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被神明欺骗的我们

更新时间:2020年08月17日

《被神明欺骗的我们》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与君念语著

被神明欺骗的我们

作者:与君念语分类:魔幻小说类型:战斗

拥有时间逆流能力的少年在寻找爱慕之人的旅途中,逐渐被现实逼迫偏离自己的初心,走上牺牲自我与残破不堪的旧世界融为一体,为人类的繁衍创造新世界。在临死前,少年见到了自己苦苦追寻的爱慕之人……  当少年再次苏醒后,以灵魂的形态在新世界游荡,.....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教主是个很温柔的人,她愿意替我们扛起所有的重担,只是……我总有种她从来没有把我们大家当作人的感觉。”无名轻咬下唇嘴角,收回手平躺在地上。

不,怜娜很可能不是因为温柔才孤身一人去承担一切,她可能只是认为只有自己一个人,所以才孤身奋战。周博夜自然不会把这话说出口,有些事情当事人心里清楚只是不愿意面对,这种情况点破只会让当事人厌烦罢了。

“无名,神仙是凭空出现的?毫无征兆么?”周博夜问。

无名沉默地盯着夜色入境的天空,良久后抬起手立起食指,指尖燃起墨火,在空中比划着一番,火焰在空中留下轨迹,他先是在指尖生成一个西瓜大小的火球说:“以圣剑勇者与世界融为一体为分界点,历史共分为新世界和旧世界。”

无名朝火球吹了口气,火球的火势顿时熄灭,残留下九个大小不一的圆,他指着这九个圆说:“根据流传的史记所说,刚刚成立的新世界是不稳定的,地区与地区见之间的时间流速不统一,但大体分为九大地区。”

“旧世界幸存下来的先辈们,按照自己的喜好分散到九个地区发展,人类也开始恢复元气。且因为时间流速的不同,各个区域的发展速度产生了明显的差异。”无名在九个圆上分别点了一下,在每个圆上留下一个微弱的火苗,每个火苗以不同地速度成长,火焰的旺盛程度产生较为明显的区别。

无名挥动手掌朝最为旺盛的六团火焰煽风,直至那六团火焰的火势比另外三团火还要弱上几分为止:“直至某一天,最为繁荣的六个区域发生了一场天灾,地表炸裂涌溢熔岩,天空中翻滚着彩色的潮汐。那场天灾,将六大地区重建的文明摧毁。”

“那六个地区的人们虽说即时撤离到剩余的三大地区,人口上并没有造成过多的伤亡。”无名将六团小火苗挪到三个没有发生过天灾的圈内。

“但其实那场天灾,是一场进化的浪潮。六个地区的生物飞速进化,当人们准备返回六大地区时,发现那六个区域的生物大多都拥有了人类水准的智慧。而且那些少数没有成功撤离的人类,不仅没有死亡,还拥有学会如何吸收和运用灵力。”无名将六团小火苗分别移到六个圆上,又凝聚六个灵力球放置在圆上。

无名把火苗又移回没有天灾的三个圆上,随后往灵力球注入灵力,令灵力球向火苗所分布的圆延伸,所有的火苗最终被聚集到一个圆上,说:“他们将处于弱势的人类驱赶出了那六个领域,并且对人类剩余的三个地区升起歹意。六个地区的生物联合入侵人类的土地,人类节节败退,连续丢失两片地域。”

“就在所有的人类决定联合起来拼死一搏的时候,世界又发生了变动,九大地区的天空出现裂缝。九个地区开始向着一个中心点靠拢,不同的时间流相互叠加在一起,时间的叠加引发空间的叠加。”无名单手握拳,九个圆开始朝一个点汇聚,所有圆的边界开始碰撞挤压,相碰撞的圆相互重叠在一起,并且相重叠的地方开始朝下凹陷。

“除了人类地区外的八大地区都消失了,并且世界的边际线开始向两端延伸,最终人类地区延伸的两端相接合,变成了类球体,就仿佛变成了一颗独立的星球。”所有的圆破碎,仅剩下一个圆,那个圆中心缓慢地凸起并边缘向外扩张,最终形成一个球的形状。

