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触不可及的光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03日

《触不可及的光》最新精彩章节目录_夜深不寐小说

触不可及的光

作者:夜深不寐分类:校园小说类型:致郁

陶糖相信谁也不会憧憬这样的遭遇,谁也不会期待这样的未来...一次意外死亡之后,他变成了她...然而,人不是那么轻易改变的生物,背负着罪恶前行是很辛苦的...我说,这是一个致郁的故事...(纯萌新,文笔虽然不好,也在努力推敲)...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镜中的少女像是从画中走出一样,美丽不可方物。美中不足的是少女似乎是因为受到了惊吓,她的小嘴微张,眼睛睁大,秀丽的黛眉向上挑起,破坏了那一份不食人间烟火的出尘气质,却也显得更加真实动人。

陶唐从惊愕中回过神来,面带苦笑地看着镜中的自己,准确的说是她头上那根顽皮翘起的呆毛。

陶唐抬起右手,将那根叛逆的呆毛压下。然而等他一离手,呆毛就再次崛强的弹了起来。于是乎,陶唐不信邪的再次将它按下…弹起…按下…弹起,经过来来回回的几次斗争后,陶唐看着镜中脑袋上仍然傲然挺立的呆毛,他终究是放弃了将它按下去的想法。

陶唐叹了一口气,没再敢看镜中的自己。少女很漂亮没有错,少女是自己喜欢的类型也是真的。可是……为什么这样精致可人的花季少女会是我自己啊!?

陶唐心里虽然很郁闷,但其实也只是对他上辈子至死都没开过荤这一点很遗憾罢了。毕竟,他重生了,上天给了他再来一次的机会,比起这个,变性什么的,真的只是洒洒水啦~他一点也不在意,是的!陶唐一点也不在意!

陶-一点也不在意变性-唐从梳妆台台上搜出一对崭新的牙刷牙膏,开始洗漱。

【虽然说是重生了,但就目前为止也只能得到变成女生这一信息,具体重生到哪一个时间段也需要确认,而且…】

陶唐还是没忍住看了看镜子,他感觉自己的头很痛,非常痛。【我要怎么和认识的人解释一个长了一张大众脸的路人男一夜之间变成了存在感爆炸的仙人女??而且我现在已经是一个没有身份的黑户了吧?!】

陶唐在满满的蛋疼…哦不,乳酸中结束了洗漱,风风火火的来到了床头柜前拉开抽屉翻翻找找,不一会儿,陶唐在里面翻出一张身份证,只看了一眼,他便呆住了。

不大的身份证好像拥有远超它本身的重量,陶唐拿着它的右手微微颤抖。

陶唐长长的睫毛颤了颤,不信邪的盯了好一会。他确定自己没有看错,那张恶臭的身份证上是这么写着的:【姓名:陶糖 性别:女 生日:某年某月某日】

生日的具体时间像是被人为的涂掉了,完全看不清楚。

……

【哦,天。您这玩笑开太大了!】

有人说,当一个人看到或者听到了什么有关自己的十分震撼的事物或者言语时,他的脑海中会像抽了风的复读机一样无限重复。

可能我这样说无法理解,那我打个比方吧。这种感觉就像是你今天写作文的时候用脚写,哦不对,是用嫌麻烦恨不得用脚写的心情来用手写的作文交给和蔼可亲的语文老师,然后明天语文老师就亲切的叫你到他身边听到他说:“你要重写”时的心情…怎么样,是不是很贴切?

陶糖嘴角抽搐,虽然有了身份证省了她不少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她最期待的的一种最好的结果。只是…

“为什么就是感觉这么不爽呢(`Δ´)!”陶糖没来由的觉得烦躁,她感受到某人的深深恶意,话说这不会是某人嫌走常规流程麻烦然后照搬的设定吧?(作者:正解)

