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命运石之门

更新时间:2020年08月18日

《命运石之门》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姬榊小雨著

命运石之门

作者:姬榊小雨分类:同人小说类型:冒险

不需要不需要不需要!——凤凰院凶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Time:2011年3月10日 08:16:43

未来道具研究所。

我、红莉栖、真由理,还有刚刚联络上的桶子,四人聚在一起准备召开临时圆桌会议。

「说是圆桌会议,其实不也和平时一样嘛。(咀嚼咀嚼)」

「不要边吃东西边说话,真由理。为了阻止邪恶机关的阴谋,我们必须举行最高级会议,名称什么的无所谓,重要的是能够做出万无一失的对策,确保计划的顺利进行。」

「喔~冈伦总是喜欢辩解呢,不过每次都要等到5秒之后才听到回话,吵架的话对方也该厌倦了呢。」

桶子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继续浏览论坛,真想知道他是以什么方式认识打工战士的母亲,没准我还得在两人中间跑跑腿,送个信什么的……不过那是后话了。

「哼哼,安心吧,仅仅只是『延迟』这种事情,怎么可能让我屈服,因为我可是有着『狂气的科学狂人』之称的凤凰院凶真啊!呵~哈哈哈哈哈——」

「我开始相信这是老天对厨二病患者降下的惩罚了。」

红莉栖一脸不快地说道,拜她所赐我连早餐的杯面都没得吃。

「总之先从头梳理吧,桶子,到昨天晚上为止,冈部还算是正常的吧?」

别把我说得好像已经脱离了正常人的范畴啊,这不就变成了我在不知不觉间沦为了神经病的设定吗?

「嗯,昨晚还没发现异常,可能是睡觉期间发生了什么吧。」

那太危险了,原来未来道具研究所的前身竟然是诅咒之地吗?

「一夜之后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吗?我说,冈部你该不会是引来了什么灵异的东西,比如淫梦妖……」

「吓!」

「贞子?」

「不要随便做设定!」

「没准冈伦在做梦时……喔,冈伦又说话了,真是老爱打断人的延迟呢。」

桶子插嘴道。还真是失礼呐,反正你又想抒发什么不和谐的言论吧,别忘了现场还有两个女孩子啊。

「那个呢,真由喜觉得,冈伦可能并不是一下子就被延迟了5秒钟喔,也许很久以前就开始了也说不定,只是程度比较小所以没有被察觉到喔。」

真由理一边把桌上的小樱桃消灭得一干二净,一边加入到对话中来。

「不会吧,哪怕只有两三秒延迟,我们也是可以察觉出来的,可你看他以前那副趾高气扬的样子,哪里像是被延迟的感觉啊。」

好啊,我只是「不同步」而已,耳朵可没有聋。

「那么,难道是进行太多次时间跳跃的缘故吗?Reading Steiner的副作用什么的。」

红莉栖又叹了一口气,难不成这位天才少女也没有办法了吗?

「没有人能同时身处两个不同的位面中……不对,这里不应该用『人』这个个体,而应该说『意识』。所谓意识,就是感知能力,能思考并感知自我的存在。假如同样的意识同时处在两个时间——尽管两个时间的间隔很小——的自己的身上,那么为什么这两个时间轴始终不能重叠在一起呢?虽然这么说好像牵涉到『多世界理论』,但是我们可以理解成是在同一个时间线上标出的两个点,而这两个点的间隔就是5秒。把时间流动看成一条水平线,冈部接收的讯息来自左端点上的『5秒前的时间』,相对他来说就是过去,所以他所表现出来的反映在我们的眼前就相当于延迟状态——暂时只能这么理解了,不过这样下去会被当成怪人也说不定呢,毕竟迟钝+厨二病这种组合可不是人人都能忍受的。」

等等,My助手,你这满含落井下石意味的发言是怎么回事?说到底还是搞不明白为什么我会发生这样的问题嘛。

「那么,在这个世界上,冈伦到底有几个?」

桶子发问道。

「当然只有一个。一个就够了,我还嫌多。」

可恶的助手,总有一天让你尝尝我的『暴走之右手』的破坏力……

「那么,冈伦的主观上又是怎么样的?」

桶子把视线转向我。

「诶?主观?嗯……」

我望了望天花板,其实回答这个问题根本不需要考虑,但是我还是稍微感到犹豫,老实说我自身并不觉得有什么异常,但是在别人的眼里我却成了『有问题』的家伙,到底是哪里出错了?

