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容与传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24日

《容与传》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奈川著

容与传

作者:奈川分类:历史小说类型:古言

一场意外,让本应该是天之骄女的她落入清贫的乡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方容与看着宋举人笑吟吟的样子,再看看精致的卧房,心里不免有些发毛,便十分冷淡的说道:“老爷这时候找奴家过来怕不合适吧?”

的确,方容与大清早正在灶间和方郑氏一起忙活,就让宋举人的人给带了过来。一路上那些人的态度极客气,可却将她看得死死的,生怕她跑了。

宋举人不着急回她的话,而是仔仔细细的打量着她。

这是他第二次如此认真的看她。想第一次两人初见,方容与在河边拿着一个木盆洗衣服,滴滴汗珠落下,未施粉黛的她小脸殷红一片,甚是妩媚可爱。就那一眼,足够称得上是惊鸿一瞥,自此以后,宋举人便再也忘不了了。

“姑娘,你既然愿意嫁给我做续弦娘子,如今见见有什么不和规矩的?”

方容与干干的扯了扯嘴角,努力做出一个不算生硬的笑:“奴家不知老爷这是何意?奴家尚未过门就来宋府,到哪儿也没有这样的说法。宋老爷还是将……”

“将你送回去?继续浣纱浆洗、做饭刷碗?那可不成。你还是安心在这里住下,先熟悉熟悉环境,我呢也可以和你培养一下感情,一举多得有何不可?”

方容与微微有些生气:“您怕奴家跑了不成?哪有女子出嫁以前不在自己家中侍奉父母、准备嫁妆的?老爷您只想自己,可曾想过奴家要担的千夫所指?”

宋举人不免被说的愣了一下,但很显然方容与的疑问是十分正确的。

方容与满意的笑了笑:“既如此,奴家就告退了,老爷您照顾好自己。”

跨出院门时,方容与和宋禹城打了个照面。两个人仿佛互相不认识一般擦肩而过。方容与眼角的余光扫到了一个女孩子,宋禹城正牵着她的手,方容与不免多看了一眼。

小姑娘向她咧开嘴笑了一下,两排细小的糯米牙配上红润的双唇甚是可爱。

安野郡的繁华之地与安和村之间的距离还是有些远的,方容与因长期奔走于两地之间做些小营生,早就走习惯了。是已找了些理由将宋府的人都打发的了。

因是着急回家,方容与便走了小路,却不想遭逢暴雨,一路上泥泞不堪,她只好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走。

同样在这里的还有队人马。

他们的车轮陷在了泥里,马儿几次用力都没有出来,只好一队人一起推车。

一只手为方容与撑上了伞。

方容与见此人手指纤长,骨节分明,不免打量了一下,只见此人一身月白色的袍子,脚踏皂靴,面如冠玉。一双剑眉压目,眼睛里是一片纯粹自然之色。不过方容与却敏锐的察觉到在这纯粹自然之下隐藏的丝丝戾气。

方容与客气道:“多谢公子了,只是您把伞借给了奴家,您怎么办呢?”

男子的声音却甚是温柔,且带着一丝丝的慵懒:“男儿不比女儿家金贵,姑娘此番若是淋坏了可如何是好?姑娘不必客气,这把伞你便拿去用吧。”

方容与问道:“不知公子如何称呼?”

男子却如同没有听见一般,前去冒雨指挥车队了。

他行色匆忙间却遗落了一枚玉佩,方容与捡起玉佩,想要奉还,无意中看了一眼上面的字,手抖了一下,玉佩再次掉落入淤泥之中。方容与的身子也跟着软了下来,不由得跪倒在地。

那边的马车从淤泥中挣脱了出来。男子回眸看了一眼,见方容与狼狈不堪,便上前几步扶起她,道:“不知姑娘家在何处?如不嫌弃可与我共乘,我送姑娘回家。”

方容与急忙道:“不必劳烦公子。”

也许是方容与反应过激,男子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她。这一看便多了几分仔细,更深觉方容与似是故人,但却又想不起来究竟是哪位故人。见她又生的十分好看,不免生出几分亲近之意。

“不知姑娘芳名,我也好称呼。”

方容与有些紧张:“方……方容与。”

方容与?男子好看的眉暗自拧了一下,难道就是宋默的叔父要新过门的续弦夫人?这个时候嫁入宋家也是个倒霉的。思至此,男子不免觉得有些好笑。

方容与垂眸道:“公子请容奴家先告退,伞还是公子拿着吧。奴家一身衣物已经湿了脏了,不在意这点雨了,奴家走回去就好了,倒是公子还要保重。”

看方容与十分推辞,男子也不想和她多说,直接将她拉上了马车,道:“姑娘若是执意不肯说家在何处,那便去我府中小坐吧,等雨小些姑娘再走也不迟。”

方容与思量了一下:“安和村。”

男子撇了她一眼,颇有几分举高临下和好奇的味道:“如果我的感觉没错,你有些怕我?理由是什么?”

“公子又不是洪水猛兽,我怕公子做什么?恐怕公子误会了。”

男子淡淡笑一下,唇角勾起来的弧度显得有些凉薄,此刻他闭上双眼,吩咐小厮往安和村的方向走,方容与见他虽然一身湿透,但贵气不可逼视,心里暗赞一声果真是贵族气度,的确威严。

马车行使了一会儿,男子突然发觉了什么,双手往袖中一探,神色不由得大变,对着外面的小厮急道:“快,原路返回!”

方容与看他神色紧张,便双手递上一物,道:“公子找的可是这枚玉佩?”

男子这才松了口气,道:“多谢姑娘,这枚玉佩乃是友人所赠,是已刚才才如此心急,是我失态了。”

“公子这位友人想来也定是不凡。”

男子沉吟了一下,觉得告诉她似乎也并无什么不妥之处,索性大大方方的自报家门:“不瞒姑娘,我乃清河陆氏,陆墨泽。所谓友人正是不日即将前来的安野郡王。我如今在他手下做事。”

方容与的一颗心这才落了下来。原来他并非是声名狼藉的安野郡王赵清轲,而是世代官宦、几代忠良,无论如何改朝换代都被帝王所重视的清河陆氏子弟。

陆墨泽身为陆家的庶长子,本不该有这样的尊荣,可陆家这一代的嫡子却是身体孱弱,温和敦良,根本挑不起担子。

陆家家主在他的生母逝世后便做主将他归在了嫡母名下,做了名正言顺的嫡长子,这才有了今日的际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