陶糖摇了摇头,将脑中有些奇怪的想法甩去,她将身份证放在床头柜一个比较显眼的位置,然后拿起放在枕边的手机,款式倒是没有变,还是她上辈子死之前用的手机。

轻轻的按了一下home键,屏幕无声的亮起。显示的时间是:2018年2月15日。

“2018.……是一年前刚分班的时候么”陶糖喃喃道。她依稀记得,就是这一天,高二分班开学的第一天,她遇见了李子珍…还有刘强他们。陶糖突然感觉有点冷,她用力的搓了搓手,摩擦产生的些微热量并没有给她带来足够的温暖。陶唐不再动了,她心里明白,这种冷,并不是外界环境给她带来的,而是…来源于她内心的恐惧与不安。

将钉在墙上的钉子拔去后会留下不可磨灭的创痕。同样的,陶糖在见过李子珍用剪刀杀他时那狰狞如恶鬼般的嘴脸后,就再也无法正视她每一个清纯阳光的笑容了。

撕破了的面具无法修复,更无法戴上,她早该知道了。

“呼~”陶糖深呼吸,将心中的不安压下:“反正这个时候李子珍还不认识自己,到时候尽量远离她就好了吧?退一万步讲,就算远离她,现在我和她一样是女生,她也不会拿我怎么样的吧?”

“比起这个…”陶糖低头看向自己身上的那身可爱的过分的小熊睡衣(作者:睡衣?你个憨批玩意穿着睡衣搁那块傻不拉几的站着能不冷么,不赶紧穿衣服扮啥子文艺女青年?)她皱了皱眉:“果然还是先把这套丢人的丢人的睡衣换掉比较好吧?…虽然也很可爱的就是了…”说着这样的话,陶糖双手交叉拽住左右两个衣角把衣服往上脱。然而,就在这一瞬间,发生了一个喜闻乐见的微妙的小意外。

………

一年了,夏卓从来没有想过,和他合租的普通男孩的房间里会出现一个如花似玉的少女,而且还是以这么尴尬的方式作为他们的初次见面。他发誓仅仅只是想要找那磨磨唧唧好像尿床了不肯出来的陶唐出来把他煮的快凉了的米粥喝了,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呢?夏卓很迷茫…

印入夏卓眼帘的,是少女因为惊吓过分翘起的呆毛,因为被人冲进房间不可避免的泛起了腮红的可爱小脸,以及…睡衣刚刚好拉起的高度而露出的平坦光洁的小腹…

夏卓只是呆了一秒便回过神来,看着少女越来越红的俏脸,以及少女周围越来越危险的气息,他有心想要说点什么,话到了嘴边却变成了:“美女你是在诱惑我吗?”

夏卓:???我丢,我在说啥子?(눈_눈)

陶糖:!!!他…他怎么敢!!☄ฺ(◣д◢)☄ฺ

时间都仿佛在这一秒定格了,男孩看着少女,少女看着男孩。然后…

“滾!!!!!!!!”

少女颇具穿透力的尖叫,惊扰了窗外树枝上的几只假寐的麻雀,由此拉开了一天的帷幕。

真是一个热闹的早晨,不是么?

…………

餐桌前,陶糖和夏卓面对面地坐着,空气中弥漫着无言的尴尬。

“不管怎么样,还是先把你的粥喝了吧,我刚刚给你热了下,不过你再磨蹭的话也是凉的很快的。”夏卓率先打破了沉默,并把一碗冒着热气的米粥推到了陶糖面前。

陶糖却摇了摇头,“我不饿,谢谢你的好意。”声音如同黄鹂般清脆,却蕴含了生人勿近的疏远。她将米粥推了回去,留出一片空地,陶糖将头埋了进去。她需要点时间,只要一点点时间,用来冷静…不是因为她自己,而是因为…夏卓,这个外冷内热的傻大个。

夏卓一个大老爷们哪能明白女孩的心思(陶糖:?)但他也不傻,他能看到陶唐整个人好像都是灰白色的。于是,他试探性地问道:|“那... 要不先给兄弟爽爽?”

“滚! ! "陶唐立马像炸了毛的小猫一样坐起,对夏 卓怒目而视。无奈这本应很有威慑力的眼神在夏卓眼中 却有那么一丝... 可爱? [像是撒娇的小猫一样]夏 卓心里突 然闪过这样的念头。

“哈..什么嘛,这不是很精神吗?”夏卓尴尬地摸了摸 鼻子,看着余怒未消的少女,说:" 比起这个,你还没吃 早饭吧?需要我去帮你热热吗?刚说完这句话夏卓就后 悔了,会不会太热情了?难道...不,不会的...

