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活意

更新时间:2020年08月08日

《活意》njxhsb著_都市言情小说

活意

作者:njxhsb分类:都市小说类型:战斗

遭受人生破折的杀手无比得绝望,绝望的杀手沦为了乞丐,开始有了自杀的念头,但是在自杀前,他遇见了她。。。(封面侵权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红龙帮七大家规

一,背叛帮派者,斩其首

二,私吞利益者,斩其首

三,谋杀兄弟者,斩其首

四,违反命令者,剁其手

五,独断杀人者,剁其手

六,伤害兄弟者,剁其手

七,挑起矛盾者,拔其舌

这是李文博告诉我的,跟我讲了其中的潜规则,其中前两项是万万不能做的,一旦发现没有任何解释,直接砍头处理。

但是如果你有强大的实力或者权利地位,杀的人不是那么重要,就不会有人敢站出来指责你。。

违反命令,如果你违反命令把任务做成功的话,或者使帮派受到利益,第四条是可以无视的。

独断杀人,没有经过上级得允许去杀人,但是只要你手段隐蔽,不让别人知道,或者你有着强大的关系,这都是没事的。帮派要是重视你,还会给你擦屁股。

伤害兄弟者,只要不是拿到砍人,打的半残,不打出什么大事,就没有什么关系。

挑起矛盾者,如果挑起的是帮派内部得大纷争,有时也会按砍头处理。

说到底,其实还是实力至上!

……

……

来了这里三天,我与文博天天在屋内学习大华话的日常用语,以及上述的内部规矩,他问我,我是怎么加入到组内的,我在他面前握了握拳头。他也就明白我的的意思了。

所以他告诫我,不要去尝试触碰任何一条红线,他们不会放过我们兰德人任何一个错误,会拿着证据在干部面前小题大做,威胁你。所以在这里能吃好饭,不受冻,不缺钱,已经是我们最大的幸运了。

今天是第四天,我现在也已经螚听懂大部分大华话的日常用语与写好大华字了,但也只是单方面的接收信息,想要表达自己的意思话,还是非常难的,所以我随身纸和笔,有时手势无法表达我的意思时,还得靠纸和笔和“翻译官”,来表述自己的想法。

今天是来到这里得第四天,虽然每天也被组内得人骚扰着,但是还没被坐一些过分的事,一切还在看可以忍受的范围之内,但是最近两天,他们的行为好像越来越激烈了,昨天,有人故意把饭汤撒在了我们的身上,又装出一副不小心的样子。

我在纸上写字问李文博,我来之前,他们有做过这样的事情吗。

“没有,可能是你来了,他们比较兴奋吧,想要表示自己的地位吧,还有,下回给我写大华字!”

这几天,我也慢慢能适应了,组内的生活,虽然比我当乞丐时滋润很多,但是,深受命运折磨得我,对人心中的恶意有很大的心里阴影,也害怕人们恶意的视线,所以,他们每次进行打压我们的行为时,都会触及到我心口的伤疤,让我不寒而栗。

但是每次,我都会想起她,那个强大她,她在面对这些恶意的时候,可能都不会产生丝毫恐惧吧,可能也都不放在心上,她是那么的强大,她眼中希望的光辉,牵引着我。

所以,我在组里生活中,也在寻找着她的踪迹,我向文博询问,组内有没有女的金制或者银制干部。

“没有啊,我也不确定,我也没见过什么大人物,至少我认识的内部名人,没有一个女性。”他回答我。

她肯定在红龙帮内更高层的地方,所以我要努力爬上去。

……

……

上午,我们学习完,我俩走出房间,打算食堂饱餐一顿,因为这几天,他们的行为越来越激烈,所以,我俩最近吃饭的时间,都比较的晚。

迎面走过来两个人,一个是被我入帮派时,我打的其中一个人,带着副圆眼镜,穿着一身文人的穿着,带着顶黑色的礼帽,非常瘦的瓜子脸,整个人看起来有点太瘦了。

听李文博说,他是个铜制成员,叫王瑞,他是那次配王杰去的唯一一个铜制成员,因为每次开会,王杰也只会带他一个铜制成员去,因为他擅长的不是武力,而是计算与记录,是个文官。

