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错误的青春恋爱启示录

更新时间:2020年08月18日

《错误的青春恋爱启示录》最新精彩章节目录_H比企谷八幡小说

错误的青春恋爱启示录

作者:H比企谷八幡分类:校园小说类型:恋爱

经过思考,作者决定开双线。继续更新这本书,并将另一本书的内容跟这本书联系起来。改成两个不同视角的对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雪,终究还是来了。帝都笼罩上了一层白色,这里的居民对于它并不陌生,可以形容为熟知吧。只是与往年不同的是,在窗子前的我;已经丧失了欣赏雪景的兴致。我的眼前、脑海里时刻浮现着一个人的面孔——缘,我挚爱的人。我有些许后悔,尽管我知道那是徒劳。但,原则就是原则。我已发过誓,就要执行。为了不让亲近的人再受伤害,我必须让缘认识到善良之人(妥协之人)容易受伤的事实。要让缘坚强起来,可以独当一面。也许,只有这样。那个错误才不会又一次延续到我的眼前。

手机铃声,打断了我的思绪。陌生的号码使我充满警觉,我不记得给任何人留过号码。亲近之人,还有老师我都有标记。那么——果然还是不接为好。

哈,可以可以。这个号码又一次出现在我的眼前,这已经是第八次。就算是诈骗电话,效率也是最重要的。不断拨打一个不接的号码有意义么?

于是,我接了。

【枫之寒同学,请解释下】东方部长,你可真是有意思啊。竟然无聊到,打电话骚扰我。不过,号码应该是从缘哪里获得的;东方或许有别的目的。

【什么事?】我不喜欢浪费自己和他人的时间,那只会让我和他人创造无意义的回忆。

【你可真是直接呢,我原以为你会刁难我呢】

(东方,你真是够了。我现在心情很不好,如果你再用这种声音嘲讽我,我可是会挂电话的)

【过奖了,我只是不喜欢浪费时间。不过,如果能让我得到一些回报,我还是很乐意的。东方同学,我们可以就这个活动经费进行下商议】

【那可真是不好意思了,经费由我支配。并且我向你下达命令,这件事就这么决定了】(要不要这么强势,我绝对没打过经费的注意。额……绝对)

【回见了,我还有事。开学再说】(不让我如愿。哈,我也不让你好过)

【有关丁缘同学的,不知你有没有兴趣呢】唯独缘,是我的软肋。缘的任何事情,我都会很在乎。

【好了,你赢了。可以告诉我是什么事情了么?】

【具体内容见面细说,请到华荣公寓后门等我】

咚咚咚……(这个人,可以的。竟然这么直接,好像我也是……)

离开了温暖的房子,踏出室外的第一脚。变让我感受到了冬天的寒意;哈,抱歉了。由于我的体质原因,我从来不畏惧严寒。即使在冬天,我依旧穿的单薄。但,任何事情都有极端。如果是夏天的话——哈……我会热成另一副样子。这,大概就是我这一类人的悲剧。向所有热敏体质的人致敬。

雪,越积越深。道路上,欣然蒙上了片片白色。真是担心乘坐交通工具的同学们,会不会因此出现事故。如果出现了又要被年级拿来说事,那可真是很麻烦的。可以以此为契机 ,取消体育活动。那样,我该如何偷懒睡觉。

路旁的行人,只能用稀松二字形容。人口的密集度,无法与这个城市相称。可能会使别人觉得,这是一个祥和、安逸、寂静的城市。

行了许久,四个大字映入我的眼中——华荣公寓。哈,就在这里等就好了。

话说为何让我等啊?明明是东方叫我出来的,搞得好像是我有求与她一样。唉,心理又不平衡了。如果一定要找理由的话,大概就是缘的事情吧。

【早上好,枫之寒同学】我回过头,面前穿着冬装的俨然是东方。白色的羽绒服点缀在东方的身上,一条深蓝色的围巾环绕在她的肩上。而裤子选用了黑色的紧身裤,在我看来——跟她本人很搭。

哈……尽管很好看,但我不想表达。

【你的消息最好能让我产生兴趣,不然我怀疑会随时睡过去】(这是真的,我现在很困的。要问为什么的话,大概因为我晚上预习功课)

