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城主,夫人又跑了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1日

《城主,夫人又跑了》精彩章节免费阅读_九爵先生的小说

城主,夫人又跑了

作者:九爵先生分类:武侠小说类型:情有独钟

成皇前,众妖将不服,处处为难羞辱……许是上天可怜她,巧遇冥神,冥神送她一只灵宠,却成了她活命的手段……成皇后,她是杀神,斩三十六妖将,平反妖界之乱。她成了世上最年轻的妖神——第九代妖神。最年轻的焚天城之主玄樱若,世称如梦尊,却被世人误认为是女子,她也不例外……兴许是缘分,他在树上偷喝酒,却来了一个撩人的小妖精,自称本皇,还言语轻浮,不仅劫走了他的酒,还偷走了他的心……仙妖大战,她惨死,连灵魂都不全,他为她处处与天帝作对……他寻遍九公山,也找不到她的尸骸。当得知她还活着的时候,他心中的情感再也压制不住,他倾尽所有的爱给了无心的她……只求,“不要离开我,我再也不想失去你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幻无言瞬间黑脸,板着一张脸道,“颜儿见过花楼里的娘子?”

“有幸路过花楼,在窗口瞥见过一眼。”幻熙颜瞬间察觉自己说漏了嘴,连忙讪笑道。

“是嘛?听说今天你喝了南羽门的一壶酒,你怎么解释啊?”幻无言依旧板着一张脸但是看不出丝毫的怒气。

“仙家的酒,不是没喝过嘛,就想尝尝鲜。”幻熙颜喝酒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幻无言自是知道,但是却从来都不阻拦,为此幻熙颜也甚是疑惑。

“感觉味道如何?”幻无言抬头看向天空,黄昏时刻的天空格外的静美,但是幻无言的眼中却是有着几分忧色。

“味道醇厚,并非普通的酒可以相比的。”幻熙颜奇怪的看着幻无言的侧脸,不明白幻无言为什么要这样问。

幻无言身后的管家安静的候在那里,格外的安静就像是不存在一样,此时幻无言侧了侧身子,吩咐道,“去把书柜上的锦盒拿来。”

“颜儿今年也十六岁了吧?想学休仙之法嘛?”幻无言忽然看向幻熙颜,面上带着复杂的神色,“不要这样看着我,我知道你很奇怪。”

幻熙颜的确很奇怪,不明白幻无言为什么这样问,之前只听幻无言给她讲一些仙神妖魔的故事,但却从来不会去讲什么仙门宗派的故事。所以今天幻无言忽然问她是否想学习修仙之法格外的疑惑,以前幻熙颜不是没有说过想修仙,但是幻无言就跟没有听见似的,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

这时管家取回了锦盒,将锦盒交给幻无言之后便退下了。

幻无言接过锦盒,满目复杂的轻抚了一下锦盒,便轻轻的打开了。里面是一块墨玉,墨玉之上是一个苍劲有力的“冥”字。

“这是一个仙友交给我的,当年你娘难产,眼看就要不行了,这位仙友忽然出现,耗了大量的法力,总算是保住了你。”幻无言轻轻抚摸着那块墨玉,说着当年的事情,目光逐渐变得遥远起来,“只可惜你出生时身体就不好,体温比着常人要低上些许,所以见不得寒气。”

“而酒能驱寒,这就是你不阻止我喝酒的原因?”幻熙颜忽然好像明白了什么,“是不是也是因为我身体的原因,你才给我讲那些仙神的故事?为的就是有一天我愿意去仙门修炼?”

对此,幻无言并不反驳,算是默认了。

“那为什么以前你不同意,现在却是同意了?”幻熙颜仰着一张小脸,继续问道。

“不是时候。”幻无言原本是一个书生,是要进京赶考的,但是那日幻无言忽然不想进京赶考了,只想娶妻生子,平平凡凡的过日子。于是在多年以后有了幻家,有了幻熙颜。

幻无言的目光逐渐深远起来,看着天边,无比的惆怅,“这是那人给你的,说是可以在你有生命危险的时候保护你。”

“生命危险?”幻熙颜正想再说些什么,却被气喘吁吁跑来的小厮打断了。

“老爷,有仙人来访。”

幻无言拍了拍幻熙颜的肩膀,便随着小厮去了。留下幻熙颜一人对着那块墨玉发呆,在暗处,一直通体黝黑的猫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只是片刻,那黑猫就忽然不见了。

天界,圣宫。

两个纤瘦的身影站在那华丽的大殿之上,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在说着什么。

一个一身银袍,气质卓绝,给人几分清冷的感觉。

一个一身紫袍,身上绣着星辰日月图,格外的神秘。

“你说白羽那家伙把咱俩叫过来干啥?”紫袍男子打了一个哈欠,漫不经心的问道。

“说话注意些,这里不是空月楼。”银袍的男子声音清冷,怀中还抱着一把银色的剑。

“嘁,我就不信,他还能跳出来打我!”紫袍男子胸有成足的说道,然后又偷偷撇了一眼银袍男子,笑道,“就算他打我,你也不会袖手旁观的,对吧?”