而旁边的肥硕流油,看似三十多岁的外表头顶却已经半秃的,又矮又胖的外表下,藏不住脸上的嚣张跋扈,他的名字叫王虎,是王瑞的表弟,因为亲戚关系,在组内一直很嚣张跋扈,而且,王瑞根王杰好像野有点亲戚关系,一般铜制成员是可以不住在组的宅院的,每次帮派的分红,他们都有大量的利益,所以他们可以住在自己的房子的。。。

文博看见他俩,想要带我躲着走开,但是已经被对方看见了,只能走上前去,希望不要被对方注意到。

然而,对方可不是这么想,这次,他们好像是冲着我们来的。

“喂,看见我和瑞哥不打招呼的吗?”王虎不怀好气的说到。

“不好意思,没注意到,虎哥。。”

“你这几天有点飘啊,兄弟,是不是来了同伴,觉得就就有劲了?”王虎向文博凑了过去。用下巴向他说到。

啊啊,这种人,只会去欺负别人,来找到自己的优越感,打压别人,来示意自己的地位。就不能和平相处吗,这么做不只是会给对方留下仇恨吗,和平相处会有什么损失吗?我向自己询问道。

“哦,对了,我还没怎么跟新来的打过招呼呢,杰哥交给你的任务,你好好完成了吗?他现在大华话能听懂几句了。”他拍了拍文博的脸,又拍了拍文博的头

“虎哥,他现在已经能听懂大部分日常用语了。”

“喂,哑巴,知道爷是谁吗?”他对我说到。并呲出一排黑黄的牙齿。

我点了点头,我现在能听懂他后半句话的意思,因该是在问我知道不知道他是谁。于是,我在纸上,写下来他的名字,向他展示自己的学习成果。

他向我凑近两步,眯着眼睛看清纸上的字。

“哈哈哈哈哈哈哈,兰德人开始写大华字了,你们适应能力都那么强吗,是不是逃亡逃习惯了。要么你们是兰德败犬,不愧是兰德败犬啊,哈哈哈。”

他哄抬大笑,对着我说,他说的话,我也能清楚听个大概,肯定是不好的意思,应该是在嘲笑我的国籍,兰德败犬,这个词语我还不明白是什么意思,我在这里听见过很多次了,我问过文博了,但是文博告诉我,不要在意。也没告诉我是什么意思。我猜,那应该是骂我俩的意思吧。

“哦对了,文博,我也帮你分担分担工作,我也教他两句大华话,你告诉他,王虎爸爸,我是兰德败犬。事大华话中问候的话,快。让他对我说一遍。”王虎奸向着我说。

“可是,虎哥,他是个哑巴。

“哦对了,我忘了,没事没事,你叫他对照着口型对我念一遍。”

“可是,可是虎哥,这个玩笑开的也太过了吧。”文博声音逐渐放大对王虎说道,也像是在抗议,我现在已经完全听不懂他们再说什么了。

啪,一个结实的嘴巴抽在了文博脸上。声音非常的洪亮,哄飞了周围在庭院觅食的小鸟。在旁边的我,也已经是浑身发抖,人心险恶,让我身心交瘁,恶心。

“不要忘记你是什么身份,**。要再敢反抗,别怪我连你俩一块收拾。”

文博慢慢的向我转了过来。

“文博,你可以不要耍什么花招啊,要让我察觉出来,弄死你我。”

听到后,文博一颤,身体在不断的发抖,也不断的在逃避我的眼神,怯懦的用兰德语对我说道:“王虎他,他,他想交你一句大华话,用于日常问候。”

他又用大华话说道“王虎爸爸,我是兰德败犬。”

“你不会说话,对着我的口型对他念一遍就行了。”他切回兰德话对我说着。

听到这,旁边的王瑞轻微地笑了起来。

王虎听完后,震声大笑。

“来吧,哑巴,跟他学着对我说。”

