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不属于方舟的骑士

更新时间:2020年08月21日

《不属于方舟的骑士》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GuoChery著

不属于方舟的骑士

作者:GuoChery分类:同人小说类型:战争

“现在只是事物发展一个的阶段罢了。”她说。源石、天灾、矿石病,原本一切的“真相”就在我触手可及的地方,但她的出现却将要颠覆我的认知。我们已经为所谓“真相”付出了太多的牺牲。所以面对她,我——艾力毕达,该相信谁?究竟谁能够真正揭开这世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看来信号弹定位很准确呢,临光小姐。”阿米娅扶着我对着临光说。

“其实我们那时候就是因为看到了乌萨斯军警和弑君者他们的冲突才一路跟过来的,信号弹的出现只是让我们小队更加确定阿米娅你们小队遇到麻烦了。”临光开始有些腼腆地解释起来。

不过当临光提到她们小队的时候我才发现,她的小队人数十分少,而且全部是女性,其中有一名不管是身高还是体型都和阿米娅一样的干员一直跟在临光身后,留着披肩的短发,身后有一条猴子的尾巴。

“话说刚刚的声音是?”我好奇地问。

“就是这位孩子——弗拉纳根的功劳。”临光将那位“孩子”推到了凯西身边,而她也在凯西抱住她的一瞬间便倒了下去。

“喔哦哦……罗德岛大嗓门儿啊……今天第一次见识呢。”凯西将她轻轻地放在杜宾身旁。

与此同时,狙击干员们与术士们都绷紧了神经,都将武器对准了出现在楼顶的梅菲斯特。他一张稚气未脱的脸,身着一身白色的正装,只是长裤改成了七分裤,绿色的瞳孔则直勾勾地盯着我看。

“啊!就是你呢,和其他人都不一样。”梅菲斯特向后捋了捋头发,一副悠闲自得地模样。

“就是你,蒙面的那个。”

“博士!退到我身后!”阿米娅当机立断将我护在了她矮小的身躯后,重装干员们也早挡在了梅菲斯特面前。

【博士,杜宾现在倒下了,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够指挥我们。】阿米娅在PRTS中和我单独说。

【可是阿米娅……】

啊…我怎么是这么糟糕一个人,居然在这种时候想要把使命推给一个年轻的小姑娘。

【博士……即使你不记得了,但是就和那个时候一样,我相信你可以带领我们,走向胜利,罗德岛的大家,一定都是这么想的——一定可以。】阿米娅没有看我,依然张开手臂护着我。

远处的那团云显得更加粘稠混沌,将天空整个染成了暗红色。而阿米娅制服上微微闪耀着的蓝色光辉让我心中荡起了涟漪。

她单薄的身躯却肩负着艰巨的使命,我想替她分担!

【得令。】

【那就拜托你了。】

我在PRTS小队频道中对大家下达了指令:【狙击干员盯紧敌方首领,术士将阵线后拉五米,借用车辆作为掩体,近卫干员去屋内寻找可以充当掩体的物件,重装干员原地待命。】

在我下达每一个命令的同时,对应的干员就已经行动起来了,衔接十分完美。

“诶?罗德岛的客人们,我之前就觉得有趣了!你们果然不只是会摆摆试管那么简单呢……尤其是那位蒙面的客人对吧?你就是指挥吧?”梅菲斯特看到干员们行动之后反而笑出了声。

“嘛…反正一开始罗德岛就不是我们主要的目标,放走你们也可以——”梅菲斯特从屋顶上跳了下来,他轻盈地落到地面,“只不过,你们要把那个‘博士’留下来呢。怎么样?”梅菲斯特笑的越来越扭曲,他摇着头继续自顾自地说着:“还是说你们要留下来与我们一起欢度这‘盛宴’?”说着他伸手指了指身后的云层。

“荒唐……”杜宾艰难地从牙缝中挤出来两个字,临光伸手示意她不要再说任何话。

所有人的精神都处在紧绷状态,而我也是不例外的,不仅仅是因为面对强大的敌人,更是因为我并没有想好下一步的对策,让队员们找掩体纯粹是处于我的直觉。

“我们不管你的目的是什么,但是博士是不会交给你们的。”阿米娅握了握拳头。

梅菲斯特脸上的笑容在一瞬间凝固了,不一会儿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嘴角抽搐着:“真是贪婪啊!不仅想离开这场‘盛宴’还想带走‘客人’?哈哈…哈哈哈——那好吧,就让我们开始狂欢吧!”突然周围便响起悉悉索索的声音。