“哼,教训教训也好。”银袍男子冷哼一声,连个眼神都没给紫袍男子。

紫袍男子也不想自讨没趣,索性就闭了嘴。

也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在二人面前忽然金光汇聚,汇聚成了一个虚影,那虚影正是天帝白羽,只是看起来格外的虚弱。

想来,施展弑神阵对他来说也消耗了不少法力,甚至可能受到了反噬,受了严重的内伤。

"空流苏,星辰子,此次召你们前来是有一事相托。"白羽开门见山的说道。

“天帝请讲。”银袍男子站在那里并没有行李,但是言语却十分恭敬。

“流苏,本帝需要你开出一个不会受到外界打扰的空间,本帝内伤太重,需要疗养。”白羽似乎对二人格外的放心,所以也不避讳。

银袍男子轻轻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继而白羽又将目光转向了星辰子,但明显能看的出有几分犹豫。

“磨磨唧唧的,你还说不说了?不说我可走了!”星辰子对白羽并不像空流苏那般恭敬,甚至还给了白羽一记白眼。

“她,是不是没死?”白羽由于之下终于开了口。

“她?她是谁?”星辰子一脸茫然的问道。

“妖神幻熙颜是不是没死?”白羽硬着头皮再次问道。

“嗬!有趣!这人是你杀的,你现在怎么反过来问我?”星辰子冷笑连连。

“当时本帝并不觉得又什么异样,方才忽然想到,仙神陨落,天空会有异象,但是她死的时候,没有异象。”白羽的语气平缓,似乎对于星辰子的话,他丝毫都不生气。

空流苏抬眸看了一眼白羽,但什么都没有说。

星辰子忽然笑了,“死了又怎样?没死又如何?难道天帝你还要再杀她一次嘛?”

话语之中满是讥讽之意,没有丝毫的客气。

“斩草要除根,否则妖界如果和魔界沆瀣一气,我天界将岌岌可危!”白羽说的正义凛然,可是那眼中偏又闪过一丝的迟疑。

“那你应该去问冥熙夜,找我作甚!”星辰子主掌命运,平时居住在空月楼,算算命,写写命运薄啥的。对于幻熙颜星辰子也不过时几面之缘,但是他对白羽的做法并不赞同,于是对白羽并没有什么好脸色。

白羽叹了一口气,看向空流苏,“空间开辟后,对诸位仙神说,本帝在闭关修炼,对于各界的事就暂时交给两位了。”

空流苏掌管空间法则,对于空间之术,了如指掌,而他的府邸也是位于虚空,旁人根本进不去,因为根本不知道在哪。

空流苏抽出怀中的宝剑,手中掐诀,一道剑光闪过,虚空破碎的声音传来,空流苏手中再次掐诀,结成镇图,覆盖在了刚刚破碎的虚空上。

收回宝剑,空流苏口中念念有词,双手结印,再次印在刚刚破碎的虚空上。

片刻,空流苏开口道,“空间已经开辟完毕。”

星辰子撇了撇嘴,什么话也没说甩袖离开了。空流苏紧跟其后,二人一起离开了圣宫。

走到天宫北门处,星辰子忽然停了下来,双手抱胸,生气的转过身,看着空流苏,“你为什么帮他?”

“为人臣子,不得不为。”空流苏似乎没有意识到星辰子生气了,依旧一板一眼的说道。

“好!接下来三个月内,老子要是看见你出现在空月楼一次,老子就掀了你的流苏阁!”星辰子咬牙切齿道,伸在半空的食指指着空流苏微不可见的颤抖着。

幻府。

幻无言给那仙人安排好了房间,天色已经暗沉了下来。而幻熙颜也早已经吃完饭,在房中沐浴准备就寝了。

只是忽然听见隔壁传来的躁动,不由疑惑,“隔壁今天怎么这么吵?”

幻熙颜擦干了身子,穿好衣服,像隔壁探寻去了。

玄止殇在房中闭目打坐,吐纳气息,神识笼罩在了整个房间及周围。

一个身影出现在玄止殇的神识之中,让他隐隐觉得有些心神不定。

玄止殇睁开双眼,将目光看向一处,似乎可以看见房间外的小丫头。

俊秀的眉头隐隐皱起,心里有几分战栗,驱使着玄止殇的动作,让他一步一步走到房门处,推开了房门。

幻熙颜黑白分明的眼睛看向玄止殇,眼里满是惊艳之色,那娇嫩的小嘴也微微张开,“好美啊~”

三千墨发散在脑后,随着夜风轻轻摇曳;一袭红衣在灯光和夜色的笼罩下给人一种心惊的美;剑眉星目,双眉隐隐皱起,双目含情脉脉,绯唇微抿,似乎有种说不出的忧伤。

幻熙颜没出息的咽了一口唾沫,随即扯了一个自认为还不错的笑容,“不知阁下是男是女?”

“在下姓玄,名止殇,字樱若。”玄止殇看着幻熙颜的表情,心中泛起一丝的苦涩。

当年那小狐狸偷他酒时,也是这般神色。

“哦!原来时公子啊!你为何生的这般美?”幻熙颜看着玄止殇的脸差点就流哈喇子了,脚不受控制的往前移了两步。

幻熙颜并不花痴,但是玄止殇样貌长得太好了,让幻熙颜简直移不开眼睛。

“姑娘样貌也不错。”玄止殇在幻熙颜的身上寻到了一丝的熟悉感,加上之前玄止殇认为幻熙颜没死,所以微微一笑,夸赞了一下眼前的人儿。

“哪有你好!”幻熙颜略感遗憾的叹了一口气,又瞄了一眼玄止殇,搓了搓觉得发冷的胳膊,一副恋恋不舍的样子说道,“公子早生歇息,明日再聊!”

玄止殇站在门前,目送幻熙颜走到隔壁的房间,本来想要回房的玄止殇忽然瞥见幻熙颜腰间的墨玉,眸色一暗。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