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浮华沉沉梦不醒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24日

《浮华沉沉梦不醒》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迷糊懒妞著

浮华沉沉梦不醒

作者:迷糊懒妞分类:历史小说类型:豪门世家

名将独女,开挂人生,生来就拥有让所有男人梦寐垂涎的容颜,因一道无法违抗的圣旨被迫出嫁,不甘屈服的顽逆性格让她扮作婢女逃离夫君,却无法摆脱命运早已设定的情节。父疼,兄护,夫宠,女人一生追求的她都轻松拥有,而完美定是世人嫉妒的根源,贪婪的人性,欲望的追求,权势的渴望,那些曾因被人护在羽翼下看不到的丑陋竞相展示,她依旧不畏困难险阻,逆风微笑,毕竟人活一遭,喜怒哀乐一个都别少。外族侵犯,边关告急,虽为女子仍是将门之后,保家卫国是他们家族仅有的使命,辉煌的功绩得到的是万人敬仰,青史永垂,可有所得必有所失,每一个站在峰顶光芒万丈的人都是披荆斩棘遍体鳞伤爬上来的。花花凡世,莽莽红尘,当她将所有运气花光,世界便会以最真实的样子在眼前呈现,曾经的幸福终化作指间沙寸寸流失,失父,失兄,失夫的她孤独无依,睁眼所见皆是万劫不复的地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袭淡黄轻纱流仙裙,紫玉芙蓉压鬓簪,青缎粉底小朝靴,白纱遮面,魏玥清逸素雅坐在房内,仙姿玉色不染凡俗,静候安泓到来。

半个时辰后彩绣领来安泓,魏玥起身向他行个礼,既然要谈判先礼后兵总不会错的。

“魏小姐。”安泓顿了顿,再见魏玥似乎并无昨天的不安感,是错觉吗。“小姐唤我,所为何事。”

“魏玥先谢过安公子昨夜以礼相待,想必经过昨晚,安公子也明白你我非对方心属之人。虽然一道圣旨将公子与我硬绑一起,只是强扭的瓜不甜,魏玥想与公子定个君子协议,让我们以后能更好相处。”魏玥单刀直入,安泓应是聪灵明理之人,不必拐弯抹角。

“魏小姐请说。”安泓不动声色,魏家小姐确实与众不同,全无平常女子新婚的娇柔抚媚姿态。

“一:我与丫鬟面纱不可除;二:日常相处须隔一臂之距;三:正房一人一半不可逾越;四:今后若任一方寻得心中之人,另一方则须相助取得和离书不得推脱。”

“好,唯独第三。”

安泓回答之快让魏玥有点惊讶,本以为他会几度思量,只是安泓对正房分配有何异议?无妨,反正原先就料到谈判不会这么顺利。

“正房给魏小姐,在下已命人收拾书斋,往后住那。”还未等魏玥开口,安泓说。

“如此甚好,一言为定。”魏玥暗喜,安泓竟全部答应,还得个大赠送。

安家在京都占地极大,院外灰墙高筑杨柳环护,入院白石甬路直通梅院,梅院是安府待客会友的院落,最为富丽堂皇。出梅院后游廊曲折散开,梨桃两院坐落两旁,安老太爷生前钟爱梨花,安老太太常说,看到满院梨树就感觉老太爷不曾离开过,而安老爷则给安夫人种植一院桃树,望告老退隐后能将年少时欠的儿女情长全都补齐。

在梨桃之后,五位子女的菊兰竹杏桂一字排开,安泓的竹院无其他院落花团紧簇,唯能争奇斗艳的也只有清幽雅静的池馆水懈,涓涓清泉一派盘竹而下,水波潋滟,寒竹依涧,磊磊石生,宁静淡泊。在安泓成年分院落时,安老爷问他想要种植哪种花卉,他单选竹,大家疑惑,竹虽清脆挺拔,但仅植竹始终有种冷落静寂的孤单感。

魏玥随安泓到梅院,安家众人早已在此,三位长辈谈论着昨日盛大的婚礼,可以看出对这门婚事长辈们是及其满意的。

安老太见安泓与魏玥到来喜上眉梢,看魏玥依旧蒙着面纱倒是意外,她既嫁入安家,面纱就用不上,开口就让魏玥把面纱摘了。

“祖母,玥儿出嫁时父亲教育,作为女子,再好看的容貌也只是皮具,日后玥儿便是安家的媳妇,更应束身自好遮颜收容,不该花枝招摇,望祖母能体谅。”魏玥睁着圆圆的大眼睛,将她所有的乖巧都表现出来,安老太听完竟真同意了。

安泓将兄妹同辈详细介绍,魏玥依规矩拜见,大公子安赫,二公子安允,四小姐安舑,五公子安轩,到安舑时,她突然指着魏玥大声直言,“我不要她做我三嫂,我不喜欢她!”

