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着女装的我被班长发现了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03日

《穿着女装的我被班长发现了》最新精彩章节目录_阳光下的微笑小说

穿着女装的我被班长发现了

作者:阳光下的微笑分类:校园小说类型:脑洞

各方面都不出众的男主薛宁女装的样子却非常漂亮,他也凭借自己脱俗的外貌成为了网上众人追捧的女神,但是与现实中的男性身份完全没有交集,直到有一天,薛宁被班长注意到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薛宁并没有完全失去意识,但依旧是浑身无力,隐约感觉到自己被人抱到了另一个房间,仅有的思想让他知道即将要发生什么,不过对此她完全无能为力。

“那个王哥,这样不太好吧,她好歹也算是我这的一个摇钱树。”是酒吧老板的声音。

“她这样一年能给你挣多少钱?三万?五万?骗点傻小子赚点酒钱能有多少?你好好帮老子办事,我一晚就把这一年的都给你。”是一个低沉带着烟嗓的声音,语气个人一种蔑视的感觉。

说完薛宁被扔在了床上,这样的颠簸让他清醒了一点,但还是四肢无力。

“王哥,这已经是犯罪了吧。”酒吧老板犹豫着说道。

“犯罪个屁,干这种事的女的,能是好东西?给自己立个牌坊真就当烈女了?等老子把她调教好了,也让你爽爽。”那个男人斥道。

薛宁看清了对方的模样后终于明白是刚刚在门口盯着自己的那个男人合伙和酒吧老板设的陷阱。

“摄像机对好了么?听说这娘们在网上还挺出名,自己拍的那么骚,这不是等着老子来上的嘛。”王哥对着酒吧老板指挥到。

酒吧老板虽然有些犹豫,但是在钱和色的夹攻下完全妥协了,每天守着这样一个美少女,是个男人都会想入非非的。

“录了视频,到时候拿这个要挟,没有几个女的不乖乖就范的。”王哥怕酒吧老板再整幺蛾子,似乎想给他吃个定心丸。

万事俱备之后,王哥开始对薛宁下手,粗糙的手掌不断**着薛宁,轻微的疼痛让他发出了微微的闷哼,这更刺激了面前的野兽,他似乎有些迫不及待了,直接扯下了薛宁的肩带,露出了里面的内衣。

薛宁发出了一声惊呼,身为男生的薛宁其实并没有那种干净好听的少女的声音,而是那种变声期雌雄莫辩的声音,加上他特意有练习声音的修饰,再配合上平坦的胸部,让他非常有那种未成年少女的感觉,看看面前野兽的反应就知道这有多强的杀伤力了。

尽管王哥真的已经是身经百战,但是面对这种级别和身份的少女,他还是激动地不得了,尽管此时只是露出了内衣而已,他还是竭力控制自己不要太过兴奋,然后停止了继续进攻,而是不断的肆虐已经占领的领地。

薛宁尽管已经想要吐出来了,但是就算是呕吐的力气也没有,只能身体瘫软的维持这种难受到要死的状态。

王哥才不会管这边薛宁的想法,觉得自己稳定一些之后他开始向下进攻。

薛宁在穿紧身的时候会对自己的小兄弟进行一些伪装,但那样子实在太难受了,上厕所也非常不方便,加上今天是裙子,所以就这样直接出来了。

不过王哥这边完全不知道真相,手掌顺着腰部直接滑到了小腹并慢慢下移。

不过到现在薛宁除了恶心倒没有什么被**之类的厌恶感,反而心境很平静,硬要说的话可能是有一种罪有应得的感觉吧,身为男性的他本来就没有什么贞操之类的观念,再想到自己的所作所为,似乎这种结果也是理所应当的。

王哥穿着粗气把手伸到了三垒,不过触碰的一瞬间,他粗重的呼吸声戛然而止,愣住了,然后他想动画人物里呆愣的感觉样子,只有手指在动,确认着什么。

“艹!这他妈怎么回事!你你你?是个男的?”王哥完全没有刚才的凶狠,甚至烟嗓都变成了类似老太监一样的尖叫。

酒吧老板自然没反应过来都发生了么,依然兢兢业业的记录着面前发生的一切,王哥从床上摔下来之后看着自己手,还是不敢相信刚才发生了什么,盯着薛宁看了好久,又转而看向酒吧老板,看到这货还在录像,气的一巴掌把录像机砸翻在地,还不忘补上几脚把它踩烂。

一通发泄之后,王哥气呼呼的走掉了。

从王哥的反应来看,酒吧老板也知道怎么回事了,不过事情成这样也完全出乎他的预料,经过一段时间,薛宁也渐渐恢复了知觉,他开始试着起身。

酒吧老板这时也终于良心发现了,赶紧将薛宁扶了起来,不过明显能感觉到老板的身体绷得紧紧的。

“那个,我真不知道你是....,呃总之没发生什么大事真是太好了,啊啊,这是五千块,你拿去吧。”酒吧老板想到什么一样,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一沓钱,很明显这是那个叫王哥的之前塞给他的。

薛宁此时正在活动手脚,对于送上门的钱他自然是不会拒绝,老板见他将钱收下了,便心安了不少,支支吾吾的说道:“那个....雪凝小姐,啊啊 不对 先生,你看今晚的事,咱们就当做没发生好了,行么。”

尽管自己毫发无损神志清醒,但是经历了这种事,薛宁仍然心有余悸,面对老板的请求,她并没有回应,这样的人他见到太多了,和那些面对叔叔抢夺家产的旁观者毫无区别,对此,他有的只是鄙夷,怀着这样复杂的心情,他一句话没说就离开了酒吧。

天气也并没有回应他的心情下一场大雨,反而意外晴朗,皎洁的月光照亮了世界,但是在薛宁面前,只是一片灰白的场景。

回到家之后他没有像往常那样把女装收好,而是将它在窗边,微风拂过,这件白色连衣裙一遍飘动一遍映射着月光的余晖,不过另一种角度看来又有些恐怖,不过这些对薛宁来说都无所谓,尽管这种事他早就有所预料,但是真实发生和想象的落差实在是太大,以前他认为最快乐的消遣,现在也像是带着尖刺一样让他不敢靠近,只能缩在沙发上盯着窗户。

或许真的是结束这个荒诞爱好的时候了。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