【换个地方】依旧是那么强势,让他人服从于她的命令,东方怜惜。不过,在室外好像真的不妥。

【请便】简洁的回答。

东方与我,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我跟在她身后3米的位置,我们前往的地方应该是西单商业街。哪里说是帝都经济最繁荣的地方也不为过,路上行人渐渐多;恢复了帝都往日的喧嚣。而矗立在我们面前的,正是西单的焦点——大悦城。

我记得,里面有几家不错的咖啡店。大部分均是露厅的,顶楼还有个游泳馆和电影院。不过,我可没有钱来这里消费。我的生计还是问题,领着国家的低保。假期要出来打工,而攒下的钱虽然已经够我上大学了。但是习惯了清贫生活的我,实在不愿意来这个地方。

【东方部长,真的要去喝咖啡么?能不能喝瓶装水?】

【枫之寒同学,你的玩笑很幽默呢。难道让我在严冬中与你交谈?】(不对啊,好像是东方叫我出来的。为什么感觉是我叫她出来的?反客为主了诶)

【别只用“我”,应该用“我们”。我也在屈尊陪着你】不论如何,气势上绝对不能输。

【恩,依照职位来看。我——东方怜惜,协助教师管理学校团组织。也就是说,我的职位比学校中的每个学生都高。那么,用屈尊二字的应该是我】可以的,很强势。

【不论从什么角度来思考,的确非常有道理;我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没有异议,那就走吧】东方就这样说服了我,径直走入楼内。无可奈何,我只得跟随她。

没什么好说的,乘坐滚梯。来到三层,入座一家咖啡店。标牌上印着——星巴克三个大字。我对于这个牌子的咖啡真没什么好感,它如同致瘾性物质般;逐渐控制顾客的心理需求,直到完全依赖不可脱离。先是让顾客走进这家店,然后让他们养成一种习惯——每天不喝一次感觉不对劲;那么这之后,常客就会逐渐增多。根据羊群效应,吸引其他好事之人。进而以爆炸式增长的速度,扩大营业额。

想想有点恐惧,如同毒品般令人一发不可收拾。

【东方部长,这个咖啡店你常来么?】为什么东方会选择这一咖啡店,这一问题我不得其解。

【也不是常来,有时间的话会来这里看书。】东方如是的回答,纤细的左手拿起夹子。向咖啡中加入少许方糖,沿逆时针搅动三圈,右手端起杯子左手遮住嘴唇,小斟一口,姿态优雅动作细腻。我有些看的入神——好美。

东方注意到了我在看着她。

【恩,枫之寒同学。你不选一杯么?】

注意到失态的我回过神来。哈,笑话。我可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人啊。这样就能打动我内心的话,那么名为社会的阴暗早就让我堕落腐朽了。于是结论就是:恋爱喜剧什么的给我爆炸吧!

【新闻上说,咖啡喝多了对脑袋不好。】

【既然这样,那也没办法了呢。枫之寒同学的头脑的确不灵光呢】那个人的笑脸,看上去那么甜蜜。实则当面讽刺,东方怜惜你真的够了。

【如是,可以谈一谈缘的事了吧】这才是让我一个十足的宅男出门的原因,如果继续拌嘴的话,只会浪费我的休息时间。

【你好像没能理解丁缘同学呢】

【那要看理解的含义了】我收起了平常的慵懒,转为认真的语气。只有这样的事情才能让我认真起来。涉及我至亲之人。

【丁缘同学的担忧是你,丁缘同学的哥哥变的腐朽的未来】东方盯着我,那目光正如我们初次见面时问及她原则的时候。

【腐朽的未来?哈!那算什么?我那个样子么?好像没有用的,我的心早已如此。那么结果也不会因为别人的话而改变】我的双眼丧失了光芒,不再聚焦于面前的人。尽管它们注视着她,但东方和本人都能感受到它们中无一丝生气,如同经历过巨大打击的人一样。

【你好像不打算解释了】东方放下了杯子,语气中透着无奈。

【解释为何我会对缘说出那样的话么?也许是因为为了重要的人不受伤害,但没有意义吧。东方部长】我的话语充满了负面的情绪,对面的人感受到了我极度悲观、负面、消极的状态。

小时候,我憧憬的未来我与缘谈过。我要成为一个被人需要的人,一个被他人给予希望的人。而我,连自己妈妈的希望都无法回应。他人的埋汰,对于我——帮助过他们的人。除了贪婪的继续索取、榨干我的价值外毫无感激之心!我已经怀疑帮助他人究竟是对是错,当别人把我的帮助当成理所应当的时候。还会有谁在乎我的感受?嘴上说着有重要的事麻烦我什么的,而背后则和朋友去玩。而我,因为帮助人时犯一点的错误,都会被冷嘲热讽,那么你们认为这是理所应当我该帮你们的么?

