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不凡

更新时间:2020年08月12日

《不凡》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凉山亮小说

不凡

作者:凉山亮分类:古风小说类型:战斗

这是由最开始的几人所造成的故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姚方起到底有没有能耐,他们五人多少是知道一点的,不然那时候也不会只是把他给赶出去,而没对他做出什么惩罚。

他做的事固然招人厌恶,但能将叶方舟那样的人害死,另一方面也说明,他的战斗能力也不低。再说此刻就算抛开这点不谈,光是来自头上的威胁,就够让他们提心吊胆了。

但是,他们也不得不如此,姚方起的所作所为,已经不得以常理度之了,残缺之心固然宝贵,但同时也是一件邪物,从叶方舟对它的慎重中就可以看出,这也是当面他们对这个决定难以置信的原因。

姚方起在大的方面来说,也并非就是无恶不作的恶人,他只是在某些方面表现的极端,简单来说就像分不清是非的小孩一样,虽然让人头疼,却也不到让人讨厌他的程度。如果不是发生叶方舟被杀的事件的话。

当时他们并不知杀死叶方舟的人就是他,但仅仅只是陷害的身份,就够家族对他处决了。那时也不知为什么,就只是把他驱逐了,并没有继续深究下去。

直到现在从他本人口中得到真相。

五人同时出手,转瞬间来到姚方起身边,或拳或脚,击向他身体各个部位。

那手臂受伤的老者,不能再用手,于是便用上脚,踹向姚方起小腹,其他四人四个方位,前后左右,通通包裹,而这时他一手还抱着一个人,算是舍弃一臂,只剩一手和双脚。

姚方起先是抬起一脚,踹向受伤老者。手短脚长,姚方起后发先至,正中他胸侧,将他击退两步。这时左右和前方来的拳头已到跟前,却打了个空。在姚方起踹出一脚的同时,他的身体已后仰,此时他的高度已不足站起时一半,但人们抬起胳膊去打人的时候,却总是在自己的手臂范围内,于是他正好躲过,空出来的手向前伸出。这个姿势,并不能很好的发力,但他却正中来自身后的人的小腹,他的拳头如同一炳铁锤,击打上去,令他沉闷一声,快步后退。

现在姚方起这个姿势虽然躲过了三人的攻击,但对后续的发展却并不怎么好。攻击落空的三人将手收回后,就是一脚从下而上。姚方起这个姿势已是躲避不能,但单脚向下微微一曲,像是对那三只脚正面相迎。三脚同时踢中他,他的身体就像一片柳絮,在这冲击下向上飘起,然后空中一个翻身,落地时已站好,一脚甩出,在他右侧的那人被他踢向右边那人,但其只是俯身在地上一滚,另一人已在他头顶跳过,并再次向姚方起袭来。

先前被击退的两人这时已准备好,也冲了过来。在姚方起身后的那位更是只上前一步,就已将一拳打在他的背上。姚方起憋住一口气,后背上肌肉隆起,只听沉闷一响,那一拳便如打在一面钢板上。其他人临近,姚方起只用一只手阻挡,刹那间挥开四人攻势,快速转身与身后那人两拳相交,锐响一声,那人"噔噔蹬蹬"连退四步,收势不稳,姚方起紧追而上,那人刚想举拳相迎,姚方起就已挥上一拳,击中他脸颊,他的身体旋转着飞出,撞上墙壁,墙壁倒塌,将他埋在石块之下。灰尘扬起,姚方起冲进尘幕中。

"追!"

一直说话的老人再次开口,四人相继冲了进去。但仅仅一刹那,他们就又相继飞了出来,受身单膝跪地,同时腹间鲜血湍湍,止不住地往外流出。他们看向尘幕,烟尘中人影走出,姚方起一手带人,一手拿着把短刃,赫然是方才指着他身后的那柄,被他从那人受伤给抢了过来,并给另外四人分别开了个口子。

四人刚站起来,又蹲下,脸色狰狞,想来是扯动伤口,让他们疼痛万分。虽捂着伤口,却止不住血液。

"你什么意思?"