【罗德岛!准备迎战!】

掩体没有完全成型,只能够我与几名伤员勉勉强强蜷缩在后面,其余干员几乎都是靠自然的掩体进行战斗。

“博士六点钟方向!大量源石虫出现!”有术士干员提醒。

“ACE!”我朝着ACE大喊。

“盖尔、乔!跟我来!”ACE立刻从前排来到了后排,配合着术士的法术将源石虫挡在了我后方两米外,黄色的汁液不断飞溅,实在是不忍直视。

“A队、D队,把狗放在E2和E3的位置。”梅菲斯特站在三十多米开外指挥着战场,【狙击干员!把地方首领斩首!】阿米娅看准了时机命令躲在掩体后的狙击干员进行狙击。

狙击干员刚将弓弩架起准备射击,一道红光便闪过,接下来只剩下身首异处的尸体。

“小心敌方狙击!不要离开掩体!”临光举起盾牌挡在了我的面前。“嘭!”一声巨大的爆响在临光的盾牌上响起,但临光依然保持着防御的姿态。

“该死!这是弩炮吗?!冲击太大了,我怕防不住下次,博士不要露头!”临光退回了车后。

“啊啊啊!不要过来!”前排又爆发出近卫干员的惨叫我快速探头看了一眼,数十只疯狗扑向了我方的阵型,重装干员与近卫干员都被缠住,并且还有些许被逼出了掩体,数支弩箭飞向他们,有些人幸免于难,但又有一名重装干员与两名近卫干员被射穿了身体。

【看到了,就在对面楼内的二楼!他们的狙击视野不算很好,术士能不能想想办法把他们给炸飞?如果是弩炮在装填就还有希望!】

瞬间我身旁的术士便将目标从源石虫身上转向了大楼,开始了源石技艺的发动。

但我还是被摆了一道,敌人留了一只弩炮专门补刀,弩箭瞄准了术士直勾勾地冲来。

“小心!”之前被射穿右腹的重装干员扑向术士的方向,最终带着仍撕咬着他的一只疯狗一齐被弩箭射穿胸口。

鲜血喷溅在我的面罩上遮挡住了视野,只有大楼爆燃的火光模糊的透了过来。

“唔……”我用颤抖的双手擦去了散发着余温的血液,我意识到不能拖下去了,才刚开战五分钟不到就已经失去了数名干员,这样下去只会被耗死在这里,而且现在出现的源石虫和疯狗怎么看都不会是主力。

【必须撤退了……】我感觉到了,身为领导者却说出这种打退堂鼓的话的屈辱感。

【医疗班优先将轻伤者转移,重装干员重整队形,不要让那些野狗靠近我们的队伍,术士配合近卫干员把那些源石虫清理掉,清出一条能让我们离开的路。】

队员们没说什么,他们只是服从命令。

“嗯……不出我所料,B队到E4,将他们一军。”梅菲斯特自信地将他的所有作战部署说了出来。

“这…这!博士六点钟方向又出现大量整合运动!装备精良!和之前的不一样!”有近卫干员大喊着。

“乔!镇定!博士和阿米娅都还在,听命令行事。”ACE调整了一下他举盾的姿势,将接近他的整合运动推了出去,并用战锤锤扁了他的脑袋。

【埋伏?!为什么侦查小队没有发现?!】阿米娅没有预料到整合运动的出现。

【恐怕侦查小队遇到麻烦了……再加上这天灾——糟了啊,不到一个小时天灾就要降临了,来不及撤离的!】临光回答阿米娅。

【只能冲出去了,不能循规蹈矩了……】我犹豫地说出了我的想法。

【博士?什么意思?】阿米娅似乎察觉出我话中有话。

【我…虽然我没有记忆,但是我也……不想在这里白白死去,大家想必都一样,可如果为了大局考虑,伤员的救助——会拖我们后腿。但如果只是带走有行动里的人……】我乞求着阿米娅众人的原谅,队伍中有不少都是能活下来的伤员但是如果不将他们带走那也就无异于宣判了他们的死亡。

PRTS中陷入了沉默,在我看来罗德岛本应该是一个给人带来希望的组织,但是我的所作所为却不像一个为大家所信赖的人干得出来的事情。

“医疗班,把杜宾带上,剩下的不能行动的……”阿米娅用着沉重的语气对凯西说。

“……收到。”凯西的眼角滑落了一滴泪水,将她脸上凝固的血液晕染了开来。

无耻!可恨!不仅是我自己,还有整合运动!这个仇我不报——我这辈子都没法安眠!

