉嘀咕了一下。永嘉款款起身走到含山面前;“妹妹,还是先坐下吧”含山看着永嘉,心里再着急也只好跟她坐下。

永嘉将含山按坐在座位上:“有些话也不该我这个做姐姐的说,但事情到了这一步,我又不得不说几句。毕竟我年长你们几岁。也该为你为里面的驸马着想。”

含山虽坐在那里,但眼睛忍不住的朝里看。听永嘉这么说,由不得自己专注听她讲了。

“本来姐姐也不该在这个时候劝你,说句不好听的。这里的驸马哪个没有家室。终究也是纸糊的驴子能过的。你要真要邱志抵命,咱们也是可以抗住的。”说完看了看含山,她似懂非懂的样子。倒了一杯茶放在她手里。长长叹了口气;“只怕到时候尹驸马更保不住”

含山一时不明了,歪着头“不过一个奴才的命而已,如何牵扯到这个上来。难道宫里的医官医不了。”又将茶杯狠狠的放在桌上说;“难道我的驸马没官职就挨着被行刺。她行刺的可是我堂堂的公主,不是驸马。”含山情急口快之下,并没有给永嘉好脸色。末了还说:“你要是怕你就先走。”

永嘉按了按她的肩头说:“哎,你还是太年轻。”又说:“一个蓝玉案牵扯了多少人进来。本来今日挑完家奴子咱们就走了!可谁能想到中间还有这么多事情。若是简单的行刺倒也简单明了。那邱志跟那几个家奴子一并带这里都可以一并办了。但是,牵扯到蓝玉案,怕是除了我们几个,连带琉璃宫的娘娘,还有在封城咱们的植哥哥也会牵连其中。”

含山一时听的云里雾里的,因年龄尚小,对这些人事竟不明了。虽然大意知道,但是为何如此她却不知。这也是永嘉感觉难的事。劝说一个聪明人简单,但是想劝说一个毫无心机的人却很难。但是她可是永嘉,没有她说服不了的。

“这样,等下尹驸马确定没事,我们可以先回府中。听说父皇那里最近有进贡的一批膏药专治伤病。只赐了一瓶给韩妃娘娘。你且去拿。”永嘉换了种说法。含山有所动,前些日子她是听自己母妃讲起过这些事情。

“已经无碍了”只听得屏风外面一个老者的声音。正是那个先生。

“他醒了吗”含山激动的说。

“还未醒!因利器上沾了一些使身体麻痹无力的药物,因此还尚需时辰才能醒。”又叙说:“贵人务虚担忧。隔一个时辰扎针走穴,待百日后自会恢复。”

含山一颗心终于放下了,又问:“可否移位离开这里”想来离开这里是最好的。

“伤者三日内不可移动。”那老者说。

正在此间,邱志赶过来,打发了那个老者。转屏风进来,后面跟了一个女子,脸上蒙着一款绣着杜鹃的白布。右边头发垂下看不清她的脸,只看迥然有神的眼睛,泛着柔媚的光。此女步伐轻盈,低头走在后面,

邱志走到含山面前跪下:“因奴才管教不严,让下人出了这样的纰漏,定会给公主府和驸马府一个交代。现下实在是要以驸马的身体为主。事后定当领罚。”

“如今驸马不得移动,只得在此地。本公主命你好生看管。过了咱们再算总账。”含山无奈的说。

“是公主,董先生年龄老矣不适合扎针走穴,特命令他的爱徒照看驸马日夜的扎针走穴,特请公主示下。”邱志看含山应允,因此说。

“你府中就没有别的看病先生。”含山对这些来路不明的女子很是害怕。

“董先生的医术可是比太医院的那些都要强的。这个韩氏可是扎针走穴的好手。董先生对这个爱徒如亲生女儿般,从未替不相干的外男扎过针。”胡观在一旁艳羡的说。自从这个女子跟邱志进来后,他就两眼没离开过这个女子。来邱志这里这么久。他有幸见过一次这女子。她可是比起自己平时见过的女子都要素雅美好。

听他一说,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此女子身上。她安静的跪在邱志的身后,低头不语。

“带着面纱可是有什么疑难?”汝阳不惑的说。

还未等邱志回话,胡观就说:“哎!人家又不是家奴子,是正经人家的姑娘,哪里随随便便见外男。”

汝阳白了他一眼:“呦,姐夫像是跟他旧相识一样!我们原是不配!”