好在少女并没有在意有些异样的夏卓,因为变身烦 躁至极的她此时只想找个安静的地方静一静,于是听到 夏卓的话,理所当然的,她说:"不用麻烦你了,我现在 不想吃,另外可以请你离我远~一~点~吗? "陶唐用 着自己都觉得恶心的甜软嗓音,对夏卓说道。

如果这是漫画的话,夏卓相信自己的脑门上已经有 几条细细的黑线下来了。看着女孩那张皮笑肉不笑的 脸,他有理由相信如果面前的陶唐还是那副男生的面 孔,那肯定一拳打上去了。可说这话的是- -个娇滴滴的 少女..行吧,他夏卓惹不起,社会社会。

“那我回房间了,早饭记得吃,再见。”夏卓头也不 回的走了,留下陶唐-一个人在餐桌旁发呆。

“啊..走掉了。"陶唐愣愣地看着夏卓离开时的方向。心里莫名的空落落的,像是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很烦躁,很害怕,很…孤独。

【我在想什么啊,我是男的啊,离开他我又不是活不了!】

【可是…可是,这肯定也是我的错吧,因为我不喝他为我准备好的粥,还冲他发火…是我夏卓赶走的…是我赶他走的…他一定很不想走的…对吗?不,不是的。他一定早就想走了…不管是这次…还是上一次…毕竟我又笨又傻还容易发火…】

陶糖突然感觉鼻子好酸,好酸,然后她就感受到鼻梁两侧一阵温热。“诶?我哭了吗?”已经不需要照镜子了,这种事情根本就不用疑惑,豆大的泪珠不受控制的掉下,少女试着将头抬起45度,却发现眼泪怎么也忍不住,内心的酸楚像是决堤一般喷涌而出。

“谁说仰头45度就能阻止眼泪掉下来的…”这是哭累了的陶糖趴在桌子睡去前的想法。

【好想…和你说一声…对不起,夏卓。】

……………

当夏卓整理好自己和陶糖的书包(顺便的),并估摸着陶糖已经吃完早饭后,他拎着两个大包来到餐桌旁,想叫陶糖一起学校。毕竟是高二分班后的上学第一天,给新老师和新同学留一个好印象还是很有必要的。然后,他就看到了,那已经凉透了的米粥,以及沉睡着的少女

夏卓本来有点不愉快的心情在看到了少女脸上那令人心痛的两道泪痕后便烟消云散,他叹了口气,决定在陶糖醒来之后也不会她哭的原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伤疤,他夏卓也会足够尊重陶糖,不会过问。

不过,看着陶糖那安静的好像小猫一样恬静的睡颜,夏卓终究还是没忍住内心的悸动,他将手慢慢的伸到陶糖的头顶,然后慢慢的放了下去,他的动作很轻,很柔,像是抚摸最精致最易碎的珍宝一样细腻。夏卓轻轻的抚摸着,带着刚刚好的笑。陶糖原本紧蹙着的眉头也慢慢的舒展开来,像是感受到了温暖,嘴角漾起了一抹幸福,心醉的浅笑。

………

陶糖悠悠醒来,轻轻的发了一个哈欠,将所有疲倦与难过吹走。然后她就看到了站在她面前的夏卓,还有…那只放在她脑袋上的咸猪手!陶糖的脸当场黑了下来,可没等她说话,夏卓的右手突然在她的脑袋上用力的揉了揉,将陶糖本来柔顺的长发揉得杂乱不堪。

“嘿!你太慢了!想要打我就来抓我啊,略略略~”没等陶糖反应过来,夏卓抓起他的书包飞快的跑了出去。

“喂!你等等啊!夏卓!你个混蛋(;≥皿≤)”陶糖急匆匆的背起书包就追着夏卓远去。

当然,如果陶糖能够细心点,她绝对能够发现她书包的一层多放了两片面包和一盒牛奶,那是夏卓给她额外补充的早餐。

ps:这章从晚上10点写到凌晨2点,果然我还是太菜了(눈_눈),睡了,太困了(இдஇ; )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