这句话,即使我再傻,也能听明白是什么意思,爸爸的大华话我还是明白的,王虎我也认得,后面也自然不用说了,他们刚才发生的事,我也自然能明白一二了。

啊,真是丑陋呢,人类。这个世界上,还是这种人是普遍常态呢,真是让我恶心,心寒,害怕。

我向着王虎,学着刚才文博的口型,又念了一遍。王虎又把耳朵凑了过来。

“再说一遍,爸爸没听清。”

我又将刚才的唇部动作学了一遍。

在一旁的王瑞更是忍不住的捧腹大笑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学的不错学的不错,你不是能发出声音吗?搞不好我能让你重新说话呢,文博,告诉他每次看见我都要说一遍,为了能让他学会大华话。”

“王虎叫你以后看见他都要说一遍,为了能让你早日学会大华话。”文博微弱的说道。。。

听完后,王虎两人带着笑声扬长而去。留下来都快要哭出来的文博和感到心寒的和恶心的我。

“十三,对不起。我们去吃饭吧。”他向吃饭的地方走去,但是,他没有在拉着我的手。

在吃饭的时候,他没有跟我坐在一个桌子上,整个用餐过程中,我俩都相继无言,他快速的吃完饭,跑回了宿舍。

我吃完后,也回到了宿舍,回来后,他没有继续教我学习大华语,他而是捂在被窝里不说话,看到这个情况,我拿着大华词典,也爬上来床自己独自地看起书来,也独自的感到忧伤起来。

过了,一段时间,他开带一边哽咽,一边说到。

“十三,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到你,不要生我的气,我是很胆小,很软弱,但是我为了保护咱俩平安的生活,我也无能为力,我知道,你心里肯定有气,但是,我们是没法反抗的,反抗只会带来他们更出格的报复。所以,所以你就嘲笑我吧,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我知道哦,你是在保护我,你已经做的很好了,我也很感谢你,但是你错了,我并没有生气,我只是感到难受,心寒,恶心,我又尝到了一遍人世间的险恶,这种恶意的事,我在很小对我时候就已经经历过了,没事,我已经习惯了,所以请不要担心我。

但是,但是,我这心中揪心的痛和眼中的眼泪是怎么回事。

诶。诶诶。眼泪怎么出来了,哇,我不能再去想了,集中精力背眼前的词典,在想下去,眼泪会控制不住的流的。

人心中的黑暗,一次又一次的折磨着我,使我身心交瘁。

过了许久,文博恢复了过来,又带着笑容开始教我学习大华语言和文字,他的笑容与活力,好似上午的事情就没有发生过,但是,他还是藏不住眼角红色的泪痕。

唉,真羡慕他这种恢复力,我要是也有这种恢复力该多好。我喜欢他这种人,这种人只会把开心情绪或者搞笑的事情与笑脸分享给别人,而尽力把悲伤与痛苦全部隐藏再心中与被窝里,他身上也有种我那个已经死去的朋友的身影,他就是是种温柔的人

晚上,他教我学习完,这次比以往又晚了一会,才去准备去吃饭,毕竟上午发生了那种事情了嘛。

一路上,他尽力给我讲一些发生他们家乡更种好笑的事情,他倾尽所能的逗我开心,我也配合着他,笑了笑。

直到,打开了食堂的门,我和他的笑容便消失了,两个不速之客等着我俩的到来。

“喂喂,怎么这么晚才来吃饭啊,是他妈在躲着我吗,啊?”王虎怒吼着,并向我门甩过来一块面包。

“不是不是,虎哥,今天学的东西比较多,所以晚了会。”文博着急的应答到。

“行吧,那个,十七,哦对,十三,过来把我上午交给你说的话,过来说一遍。”王虎向我招手示意过来。

我也听明白了他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我向他走了过去,并重复了上午他教给我的话。

“哈哈哈哈哈,这样才对嘛,你可不要躲着我啊,虎爸爸我老待见你了呢。”他拿起一碗汤举过我的头顶。

“你们兰德人,就该这样以这样的姿态,在我们面前生存,明白了吗。”他冲我摆着狰狞的笑脸,把汤浇在了我的头上,并用右手拍了拍我的脸。

“哈哈哈哈哈,走吧,瑞哥,这小子也不过如此。”

