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邪神启示录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8日

《邪神启示录》免费在线阅读_迪亚波罗4524小说

邪神启示录

作者:迪亚波罗4524分类:科幻小说类型:战争

“呼......呼......” 身体......已经到极限了......在地下城被凶险怪物逼到绝境的我面前出现的银发美少女是?“来吧,与我组成搭档吧!”邪神X人类的都市冒险故事,就此展开!喜欢的同好请顺便关照一下隔壁《沈阳渡劫录》.....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天早上,吃过丽莎为我准备的早餐(烤牛排和烙饼),我们二人踏上了前往公会的旅途。

路过四个路口,在第二个红绿灯处右拐,经过三个胡同(途中教训了一群妄图骚扰丽莎的小混混,详情请参考短篇:倒霉的混混),公会终于出现在了我们眼前。

虽然说从外貌上来看只是一所老旧废弃的学院。

这是一栋残破巨大的方形建筑,足有二十米高,被铁丝网围了起来,刷成土黄色的墙壁上几乎所有窗户都是破碎的,高处一排大型排风扇在风的作用下缓缓转动。屋顶上能看见一堆残破的字母:天才夜莺学院(The Genius Nightingale School )。

我和丽莎对视一眼,无言的一起向学校残破的大门走去。

走进大门,同时右转向着一间堆满灰尘的小屋子(原校长室)走去。

图中光线越来越暗,丽莎不由自主的抓住了我的手,我也任由她抓,这是我们两个无数次走过这条路锻炼出来的默契。

是的,无数次。

......话说丽莎小姐,你跟我手拉手就算了,十指相扣是几个意思?

十指相扣也就算了,你把胸部贴上来又几个意思?

真是令人不解。

到达校长室后,丽莎在屋子一角站好,扶住墙壁上的一个把手。我则用手在另一边的墙壁上的一幅山水田园画上的一头奶牛身上按了一下。

“嘀”的一声,我迅速冲到丽莎站着的地方,抓住另一个把手。

下一秒,整个屋子飞速的上升。

确切的讲,是我们在下降。

没错,公会就建立在这所老旧废弃的学校的地下,需要乘电梯进出,整栋学校共有数百部电梯,而我与丽莎则习惯于坐校长室里那部限载两人的电梯,山水画上的那头奶牛就是电梯的启动开关。

顺便一提,听说这所学校本来是一所十分优秀的私立高中,后来由于校长失踪而倒闭了,所以成了我们公会总部。

当然真相是校长侵犯女同学后被人处理了,所以倒闭了。

处理他的人,就是我们的公会长。

当时好像我老爹也掺了一腿什么的......算了,不管了。

过了大概五分钟,电梯终于停了下来,一扇金属门在我们面前打开。

终于到了,猎人公会纽约皇后区分会所————神会所(The God Organization)。

猎人公会是独立的,非政治性的,无国界的,还有最重要的,极端高效的。

顺便一提,名字是公会长起的。

“那么,主人,丽莎就去救护部了哦。”丽莎笑眯眯的冲我摆摆手,转身向挂着救护部(Ambulance Department)的标牌(红底白字)的大门走去。透过门帘,隐约能看见医护人员的身影。

由于对抗邪神是一种体力活,在狩猎的同时难免会有人受伤。救护部就此成立,作为培养服务于猎人公会的医师,该组织专门负责教授学员们(九成是女孩)在战斗中猎人们出现的各种紧急情况的处理方法。

由于丽莎不喜战斗(当然也不会),所以她就进了专门救死扶伤的救护部,还说什么‘要在战斗中救护受伤的主人’什么的。

顺便一提,我在战斗中基本是不咋受伤的,所以丽莎主要是负责医治在地下城里受伤太重被抬上来的猎人。

目送丽莎的背影消失在门帘后,我转过头,寻找熟悉的狩猎部(Hunting Department)标牌(黑底蓝字,不咋好找)。

终于找到了。

那么,就从这里开始崭新的一天吧。

这时......