周博夜搓了搓下巴,说:“这还是没有解释神明是从哪里出现的。”

无名伸手轻点那个球,球被撕割成一个平面,他指着由上至下被分割成九个精密贴叠层次的横割面说:“我们把世界的空间比作这个球,而时间比作这个横各面的层次。八大地区其实并没有消失,他们只是和我们共用一个空间,然后因为时间流速的不同,所以居住的层次不同,并且难以影响到对方。”

“你的意思是神明是来自于别的层次?”周博夜突然明白无名的意思,抢着说道。

无名松了口气,点了下头,指着由上至下倒数第二个层次,说:“这里是我们人类的层次。”他有将手向上挪了两个层次说,“这里是那些神明的层次。”

“可是你刚刚说不同层次的人,是无法相互影响到对方的,而现在的情况是神明们不仅影响到了人类的层次,甚至还亲自来到这个层次发动入侵了。”周博夜不解的说。

“无法干涉到其他层次只是因为时间流速不同,你的身体常驻在并且适应了一个时间流速,只要将身体的速度全面放慢或加速到与其他层次的时间流速一致,并且长时间保持住那个状态,身体就会被排斥到与你身体相适应流速层次。听说神明的层次过一天,我们这个层次时间经过了一年。”

“不对,这个说法有问题。”周博夜待无名说完立马抢声喊道。

周博夜大体上理解了无名的说法,只是他在旧世界的时候,经常穿梭时间回到过去。时间的法则不可能只针对于一个星球,必然是一个宇宙共用一个法则。

但无名所说的情况,是绝对不可能发生时间逆流的。因为所谓的穿梭时间的原理,是将自己的时间流速放慢到定格于某个点,然后身体被传送到时间流速慢的平行世界,因为平行世界的流速比较慢,但先前的发展相同,所以就如同时间逆流。

就好比两根以同水平面为起点,但时间流速不同的平行世界线,以相同的速度朝一个方向延伸,当穿梭者发动时间逆流后,就像是一柄刀将两条线切割开。

穿梭者就像是时间流速快的世界线的一颗粒子,移植到时间流速慢的世界线。由于作为平行世界的时间流速较慢,所以流速快的世界线发生的事件还未发生。所以就和时间逆流一样。

“怎么有问题?”无名好奇地看向周博夜,他猜测到周博夜身上肯定有关于空间或者时间的情报,至于对方会不会说出来,他倒是并不关心。因为以他的修为,根本涉及不到那个层次,知道再多的情报都是一无所用。

周博夜目光转向无名的脸,两人的视线相互交接,对视片刻说:“没什么,我刚刚只是理解错了。”

无名见周博夜不打算说,无趣地打起哈气,慵懒地倒在地上,翻了个身背对周博夜。周博夜见对方打算休息,在篝火旁坐下,开始聚精会神地开始凝聚把控自身的灵魂力量。

周博夜每当开始凝聚力量时,力量的凝聚点就好像在挤压一个韧性极佳的皮球,而他自己就是在施力挤压皮球的人。最开始尝试控制能量尝试漂浮的时候,他认为刚刚起步学习控制力量都是这种情况,只要稍稍不慎挤压的皮球就会反弹复原,控制的力量就会瞬间散开。

反复地练习控制能量,在灵魂的掌心中一次又一次地聚集和遣散能量球,周博夜不知疲惫地练习着,夜色逐渐淡去,昏暗的天际传来光亮,暗紫色的夜空缓缓地变蓝。

“练了一晚上没有任何成效吗?”周博夜盯着自己手中不稳定的能量球散去,无奈地叹息。

与其这样练习凝聚能量,不如去试试看别的能量使用方法吧。凝聚能量球是将灵魂力量吸纳集中,那将灵魂力量向外释放扩张会怎样?