然后他俩站起身带着笑声来扬长而去。。。

文博没有说话,他脱下了外套,走了过来,锤了一下桌子,用他的外套擦拭着我的头发。

这个晚饭,我们又是我不在一张桌子上,谁都没有说话,相继无言。

晚上,我们回到宿舍,他又对我说了一下安慰我的话。

“十三,再忍忍,再过一段时间,他们对欺负你也会感到无聊的,所以咱忍忍吧,毕竟,家破人亡的我们,现在能吃饱饭已经是很不错的待遇。所以。。。所以。。。”他又哽咽起来。。。别人欺负他的时候,他从来没有这样过,他要么只是不说话,要么握握拳头,回来后砸砸床板,不出几分钟就能恢复回来。但是这回发生在我身上,却……

没事的,我会习惯的,只是,以前欺负过我的人可从没感觉到过腻,这种无尽的黑暗又向我袭来,有种比我在当乞丐时都没有感受到过得寒冷,悲伤,这些是我身心俱惫。。。眼前仿佛被无尽黑暗笼罩,我伸出手,感受不到任何希望,只有无尽黑暗的深渊和绝望。

……

晚上,我做了一个很长的噩梦,我梦见,我一直被黑暗所笼罩,我掉进了永远落不着地面的深渊。周围的黑暗伸挤满丑恶的嘴脸并出了狰狞的手,殴打,抓挠着我,嘲笑,辱骂着我,在这里,我蜷缩着,哭泣着,祈祷着,我只希望死亡。

……

早上起来,他又恢复了回来,又充满着笑容开始对我进行大华语的学习。我很感谢他,如果他还保持着失落的情绪,那我也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中午,到底吃饭点的时候,这时候,他怯懦的对我说。

“十七,再忍忍,会过去的,切记不要有任何反抗。那样只会找来更激烈的报复。”

说完,他带我走向食堂。

在路上,他并没有向之前似的逗我开心,我俩谁都没有说话。

唉,该来的还是来了,王虎有独自出现在我俩面前,文博他担心的看了看我,我走了过去,说了遍他教我得唇语。

“哈哈哈哈哈哈哈,在说一遍,儿子。”他大笑起来,又给了我一脑刮子。

当时,一股从心底油然而生的怒火被激了起来,我使劲推了他一把,将他推倒在地。

文博在旁边拉了一下我,并用兰德语跟我说。

“你在干什么,快道歉,十三,道歉啊,十三。”他着急着说 。

王虎怒气冲冲的站了起来,把我摁在墙上。

“反了你了,兰德败犬,你想造反吗,给我跪下。”

他抽了我一嘴巴,叫我跪下,我也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事。

“跪啊,**,给我求饶,你知道惹了我会有什么下场吗,信不信我弄死你。”

“虎哥,放过他吧,他不懂事,我回去教训他。”文博以求饶的姿态拉他的手。

“滚开,今天谁拦我我就弄死谁”王虎一脚把他踹在地上。

他张牙舞爪的向我袭来,不停地殴打我。我站住不搭理他,任由他在我脸上抽打。

我陷入了恐惧,并不是对他威胁的恐惧,而是对人世间的恶的恐惧,这个揭开了我心底所有的伤疤,无尽的黑暗与轮回地噩梦让我恐惧,更让我绝望,饱受人生折磨的我,已经无力反抗,现在我更希望能轻松的死去。。。

“十七,快跪啊!快啊,快求饶啊!我求你了,我你这么一个同伴。”

王虎看我没有反应,恼羞成怒,把我推倒骑在了我的身上,挥起拳头不停抡向我的脸。

而我的眼前,并没有他,而是一片充满着密密麻麻的恶意的人脸,他们冲着我嘲笑着。吞噬着我,无尽黑暗将的视野覆盖,无尽的恐惧与绝望使我无法动弹。。。

如果能死去,该是多美好……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