“约翰·洛夫克拉夫特。”

从旁边传来了一阵平静且毫无起伏的声音。

我转过头,正好与站在旁边的贞德·劳顿视线对上。

那是一位纤细的少女,以几乎触到肩膀的雪白头发和人偶一般脸孔为特征。简直就像是经过测量的人工制品一般端正的同时,她的脸上几乎完全看不到像是表情一般的东西。

贞德·劳顿,简介上介绍,这位大小姐出生在著名的劳顿家族————那可是个在猎人界十分著名的家族,人才辈出,世世代代都是猎人,而且净喜欢用名人的名字给自己的孩子命名。听说贞德的爷爷还是太爷爷叫凯撒·劳顿什么的,不过并没有叫弗洛伊德的————自小就进行对邪神的战斗训练,由于作战风格凄厉又干脆,擅长使用一套能发射一种叫做“指向性可操纵光线(Directional Operative Light)”的光线的精神感应盔甲战斗,加上执行任务从来没失败过,因此获得了狂战士(Berserk)的称号。

而且听说曾经有过一个人横扫了整个邪神巢穴,最后击败了邪神母体的经历......喂喂这位姑娘,你是蕾普利吗?

况且,十分神奇的一点是,明明身为人类,却在周身有着一种强大的气场,听说一些低阶的邪神在她的气场范围(大概是周身两米之内),就会不由自主的吓瘫,任其宰割。

“早上好,贞德。”我回应的同时挠挠头,不知为何,这家伙一靠近我就有种头皮发炸的感觉。

她冲我微微外一歪头,“搭档的事,考虑的怎么样了?”

哦,对了......

前几天,她还向我发出了搭档申请(共计发了申请帖子142次),当然我无一例外全部点了忽略(忽略不是拒绝,点击拒绝帖子就会被删除,点击忽略后被忽略的消息是可以重新提出来操作的)。我本指望让她知难而退,谁知第二天大小姐又向我递交了156次申请......真是百折不挠啊。

当然我还是拒绝就是了。

“那个......还在考虑。”听说贞德十分讨厌邪神————包括真身是邪神的猎人,我总不能说我跟一只邪神签署了搭档契约吧,虽然是暂时的。

“骗人。” “???”

“你撒谎的时候总是习惯往右下角看。”

“我才没有那种半老秃子才有的习惯!!!”

“说实话。”贞德说着用她那仿佛可以看穿一切的深湛的蓝色瞳孔死死盯着我,“呃,这个......怎么说呢......”我感到了一股超强的压迫感,怎么办?撒谎?那我说不定会被就地处决吧?实话实说?那我说不定会被就地凌迟吧?

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

“哼,姐姐一早又和约翰这么亲热。”

出现在我们面前,像小孩一样不满的鼓起脸颊的少女有着与贞德几乎一模一样的脸蛋,不过表情更加丰富。如果只是看脸的话,两人简直会被误认。

不过,一直垂到后背的雪白头发则完美的避免了误认。

伊丽莎白·劳顿,贞德的双胞胎妹妹,身为姐妹的两人关系真的是无比的要好。虽然两人外貌相像,但从性格,语调以及......只能称之为神之玩笑的胸部丰满程度上,两人都是天差地别的不同:相比之下,伊丽莎白的胸部曲线要比贞德丰满很多(这条辨认方法可别说是我教的)。

还有,在武力值上伊丽莎白可是大大不如自己的姐姐,但却有一项远胜于贞德的才能:作战指挥,她对声音异常的明感并具有惊人的声音搜查能力,甚至只靠听一段风声的录音就轻易分析出录制地是在蒙古北部到东西伯利亚之间的某个地方,常担任公会任务的引导工作,声线如同……我一时想不出来形容词,总之是十分优美,从没让我听错过一次,是通信部(Communication Department)的名人(文末附完整版全部部门参考),不过没什么用就是了。在我们第一次遇见的时候还差点被一群小混混侵犯,当然被我给救了。从此她就总是粘着我......这姑娘是有什么毛病吗?

顺便一提,那个想带头侵犯她的家伙被我割掉了蛋蛋。

眼下......

“真是的,姐姐又一个人跟约翰亲亲热热!”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反正我们正在讨论工作上的事,小孩子不要插嘴。” “你!你说谁是小孩子!!”

无比要好的吵了起来。

算了,由她们去吧......