南康听到此处,不免趁人不注意踹了胡观一脚,让他闭嘴。

含山因说到;“摘了吧!”邱志续话;“都是贵客,不怕的。”

那女子摘下面纱,果然生的肤若凝脂,一双桃花眼,眼角有一颗恰到好处的泪痣。眼神温柔似水。胡观一刻不离的看着,忘记了腿上的疼痛。一时遗憾,躺在那里的不是自己而是尹清。

她摘下面纱的手柔软而细长:“奴才韩井璃见过贵客。”

她声音如浮水般灌入耳内,让人心驰神往。

就连郭镇也未曾见过如此美丽的女子,差点未定住神说:“到底还有这样的女子。”永嘉保持微笑未语。

“燕骨眉峰驭,眷恋锦带俦!”一直言语很少的谢达,毫不掩饰自己的赞美。

“好了,就这样吧!”含山看着众人都如此,只得随着他们的意思走。想来遂大流总是没错的。况自己着急去看驸马。

大家听完含山的话,都回过神来,由邱志引路去看了驸马尹清。尹清爬躺在床上,脸色铁青,眉头紧皱。即便是病着,神态依然俊朗清明。含山轻轻的坐在靠近他床边的杌凳上,握着他耷拉在外的胳膊。用帕子轻轻帮他擦拭额头密密的汗珠。然后将帕子放在旁边,帮他整理黏在脸上的乌黑的头发。

“小十四,我们该走了!”永嘉提醒着。

“我去母妃那里拿了药就回来。”含山依依不舍的离开,又交代了邱志跟韩井璃一些才走。

含山跟南康都急匆匆的回了公主府。而汝阳叫住了永嘉。

“姐姐,你糊涂了!含山那脑子回去肯定把事情都跟韩妃讲了,到时候事情不就闹大了。”汝阳一直在担心着,最好不知不觉的不惹事最好。谁知永嘉会有这样的提议。

永嘉一直觉得自己这个妹妹是有些聪明的,但还是令她失望了,因而提醒:“韩妃就是那味药。”讲完也回府了。

汝阳想了很久,终于想明白了。韩妃是怎样聪明的女人,怕十个永嘉都比不上。想当初她的儿子朱植逼宫未成,也没有处死。她的宫中地位这么多年也未曾被动摇过。想到这里她这才放下心。

含山换完衣服就去了琉璃宫,见自己的母妃。听含山讲完事情始末,韩妃只是讲了一句话,若是想保住尹清,此事就不要声张,乖乖待在府里。此事有她做主。含山只得乖乖回去。剩下竟一字未跟含山讲。

晚上回到公主府的永嘉公主,郭镇已经在那里等她了。

“可都安排妥当了?”郭镇焦急的问。

永嘉见他外衣换了斜躺在炕上看兵书。知他已经梳洗完毕。永嘉坐在梳妆镜前,婢女帮她卸掉头上的装饰。“放心”简短的两个字,郭镇才又专注于他的兵书里。

这边永嘉梳洗完毕,才回寝。丫头们也都退了出去。永嘉坐在炕边,郭镇看完兵书正闭目休憩。永嘉轻轻的帮他揉着太阳穴。郭镇眼睛睁开了一条缝隙,看着永嘉穿着一条妃色的长裙,乌黑的长发搭在一边,两只白皙的手臂此刻正温柔的帮她揉着太阳穴。

他轻轻握着她的手,示意不用:“公主辛苦了!”

永嘉轻轻摇头,将声音压得很低:“拱卫司的张伯山今日真的在邱志别苑?”郭镇在别苑给永嘉悄声说的就是这话。

“恩,不然这事容得他们如何闹都可以。有谢达和胡观我们倒不必在意。横竖我们是可以脱身的。但是拱卫司的张伯山是出了名的哼哈将。我们可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给太子添乱。”郭镇讲完,将永嘉的头轻轻的扶靠在自己肩膀上。永嘉的身心才彻底解脱安宁下来。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