善良好说话的人,只会不断被人欺负。被人压榨直到他们丧失价值的一天,然后被无情的抛弃。所以结论是:所谓集体什么的,是由一群恶人所统治的,强迫其中少数恪尽职守这人不断为恶人奉献。

我的心已经死了,我希望缘能明白。就这样把这样的愿望强加给缘。

【你是深爱着丁缘同学的,对么?】打断我无限思绪的是来自我对面的东方怜惜。

【无法否认。】

【丁缘同学也深爱着你,这样。又为什么要在意这些呢?】

【你指的是?】我有些无法理解,朝东方投去疑惑的目光。

【既然你们都在乎彼此,为什么要担心对方是否会受伤害呢?你们不是可以互相安慰么?相互诉说,渐渐的加深感情,更加了解对方。一同留下温馨的回忆……】

东方的目光那么柔和,我与它们重合。它们的温度,好温暖。

没错,因为爱而伤害重要的人。只是没有选择的办法,如果有选项。谁会选择伤害这条路。共同经历对方的痛苦,彼此安慰。这样创造的记忆,不是对彼此都是美好的么。

这一瞬间我产生了一种错觉——东方怜惜,这个人看透了我。她明白我的经历是怎样的,更明白缘对我的重要。并且,修复我我们彼此的关系。我开始对她产生好奇,究竟她是个什么样的人。真想一探究竟,哈。

【哈,就这样吧。跟你对话感觉很新鲜】恢复了往常的慵懒,我——枫之寒。

【不过我觉得你很腐烂。】(东方这个人啊!)

谈话结束了,我与东方向着各自家的方向前进着。我与她的距离仍是三米,我跟随在东方身后。

【东方,缘什么时候会来我家?我要提前做下准备】想起这件事的我,向东方询问。

【丁缘同学不会去了】东方本人,回过头面向我。

我停下了步伐,因为无法理解原因。矗立在原地思考。

【我去接好了,顺便道歉】这样应该就稳妥了。

【那样也是不行的呢】东方如是说着。

【哈,这是为何?】我的疑惑感加深了,不理解的程度越来越深。

【因为丁缘同学直到有变动时,都会住在我哪里了】东方解答了我的疑问。喂,为什么她的笑让我感到如同提前设置的阴谋一样。

【这,不方便的。并且,给你会造成麻烦】为了挽回缘的居住权,我组织语言上的反击。

【不会呢,因为都是女性的缘故。能更好的照顾彼此,倒是枫之寒同学。你跟如今年龄的丁缘同学一同居住才不方便呢】既然这样我也无法反驳了,对方说的很有道理。而且本人不介意,加上缘本人的意愿。就这样吧。

【缘的意愿的话,就可以了。你本人不介意,那我也无话可说了】放弃般,我妥协了。

深深叹口气的我,向着另一个方向前进;远离华容公寓的地方前进。

【王枫之寒大人,周一见呢】东方带着些许嬉笑声,用那个……我记忆中的称呼跟我告辞。

【为什么你会知道我看过《罪恶王冠》】我的心理是崩溃的,这么中二的称呼方式。我……

【我跟你一样,很同情真名呢。王枫之寒大人】我的心理阴影面积,应该全满了……真是……哈……

【不要这么称呼我,还有周一见东方部长】郑重的告辞,我们向着各自的目的地走去。

正因为跟东方的谈话让我感到新鲜,所以不会厌烦。并期待着下一次谈话然后将一些个人的希望加在她的身上。总有一天又会擅自后悔……

那么现在我跟她才算初识吧,或许她与我一样追求的东西遥不可及。就这样给她定义,然后失望。愿不会有那一天。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