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凤栖钟凰记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8日

《凤栖钟凰记》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舟外飞景著

凤栖钟凰记

作者:舟外飞景分类:历史小说类型:热血

一朝巨变,乾门金璃谷一派惨遭灭门,尸身遍地,血流成河。独谷主之女言沐然侥幸存活,然则容颜被毁,一身骂名。  为探明真相,言沐然化名林音,两年后重出江湖,于乾门大会上一战成名,其后因缘巧合成为集英门新任门主,一步登天。劫刑场、闯暗狱、并颖州江氏、夺含灵众教,绝尘之路,何等风光。然则她身上背负的,又岂止是一门的兴衰?  灭门之仇,毁容之恨,她誓要将这笔账通通算清,那些本就属于她的东西,早晚都得拿回来!可当那个人出现的时候,她的人生轨迹也终将改变。  麒麟之身,谋略之才,天之骄子,东宫正主,天瑜太子萧从烨自问从不输任何人,布棋局、除佞臣、平内乱、夺正权,他算了十几年,却唯独算漏了她。  为情,她不愿重蹈覆辙,拒绝接受;他不敢显露分毫,藏于心底。  他隐忍不发,只为护她周全,情不露口,只为守她身旁,怎料伤她最深的,竟是自己……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曲先生。”

一个低沉的中年男子的声音从屋外传来。

曲不维眉头一皱,将将迈出的脚步又收了回来。

这个人,他认识,正是乾门六大派之一的九灵堂堂主,花拂践。九灵堂以炼毒制毒的技艺闻名江湖,堂中茗香丹药多如牛毛,是乾门中数一数二的大门派。撇开这些不谈,九灵堂里的人,其实就是些牛鼻子老道,搁哪儿哪儿不讨喜,令人生厌。

花拂践毫不避讳地走进屋,乌泱泱的一大片人把小竹屋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了起来,直接阻断了曲不维逃走的可能。

花拂践面带微笑,定在了曲不维面前道:“曲先生,别来无恙啊。”

曲不维愣了片刻,待花拂剑走进来后才装洋回道:“哟!这不是花堂主嘛,那个……我这屋啊,小了点儿,你自便,我还有点事。”言罢,曲不维便想往外走。

“曲不维,今日,你当自己还走得了么?”花拂践抬起一只手,拦住了曲不维。

“花拂践,虽说我在武艺上不曾学过一星半点,比不得你带的这些人,但曲某人在江湖上也不是什么无名之辈,老夫久居枫山,还没人敢同你这般来上门寻衅。”曲不维面容平静地回道。

花拂践轻轻挑起嘴角,道:“曲先生是何等人物,花某怎敢对先生不敬,今日来,不过是想让先生交出一个人罢了。”

曲不维眉头一紧:“花堂主此话怎讲,这偌大的枫山,不就住了我一个老头子嘛,哪儿还能交什么人哪……”

“言沐然。”花拂践不及他多言片刻,当即脱口而出道,“我只要她,曲先生若能告诉我她的下落,花某即刻便打道回府,绝不多留半刻。”

“打道回府?”曲不维放慢语速道,“你怕不是即刻就带着人去抓她了吧。”

“曲先生……”

“花堂主。”曲不维抬高音调唤道,“老夫就算武力不济,可这在外边儿,还是有几分薄名的,你说要是我的那些朋友们,知道你今日的所作所为,他们会怎么做?

或者说,我的师兄,林蔚嵩会怎么想?”

花拂践一听见“林蔚嵩”三个字,心情顿时沉了下去。这是一个让所有习武者都崇拜与畏惧的名字,毕竟林蔚嵩可是在岭月高手榜上连续十四年位居榜首之人,这样的人,只会叫人望其项背,难以低看。

忽然,竹屋外传来一声又一声惨叫,围在屋外的人接连倒下,惊得花拂践将手中的剑握得更紧了些。

“什么人?!”花拂践惊叫。

曲不维灵光一转,露齿笑道:“就这功夫,世间有几个能做到?花堂主,没猜出来?”