周博夜想到这里,突然回忆起当初君念教导自己战斗时,提到过的感知领域。

“用自己的灵气朝四周释放,用适当的速度将灵气以圆的形状展开。建立起属于自己的领域,去感知敌人的动向,用灵魂去观测敌人的方位。”

周博夜随着口中的说法,向四周释放灵魂力量,但实际总是与他所想象的不同,他在释放的瞬间,灵魂力量就像炸开花般,直接覆盖了百里地大小。灵魂力量巨大的释放量,使他灵魂周身产生强力的风浪,一阵阵地以他为中心向四周席卷。

无名顿时惊醒,猛然翻身展开能量屏障保护自己。大梦初醒的他,全然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是在睡梦中突然感觉到强烈的威压以及生命危险,生命的自我保护意识,将他唤醒并且下意识对自己实行保护。

这家伙,释放个感知领域都能产生这么强的风压!是想杀了我吗?要不是反应快,及时展开屏障保护自己,我不死也得全身……等等,这家伙不是不会控制灵魂力量吗?他怎么释放出感知领域的?而且面积还这么大,这面积快要覆盖到艳怜城了,而且还在延伸!这不是在告知教主,他已经苏醒了吗?不行,必须阻止他!

无名察觉到周博夜释放的感知领域后,意识到情况地不对,连忙进入战斗状态,向周博夜的感知领域注入自己的意识,试图用自己的意志扰乱并打断周博夜的感知领域。

嗯?怎么回事,我的领域面积怎么这么广,而且还在扩张!好像没有极限一样,而且扩张的越大,领域内感知到的生命,反馈给我的细节就越详细。

“周博夜,快点停下感知的扩张!否则我们会有危险的!快停下啊!”无名对着周博夜呐喊。

是无名?他说有危险?不,我能感知到他的情绪。他是在焦虑,是在担心被怜娜发现。他在焦虑我的领域扩张下去会将他所害怕的人吸引过来。

周博夜无视无名的呼喊,继续扩张感知范围,并且加快了扩张的速度。灵魂力量巨大的释放量,使他灵魂周身产生的风浪变得更加强力,并且更具有攻击性。

“这家伙不会是因为能量过于庞大,所以失去控制了吧?”无名放低身位,匍匐在地上将身体蜷缩成一团。

由于卷起的风浪风压过强,每一阵风浪演变成了一道巨大的圆环风刃不断扩大。这些风刃的破坏力强力到无名必须要全力防御才能勉强无伤的境界,无名为了更好得保护自己降低消耗,不得不减少自己身体与风浪碰撞的面积。

说起来,我为什么会拥有这种力量?死前全盛时期的我,全力展开感知领域,也仅仅只有半径百米的圆那般大小,而现在的感知半径至少有数百里远。嗯?这是一座城市?这个方向没记错的话,就是夜里无名所指的方向了吧?怜娜就在这座城中,我只要在扩大些感知范围就能见到她了。

周博夜感知到艳怜城的方位,他的情绪变得激动,感知领域扩张的速度再次加快,同时他灵魂周身产生的风压再度加强。

“这家伙疯了,简直要人命!”无名察觉到风压的变化后,放弃了防守,催动自己全部的灵力,用最快的速度冲刺欲想逃离周博夜的攻击范围。

无名逃离的同时,周博夜正上方的天空突然扭曲,一个由暗红色能量包裹的人从扭曲的空间中飘出。

“罪孽者的运气永远不会差,元素看来你还是要败在我手里。”那个人自称罪孽这的人轻蔑地瞥了一眼周博夜,闷声轻笑了两声,伸出舌头舔自己的嘴唇,露出贪婪的笑容说,“真的是时间之种,元素你苦苦保持的平衡难得露出一个漏洞啊。”

