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不负仙侠不负卿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24日

《不负仙侠不负卿》八大书生著_不负仙侠不负卿全文章节目录

不负仙侠不负卿

作者:八大书生分类:穿越小说类型:江湖恩怨

青年用剑抵着中年人的前胸。说道:“师傅你死吧,你不死!我怎么能出头?”中年人:“好吧徒弟......我死之后,请你照顾好你师娘。”青年:“师娘?不就是我小师妹吗?师傅在您与小师妹成婚的喜宴上,我就发誓一定要杀了你。”中年人:“徒弟......有你这句话,我也就死而无憾了!”女孩:“师哥,你不要杀我夫君,我怀了他的孩子!”青年:“这太好了,师妹,师傅曾经入宫,作过太监.......”“你们气死为师了!”不等长剑刺出,师傅已经气绝。师兄妹执手无言!风吹过,歌声起:天上地下与人间,不负仙侠不负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小青笑道:“那是自然,小弟怎敢对大哥有丝毫不敬。这里非常舒服,我先睡会,您随意!”

小青要休息,孔气也不便打扰。只吃了那个仙桃,便觉神清气爽,肚子也不饿了。正要借此难得时光,观赏天上风景。

大步向前走去,行几段绿杨古道,看几处梅圃梨园。

天上,春光无限好,一枝红杏出墙来。

出墙的不止是一枝红杏,还有一群女孩儿的笑声,如鸣佩环。就象钢琴上奏着的欢快乐章。这乐章不但明快,而且一定是名曲。

高大的红色宫墙外,孔气正从这里路过。听到笑声,至少他的感觉是这样。

于是,他驻足不前,侧耳聆听。他好像被这女孩儿的笑声吸住了一般,他的心随声飘荡,一路飘过墙里去了。

心在墙内,身在墙外,岂不是神形俱废?

左右看时,见高大红墙旁边有一株绿杨,树高叶茂,枝条直漫过墙去。孔气产生爬上去看一下的冲动。

冥冥中,只为那一眼。于是他三下五下便爬上树去,因为手长脚长,所以捷如猿猴。

红墙之内,亭台楼阁,引水以为池,叠石成假山。六个女孩正在荡秋千,脸绽微笑,笑语盈盈。旁边站着一个锦衣绣袄书生,正在手推秋千。

这些女孩看上去,约十七八岁年纪,衣着华丽轻盈,只是一袭之衣颜色个别,或青衣、红衣、黑衣、或紫衣、绿衣、黄衣,各显娇娆。容貌也不尽相同,却都是不一样的烟火,一颦一笑之间动人心弦,孔气一见之下,惊为天人,神魂俱荡。

紫衣,是她?湖边……一定是她。

孔气的心几乎要破胸而出。

女孩们手把秋千,衣袂飘风,悄声说道:“我要……我要飞得更高。”

那位书生也是二十左右年纪,油头粉面,满脸谄媚道:“我要……我要推得更远。”

女孩们相互笑道:“清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那位书生假怒道:“原来只有清风相送,难道就没有在下所效的一点微劳吗?”

紫衣女孩打趣道:“自家人用不着客气,你出点力也是应该的,大姐你说是不是?”

青衣女孩见五妹话里有话,假装不知,纷纷笑道:“什么自家人,我哪里知道?”

紫衣女孩把嘴一撅,说道:“姐姐在心里面,是早把李公子当做姑爷的了。”

那秋千上的青衣女孩绯红了脸,娇滴滴的笑道:“你这丫头,尽会嚼舌根子,看不撕烂那张嘴。”

“切,你别惹我,小心我把你们作的好事告诉父皇与母后,有你们好看的。”紫衣女孩半真半假说道。

原来这六个个女孩是玉皇大帝与王母娘娘的六个女儿。正如人间所知道的那样,玉帝是有七位公主的。现在只有二女儿白衣未在,正羁押在天庭纺织苑受苦呢!此是后话,暂且提过。

那位书生却是托塔天王李靖的儿子,长子金吒。

金吒连忙赔笑,说道:“我们疼五妹还来不及呢,哪里敢招惹五妹生气。”

红衣、黑衣、绿衣、黄衣,四位公主,也纷纷笑道:“你们就只疼五妹,那我们呢?”

金吒诺诺连声:“都疼,都疼,都疼还不行吗?”

紫衣道:“你疼她们吧!我不稀罕!”他感觉紫衣很特别,恍如隔世。

孔气见他们嬉笑玩耍,是在看天上,而自己却在人间。

霎时,羡慕、嫉妒、恨、百感交集。羡慕如花美眷,郎情妾意;嫉妒皇室王宫,男欢女爱;恨不得让那油头粉面的小子立马消失,自己取而代之。

忽然树梢上有两只黄鹂,婉转而鸣,惊扰了孔气的遐思。他气不打一处来,正想到美处,却被这两个东西杀了风景。

真是气死大大了,顺手折了根树枝,疾打黄鹂,一时虽未打中,那两只黄鹂受到惊吓,振翅高飞,叫声凄厉。

墙内众人循声望去,看到了逃离树梢的黄鹂,也看到了隐身树中的孔气。

金吒立刻变了脸,说道:“树上君子,是个小贼吧!”

