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娘子把我送到万年之后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24日

《娘子把我送到万年之后》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爱吃棉花糖的咸鱼小说

娘子把我送到万年之后

作者:爱吃棉花糖的咸鱼分类:古风小说类型:后宫

我娘子是万年之前的女武神,也是病娇,可是她为什么把我送到万年之后呢?这是个好问题,我(娘子)要好好想想!...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花草簇拥的庭院之中,亭台处的牧笙一脸雀跃:“小白,你做得饭好好吃哦!你简直是家庭煮夫的楷模。”

牧笙吃得是嘴角有饭粒,手上有鸡腿,沐白在旁微笑地说道:“师姐,你好歹注意一点形象好不好!要是别人知道堂堂瑶池圣女会是这样的,会被人家耻笑的。”

“小白,我不在乎别人说什么的,只要有你在就好了。”牧笙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沐白在旁擦拭牧笙的嘴角,心里想到:自己这个便宜师姐一言不合就撩人,简直堪比平平无奇恋爱小天才,搞得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沐白开口问道:“师姐,你在庭院中央处练习一下瑶池剑法,我看一下。”

他想着,自己那个便宜师傅应该是牧笙的修炼达到瓶颈之处,想让自己多给她一些指点。

瑶池剑法重在轻盈,能守能攻,共有十二招,可是在圣战之后,后三招已经失传。简单来说,属于剑意的路子。

牧笙在月下翩翩起舞,白裙轻舞,腰间彩铃在脚步之间发出铃铃之声,甚是悦耳。她把剑法学得通透,招式之间更无任何毛病。

她一蹦一跳地过来,像极了讨要赞赏的小狐狸,那欣喜的表情,好似在说,小白,快夸奖我哦!

沐白轻触牧笙的秀发,温柔地说道:“师姐,你的剑法虽是很好,但是未能通意。”

他在万年前见得未央把这剑法学到圆满之境,因为她走得以战养战的道路,所以她的剑意大开大合,横扫无疆。

沐白呢喃道:“师姐,你的剑法虽有形却有意,或许你还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意。”

牧笙抬头看向那一轮明月,细语地说道:“意吗?”

“师姐,没事的,慢慢你就会懂的。天色这么晚了,我要去睡觉了。”沐白回答道。

牧笙跟在沐白的后面,在房间中,牧笙直接躺在沐白的床上,沐白觉得眼前的场景有点不妙,试探性地问道:“师姐,你不回去睡觉吗?”

“为什么?我今天不是和你说要搬这里来住吗?况且我们不是在同一张床上睡过觉了吗?为什么还要分开?”牧笙一连串地疑问道。

“师姐,你不知道男女有别吗?”沐白问道。

牧笙嘴角扬起一抹弧度:“小白,师姐我都不在乎的,你还在乎,我们只是单纯地睡觉,又不做什么,你在想什么奇怪的事情吗?”

他看着牧笙狡黠如狐的眼眸,无所谓地说道:“既然师姐不在乎,师弟就没有什么担心了。”

夜色漫漫,淡淡的香气萦绕在沐白的鼻尖,还有那悠长的呼吸声。牧笙侧躺而睡,沐白一转身,映入眼帘是她的睡颜,他轻轻一笑,随后帮牧笙弄好衣被,偷偷离开。

沐白坐在屋檐处,就手喝下青梅酿,思绪飘然,游离在虚空世界。

点点星光照耀沐白一人的身影,也是今晚这般。未央飞步而上,坐在沐白的身旁,抢走他手中的青梅酿,就手喝下酒水:“小白,你如果有一天可以去到万年之后,你要去我走过的地方看看?”

未央咽酒之后,接着说道:“这样,万年之前的你与我就会相遇。”

沐白嬉笑道:“未央,你有喝醉了,说什么傻话,哪有人可以万年之后呢?”

未央突然抱住沐白,亲吻沐白,眼波盈盈,秋水满盈,好似要将眼前人深刻于自己的脑海之中,许久之后,她在沐白的耳旁低语道:“小白,你会有那么一天的。”

“未央,你喝醉了哦!我想做的,只是此生与你和一起到执手白头,再说,你用半生的时光赌我,我又怎么会离你去呢?沐白正色地回答道。

沐白的手轻抚她的发丝,未央激烈地动作抱住他,一不注意,两人滑落在下去,在下落之中,他垂身在下,护住未央,未央言笑晏晏,轻轻用真气护住两人的身躯。

落地之后,未央使坏,两人滚了一地,停住的那一刻,两人清澈的双眸映照彼此的身影,沐白呢喃道:“未央,你总是使坏,你看就这样了,起来了,要是被弟子看见了,你可就没有瑶池圣主的威严哦!”

未央回答道:“我倒想她们可以废掉我这个瑶池圣主,然后带你去找一处庄园,不用每天有这么多的束缚。”

“会有那么一天的,未央。”沐白回答道。

只见未央眼眸满是玩味,沐白知道自己要遭殃了,呢喃道:“未央,这样不好,这是在外面,注意风化。”

未央手指竖在他的嘴唇中央,嘟囔道:“小白,你有不乖哦!”

轻风撩起衣衫,远处满是猩红的光芒和巨响将沐白的思绪飘然回来,他感觉到是熟悉的气息,万年之前的气息,是燕山方向。

沐白抬头正好看见洛初当空,她点头一下,沐白踏若流星,转身已在天边,洛初呢喃道:“这传说中的流星步吗?我这个便宜徒弟有很多秘密,现在的修为至少有八阶了。”

在燕山中央,魔气沸腾,染得燕山如杀人炼狱,尽是绯红之色。一口深井传来凄惨之声和咀嚼人骨的声音,桀桀的笑意萦绕在燕山,令人不寒而栗。

在那口深井之前矗立一道茫然的身影,眼中满是迷茫,衣衫破碎不堪,赫然而见的是那人心脏掏空,触目惊心,一人站立在这里,一时万籁静寂,微风轻拂。

沐白来那人之前,那人古语轻叹:“战,战,战,圣战,圣战。”

沐白听懂他的古语,用着古语问道:“万年之前的圣战到底发生了什么,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那人看向沐白,脸色有思索之色,那些残缺的记忆碎片在他的脑海激烈碰撞,呢喃道:“你很熟悉,圣战我不知道,它死了,对,它死了。”

沐白急切地问道:“谁死了,谁死了。”

沐白看向那人的胸口处,滴下的是黄金色的血液,瞳孔增大,接着呢喃道:“神魔之血,不可能,神魔不是早在我们上古时代就灭绝了吗?我们是人族,你怎么可以承受神魔之血,你在用神魔之血代替心脏,万年之前的圣战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人纠结地回答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快走,快走。”

那人因为记忆碎片发生猛烈碰撞,黄金色血液慢慢流淌在身体之中,开始陷入疯狂之色,脸色显得狠厉,鬼邪。而身旁那口深井更甚从前,魔气冲天,滚烫的沸腾冒着浓浓的血水,桀桀的笑声更是萦绕在心间。

沐白察觉不善,瞬间踏出燕山之外,那些前去的门派之人,来不及离开,一时之间沦为血雾,残肢飞落满天,鲜血滴落在燕山之处。

沐白在山外遇见洛初,开口说道:“初酱,快退,快退。”

洛初抬手给他一个爆栗,回答道:“小白,要有礼貌,虽然我很便宜,但我也是你师傅。”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