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明月吟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8日

《明月吟》精彩章节免费阅读_望月的艾砂的小说

明月吟

作者:望月的艾砂分类:武侠小说类型:古典仙侠

天界东临紫阳府晨晖上神之后羽洛仙子,虽仙资平庸却因出生不凡而被早早的册封为上神,众仙议论纷纷。羽洛以闭关修行提炼仙资为由婉拒了天族太子的婚事,实则却离开了天界游历四方去了。从此众仙只知月神羽洛专于修行闭关于紫阳府内,却不知西山青玄出了一位才貌无双的洛辰上仙,把那西山上的一众仙娥女妖迷得神魂颠倒。...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地之广,宇宙之大,自世界诞生初始之时,这世间就被分成了六界:神界、魔界、仙界、妖界、凡界、冥界。万事万物皆有其所。

西山青玄便是这六界之中小小的一隅,他位于仙界最西的群山万壑之中,再过去便是妖界和凡界了。

这里虽然山峦叠嶂,群山峻岭,但生灵繁茂,仙气缭泽,看似蛮荒,实则确实一个不可多得的修炼的好地方。

这里大都是些灵力低微地仙,应为靠近妖界和凡界,偶尔也有有些小妖或者凡人闯进来,这倒是使得这深山幽谷中的生活更有意思了,不似神界九重天那般规矩森严枯燥无趣。

西山一众地仙之中,以灵狐一族最为贵,山中众仙皆受灵狐族族长之命。

先族长育有一长女墨铃和一次子墨白。墨铃年长且稳重知礼,故继在先族长仙逝之后继任族长之职。墨白年少且浪荡不羁不拘于管束,故而被其阿姐送至玄冥老者坐下为弟子收收性子。

然而,多少年了这小子的性子依旧如此,每日不是与山中的小仙嬉闹就是下山去到秦楼楚馆里头喝酒,几乎每天都不务正业。

他这亲阿姐可是为此操碎了心。

唉!要是她家阿弟有洛辰哪怕三分的勤恳稳重那也是好的。

她家阿弟自从拜入青玄门下,花了整整九百年才飞升到上仙阶品,而人家洛辰只用了三百年就赶上了,如今怕是很快又要飞升神位了。

墨铃正想着呢,忽听见外头有人在唤她:“阿铃姐!阿铃姐!你家小白和洛辰公子回来了!”

她丢下手头的事儿到外头去,果真两人正从村头而来,她家阿弟一身蓝衣竟都快折腾成了烂布片儿,哪还有半点灵狐族少主的样子。

“哎呦!路上可是遇到了麻烦?洛辰公子可受了伤?快让我瞧瞧!”

“阿姐!”墨白不满的抢到前头:“我都伤成这样了,你怎么不先关心我!到底谁是你的亲阿弟啊!”

墨铃一把揪住他的耳朵道:“你还知道我是你阿姐,整天在外头鬼混,我倒是希望没你这样的弟弟!”

“哎呦!疼!疼!快放下来,这在外头呢,叫人看笑话!”墨白捂着耳朵连连叫饶。

他阿姐却不饶他,狠狠骂了一顿一脚揣进狐狸洞里。

“又麻烦洛辰你跑一趟了,这小子明明是师兄,却总要你这师弟来照拂他,真是过意不去。”墨铃对洛辰又是歉意又是欢喜。

“不妨事,反正我平日在水月斋不过就是习书练剑,都是同门师兄弟,应该的。”

“你就是这般善解人意。这跑一趟定然累了,进来一起喝杯茶吃顿饭吧,你喜欢吃什么阿姐给你做。”

“不必了,回来路上遇到了头凶兽,墨白他受了点伤,阿铃姐还是替他好瞧瞧,我在怕是会不太方便。先告辞了。”说罢,洛辰拱手作揖便离去了。

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墨铃默默叹道:“是善解人意,但若是再平易近人些就就好了。”

狐狸洞里传出墨白不满的催促声:“阿姐!阿姐!快来!这伤口疼死我了!”

“来了来了!疼死你活该,以后长点教训。”

墨家姐弟便是如此,一个持重大方,一个鬼灵精怪,西山狐狸洞常常如此吵吵闹闹的,倒也有趣儿。时常有调皮的小仙趴在狐狸洞的窗口下听墙角,捂着嘴偷笑。墨白便会一个花瓶砸出去,吓得那些小仙赶紧溜走,可下次还会再来。那窗口下的花瓶碎片堆得已经有三四尺高了。

墨白在墨铃粗暴的包扎下处理好了伤口,换了身衣服,怀里被推了一盘酒菜,听自家阿姐吩咐到:“把这些酒菜给洛辰送去。”

他开玩笑道:“你那么喜欢他,干脆我和洛辰换换,让他来做阿姐的弟弟可好!”

“还不快去!”

“去去去!”

墨白嬉笑着逃也似得出去了,路上还不忘偷吃几口。

哼!洛辰这是什么时候受的福气,常常能吃到阿姐做的菜,他每次想有个下酒菜总是求半天也不给做。

水月斋离狐狸洞近的很,几步路就到。

那是一所用竹子筑成的小筑,屋前有一片小塘和一棵老槐树,周围山花烂漫。

老槐是一棵千年树精,虽然比起他们这些个神仙年岁还差的远,但因长在这仙山泽宇的缘故,早些年玄冥老头总喜欢在树下读书论道,如今洛辰也偶尔喜欢在树下抚琴作画,许是受了书香墨韵渲染,便早早的有了灵气,能与人通识,守着这水月斋,四季槐花常开不败,幽香曼曼。

尤其是在天高云淡,月色宜人的夜晚,洁白的槐花散发着阵阵幽香,偶尔飘落的花瓣落到塘中泛起微微的涟漪,月色浮动,好不迷人。

此情此景最适宜饮酒高歌,快意人生。只是洛辰却不是个喜爱热闹的。

唉!真是可惜了这一番美景。

扣了扣门,一个曼妙的身影透过屋内的烛火印在门上,门缓缓打开。

洛辰还是那身白衣,站在门口,月色散落在屋檐下,衬得那双眼眸愈发的澄澈。

“有事吗?”

墨白有些恍惚,愣了神。

“我……哦!阿姐叫我送些酒菜来。你怎么还是这一身,打了一架都是灰,也不换一下。”

他自然的进了屋,略微收拾了一番,洛辰总是喜欢看些枯燥乏味的书,全都丢到一边去。

待把桌子收拾出来,摆好酒菜,洛辰也换好了衣服,从里间出来,坐在对面。

墨白从怀中掏出一小瓷瓶道:“呐,这是我阿姐那里最好的金疮药。”

洛辰一脸疑惑:“给我?”

“怎么,衣服都换了一身,还没发现自己受了伤?”看着面前这个平时冷傲却粗心大意的人,墨白无奈的摇了摇头:“你也是可以,不觉得疼吗?手过来,袖子挽上。”

洛辰正迟疑着,却被墨白一把拉了过去,还亲手替她挽起衣袖。

“怎么还怕我轻薄你呀?本公子可不喜欢你,和冰块似的,上药还要我亲自动手。”他一边说着,一边替洛辰擦着药,极为仔细。

“好了,这药自己收好,记得每天按时用,本公子可不是每天都这么闲来帮你上药。”

“我知道了,多谢。”洛辰一向冰冷的脸上露出丝许微笑。

“吃饭吧,这可是我阿姐亲手为你做的,不许剩。我先回去了,不然回去晚了她又要唠叨了。”

墨白出了水月斋,一丝浅浅的笑意不由自主的浮上眉梢。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