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狐本妖仙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31日

《狐本妖仙》精彩章节免费阅读_一里海棠的小说

狐本妖仙

作者:一里海棠分类:武侠小说类型:神仙妖精

丫头,成妖成仙,只在一念之间,你可想好了?想好了,此去一别,再不相见。令桓宇,你从前说,一世繁花,两人一马。可如今,谢了繁花,生死无话。(读者群825085284欢迎骚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治病救人,乃是医者本分,但是若所救之人并非人族,我也没有办法。”

云游伸手一挥,收起了衣袖,“你方才说她是寻常女子?”

他的语气带着些明显的质疑,“寻常女子,又怎可能有这等异瞳?”

王大娘还是迟迟不愿出声儿,“你不必装了,王大娘,我刚进来的时候,就感受到你这里并不简单,还当是有什么高人于此呢,原来,是这个东西。”

云游稍加运气,便从王大娘怀里掏出来了那株白籽草。

“仙物有灵,它自然也不在例外,何况,我这一路走来,这白籽草在我的竹筐里待了许久,我自是能感受它的灵气……你说,你家是寻常人家,那,这又是从哪里来的?”

王大娘暗暗咽了咽口水,“我自当你在山上,连迷障都走不出来,许是修为普通,看不出我这真实身份……想不到你……”

“我在山上,是被霜气封住了内力,所以与常人一般无二,你呢?你是怎么想的?觉得我就是个寻常道士,会些鄙陋医术,认不出来你是一只狐狸?”

王大娘闻言,赶忙跪了下来,“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长竟是有这般修为,我死了不要紧,求求你了道长,救救我女儿吧!”

她说着,跪着向前,泪流不止,扯起了云游的衣襟,“她还小,错都在我,不该爱上凡人……”

“你还知道你有错吗?”

云游目光凌厉,“人与狐,本就不是一路,人狐在一起,是有悖天地常理的,何况你竟然还生下来了这个半狐,我云游治人,也杀人,你趁早给我滚回你那老山上去,半狐少女,我会仔细斟酌,再做处置。”

“你处置什么?”

王大娘急了眼,摇身一变变回了原型,果真是那只异瞳狐狸。

“我在山上好心引你寻那什么燕尾之花,又带你出了迷障,如今你半分感谢不曾有,这就算了,竟然还要坏我家事,让我们母女分离?我今日就算是丢了这条老命,也不会让阿芙落在你手里!”

护女心切,她纵身一跃,狠狠往云游的手臂上咬了一口,不久便见那雪白的衣衫上溢出了血。

“你这狐狸,怎么就不明白?你本就该在那山上好好修行,为何要冒着生命危险在这样一个破茅屋里和这种男人生活在一起?”云游捂着伤口,又指向了阿芙,“她为什么会这样?是因为她是半人半狐,体内两种元气相生相克,筋骨错落,早该死了。”

“让我为她超度吧,或许还能轮回做个好人家的女儿。”

云游一语刚毕,话音未落,只见落日余晖照进了这个小院儿,他身后迷迷糊糊壮大起来了一个人影,回头一看,是阿芙的父亲,他提着一把菜刀,毫不犹豫的往那狐狸身上砍去,“原来你是只狐狸精,今日我就替这位道长了结了你!”

一刀下去,没有砍中。

两刀,三刀。

王大娘一个闪身变回了人形,一个伸手挡住了相公的夺命刀,“我以前,只当你对我没有半分爱意,但我从没想过你会要我的命。”

她说着,泣不成声,“那日你说要进京赶考,我怕你一去不回,下了迷魂术让你留在我身边,怀上了你的骨肉,让你不能弃我于不顾,落得个始乱终弃的罪名……是,我是误了你的前程,可这十几年来,我日日夜夜都在为这个家操劳,如果不是我,家里的生计早就凉透了,你还有什么不满?”

“我不满就不满在,你施了妖法,让我迷恋于你,等我醒悟的时候,父母与我断绝关系,朋友也不再与我交集,人说狐狸精擅长迷惑人,现在看来还当真是如此啊,我恨你,这一辈子毁了我!”

他说着,更加用力的向王大娘身上砍去,云游看不下去,稍加用力将两人分了开来,“人与其他生灵,是不同的,你该在清水活,她该在山上活,谁也不打扰谁,不是两全之法?如果你这一刀真的下去把她给砍死了,保不齐山上其他的狐狸要找上你这门来,到时候,可就不是一把刀能解决的了的了。”

“你们的恩怨,我只能劝到此,人与狐,终究不是正途。但是,这个半狐人,我得带走,替她超度。”

云游没有犹豫,慢慢靠近了阿芙,少女清丽的容颜看上去憔悴了许多,孩子,让我为你超度,你来世轮回,再去寻个好人家吧。

“不!”

