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我自妖媚我自狂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24日

《我自妖媚我自狂》小说全文在线阅读_琼轩著

我自妖媚我自狂

作者:琼轩分类:奇幻小说类型:奇幻玄幻

平凡少女一朝穿越,随之到来的,不是如带上主角光环一路开挂,走上人生巅峰,而是一跌再跌命运捉弄。谢欣觉得,自己一定是史上最惨女主,没有之一!出生时,明明是堂堂侯爷的正妻嫡女,偏偏侯爷父亲宠妾灭妻,谢欣只能眼睁睁看着唯一待自己亲厚的母亲魂归蓝桥;知道真相,想为母亲讨个说法,却被反打个半死,谢欣带着自己的最后一丝傲气,离开候府,最后只能华丽丽的流落街头,与小偷乞儿为伍;好好的一个受现代化教育长大的少女,在饿肚子的淫威下,最终还是学会了坑蒙拐骗,偷盗抢劫,好不容易挨到稍大些,刚刚有点能力改变生活,朝廷一声招兵,就把她们这些无依无靠的市井乞丐抓做战奴,不给武器就被推上前线当肉靶子那种。看着满天飞舞的箭雨,谢欣只想哭着说一句:去TMD,老子要回家!...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春生秋落,夏蝉冬雪,谢欣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顺利的安顿下来。婴儿每天的生活就是吃吃喝喝,听着兰儿翠儿说说谢府的八卦,听她母亲念几首意境优美的诗歌,如果没有老和尚每天晚上偷偷摸摸来“混摸”她的话,这日子也算过得舒坦。

老和尚年纪一大把,下巴的胡子都白得好似毛笔的笔尖,却还是为老不尊,每天晚上摸到谢欣婴儿床旁,对谢欣做着怪里怪气的动作。

刚开始谢欣还不知所以,慢慢的谢欣发现老和尚似乎是在为自己渡类似武侠小说中描写的内力。在老和尚的引导下,谢欣渐渐发现自己体内似乎汇集了一小团真气,每绕一周天谢欣都能明显感觉到浑身说不出的舒坦。

在确定这老是笑呵呵如同圣诞老人的老和尚是个好人后,在老和尚提出要收谢欣为徒时,谢欣二话不说直接跪下老和尚面前,“梆梆梆”三个响头磕得老和尚眼睛都快笑没了。

转眼间,谢欣来到这个世界五年了。小小的她,被谢夫人护得极好,没有在这落后的年代吃半点苦头,反而活得十分潇洒自在。

谢夫人自生下谢欣后,身体就一天天虚弱下去,兰儿翠儿都说这是夫人生下谢欣后亏损太厉害落下的病根,连请来的大夫也只要夫人好生将养着,没有根治的办法。

谢欣看着自己母亲日渐消瘦的脸庞,心中隐隐觉得不对劲,但在这却少先进仪器辅助的古代,谢欣也很难查出病因,只是暗中判断谢夫人身体某处可能出了问题。

这些年,不知是燕婷良心发现,还是真正觉得谢夫人对她已经构不成威胁,到也没光明正大的刁难过谢夫人,甚至谢欣还好几次看到燕婷眼里一闪而过的不忍。

谢欣这一世的父亲谢浩宇倒没多大变化,谢欣一个月见不到他几次,就算见着了,谢欣也多半避着走,谢浩宇身上那股纨绔的气势谢欣看了很不爽。接受现代一夫一妻制思想熏陶下的谢欣,很是看不惯谢浩宇三房四妾,还时常出入青楼的德性。

谢夫人自从对谢浩宇死心后,到逐渐心宽起来。作为母亲的谢夫人,最先发现谢欣的不凡之处,谢欣过目不忘的才能让谢夫人欣慰自豪的同时,又暗自叹息担忧,在这个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年代,女子太高的才华不会成为锦上添花的点缀,只会成为束缚她一生的枷锁。

谢夫人时常在想,是不是她不去读书,不去学着思考,如山野村夫一般目不识丁,是不是日子就不会过得这般痛苦,是不是没有理想,就不会有郁郁不得志的痛苦?

这些问题,困惑了谢夫人一生,但她扪心自问,不后悔去读书认字,书中勾画的美景,弥补了她残缺破碎的人生,她于那方寸之间,找到了些许的人生欢愉。

谢夫人身体每况愈下,这些日子更是开始咳血起来。谢夫人自觉时日无多,但她并无惧意,死,对于她来说,说不定是提前结束这困兽一生的方式。

然而,谢夫人并不想死,她的女儿谢欣还只有五岁,没有父亲疼爱的她,在夫人死后该怎么在这猛虎四伺的谢府中生活下去?说不定等她一撒手人间,谢欣也得赶着她共赴黄泉。

谢欣写完夫人布置的大字,就拿着作业来找谢夫人,她人小,还没转过屏风,就被夫人发觉,半点没看到夫人藏起沾着血迹的白色丝帕。

“娘亲,大字我写完了,一会儿是不是可以跟着兰儿姐姐上街采买了?”

