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魇上身的理疗法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24日

《魇上身的理疗法》迷旅.柏林著_都市言情小说

魇上身的理疗法

作者:迷旅.柏林分类:都市小说类型:脑洞

少女裂开到耳根的血盘大口被吓得一屁股墩摔没了。方晙双手紧握球棒,黑色球棒上铭刻的金色经文闪闪发光。“放心,在以‘理’治人方面,我是专业的。”“就一下,不疼。”没等少女回应。“倏——”“咚!”声音清脆。是颗好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上面传来冰冷的视线。

“你在做什么?”

方晙眼角余光撇了眼上方,注意到少女手上卷着的课本不知何时换成了一本红色封皮、脑袋大的精装版词典。

还双手紧握高举上空蓄势待发,大有泰山压顶之势。

这要是真拍下来,估计用不着明天,新闻头条就会多出个“震惊!高校男生死于词典之下,这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的标题。

到底是哪个傻缺买的这个能当武器使的词典!?

方晙若无其事地直起身子,一本正经地解释道:

“我这是为了测试全息投影的精度,以此来判断当代科技的水准。”

柯容绷着脸,面无表情地俯视着这个少年。

方晙板着脸,一脸认真地仰视着这个少女。

“噗呲~”

最后是柯容忍不住轻笑出声。

双手捧着词典在方晙脑壳轻轻一碰,放回许伟彦的桌面。

很好,原来是你这傻缺的词典,我记住了。方晙暗暗记在心头的小本本上。

方晙看向黑板上方的挂钟,上面的指针显示现在时间是五点二十分。

他喃喃道:“居然一觉到放学了吗,没想到睡了这么久。”

柯容打趣道:“你昨晚上哪偷鸡摸狗去了?睡眠不足成这样。”

方晙一边收拾桌面,戴好眼镜,一边答道:“昨晚我倒是想去偷心,可惜不知道某人的家庭地址。”

“诶呀,这么想知道,要我告诉你吗?”

“免了吧。我可不想敲了门后里面出来个大汉对我强人锁男。”

“或许会出来个美女对你投怀送抱呢?”

“然后仙人跳吗。”

......

两人一路闲聊着来到业已空荡的车棚,骑上自己的爱车,骑出校园,路上还有一些住宿生正在闲散着往食堂方向走去。

在中途分开后,方晙直往家附近的粉店骑去。既然回晚了,他也就没了煮饭做菜的想法。

肚饱意足后,重新骑上爱车,穿过小巷,来到一片居民区,此时夜幕已经拉下,四周的居民楼内亮起了炽白的灯芒,说笑声和白光透过窗户一起洒落地面。

方晙穿行其中,被防盗窗分隔开的光影错落在身上。

拐过一个路口后,一片灯火通明中,唯一漆黑的一栋六层楼房,就是他的家。

在空旷的一楼放好车后,打开灯光,直上四楼,来到卧室。

他的卧室内摆设向来简单,也就是从小受父母影响,四个书架上齐整地陈列着各色书籍,其中有小说漫画等娱乐书籍,也有散文诗词等文艺读物,自然更不会缺各种学习资料。

方晙从中抽出一本比方才那本有着凶器潜力的词典还要厚重的大部头,从标题和封面简述来看,这是部晦涩的专业医学书,无论是在哪方面看都足以致人以眠。

坐在书桌前,随手把平光眼镜放下,摊开医学书,前面十几页都很正常,继续翻下去,发现内部的书页赫然被齐整割开一个空间,里面放着一个朴素的笔记本。

这是方晙的父亲的笔记本。

半年前,当时是高二下学期,正值五一黄金周,放了五天假,于是方晙就跟着父母一家人出门自驾游。

然而在旅游回来途中,却发生了意外事故。

整辆车都冲出了路面侧翻倒地,虽然后来被经过的车辆发现紧急叫了救护车,但最后却只剩方晙一人存活。按照事后警方的调查结果,是方父疲劳驾驶导致的车祸。

但在方晙的记忆中,却完全没有这方面的印象。

他的记忆仿佛发生了断层,上一刻还坐在车里跟父母闲聊,一闭眼,再一睁眼,眼前就已经是医院洁白的天花板。

并且不止是对车祸的印象,连对这五天的经历,到底去了哪里旅行,做了些什么,都遗忘得一干二净。

医生说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车祸对大脑造成的损伤造成失忆,另一种则是方晙选择性遗忘掉这些悲伤的事情。

一开始方晙也认为是这样,一夕间突遭大祸,令他精神颓丧,浑浑噩噩,分不清现实梦境,任由赶来的亲戚安排葬礼等一切事宜。

最后经亲戚讨论后,他寄住在舅舅家,在舅舅一家——特别是那个“蛮力巨猩”表姐——的细心关怀下,倒是渐渐好了起来,走出过去的阴霾。这也是为什么在三个月前,他决定重返家里,自己独居时,他们会放心的原因。