王大娘一个用力,推开了自家相公的阻隔,挡在了云游面前,“你不可以杀她,我是让你来救她的,你凭什么要杀她!就当是报我带你下山之恩,放过阿芙,这样也不行吗!”

“我也不想这样。”

云游敛了敛眼睛,原本伸出的手又放了下去,“下山之恩,我已经报了,白籽草,给。”

他将仙草塞进了王大娘手里,“你回山上去,好好修炼,静心练功,位列仙班也不是没有可能。”

“我不要什么仙班,我只要我的女儿活着!”

她的眼睛已经哭红,嗓子已经哭哑,但是茅屋地势偏远,清水没有人听得见这里发生了什么,也没有人来帮她。

她紧紧的握住手中的白籽草,趁云游低眉忧思之际,将仙草塞进了阿芙微微张开的嘴里。

“你做什么!白籽草与人与物都能血脉融合,她这一吃下去可就再也取不出来了!”

“取不出来好啊!取不出来,阿芙身上也算是有半分仙气了。”

王大娘看着女儿灵巧的脸蛋儿,忍不住抚摸了几次,“阿芙,娘为了你什么都愿意做。”

云游见她席地而坐,仿佛知道了她要干什么。

“你疯了?”

他想要伸手去破了王大娘设下的法,但是却无奈,门口早就聚集了不少山上的虎和豹,估计是大娘通灵叫来的山中好友,前来助阵的。

“道……道道道道长,你……这……我我我……”

王父已经吓得说不出半点儿能听的话了。

“你别说话,躲在我身后,想办法破了这狐妖的阵法,知道吗?”

他连连点头,对着自家老婆又是踢又是打,却有一股气流阻隔,始终近不了她的身。

云游看着外面的生灵已经聚集了不少,拔出剑来就要厮杀。但是思来想去还是停住了,有罪的不是它们,而是为情所困的王大娘,“你们回去吧,这里已经是人界,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山上是个好地方,回去好好修仙吧。”

但是这群生灵,并不听他的话,一窝蜂的涌了上来,三两下就把茅屋给拆的粉碎,幸而云游用真气护住了里屋,里头的生命并没有受到伤害。

他见自保已是颓势,跟它们讲道理,也不听……便只好狠下了心,一个提气将这群东西全扔回了山上去。

回头看时,王大娘已经逼出了自己的真元,喂阿芙吃下了。

“将死之人,你又何必在她身上大下功夫?”

“道长,我把真元给了阿芙,我便时日无多了,她现在,半人半狐,半仙半妖,还请道长,饶她一命……”

没了真元,妖哪儿还能活的下去。王大娘早已吐血不止,话未说完便毙命身亡。

一边的王父,也被眼前所景吓得半死,不成人样了。

云游叹了口气,他不过想替半狐人超度,让她下辈子寻个好去处,并没有想让这对人狐夫妻丢了性命……

放下了背上的竹筐,他走进了阿芙的身旁,她的面色已经渐渐红润了起来,身上的伤也好了大半,“你说,我到底应该拿你怎么办,你若只是半人半狐的物种,我还好替你超度,但是你偏生被喂了那白籽草,沾上了仙气……就算是超度,也从没有替仙人超度的法子啊……”

“唉,”他生生的叹了口气,“也罢,你今后就随我一道吧,游历四方,或许还有治你的法子。把你重新变成一个人。”

背上阿芙,云游提起了竹筐就往前走,走了几步,她的几缕头发落到了他的跟前,被他撩了回去。

你会是师父说的有缘人吗……

她果真是个瘦弱的女子啊,背上去竟然没有什么感觉……天生筋骨错位血脉倒流,她虽常年不得醒,但身体也一定吃了不少苦头吧。

最后看了一眼清水河和那破败稀烂的茅屋,云游设了障法,把那残血之地隐藏了起来,“罪过啊。”他叹了一声,“人是好心,狐也是好意,可惜了,你们本就不该融合,更不该生下她……今日我替你们收下这怪物,也算是安了你王大娘的心了。”

他大手一挥,微微施法变出了一条船,带着阿芙朝着北方渡了河。

河水悠悠,西风愁愁。

“以后,跟着我你得改名换姓,换个身份了。叫你什么好呢?”

“风水清秀,山河婉转。我,叫你苏清婉吧,你觉得怎么样?”

少女仍旧昏迷不醒,没有什么反应,但是她完全舒展了的眉头,似乎在说着,她对苏清婉这个名字,并不讨厌。

夕阳已经落的只剩下半张脸了,不做多时,就要到黑夜了。

“我们得在天黑之前离开清水,否则这里夜里更深露重,我怕再遇上个什么人,要是真气受损,护不了你,那可就坏事了。”

他自顾自的划着船,也不知道,这个沉睡的少女到底能不能听见自己说的话。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