抛下两个正在吵架的家伙,我转身向着公会登记处走去,并向在那里坐镇的家伙问好。

“呦,文浩早啊。” “……早。” “看着好没精神啊,昨晚没休息好吗?” “嗯。稍稍在想事情……”

这个带着黑边方框眼镜,一脸死板的家伙名叫曹文浩,正如名字所示,是个中国人,专门负责公会的登记。所以每个人每天来报道都会遇见他。

其实通俗的说就是看大门的。

刚开始认识他的时候我还一本正经的按照中国人的习俗叫他的全名,之后一来二去混熟了之后他就让我叫他的名字文浩了。

听说这家伙还交了个名叫刘亦可的女朋友......真是难以理解,他明明还没我帅呢。虽说我不想跟女生交往就是了。

顺便一提,这家伙的女朋友丑炸了(个人看法)。

“今天过得怎样?” “今天才刚刚开始呢吧。”聊着这种不咸不淡的话题,我走进了狩猎部的大门。

刚刚进入大门,又一位少女迎面向我走来。她将金橙色的长发绑成三股长辫,拥有水银色的双眸以及较为丰满的身材。

“呼呼呼,又遇见约翰了,真是巧不是吗?”少女以无比欢快的语调说道。

“嗯,是很巧,不过那家伙呢?” “呃!” “你多久没让她出来了?”

看着这家伙一脸窘态,我不禁叹了口气。

“我说你啊,明明共用一个身体,确切的说是你寄居在别人身体里,你还真是不客气啊。中国有句古话是怎么说的?哦对了,鹊巢鸠踞(Nest nest dove)!说的就是你这种人啊!”

“啊呀行了行了,我把身体还给那家伙就是了。”少女说着低下头缓缓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儿,重新睁开了眼睛。虽然她一步没挪,但站在那里散发出的氛围却已是大不相同。

“谢谢你,约翰,我已经几天没出来了。”用与刚才截然不同的、无比冷静的、略显平淡的语调说到。

双胞胎希尔和希瓦·怀特姐妹,虽然看上去是同一个人,但其实装载在这具身体里的却是两个人格。

二人虽然是双胞胎但关系并不好,经常进行各种比试。我刚认识她们的时候还聘请我当她们的裁判。

但后来一次任务中希尔受了很严重的伤,已经处于濒死状态了。

虽然平时表面上二人各种不服,但到了紧要关头姐妹真情还是流露了出来。

看着希瓦抱着她妹妹痛哭流涕的样子我决定帮她们一把:把希尔的灵魂移植进希瓦的身体里(具体移植方法你就别管了)。

从此两人共享同一句身体,也就是希瓦的身体。但两人意识不是共通的,要想交流只能通过嘴巴和耳朵。况且这具身体的使用权只能交给一个人,也就是说当其中一个人使用身体的同时,另一个人能看到那个人所看到的,听到她所说的,但是听不到她所听到的,也无法感受她的动作和触觉。也就是相当于在观看一部彩色无声电影的感觉。

至于现在嘛......

“这家伙把你关几天了?” “12天。” “真是过分的家伙。”

在一人掌管身体的时候另一人是无法进行干涉的,希尔也真够狠的。

“还好有你帮我,接下来的半个月就让希尔在我的脑海里哀号吧。” “你也别太过火。”

虽然现在两人使用同一句身体,但两人的性格却是天差地别的不同:希尔比较活泼、希瓦比较冷静;希尔遇事比较热情、希瓦遇事则比较冷淡;希尔做事总是好像少根筋,二话不说冲上去就干、希瓦则比较机警,是做事之前先仔细思考的类型。

顺便一提,在‘生前’希尔的发质较软而希瓦的则较硬,还有......希瓦的胸部曲线要比希尔丰满很多,跟伊丽莎白和贞德姐妹的情况正好相反。

但是可别小看她们,两人都是出生于闻名遐迩的怀特家族(同样是猎人界)。怀特这个姓氏代代英雄,世世代代谨守着复杂而令人窒息的传统,以维持源自太古的,家族里中代代相传的邪神血统:他们拥有上古邪神旧日支配者哈斯塔的血脉,因此拥有操纵风的能力。每生下一个婴儿就给他喂食一滴哈斯塔血液的结晶(没人知道他们是用什么手段搞到的),对人类来说那是剧毒的物质。但只有经过那种剧毒的考验,这个婴儿才被家族认为有用。 邪神的血对怀特家族的人们有着致命的吸引力。他们可以为了追杀一只奄奄一息的邪神横穿欧亚大陆,只求亲手把武器刺入它的邪神核,把它的鲜血融入家传的烈酒,然后一饮而尽。没人知道饮用那种毒酒是什么感觉,看起来怀特们也痛苦万分,但越能忍受血液的战士就越强大。可能因为生下来就服食了哈斯塔血液的缘故,怀特家族从未有一人做出被邪神诱导背叛人类之类的事情。

希尔和希瓦姐妹也不例外,她们天生便饮下了哈斯塔的血液。之前的信息已经不重要了,但现在由于融合了好战的希尔和机警的希瓦,她们凭借出神入化的对风的控制和二人一心的特殊能力在公会里夺得了“暴风者(Tempest)”的称号。本来之前希尔德阶级是B,希瓦是A,但现在两人均为S级。