谢欣加起来也是个二十三岁的年轻女孩,怎么可能在这四面是墙的谢府中死呆?她知道等她在大些就要顾及所谓的礼仪,要想上街就难了,倒不如趁现在,对着她母亲撒撒娇,去见识一下这古色古香的古代京城。

谢夫人闻言,不禁哑然失笑,一钩谢欣小巧的鼻头,笑骂道:“一天天就想着上街玩,真是像匹小野马一样,没有半点女孩子娴静的样子。”

谢欣仗着身体小,笑嘻嘻的抓着谢夫人的手臂摇晃着撒娇道:“哪有?娘亲昨日不是才夸欣儿聪明可爱,今日就不认了?”

谢夫人面对谢欣的巧舌如簧,无奈又宠溺的摇了摇头,不与谢欣多作计较,拿起谢欣写的打字就开始检查。

看着满纸娟秀的大字整整齐齐的排列纸上,夫人看了的不由拍手称赞。如果不是谢欣人小力弱,少了几分力道,那这自成风流的字体只怕是书法大家们也不会吝啬夸赞之词。一时间,谢夫人又是骄傲又是可惜,骄傲自家女儿有如此天资,可惜这天纵神才无用武之地。

谢欣看着谢夫人脸上不自觉露出的赞叹之色,就知道自己今日的功课算是过关了,赶紧趁势撒娇道:“娘亲,让我上街吧!我去给娘买您最喜欢的顾家桂花糕,好不好?”

谢夫人知道拗不过谢欣,只能好声气的应下,得了特赦令的谢欣一溜烟跑出房去,没能看见谢夫人由慈爱逐渐变作落寞最后变作阴沉的目光。

现代科技发达,古代也没有谢欣想象中的那么糟。京城繁华的大街与现代大都市的街道相比,也是有过之无不及,差别只是一个上挤满的是人,一个上挤满的是车。

谢欣难得出来几次,一双眼睛贪婪的看着街边各色各样新奇的玩意,即使是博览群书的谢欣,也难以找到几样她熟悉的物件。不过年纪小有年纪小的优势,反正谢欣在这个世界确实是什么都不知道菜鸟,仗着欺骗性的外表,拉着兰儿问一系列正常人听来弱智的问题。

正在谢欣玩得开心之时,热闹喧嚣的街道突然传来一阵不和谐的呵斥声,不等谢欣弄明白情况,兰儿抱起小小的谢欣就赶紧闪到路旁,还没等两人站稳,就见一个二十来岁的锦衣公子身骑高头大马带着队身穿银白铠甲的护卫闯了过来,开路的护卫粗鲁的推开沿街百姓,嘴里叫嚣着:“闪开!闪开!七王爷的路都敢挡,不要命了!”

谢欣不知道这七王爷是什么人也,但见他任由侍卫这般开路的嚣张气焰,就知道肯定不是个善茬。而抱着谢欣的兰儿明显听过这七王爷的名声,嘴里不自觉的嘟囔道:“七王爷?他怎么会在这?”

好奇是每个人的天性,无论古代现代都一样。七王爷这般放肆的出行,必定是有大事发生,沿街百姓连同兰儿都不由自主的跟在那队威风凛凛的护卫身后,随着队伍前进。

满街行人熙熙攘攘,谢欣被兰儿抱着倒也算悠闲,在这满街的的人潮中,左顾右盼的谢欣突然一亮,目光灼灼的盯着人群中一个十来岁左右的华衣小公子。

小公子似乎并不适应这人挤人的浪潮,在这人潮中还试图去谦让旁人,自己却被这越聚越多的人潮撞得七倒八斜,小小的他在这人浪中挣扎,不一会就把华丽整洁的衣冠弄得散乱不堪,整个人看起来狼狈极了。

就小公子的行为打扮,谢欣不难看出这小公子身份不凡,但这富家豪门的小公子身边却无一随从相跟,反而独自一人混迹这人潮之中,这不得不引起谢欣的好奇。

谢欣看着又被撞了一下险些摔倒的小公子,不由得在心中为他捏了一把汗。谢欣的困惑,在小公子抬起头来时全数化作好奇,在小公子倔强的表情中,谢欣真的很想知道这位奇怪的小公子到底有何目的。

谢欣的好奇没有持续多久,很快就得到了解答。小公子抬起俊美的脸庞是因为七王爷带领的侍卫到了目的地,谢欣回头一看,只见七王爷生生的叫人撞开眼前府邸的大门,直接破门而如,行动迅速得惊人。

在周围人群窃窃私语中,谢欣抬头看向大门上高挂的牌匾,上面听说是皇上亲笔写下的大字——王府!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