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所谓瘟神在水一方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24日

《所谓瘟神在水一方》精彩章节免费阅读_鹤归沧星的小说

所谓瘟神在水一方

作者:鹤归沧星分类:武侠小说类型:古典仙侠

翩然皎皎若星穹,初见一面叹惊鸿。只道八荒第一人,萧萧肃肃是沧辰。将一代仙君沧辰作成闷骚妻奴只需要一个葭栩。​众仙官:沧星神君您可不能与那瘟神走的太近啊!要折气运的!沧辰:无妨,我气运足。葭鹤儿:当时飞升礼当真是我影响了气运才致你被天雷劈中的吗?沧辰:无妨,我头硬。瘟神折气运,沧辰就拼命地修气运,最后把自己修成了福神??“看到我们家的阿栩了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么一折腾已经是傍晚了,机杼宫位于福生十二重天,霞光正媚。

葭鹤儿抱着一坛杏子酸酒,熏熏然倚在池边石凳上,望着满天云霞,霞光万丈从云层里射入,赤金交映。

天边染上一片霞红,她的脸也匀上一抹霞红。

葭鹤儿抬头看天,笑得没心没肺:“这天界的晚霞真美。”

“是啊,美极了。”沧辰站在她身后,这满天云霞他早已看过千万遍,纵使千万遍也不如今日光景。

因为,美的不是云霞,是她啊。

没想到天界的杏酒竟这样烈,葭鹤儿醉糊涂了,陡然发现池里竟也有大片赤金晚霞,嬉笑着便去够。

可想而知,她直直地从石凳上跌落,扑起大片水花,池里的彩霞也搅散了。

“晚霞呢?怎么捉不住?”葭鹤儿迷迷糊糊问一个飞身也没拦住她的沧辰。

“我吃了。”沧辰没好气地答。

葭鹤儿叫这池里的冷水一激,清醒了不少。才发现他俩浑身湿透以一种诡异又暧昧的姿势站在机杼宫的倒锦池里--沧辰揽着她,她一手勾着沧辰的脖子,一手伸进水里捞晚霞。

沧辰感觉怀里的人身子一僵。

“别动,我抱你上去。”沧辰以一种严肃命令的口吻说着听上去不那么正经的话。

葭鹤儿脑子也僵住了,当真由他抱着进了房间。

葭鹤儿被放在床边,衣服浸得湿透,一层一层贴在皮肤上,头发也仍滴着水珠。

反观站在一旁的沧辰也是同样狼狈,他穿得单薄,衣衫贴在皮肤上若隐若现勾勒出身体线条。

这家伙……

她突然意识到什么,悄悄拖了床被子裹在身上,别过脸去。

沧辰倒是没脸没皮地笑了笑说:“我去给你拿件衣服,顺便煮点姜汤。”

沧辰离开时还不忘给她加了一层暖罩:“这暖罩有法术加持,一会就不觉得冷了。”