顺便一提,之前两人使用的是两架轻型战斗装甲,希尔擅使以右侧进攻为主的“进击号(Attack)”,希瓦则善使以左侧防御为主的“泯灭号(Disappear)”。但人格归一后她们把两架机甲分别拆开拼成了一架,使用了进击号的右侧和泯灭号的左侧并改名为“泯灭进击号(Disappear-Attack)”。虽然平时身体的控制权仅归于一人,但在作战时二人却可以进入一种奇妙的状态:一人控制身体的一半,这个时候二人的精神同步率可以达到100%,战斗力也可以翻一倍,默契那更不用说,就像《环太平洋》里的机甲战士驾驶员神经元合体一样。

“回见。”这时希瓦冲我摆摆手,转身离去了。

还好现在的人格是希瓦,要是好事的希尔一定会拉着我聊上几个小时,那样我今天一天就耗在这了。

“嗯,回见。”我说着也向公会内部走去,突然感觉一股强劲的风从背后吹来。

有人偷袭!

好在长时间的战斗锻炼了我的反应速度,我急速将头往左甩躲过了这一击,同时右臂上扬夹紧了偷袭物————通过刚才的风声判断是一条胳膊,狠狠轮过自己的肩膀————就是俗称的过肩摔,然后以右拳狠狠凿向地面。

按理说那家伙应该偷袭未成又被我甩过肩砸在地上正一脸懵逼,我这一圈应该100%砸在他的脸上把他砸晕才对。岂知那家伙像是预知到了我的行动一样,被摔在地上立刻在空中一蹬腿蹲坐起来————就是中国人俗称的鲤鱼打挺————我这一拳砸了个空,打在了地板上。那家伙则在双脚着地时迅速挺直上半身,狠狠一转身就将右腿冲我还拄在地上的胳膊踢来。

看这气势,要是一般人一个措手不及胳膊就会被踢断吧!

好在他遇上的是我。

我急速收回右手抬升到大概与小腹平齐的地方,刚刚一直闲着的左手也拉到同一地方,右手在上左手在下,双手皆摆成形似鹰爪的形状。那家伙的抡腿还来不及收回,正正好好被我在半空中抓住。

这一招是我的一个中国哥们教我的,确切的讲是用这一招对付过我。好像叫什么......隼取(Eagle attack)。

顺便一提,那家伙不是曹文浩。曹文浩是一个完完全全的文职人员,就算给他一把枪告诉他“用这个把敌人干掉”,除了不知道如何开枪只能当做钝器来用以外,还有可能因为走火误伤自己而导致挂掉。

抓住之后,我当机立断把双手狠狠一拧!

如果不出我所料,接下来这家伙悬在空中的身子就会由于无法掌握平衡而旋转180°,以脸着地的姿势拍在地面上。

可惜我遇上了那家伙。

他好像预知了我的行动,在我拧动双手的同时左腿在地面一蹬在我双手放开他的脚的同时两脚并拢,刚好在空中旋转了两圈,完美的双脚着地。

可恶!当年我面对这一招的时候可是脸朝下狠狠摔在地面上差点摔断了鼻子的!

好在我早就预料到这一击伤不到他分毫,于是直接不等他站直,当即朝着面前————也就是那家伙的后背————就是一拳!

顺便一提,这一拳完全处于无意识。毫不自夸地说,是本人在经历众多惨烈的战斗之后积累下的战斗经验令我使出的神技。

但很明显,对面那家伙也拥有如此神技。

因为他连脸都没转过来就像我伸出了左手掌。

“啪”的一声,我的攻击刚好被挡下。

一双漆黑的眼睛缓缓抬起,与我的双眸正对。

“你好呀混蛋。” “这是我的台词。”

双手分开后,那家伙立即整理了一下服装:就算隔着衣服也能看出他肌肉体质的身体;理了理用发蜡固定的刺猬头之后,一边抱着双臂一边仰身笑着“早啊。克拉夫特(Craft)。见到我一定很开心吧?” “一点也不。”

韦德·沃勒(Wade Waller ),有着人肉军械库(Human Arsenal)之称。是一名十足的枪械狂,资料记载擅长使用狙击枪,9毫米手枪,加特林机枪,左轮手枪,信号弹,M1卡宾枪,火箭炮,大口径短筒手枪,乌兹轻型自动枪,榴弹发射器......以及土豆枪。一言以蔽之,只要是人类发明的武器就没有这个家伙不会用的。

话说土豆枪是什么鬼啊!

