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君许棠梨愿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24日

《君许棠梨愿》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杜尔儿著

君许棠梨愿

作者:杜尔儿分类:历史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君易许棠梨愿,君易负棠梨愿。君此生所愿,唯盛世清平和她一生无忧。棠梨树成,为百姓所植。棠梨女别,为百姓所逼。嘁嘁复嘁,君放弃所爱。辗转再转,终可执手。看她,亲手种下棠梨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敖柏,佟芷已经坐在在客栈中央等着了。

慕容苏他们三人很快到了。

“原来佟芷姑娘回来了。”慕容苏略有疲惫,仍强撑笑意。

“我们等小乾生,你们先上去吧。我们住后面那层门房,有时间可以再聚。”敖柏饮了一口茶,给小乾生使了个眼神。

“那好,苏苏哥哥,我明天来找你玩。”

敖柏在前,带着佟芷佟乾生离开了。

在后排客栈,敖柏问:“小乾生,你是怎么发现慕容苏的?”

“昨天我一直在跟踪夏弥,然后在对面面馆看见一男子从马车上下来,气质不凡,就多看了几眼,发现竟然和画上的人如此相像。等到夏弥的事处理完,我就去找那个男子确认,果然是慕容苏。”

“夏弥的事怎么样了?”佟芷问。

“她暂时不会有太大动静的。”

“那你们先解决慕容苏这边吧,要收集尽量多的消息再动手。这段时间,酒楼和夏弥我来处理。”敖柏安排完任务离开了。

慕容苏回到房内,小群哥端来一碗醒酒汤。

慕容苏坐躺在床上,痴痴的想。

在他眼里,佟芷是那种饱经风霜的人,对一切泰然自若。一切都不需要明说,她不执拗他人,也不使他人为难,很温顺很平和,和她相见不过几面,他感到很松弛。

喝完醒酒汤,他细想。

佟芷,不是寡言的活动木偶。她应该也很风趣吧。她在人多的场合也不怯场,落落大方应付自如。

她没有薛黎儿小家子的忸怩作态。任何调笑挑逗一旦变得狎斜变得不尊重,她就能立刻感觉出来。她不立刻就形于色,而是含而不露。

想这儿,慕容苏不觉得敬佩这位女侠客。

天色渐黑,慕容苏缓过神来。小群哥拉着他下楼吃饭。

点好下酒菜,慕容苏扶了扶额头。

“慕容兄也在啊?”小乾生从后排客栈走出来。

“快点,姐!你不饿吗?”

见佟芷出现,一道修长的身影负手而立,那人身着宝蓝色的锦衣,广袖流云,鬓角些许青丝垂落。

“佟芷姑娘,一起吧!”慕容苏为佟芷添置木椅。

“多谢。”

忽而,风轻轻的吹动佟芷的发丝,一片客栈外枫叶落入眼帘,她将它收好,藏于衣襟之中,嘴角扬起了一丝微笑。

“慕容兄,我一直很好奇,在画船上,你说的棠梨愿,想怎么实现?”佟芷缓缓落座。

“夫仁人轻货,不可诱以利,可使出费;勇士轻难,不可惧以患,可使据危;智者达于数、明于理,不可欺以诚,可示以道理,可使立功;使这三才即可。”

佟芷佟乾生听罢,内心也颇为敬佩。

“这饭太粗俗了。要不,明日我们带苏苏哥哥去一品阁吧。那儿肯定能尝到这姑苏城的绝味。”

小乾生双脚踩着木椅。

“好。明天你们带路。时间不早了,佟芷姑娘,你们早点休息吧。”

今日风平浪静,聊了一会儿,便各自回房了。

次日半上午,四人整装待发。

一品阁前,人流熙熙攘攘,街上颇显得嘈杂拥挤。大街边都摆满了摊子,贩子们大声地吆喝推销,无论是精致的服装亦或者奇特的首饰,人们都用带有惊奇的眼光看待打量着。吵吵闹闹中隐隐夹杂着摊主和买主们叽叽喳喳地讲价之声,打成一派火热气象。

很快,到了一品阁。

慕容苏向厅堂望去,蜜饯四品:蜜饯龙眼、蜜饯莱阳梨、蜜饯菱角、蜜饯槟子,饽饽四品:糯米凉糕、芸豆卷、鸽子玻璃糕、奶油菠萝冻,前菜七品:松鹤延年、芥茉鸭掌、麻辣鹌鹑、芝麻鱼腰果芹心、油焖鲜蘑蕃茄,热炒四品:鼓板龙蟹、麻辣蹄筋、乌龙吐珠、三鲜龙凤球……

与南疆比,这里美食也是别具一格。

四人点了热炒四品:鼓板龙蟹、麻辣蹄筋、乌龙吐珠、三鲜龙凤球,饽饽二品:木犀糕、玉面葫芦,御菜一品:金蟾玉鲍。

转瞬间,菜碟一个接一个。

“佟芷姑娘,小乾生,我在南疆的时候,经常听府里面的人讲些侠客的故事,我见你们的时候,看你们身着打扮,很像侠客。你们从东北那带一路过来是靠什么生计呢?”

“侠客?东北?”佟芷一脸疑惑。小乾生从桌下踩了踩佟芷的脚。

“嗯?”

“当然是行侠仗义喽!我可是有一个别名叫步易财。专门抢劫那些无恶不作的大奸商!”小乾生描绘的眉飞色舞。

“虽然是抢劫,你这也着实让人生佩啊。”

佟芷不做声了。菜上的差不多了,大家开始动筷了。

片刻,一个女子从慕容苏身后走过,她一袭大红丝裙,面似芙蓉,眉如柳,肌肤如雪,一头黑发挽成高高的美人髻,满头的珠在阳光下耀出刺眼的光芒。

佟乾生忽然警觉,细看是夏弥!

“姐!苏苏哥哥!这山珍海味,我好像吃堵了,胃胀的难受。我得溜达溜达去。你们先吃,我马上就回来。”

佟芷也发现了夏弥,知道有情况,便默许佟乾生离开。

两个不善言谈的人坐在一起,总有有一个人开口。但不是佟芷和慕容苏,而是小群哥。

“我的个妈呀!这麻辣蹄筋是要辣死人吗?”小群哥哆嗦这双手,舌头呼哧呼哧的往外哈气。

把佟芷逗乐了。她递上一碗水。

“快喝水!”

小群哥接过水,刚尝了一口,噗嗤一口全吐了出来。

“女侠啊,这是热水!”小群哥舌头犹如烧灼一般,哈气频数变本加厉。

“哦哦,我忘了,小时候我被辣到时候,我乳母都是给我塞馒头,来,你也试一下。”

佟芷又递过一个馒头。小群哥连忙接过往嘴里塞。

慕容苏忽然停下筷子。

“你小时候有乳母啊?我听你口腔有点南疆音?”

佟芷自知失言,便去圆谎。

“不过小时候家境富裕,后来落寞了。”

“我的南疆音是跟以前一位极其要好的同伴学的。对了,你是南疆人,为什么没有南疆口音,竟然和京城口音如此想像?”

佟芷很快的过渡话题,慕容苏丝毫来不及怀疑。

“我家祖辈大多在京城。我小时候的教学师傅也都是京城来的。我不说南疆话也很正常。”

慕容苏语音刚落,隔间传来一阵打动声。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