其中青衣红衣闻声而动,在秋千上凌空跃起,矫若游龙,翩若惊鸿,长袖舞动,一舒一卷之间,早把孔气重重掷在地上。

孔气疼的呲牙咧嘴,但他没有叫痛。

金吒见孔气左腿裤子膝盖处破了一个洞,有洞的裤子在地球上是流行装,当然他不懂。又见孔气尘垢满面,就是一个小乞丐。不禁失笑,说道“你是什么人?胆敢偷窥,是想死啊!还是想死?”

孔气胆气甚壮,心想在神仙妹妹面前绝不能丢份。昂然说道:“在下孔气,并不是一心求死,只是想目睹一下紫衣公主的绝世芳华。”

金吒露出鄙夷的笑,狠狠踢了一脚坐在地上的孔气,说道:“紫衣公主也是你这种人想见就见的吗?”

孔气先受重摔,早已手脚酸麻,又被金吒踢了一脚,闷哼一声,滚出老远。

孔气不理金吒,反而向那秋千上的紫衣大喊道:“姑娘芳名远播,号称天上第一美人,今日一见,当真闻名不如见面,见面胜似闻名。在下孔气,能够认识姑娘,实不愧此生。”

紫衣好像并没听到他的话,自始至终也没有看到他这个人,当孔气是空气而已。兀自在哪里摇来摇去,作惊鸿舞。

“高冷,真的是我的菜。”孔气想着。

金吒大怒,没有人敢把他的话当做耳旁风,他虽然是个书生,盛怒之下全不顾斯文气象,挽起袖子,奔过去就对孔气一顿胖揍。

孔气气提丹田,任由他打,口鼻流血,却好像打在别人身上一般,只是躺在地上,含情脉脉看着紫衣,象是欣赏一副极心爱图画,唯恐稍纵即逝,不复相见一般。

书生毕竟是书生,手无缚鸡之力,一时便打累了,汗流浃背,看到这个小叫花子无罔他顾的样子。气急败坏大骂道:“这家伙,简直是个滚刀肉。”

青衣、红衣、黑衣、绿衣、纷纷说道:“你先歇会,让我们来。”

其中青衣长袖一卷,便把孔气抛在空中。下落之时,正落在黑衣身前,黑衣后腿微曲,前腿上扬,正是“兔子蹬鹰”之式,复把他踢在空中。

下坠间,他正落在红衣身后,只见红衣左腿绷直,右腿后翻,一招“倒踢紫金冠”,又把孔气高高踢起。

如此反复,四女象踢足球一般,把他轮流踢在空中,只听四女呼喝连连,欢声笑语,踢得甚是高兴。

其间夹杂着孔气闷哼之声。幸有小青隐藏身体,替他挨了数脚,否则早已骨折筋断,纵是如此也已皮青脸肿。

天上之人善蹴鞠之戏,蹴鞠乃与现代足球相似。闺阁之中也多为之,所以四位公主甚精此道,又仙法了得。便踢起来得心应手,精彩纷呈。

孔气一个肉体凡胎,哪里经受得了如此踢法,后来声吞气弱,眼看昏迷过去。金吒一见四女踢得高兴,自己于蹴鞠一道研习甚精,也想露上一脚。

便向四女道:“快把这个肉球,传给本公子。”

四女说声:“小心。”遂把孔气踢向书生。

堪堪飞到金吒身前,金吒抬腿便踢,一踢之下,金吒足尖甚软,腿上无力,哪里踢得起来。孔气重重摔在地上,登时晕了过去。

金吒不免面红耳赤。除青衣以外,其余五女心中窃笑,均想:“这位公子与乃父李天王相差甚远啊!”

这位金公子好文墨,喜伪饰。就是一个附庸风雅,装腔做调公子哥儿。这家伙与青衣是一对有婚约的情侣,也是天界朝堂中的一次政治联姻。

金吒脸上讪讪旳笑,自嘲道:“这家伙象头猪一样笨重,幸好本公子收脚及时,不然会被这家伙崴了脚,那就不好玩了。”

红衣与黑衣只在心里鄙夷,脸上眉飞色舞,堆砌出菊花一般的笑颜,齐声说道:“当然是贵足不踢贱人啦!”

金叉闻言,很是受用,说道:“这家伙眼看是活不成了,既然是一头猪猡,就把他扔到猪圈里去吧,也是死得其所了。”

公主们于是去叫来两个仙吏,抬了孔气,把他扔进御花园中畜牧人饲养的猪圈里。

这些人杀死一个人,就像碾死一只臭虫。

而那位天上第一美女紫衣,依旧在荡秋千,对这一切视若无睹。

全程还有一个人没有参与,就是七公主黄衣,秋千已停摆。她默默的看着,脸上流露出怜悯的神情。

她没有阻止,因为她还小。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