而且这家伙喜欢战斗的时候背上一堆枪械,到底多少把枪我没算过,反正加特林就至少有三把,看上去还真的是座人肉军械库......话说你背那么多东西,负重没问题吗?

而且啊,听他说他的妈妈相当喜欢看漫画,所以才给他起了个跟漫画人物一样的名字(死侍,本名韦德·威尔逊,美国漫威漫画旗下反英雄)。不过他的脸没有被烧伤,倒是他的战斗服跟死侍的很像:只露出眼睛的头罩和紧身衣,不过是黑黄的。

“早啊,混蛋。看来你很有精神嘛你这SexualBeast。”

“......Sex......什么?”

“是SexualBeast,你这混蛋加白痴。一会看不见就开始拈花惹草。什么时候又和希瓦变得要好了,诶?”

说着,这家伙把胳膊搭在我的脖子上,奸笑着指着希瓦离去的方向。

喘不过气来了你这混蛋!!!

“我们关系本来就很好的,再说她不过是跟我打招呼而已啊。”

“哼哼哼”韦德摆出一副‘我已看破真相’的表情“真的是这样吗?”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哼哼,我从你出门起就一直都在暗中观察你到底在干嘛:先是和丽莎亲亲热热的一起来公会;”

“哪里就亲亲热热了?”

“然后与劳顿姐妹打情骂俏。”

“完全就没有打情骂俏!”

“之后与希瓦打得火热。”

“火热个鬼啊!”

“中间还与曹文浩交流!你连男人都不放过吗你个变态!”

“......”我已经完全无语了。

正如你所见,这家伙虽然武力值爆表,但是纯粹就是个变态:他非同一般地喜欢男女之事,我觉得用‘喜欢’这个词已经无法表达他对男女之事的喜爱之情了,人类还没有发明这样一个成语来形容他。没错,他就是这样一个变态。

顺便一提,这家伙特喜欢用二楼女厕所里的那台电梯。

“对了,那家伙呢?”韦德瞬间切换话题————像善于使用热武器一样,这家伙同样善于在聊天的时候神转折————开始东张西望,好像能找到他期望的那个家伙似的。

“在西藏吧......”我答到。

没错,我们还有一个同伴,我们三个组成的小团体里他可谓是最强的:在刚一见面的时候韦德就向他提出挑战,结果被轻而易举的撂倒。之后不服的韦德要求重新挑战,你猜怎么这?25败0胜。

不过他还是败在过两个人手下:他的师父(自称)还有我。

虽然他因为我打败了他而尊称我为老大,但我还是认为他是最强的。

至于原因......以后再说吧。

“话说他什么时候回来啊?” “......不知道。”

不过,让我和韦德这两个穷鬼蛋疼的是这家伙同样是一名百万富翁:他已故的父母给他留下了上亿的资产和产业,现在据他所说‘正在喜马拉雅之巅寻找内心的平静’......更蛋疼的是在那平静的地方竟然没有信号。

所以只能静候他归来,毕竟我又不能亲自飞去喜马拉雅把他抓回来。

“说起来啊,”我叹了口气“报到时间不是在八点整吗,现在已经快七点半了吧,你还有什么没干吧?”说着向他伸出了左手腕,露出了手腕上那块表(探险家型劳力士,做了战斗改装——其实就是加厚了表面)给他看:7:27。

“???”韦德疑惑的看向自己的表(儿童电子表,上有爱探险的朵拉图案),然后......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向公会内部飞冲了出去。

这家伙习惯在公会报到前护理一遍自己的武器,每次至少也要花上20分钟,不过估计等他赶到自己的武器柜再开始护理已经来不及了吧,因为从这里跑过去至少也需要7分钟。

“祝你好运吧”我在心里默念之后......

“约翰·洛夫克拉夫特。”

从旁边传来了一阵并不太高也不太低的十分好听的声音。

......终于来了吗......这个最大的麻烦。

我深吸一口气,转过身去:“早啊,伊莎贝拉。”

昨天临时通过要挟手段成为我搭档的伊莎贝拉·奈亚拉托提普小姐,正双手插腰的站在那里。

“很高兴你来了,我还以为你会因为不想与我组队而在家装病呢。” “你基本上猜对了。”

本来我打算在家装病不来,可是丽莎以‘工作可比生命重要哦’的借口硬把我从床上拽了下来,不得已只好来了。

“先不提那个”伊莎贝拉说着原地转了个圈“我穿起来怎么样?”