果然不觉得冷了,脸甚至还有点烫,莫不是这么快就发热了。

葭鹤儿裹着被子在房间溜达,这房间的布置仍是像往日一样淡雅朴素。

书案上一副飘若惊鸿的字,砚台里的墨香,笔格上未清洗的毛笔……

“这是什么?”葭鹤儿突然发现一件看上去很古老的物什,像一个巴掌大小的石刻。

这石刻中间两根指针,四周还刻了一些奇奇怪怪的文字,连反面也布置了大大小小许多转动机关。

葭鹤儿拿起来瞧了瞧,想动手调试一番。可转念一想,动别人的东西终归不大礼貌,便又放下了,想着待沧辰来了再央他给自己把玩几日。

天地可鉴,葭鹤儿真的是轻轻放下去的,可能是移了一个角度,那石刻便突然自己转动起来,令她一惊。

葭鹤儿原想去寻沧辰,没想到那东西转着转着便投出一片光影来。

里头清晰可见是当时她在芦苇荡的场景。

只见上任瘟神杜俞仙在芦苇荡布好结界便开始渡炼身体里的疫毒。

杜俞仙身旁黑气缠绕,一道道皆铆足了劲想冲散他的身体,却一次次被他的法术弹开。

正在那黑气攻击正猛之时,一道身影闪过,速度快到基本看不清。紧接着就是结界被破,葭鹤儿畅通无阻地进入芦苇荡,被赶急了的疫毒选为下一任寄存者。

“看来我还真是天选之子。”葭鹤儿看到这,不免感叹。

接着也就是当时的她昏了过去,之后葭鹤儿没料到的是,救她的并不是瘟神杜俞仙。

当时的杜俞仙自身难保,惊愕之中只能原地打坐修复自身。是跟在她身后的瘸腿狐狸忽然化作翩翩公子,抱起了她。

甚至这狐狸仙还尝试运气将疫毒逼出来,可惜他亦不敌疫毒,被葭鹤儿体内的黑气弹了出去。

这身影好像有些熟悉……这脸也好像见过……

等等!这不是……沧辰吗?

正当她准备看下去,那转动的石刻忽然静止不动,暗了下去。

门外也传来了动静,想来是沧辰过来了。

沧辰推门进来便看见葭鹤儿站在书桌旁盯着柱子愣神。

“在看什么?”沧辰将姜汤放下,顺着葭鹤儿的视线看去,却什么也没有看到。

“这个……是什么?”葭鹤儿指着石刻试探性问道。

沧辰笑了笑,满不在乎地说:“一块破石头罢了。”

紧接着便拿起那石刻递给葭鹤儿:“你若喜欢,就赠与你了。”

“这块石头是三千年前我在古战场的神魔之骸里偶然捡到,见其形状特殊,便留了下来。”

葭鹤儿接过石刻,反复摆弄几遍,也没发现有什么异常:“刚刚这个石头好像重现了当日在芦苇荡的场景。”

闻此,沧辰皱起眉头,突然严肃起来。

“重现往日情景?”沧辰不禁疑问:“这天地间我只听说过一件物品可以记录往日情景。”

“什么?”葭鹤儿也来了兴趣。

“槃瓠石刻。”沧辰少有的认真。

说着,沧辰从书案上找了一本竹册:“前日我从第四天益算星君处借的本异录手册。”

他俩连衣服也没来得及换下,便抱着手册找了起来,果然,叫他们找到了一处记载。

“父神槃瓠氏浮黎于昆仑山偶得一方灵石,注法力,凿为石刻。机关巧妙,可观史事。”

葭鹤儿一字一句将书上的记录读了出来。

之后一直到晚上天上挂了弯月,这两人还待在房间研究石刻。

不过毕竟是上古时候的东西,想要参透仍需一段时间。

葭鹤儿感觉自己的衣服都快干干透了,身上也燥热起来。身子一暖,便容易瞌睡。

头一沉,迷迷糊糊便靠了下去。她也发觉自己的头是靠在沧辰肩上的,挣扎着要起来,但是却像着了魔般,头越发沉重。

“咳咳……”

沧辰发觉葭鹤儿不大对劲,放下石刻,摸了摸葭鹤儿的额头。

“这么烫?”沧辰蹙起眉头,紧张起来。

“按理说一个神仙不该如此多病。”沧辰喃喃道。突然又想起那疫毒可还在她体内,登时便手心冒汗,心里慌乱起来。

“小十,去寻药仙来。”门外一个小姑娘探头一瞧,便退了出去,径直去往药仙宫。

沧辰将她打横抱上床榻,又把那湿溻溻的蚕丝被换了套新的:“好了,待会药仙过来开服药好好睡一觉就好了。”沧辰轻轻安慰着病中呓语的葭鹤儿。

“阿辰。”

“嗯,我在。”

“你把我丢下了。”葭鹤儿紧闭双眼,说着不明所意的话。

“我越来越记不清你的模样了……我忘了你了……对不起……”说着说着,竟带了哭腔。

虽然他不知晓她口中说忘记了的是谁,但她既然忘了,他沧辰就有办法让她永远想不起来。

“我不会丢下你的。”沧辰轻轻抚上她如墨青丝。

塌下的夜明珠照亮了整个屋子,沧辰瞥见月光越过窗子撒在书案上,落下点点银霜,原来已是深夜了。

夜里药仙由小十领着来了一次,说是五瘟使者醉了酒,又着了凉,有些发热。

至于疫毒,药仙竟并未诊出来。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