是林蔚嵩。

花拂践一下子便想到了他身上。

“害!我这师兄啊,别的没什么,就是这下手……啧啧啧!那是真快。”曲不维摆出一副轻松的模样道。

花拂践似是想到了什么,又加上对林蔚嵩的惧惮,自是不敢做过多停留,只得尽快退出去。

“站住。”

花拂践才将门打开,便有一柄长剑横着对准了他的脖颈,花拂践对此又是一惊,险些撞了上去。

花拂践听的很清楚,这个声音压得很低,是一个男子的声音,语气虽平,但却挡不住其中的冷峻之气。花拂践想也不想便认定他是林蔚嵩本人,完全不敢正眼看这持剑之人:“林大侠,今日是花某唐突,冒犯了曲神医,还望大侠手下留情。”

“从此以后,不得再踏入枫山半步!”

“林蔚嵩”字字说的铿锵有力,任谁听了,都会觉得脊背发凉。

花拂践吓得咽了口唾沫,谨慎地点了点头,这剑才从他眼前徐徐放下。

花拂践趁此机会,一个箭步迅速冲了出去。

“嘁!来的时候比谁都威风,滚的时候,倒是比谁都利落。”林音抱着手轻蔑地说道。

“言沐然!”

屋内猛然传来曲不维的一声焦急大喊。

林音下意识地头往里屋一瞅,无奈哂笑一声后才悠悠地朝里走去。

还没等林音开口,曲不维便对她说教道:“我说林大女侠,你这一晚上的,都干嘛去了?”曲不维朝门那边一瞅,竟看见林槐就杵在门口,木讷地看着他。

曲不维一把拽过林音,凑到她耳边,气呼呼却又压低声音质问道:“他怎么没走啊?!”

林音只淡淡地看了林槐一眼,之后便再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仿若一切都很顺理成章。

“曲前辈。”林槐走到曲不维面前,恭恭敬敬地朝他一拜。

曲不维被他这一拜搞得有些猝不及防:“那个……你……”林音手肘轻碰了下曲不维,像是提醒,不过说是警告也不为过。曲不维瞅着她又是这样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眼底尽是疲累无奈。

“呃……那什么,觉零草找了多少?”

林音话也不说,直接向曲不维扔去一个小布袋,动作很是随意轻松。

曲不维忙不迭一接,扒拉着看了看,不由地发出一声惊叹道:“你找了这么多!哎,快跟我说说,哪儿找的?”

“我……”

“行了,”林音将他俩的对话断了个干净,继而转问曲不维道,“姓花的怎么找到你这儿来了?”

曲不维立即收起性子,认真回道:“我也不知道,他莫名其妙的就到这儿来了。丫头,会不会是……”

“这个地方不能再待了,我们收拾一下,今天就走。”此话一出,林音顺势便让林槐去收拾行李,曲不维这才得了机会同林音好好说话。

“喏,人走了,现在可以说了。”曲不维道。

“没什么可说的。”林音的语气极其平静。

“什么没什么可说的?丫头,这事儿可不是开玩笑的,你知不知道你的身份越少人知道越好!”曲不维很是急切。

“我知道。”林音神色黯然,脸上却显露甚少。与曲不维的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不同,林音因为言氏的覆灭,才不得不成长起来。那时的她,也不过是个正值二八年华的妙龄少女而已,可是现在,仅两年的光阴,她的脸上竟再无半分稚气,比起同龄人还显得更为老练一些。

在曲不维看来,林音成长得太快,快得让他心疼,可有时候他又觉得林音其实同从前并无多少差别,她依旧是那个爱笑爱闹的言沐然,那个爱顶撞他,寻他开心的小姑娘。

“你知道还不快送他走?”

林音没有正面回答他,另换话题问道:“曲师叔,乾门大会是不是要开始了?”

曲不维被她问得发蒙:“对呀,怎么了?”

“咱们去参加。”林音莞尔一笑道。

“啊?”

林音看着屋前的槐树,目光逐渐坚定:“乾门大会嘛,去看看热闹。”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