罪孽者的出现,处于感知状态的周博夜自然不会没有察觉。但正是因为察觉到了,他才能清晰地察觉到,悬浮在自己头上的这个人,究竟是多么的危险。

“怎么偏偏就在这个时候,明明和怜娜就差这么一点!”周博夜不甘心地念叨。但他很清楚,他不能保持再保持在原地不动了。

“这怎么收不回来了。”周博夜尝试将释放的能量收回,可灵魂力量完全不受他的控制,虽然停止继续向外扩张,但完全没有退回来的意思。

罪孽者缓缓下降,落到周博夜面前,仔细打量了一番,露出诡异地笑容说:“元素布置的一手好棋啊,让时间之种成为他所生活的星球的星球之子,以确保他在成长过程中不会夭折。可惜,你似乎并没有将自己的意图告诉他啊。”

罪孽者将手伸入周博夜的灵魂内部,暗红色的能量撕开周博夜的灵魂。

这种感觉,先前濒死的感觉好像!明明是我已经死了,但这种冰冷的感觉,就是所谓的直击灵魂的危机吗?可恶,快收回来啊!我可不想自己就这么站着,被不明身份的人生吞活剥了!

既然收不回来,那就再向外扩张!制造更加强风压,去攻击他!哪怕用到灵魂力量枯竭,也不能让这个人靠近的我的灵魂!

周博夜再三尝试收回释放的灵魂力量,但释放出去的力量最多只能做到停止继续扩张的地步。于是他索性一转方针,开始肆无忌惮的向外释放灵魂力量,毫无保留的向外释放。他想要利用释放能量时,产生的风压来牵制那个人,并且顺带测试一下自己的极限究竟是什么程度。

周博夜灵魂周边的风浪戛然而止,外放的能量变得含蓄,并且凝聚成一颗颗能量滴液,悬浮在他的四周,一颗颗翠绿色的能量滴液从周博夜的灵魂中分泌。能量滴液对准罪孽者,静待滴液数量达到一定数量后,朝罪孽者射去。

“不错,居然能提炼出这种程度能量。”罪孽者不屑地打了个响指,所有朝向他飞射而来的滴液停驻在半空中不再移动。

“仅仅是这种程度,根本伤不到我。”罪孽者伸出舌头,并且在舌尖上生起一团黑色火苗,他轻舔周博夜的脸颊,黑色火苗将刮开周博夜的灵魂,灵魂力量从灵体刮开的地方流出,黑色火苗吸收了流出的灵魂力量,变得更加旺盛,火苗的焰心中滋生出微弱的电光。

罪孽者轻呼口气,将舌尖的火苗吹进周博夜的灵魂内。火苗进入周博夜的灵魂中后,火势蔓延凶不可当,周博夜的每一寸灵魂都如同草木,最为助长火势的旺盛。就在周博夜认为自己今日必定要魂飞魄散之时,地表突然炸碎,一股地下涌泉爆发而出直冲云霄,将周博夜与罪孽者两人吞没。

涌泉仅喷发了瞬间,水势转眼即逝。但这仅瞬间的涌泉,将周博夜的身上的黑火熄灭,并以骇人听闻的冲击力,将罪孽者的双腿击碎。

与此同时,艳怜城中某处一个昏暗的房间内,一名有着艳红色头发的绝色美人缓缓睁开眼,慢条斯理地撑起身体打了个哈欠,她将掉落在床角的毛毯拾起,包裹住自己单薄的身体,自言自语地说了句:“私欲是不可能掌控外来的力量的。”说完,绝色美人便又躺下身,片刻后匀称地呼吸声在昏暗的房间内想起。

罪孽者停下手,转身朝艳怜城的方向看去,露出狰狞的面容说:“元素,你就算保住他也没有任何用处!时间之种我已到手,你在水中蕴藏着无将我双腿打废,想借此延缓我的进程无非是妄想。我只需要将自己的意志注入时间之种,再寻找一个品质优良的肉体凡胎继承我的意志与时间之位。意志的继承者会代替我阻挡你们剩余五位回归,并修改世界的构成与法则!”

说着,罪孽者抽出伸进周博夜灵魂内的手,他的手中多了一颗散发着浅灰色光芒的球。即刻,罪孽者身后的空间开始扭曲,他的身体向后飘动,缓缓地进入扭曲的空间中,直至他完全没入其中失去踪影。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