所有人笑容僵住齐看魏玥,魏家向来不是什么好惹的主,安家就算真有人不想魏玥进门也无人敢说,安舑如此坦白可别惹出事来。

魏玥大方笑道,“四小姐不拐弯抹角,快人快语,是个爽直的性子。”安舑一看就是豪门娇惯出来的千金,魏玥不想与她计较,费事费劲。

安老太忙赞魏玥大度,让安舑道歉。

安舑却未收敛,“我不要!能嫁给三哥的只有沈希姐姐,她凭什么...”

魏玥一下没反应,什么个神仙姐姐?再看看安家众人个个脸色都变了,安夫人立即责骂安舑不懂事,几位公子也说安舑不识分寸,让魏玥别在意,魏玥倒满心不在乎,有喜欢的人是好事,值得庆贺,魏玥眼神偷偷漂向安泓,家人围成团劝的劝骂的骂,他却面无表情站在那,好像一切与他无关。

莫名看完一场闹剧后安泓带魏玥离开,刚穿过茂林修竹安泓就止住脚步,“可懂得回去的路。”

魏玥一愣,点点头,正房就在前方不远隐约可见。

“告辞。”安泓转身欲走。

“安公子不回竹院?”

“迟些。”安泓也不回头径直往外走。

魏玥回到房内碧儿已将红红艳艳换下,一派素净淡雅倒合她心意,才刚坐下,彩绣来报说二公子安允来寻魏玥与安泓,似乎怕梅院之事引她夫妻二人置气,看来是个思虑周全之人,可魏玥真心不想搭理,便推彩绣去应酬说安泓不在院中,她困乏在休息。

魏玥怕稍后安家其他人接踵而来,二话不说跟碧儿换身份扮作丫鬟溜出去,魏玥四处转悠,安府院落确是让人惊叹,魏玥好说来回也走过三遍,奈何踏出寝室又生生迷路。环顾左右皆是翠竹环绕抄手回廊,叫人认不清方向,突见旁边庭院内有千秋晃荡,魏玥心生一计,何不来个高瞻远瞩,轻身一跃跳上秋千毫无避忌荡起来。

“你在干什么!?”魏玥刚上到高处俯视安府全貌,背后传来低声冷和,魏玥一惊脚下不稳摔了出去,她暗呼不妙,怕要摔个四脚朝天,可地面好像没有想象中的硬,魏玥定睛一看,她竟摔在安泓的身上,魏玥略显担心,安泓始终手无缚鸡,她那么高跌下来可别把安泓压伤。

“公子可还好?”魏玥想查看安泓是否无恙,谁知他后退一步,仿佛魏玥身上有脏东西一般。

“你在上面干什么!?”安泓问。

“二公子来院里您不在,小姐遣我来寻,我迷了方向才上秋千。”魏玥急中生智,语气没有很好,明显安泓的退避惹她不悦了。

“跟上。”安泓只留两字迈步转身,魏玥终于发现与安泓对话永远是不疾而终,安泓要么不答,要么答非所问,她快步尾随,现下身份是丫鬟多说无益。

安泓没去书斋而是把带魏玥回正房,魏玥想进房又被叫住,小姐模样的碧儿从房内出来,见到这副景象倒是疑惑。

“安公子,我家丫鬟可是做错什么?”碧儿问。

“魏小姐,安府对下人管教甚严,不如魏家从容自在,魏小姐的婢女似乎平日随性惯了,可否交予我调教几日,以免日后犯错。”安泓说。

这要求是她俩都不曾料到,未等碧儿做答,安泓继续说,“小姐放心,待她循规蹈矩,我自会将她送回。”言毕转身离开,留下俩人面面相觑,魏玥就这样莫名其妙,被个文弱书生给讨了去。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