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一月奇缘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24日

《一月奇缘》无弹窗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尹画眉著

一月奇缘

作者:尹画眉分类:青春小说类型:百合

甜甜蜜蜜忘年交,恩恩怨怨一场梦,平凡的人生路上狭路相逢,在所难免,每一个老女人的心中都住着一个小女孩,看见过往的自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姨,你多会儿来告告内幕哇。”第1次收到陆有新的短信,居然是催我加班的,我的天!他的意思不是想我了吧?我多情的想,我们可是刚刚在一块儿泡了一上午。下午我休息,晚上我们公司因为店庆,搞活动的事,领班王书书开会时通知我们,上早班的,晚上7:00~9:30到公司加班,这次活动的内容有秒杀的惊爆商品,我非食部门今天有两个单品参与秒杀,具体的分工等晚上来了再定,陆有新的这个看似平淡无奇的短信,在我几分钟发现之后,顿时整个人像打了鸡血似的,“我疯了叫我干嘛?马上就去。”我回复他,心里开始着急的什么似的,把刚穿在身上,正准备小睡一会儿的睡衣脱掉,换上工装去厨房,在电磁炉上热上中午的剩饭,抽空洗了把脸,化化妆,梳梳头发,唏哩呼噜喝了碗饭,看看时间6:20,拿上包,开始往公司走,在员工通道碰到出去吃饭的同事,忽然间觉得自己来这么早,只是为了一个小女孩的一句话,觉得有点可笑,员工通道的门口,值班防损不知去了哪里,椅子是空着的,离活动开始的时间还早,我们何不小坐一会儿?打电话给卖场的陆有新,打算把他叫下来歇到7:00,再上半场不迟,电话拨通后却被他压掉了,我不死心,继续拨,拨不通,连续拨也拨不通,我只好挂掉电话上了卖场。

在语欣家的堆头前,没见到陆有新,我好奇的问看货的郝素平:“他呢?”“谁呀?”“陆有新呢?”“他刚才还在这儿,去那边了吧,刚才有人买东西,他似乎跟着过去了。”顺着郝淑平手指的方向,我在货架前见到陆有新正和一个穿绿衣服的女子在推销商品,她抬头看见我迅速低下了头,“把你的破手机扔了算了。”我走过去埋怨道,“我才压了你几个电话。”他说,“你第1个电话我就看见了,我正忙呢。”女子又缠着陆有新问东问西,一时半会儿完不了,我转身走了。

在上卖场的路上我曾仔细的分析过,他到底是因为想我还是因为想要拿到秒杀活动的小票才找我呢,我在堆头前继续猜测时,她卖完货来到我身边,不问小票的事,倒是我关心他有没有吃晚饭,卖了多少货。“今天我卖了400多。”他的回答令我吃了一惊,“平时卖100多的事,今天怎么这么幸运呢?”“有个顾客一下子买了不下200的面膜。”他解释说,我俩在那儿聊的时候,郝素平走过来说:“你看你俩这么好,让他认你个干妈算了。”“我也是这么想的。”我坏坏的笑了,“给钱。”他说。“行,你要多少?”我问,“800块。”他表情有点不自然起来,我就没继续闹下去。

“你快去吃饭吧,你看别人都去吃了。”郝素平也没有吃饭,我怂恿他俩,“不吃,不饿,我口袋里装着钱呢。”他说,“多少?”我问,“三块钱?”我有点怀疑他不吃饭的原因是不是没有钱,伸手去他裤子口袋里摸,他侧身躲过,“让我掏掏看。”我盯着他鼓鼓的口袋看,“不让看。”他坚持说,“你妈每天给你零花钱吗?”我好奇,他说:“我有零花钱了。”“给多少?”“都叫我平时花光了。”他没说数目,更让我确定他或许没装多少钱,也或者他妈没给他多少零花钱。

“你把那三块钱给我,请我吃饭啊,我可是为了你,只喝了口汤就跑过来了,我肚子还饿着呢。”我趁机试探试探他。“不给。”他说,“真小气。”“就是小气。”她的小脾气让我笑了。

我站着累,他腾出来自己靠的地方,让我坐在他家货的箱子上聊天,“小孩子正长身体的年纪,你不好好吃饭,对身体可不好啊。”我说,“我一般吃两顿饭,早饭有时候就省了。”他不以为意,“你的坏习惯可不好,不吃早饭慢慢的会得肠胃病。”“我肠胃很好呀,喝凉水冰镇饮料一口气下去,一点儿事儿也没有。”她自信满满,“你现在还年轻不觉得,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就知道了,肠胃也是需要保养的。”我摇一摇头,同事走过来,讨论秒杀细节,陆有新靠在我身上,整个身体的重量压在我坐着的身上,虽然很舒服,我还是提醒他,“别靠在我身上热死了。”他往后站了站。

活动开始后,我被领班王书书安排在花露水的堆头前看货,提醒每一位挑商品的顾客,此花露水非秒杀活动的花露水,秒杀的花露水在出了收银台方向,“抢购的商品在那边啊,这里的商品是正常价。”我对着围在跟前的顾客大声喊。陆有新听见了,走过来跟我咆哮一句,“抢购的商品在那边啊,这里的商品是正常价。”中气十足,比我的声音大好几倍,我顿时晕了,拉住他的胳膊夸赞他,“你真厉害,佩服死你了。”“你那是啥嗓门?谁也听不见,好好我向你学习。”我清一清喉咙,再次大声提示顾客,没几次,嗓子哑了。

陆有新悄悄地给我两个他家的赠品转身走了,我装进裤兜,鼓鼓的很明显,走过去让他看看我鼓鼓的口袋问他:“你是给我的还是自己想要,要我帮你带出去?”“给你的。”“那我把它放在柜子里,你去帮我看着点商品。”我叮嘱他,他去了花露水的堆头,我把赠品放到了更衣柜。

再上卖场我俩的关系变得格外的微妙,我俩亲昵的靠在一起,“你给我赠品,你有没有留几个给自己?”我悄声说,“我多了留那个干嘛?”他说,“你的赠品数量有没有和商品数量一致?别给多了到时候跟老板说不清楚。”我有点担忧,“到目前我一共卖了十几瓶大瓶的,给了你对班三个,孙小红两个,王书书两个,你两个,差不多。”他回答,我们的脸贴得很近很近,我能清晰的看见他明亮的眼睛,直而挺的鼻子,猛然间发现他有一只鼻头饱满圆润的大鼻子,心里直感叹,此鼻定指财运大发啊。

后来我俩就保持这种姿势,聊了一会儿天,我一点儿也不觉得尴尬,反倒心里觉得暖融融的,像是得到了阳光的照耀似的。他告诉我她妈来超市了,一会儿他去食品抢购了一棵大白菜,再然后我放孤儿品时,见他和一个年长的女人聊天,那个女人体态丰腴,我走过去问他,“你还要大白菜吗?我这儿还有小票。”“不要了。”他一反常态,耷拉着脑袋蔫蔫的说,我好奇的看看他,再看看身旁的中年女子,明白过来了,“这是你妈?”“嗯。”女人不答话,我也觉得自己有点多余,继续把孤儿品一路发下去。

他的妈妈比较富态,持重,我倒是意外,小家碧玉的他和母亲长得一点也不像了,可能把他随父亲也不一定。

2012年7月28日。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