而也就是在重返家里,收拾父母遗物时,他无意中从老爸的书架上发现了这本笔记本。

然后他才发现——

或许当初那场车祸,并非意外事故那么简单。

取出笔记本摊开,里面的字迹潦草有力,看起来像是鬼画符一般,简直自带暗码,他也是凭着对自己老爸的熟悉以及找出老爸以前写的东西进行比照,才大概看懂里面的内容。

里面记录了有关“魇虫”的事情。

方晙对于“魇虫”和“魇师”的最初了解,就是从这里面来的。

比如关于魇师,里面说明了三个阶层,分别是“入梦”、“呓语”和“噩梦”。

入梦阶的特征是,初步感应到魇力的存在,加强对自身梦境的控制。

而在能主动运用魇力对梦境施加影响,可以做清醒梦,并且对梦境掌握越来越深,魇力的积累也达到一个程度后,就会自然而然的进入“呓语”阶。

自然而然——这听起来好像很简单,然而实际上,入梦阶段毫无战斗能力,光靠自己的话,单是收集、积累魇力本身就困难重重。

而当进入“呓语”后,可以魇力外放,才算真正的开始能做到扭曲现实。

然而只有进入“噩梦”,才算是魇师的真正开始。

因为从“噩梦”开始,才进行职业划分。

笔记本上只记载了两种魇师职业:自由行走梦境与心境的“梦行者”,和对各种兽类能力进行模仿以强化自身的“伪兽”。

而方父,就是梦行者。

难怪方晙总觉得老爸心理学不咋样,却能成为有名的心理医生。

职业似乎可以单一选择,也可以两两搭配,比如要是以“梦行者”为主,“伪兽”为辅,就会变为“行梦兽”。

但是主职可以固定,副职却带有一定随机性,至少他并不清楚固定副职的方法。

方晙是预想往“伪兽”方面走的,副职方面,只能看手气了,最好是“梦行者”为辅。

虽然在方父的笔记本上,对“梦行者”的记载最为详细,逻辑上来说,选择梦行者为主的职业应该会更方便,但方晙却想选择“伪兽”,其原因就在于,方父的另一件遗物。

一缕魇雾从方晙手心延伸而出,逐渐扩大,最后凝聚成形,变成一张轻盈冰冷、材质不明的面具。

面具以红黑两色为主,间杂黄色和白色,共同构绘成一个面目狰狞的不知名恶兽图案,并把恶兽捕猎前沉默蛰伏、盯住猎物的凶狠姿态描画得惟妙惟俏。

这个面具名为“伪兽面具”,似乎是那次“五一”黄金周时带回来的东西。

但对那五天小长假到底去了什么地方旅行、经历了什么都毫无印象的方晙,理所当然的不记得这个面具是怎么获得的——连笔记本上也没有丝毫记载。

遗憾的是,不知为何,笔记本上没有任何关于这次旅行原因的记载。

这个面具自身带有魇力的性质,能让佩戴者“伪兽”和“魇语”方面的能力倍增,并且还有对梦质助消化的作用——杀死魇虫的掉落物,其中夹杂着有害物质,一次性吸收过多容易失控。

通常来说吸收了一定梦质后,就要过一段时间,等有害梦质排出后再进行下一次吸收,但是,有了这个面具,却可以持续吸收也无事。

方晙之所以能从入梦阶迈入呓语阶,就是因为消化了这个面具溢散出来的魇力——虽然稀少零碎,但却很纯粹,持续了大半个月,对入梦阶晋级来说也足够了。

魇虫体内的魇力多是混杂不纯,它们似乎天生就能容纳不同的魇力而不会失控,但是魇师不行,魇师需要把驳杂的魇力剔除掉,仅剩单一的或者纯粹的魇力源。

这就是“消化”的过程。

所以这个能溢散出纯粹魇力的面具,对于初迈入魇师领域,且无人教导的人来说,弥足珍贵。

因为初学者很难凭自身主动去筛选出纯粹的魇力,很多时候只能吸纳入体后,凭时间去慢慢消化,但往往时间一长,纯粹魇力还没吸收多少,这一缕魇雾就已经消散无踪。

所以除非能长久接触魇力,否则凭个人是难以入门的。

而当晋升呓语阶后,方晙才发现能把这个面具炼化入体内,

然后,他就从中读取到了一些关于使用这个面具的知识、魇力的使用方式,以及“伪兽”的进阶之路。

而“伪兽面具”这个名字,他也是因此才知道的。

有了这个面具,方晙觉得自己走“伪兽”之路可比光从笔记本上理解“梦行者”要快得多。

而他正好迫切需要进阶。

因为进阶“噩梦”的要求,就是经历一场真实噩梦。

而这真实噩梦的素材,极大概率是从自身记忆中挖掘而出。

方晙认为,当进阶“噩梦”时,极有可能把自己带回车祸当晚,然后他就能从中知道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

不过要想进阶“噩梦”,除了魇力要消化足够外,还必须拥有一颗相应职业的“魇囊”——“魇雾”是噩梦阶以下魇虫的死后残留,而“魇囊”,则是噩梦阶以上魇虫才能掉落的精华。

方晙至今为止还未碰到过噩梦阶魇虫,或者说他也不敢去碰。以他目前的实力去接触,感觉和送死无疑。

目前方晙估计着自己才迈入“呓语”中阶的样子,要晋级“噩梦”,看来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