老人问。

"我也要问你们什么意思?为什么不是要杀了我?如果刚才打在我后背上的是这个的话,我早就被你们杀了。"

但从一开始,唯一给过他伤害的短刃,却不曾出现过。他们不是没有机会,相反机会很多,一人抗五人,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总会露出空挡,被人乘胜追击,就算被捅刀子也是有可能的,但他们却放弃了这个机会。

老人却说。

"你以为我们是什么人?五打一已是不光彩的事了,还要我们拿着武器,去打赤手空拳,行动不便的人?你出去了那么长时间,倒是把本家给小瞧了。"

姚方起忽然笑了。

他觉得那位朋友说的不错,难得回家一趟,不打个招呼就走实在太可惜了。没想到他们是这样的一群人,分明食古不化,却又公正地厉害。

"那我就不再小瞧你们,给你们最后一下吧。"

他正准备上前,天空中忽然传来一声怒吼,他楞了一下,刚要转头,后背一痛,冰凉的长刃已经透体而过。他低下头,被鲜血染红的利刃正刺激着双眼,身体里的力气正随着伤口不断地往外流出。

他一用力,利刃已从后背吐了出去,后面传来一声闷响,他也不回头去看,咳嗽一声,吐出了血,仰起头,看着那黑影。

黑龙再次咆哮,那巨大的身躯在空中疯狂扭动,非常愤怒般,一甩尾巴,脑袋朝下,在众人视野里极速放大。城中想必已经狂乱起来了,光是听到隔着几面墙壁的外院里的骚动,就可以想象到那副场景。这毕竟是黑龙,毕竟是天灾,不可阻挡,不可力敌,至今也没发生过龙族的侵袭被阻拦下来的事迹。那五人也抬头骇然看着在眼中放大的黑影,它已足够接近,脑袋上的五官,皮肤上的角质,都让它看起来像是从地狱里跑出来的恶鬼。它的咽喉发红,张开的口腔中,一片耀眼的红光,吼声中声浪滔天,房屋树木都在其中颤抖,如风中残烛。

在黑龙俯冲的风压下,众人身上如压了座大山,不禁弯下腰,垂下头。唯独姚方起依然站着,慢慢举起手。黑龙降落的地方,正在他的位置上。狂风作乱,以他为点,往外扩散。黑龙已变为一道粗壮的黑柱,魏然下落,压在他身上。其他看着这景象的人,简直不敢相信,黑龙竟在触碰到他手掌的那一刻,硬生生止住身形。那纤细的胳膊,竟然没一点弯曲。而黑龙下落的时候,也没任何的减速,骤然的停顿,对它来说似乎是家常便饭,哪怕对其他生物来说,这是足以丧命的行为。

现在这幅景象,也实在太过突兀,渺小的人类,庞大的生物,中间却只靠一条纤细的胳膊支撑,就像拿着这条胳膊,甩动那庞然大物一般。但没有人去笑,也没人想笑。

只听姚方起说。

"站好。"

突然间狂风大作,那是黑龙挥动翅膀,抬起身体,双足各自落在一处院落中,它的身体实在太过庞大,此刻站在地上,整个姚府,都被遮盖。它的脑袋,还留在这只有六个人的院子里。一人高的眼瞳如同镜子,倒映着所有人的身影。

"你们好,小子们。"

那张大嘴并没有张开,却有声音传进了每个人的耳朵里。

"你们处理你们的家务事,我并不想插手,我想你们也是这么认为的,但是,这只是我个人的警告,只是我和这个人的因果关系,如果他出了什么事,我不敢保证,自己还能这么心平气和的和你们在这里谈话,或许我会做出些,对你我来说,都不好的事情。"

那声音浑厚,每个字,都仿佛由铁锤敲打出来。五人脸色铁青,姚方起却是笑了笑。

"你这不是威胁吗?"

"原本我是不会在这里的。"

眼瞳转向他。

"都是因为你太过大意,被他们发现,我才不得不飞落地面,你难道不会在自己身上找找原因吗?"

"我是听你的话,来和他们打个招呼。"

"我不记得招呼是这样打的。"

"毕竟种族文化不同。"

"我们龙族是挖出对方的心脏。"

"毕竟只有你们自己才能打破自己鳞片。"

黑龙竟然咧嘴,像是在笑。

"我已经找到东西了,现在可以走了。"

"招呼打完了吗?"

"我怕老人们吃不消。"

"就说是平常的打招呼了。"

那黑龙竟然叹了口气。低下头,姚方起跳了上去。脖子慢慢抬起,姚方起已在数十丈之外的高空了。双翅展开,如遮天帷幕,用力一震,"哗啦哗啦"一阵响,不知有多少房屋在这一下中倒塌。黑龙却升起,飞上天空,只给地下留一个黑点。

地上五人直到黑龙看不见,才长长松了口气。只是它站在那里,他们就没有一点念头,别说站起,就是说话,也张不开嘴。此刻他们站了起来,对视一眼,都摇了摇头,并不是他们不想阻止,而是根本就没有那个能力。

"姚望不会有事吧?"

"只有这点放心吧,就算他再怎么变,这也是那个人孩子,不会有事的。"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