她现在正身着公会的会服:上半身是银灰色的西装外套,穿在伊莎贝拉的身上衬托出了她无比完美的身材曲线————她昨天晚上穿的是一件宽松的运动服,现在看来似乎是穿衣服会瘦的类型————下半身......穿着一件只到膝盖之上的黑白格子的短裙,把那线条完美套着白丝的美腿毫无保留的暴露在空气中。更严重的是由于会服自身的设计问题加之伊莎贝拉算是身材较高的,只是平举双臂,那形状漂亮的肚脐和纤细雪白的蛮腰就暴露在了空气中————当年对会服设计大为不满的我追问老爹到底是哪个傻子设计了这种结合了日式校服风的会服时,老爹想了半天才回答:“......H·P·洛夫克拉夫特......”

我们的祖上大人真是个讨厌的人。

现在看来,这样的会服的确很适合伊莎贝拉这样的美女(仅限外表)穿。

……是我讨厌的类型呢,从各种意义上讲。

没错————因为小时候的一些事情留下了心理阴影也说不定————我十分的讨厌女人————尤其是女人裸露在外的肌肤。

郑重强调一下:我不是GAY,绝不是!!!

顺便一提,男式的会服是一件银灰色的西装,由于担心来公会再换会浪费时间,所以我向来是在家穿好会服再来的。

“很适合你啊。” “嗯......谢谢。”伊莎贝拉小脸一红“说起来......你穿那件也很帅呢。” “那真是谢谢了。”

伊莎贝拉低下头,小小的沉默了一会“……就一次。”

“一次?”

“一起解决遇见的第一次事件。”

哦,你说约定啊。

“嗯。” “然后你再决定我能不能继续担任你的搭档。”

“嗯。”虽然答案已经确定了。

“所以……我会把我的最佳水平展示给你看。” “哦。”

“你也别忘了要让我看到你的全部实力啊。”

“好的。”是正常状态下的全部实力哦。

“所以”这时公会早上八点的报到铃声响了起来“就从这里开始,崭新的一天吧!”

那是我的台词啊!!!

附:全部部门参考

救护部(Ambulance Department):培养服务于猎人公会的医师,负责教授学员在战斗中猎人们出现的各种紧急情况的处理方法。 标牌:红底白字

狩猎部(Hunting Department):培养服务于猎人公会的猎人,负责教授学员与邪神的战斗方法以及战斗中出现的各种紧急情况的处理方法。 标牌:黑底蓝字

通信部(Communication Department):培养服务于猎人公会的通信员,负责教授学员使用通信设备对猎人进行咨询联系的后援工作。 标牌:绿底白字

狙击部(Snipe Department) :培养服务于猎人公会的狙击手,负责教授学员使用狙击枪在战斗时进行远距离的后援工作。 标牌:黑底白字

谍报部(Spying Department):培养服务于猎人公会的间谍,负责教授学员进行谍报,地下活动与破坏工作等后援工作。 标牌:绿底蓝字

寻问部(Asking Department):培养服务于猎人公会的审讯师,负责教授学员对遭遇邪神事件的目击人进行询问工作。 标牌:没有,在应该挂标牌的架子上摆了个喇叭

侦探部(Detective Department):培养服务于猎人公会的侦探,负责教授学员利用侦探术和推理学对邪神事件进行调查与分析。 标牌:红底蓝字

鉴识部(AppreciationDepartment):培养服务于猎人公会的鉴识员,负责教授学员针对邪神遗物进行科学的分析与鉴识。 标牌:黑底黑字(标牌上的字是刻上去的)

装备部(EquipmentDepartment):培养服务于猎人公会的装备制造人员,负责为公会为学院提供武器,装备,研究新设备等。 标牌:黄底黄字(辨认方法:整个标牌是铜铸的)

车辆部(Traffic Department):培养服务于猎人公会的驾驶员,负责教授学员进行车辆,船只与飞行器的驾驶操控。 标牌:没有,在应该挂标牌的架子上摆了个轮胎

情报部(IntelligenceDepartment):培养服务于猎人公会的情报人员,负责使用通讯工具,进行咨询联系的后援工作。 标牌:没有,在应该挂标牌的架子上摆了个对讲机

执行部(Execute Department):培养服务于猎人公会的执行人员,负责执行公会直接下发的任务,准军事机构,一群不折不扣的暴力狂。 标牌:无,连部门在哪都难说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