我曾以记忆传送的方式进行无数次时间跳跃(β世界线),克里斯也说过这么做会有一定的风险,在当时我只是感到头晕目眩和难以名状的异常感,但到后来就渐渐习惯了那种感觉,通过时间跳跃为拯救真由理和导回原来的世界线赢得了宝贵的时间,在当时我也对此产生过极大的依赖感。

这么说,现在就是报应临头吗?该说是太迟了还是太突然……总之陷入了麻烦的事态中呐。

「在我眼中,所有的一切,都没有任何异常。正因为没有异常,我对自己所处的尴尬位面也就没有太多的实感,反而像是在场的各位故意给我找茬一样。啊,对了,刚才助手让我喊暂停的时候倒是出现了不同步现象。」

我一边考虑着其它事情一边回答桶子的问题。

「牧濑氏,你怎么看。」

桶子很干脆把话题甩给红莉栖,红莉栖也考虑了一下子,然后问我:

「你觉得一切都很正常,也就是说,在你看来,我们并没有在你说完话的5秒钟之前或之后才做回答,是这样吗?」

「啊,不觉得,我们此刻仍在进行着正常的对话——在我看来的确是这样子没错。」

「那就奇怪了,难道你的视觉和听觉也不同步吗?」

「我说你,到底要把我想象得多惨啊……」

「我可没有闲心去管你的感受。不过既然你这么说,那么就当作是这样吧。」

「什么『就当作』啊,明明就是真的。」

这女人以为我连这种事情也隐瞒么,又不是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暂时把你的情况称为『错位』好了,而且似乎不是一般的错位。」

「这话怎么说?」

「你想啊,你要经过5秒钟才能对我们的话做出反应,比如说我要你走去门那边再走回来,来回需要10秒的时间,加上前面延迟的5秒,一共就是15秒。可是你说在你看来一切正常,也就是说,你根本无需经过5秒才听到我的命令,而是在我下达命令后立刻有所行动,来回是10秒时间,你花费的也只有这10秒的时间,当然我发出的命令这1秒不到的时间可以忽略不计。这样问题就来了,你在主观上花费的是10秒,在我们主观上则是15秒,那么这延迟的5秒究竟要算到谁的头上?」

「听你这么一说……」

我陷入了沉思,看来这个延迟现象并不是相互的,而只是单方面的存在,尽管在这「单方面」里的只有我一个人。

仔细想想,如果延迟现象是相互的,那么在我眼里,全世界都得延迟5秒才对。在我的主观上,我需要等待5秒钟才能听到红莉栖的命令并对其做出反应,所以在我行动的那一瞬间,实际上在他们的主观里便已经过了5秒……这样才说得通。但如果「红莉栖的命令」这个前提在我与他们的眼中都是同步进行的话,在我的主观上我不需要等待5秒才做出反应,但在他们的主观上我又必须延迟5秒才能有所反应,也就是说,「我走去门那边再走回来」的动作实际上已经不同步了,这就是为什么我只需要花费10秒完成的动作在他们看来却需要15秒的原因。

但话又说回来,那5秒钟到底去哪了?又该算到谁的头上?

把5秒钟扩展成1年试试……不不,那样的延迟根本无法想象,对方不可能为了我的回答或行为而等待1年之久,或者说,这根本就不可能实现,时间跨度实在太大了,又不是「嫦娥下凡,在人间待一天相当于自身的一年」什么的……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