“压制他们狙击干员的火力!术士,把拿盾的全部炸飞!”我激动地没有再用PRTS传达命令,直接带着屈辱与愤怒将命令喊了出来。

命令——他们就像是我的棋子一样,服从。但是前赴后继的死亡不是我想看到的。果然我不行,当指挥临阵磨枪果然非常失败,我到底为什么值得他们去赴死?!

“突破口!他们的阵型乱了!”临光率先冲破了整合运动的最后一道防线,将她所经之路上的整合运动都掀飞到天上。

ACE直接将我扛到了他的肩上,紧随临光突破了防线。

其他幸存的干员也陆续撤离了出来,而被留下的干员我再也没得到他们的讯息,即使他们的PRTS依然在线。

“想必他们会恨我的吧……”我扶着ACE的肩膀看着被整合运动包围着的几名奄奄一息的干员。

“要恨就恨你的决策水平还是烂的没下限吧——!咳咳咳!”杜宾在阿米娅和凯西的搀扶下咳着血训斥着我。

“杜宾教官!请您不要再说话了!博士…博士至少让我们活下来了,他做出了最优的权衡……”凯西为我辩护着。

杜宾不甘心地咬着嘴唇,不一会鲜血便从嘴角渗出。

后方的狙击干员依然时不时停下狙击追来的疯狗,而狙击干员们的数量明显比接敌前少了一半。

“天灾降临还剩半小时,有没有捷径?”阿米娅看了一眼手表后发问。

“有…从城中广场那里……但太开阔——咳咳!”杜宾开口。

凯西急忙放下杜宾给她注射镇定剂并做了些简单的护理。

“来不及了,如果不抄捷径恐怕没人能活着回去。”ACE斩钉截铁地对阿米娅说。

“向中央广场前进。”阿米娅带领着队伍重新移动起来。

路上,整合运动出奇的少,除了一些整合运动的尸体与乌萨斯军警的尸体堆积在一起之外几乎没有看到任何有关整合运动的痕迹。

“太安静了。”ACE机敏地说,而在他的前方就是城中广场,整个广场是一个边长近百米的正方形,只有中间的巨大纪念碑,除此之外没有任何掩体。

“这么明显的陷阱也要去吗?”我问。

“不然就被天灾吞噬。”临光无奈地回答。

“为什么当初没有考虑到切尔诺伯格没有撤离是因为整合运动?!这次行动真是失策!”ACE后悔地用拳头将身旁的卷帘门捶出一个坑。

然而我们无路可退。

果不其然的,整合运动从四周出现,不仅出现了拿刀的近卫干员,还有无数术士与狙击干员。当我们看向后方时,梅菲斯特与弑君者却已经站在我们来的路上。

“没路了。”我有些担心地提醒大家。

“博士……到你出场的时候了。”阿米娅站在了我身前。

【罗德岛,准备迎战!】我下达了命令。虽说广场有四个入口,但只要我们在中央形成阵型还是比较安全的。

凯西把杜宾安排在纪念碑旁,也抽出一直插在腰后的甩棍准备背水一战。

“轻伤的干员只要还有行动能力就一起防御。”阿米娅对后排的伤员也下达了命令,我有些迟疑:“阿米娅,他们的行动能力不高。”

而阿米娅只是说:“大家已经做好为博士牺牲的准备了。”

我长舒一口气,不知到底是安心还是对自己的一次劝慰,对于没有记忆的我,我感受不到任何应有的使命感,他们这么做在我看来只是白白牺牲。

“术士的攻击来了!”ACE等人一齐举起盾牌进行防御,挡下了第一波试探性的进攻。

【术士,反击!】我见对方的术士已经进行过一波攻击后发令。

随着施法声音的响起,各式各样的法术飞向四面八方,有些敌人来不及防御便化成了灰,有些惨叫着寻找自己瞬间消失的手与脚。

【别急,等对方狙击干员反应之后再行动!】我吸取了上次的教训没有操之过急,果不其然对方狙击干员立刻朝着我方集火。但所有箭矢都打在了重装干员的盾牌上。

【现在!】狙击干员与术士一同从盾牌与掩体后探出身进行攻击又削减了不少敌人。

“他们还在前进!”临光握紧了武器咬牙切齿地说。

“这么下去我们迟早要被围剿。”ACE说。

“话说弗拉纳根还没醒吗?!”临光问凯西。

凯西跑到纪念碑旁,她依然躺在杜宾旁边。“不行!她还是昏迷状态!”凯西跪在地上轻轻拍打着弗拉纳根的脸。

“注射强心针。”杜宾抓着凯西的肩膀说。

凯西犹豫了片刻后便从腰包中取出一支注射器,脱去弗拉纳根的作战服后向她的胸口扎去。

“哈——!”弗拉纳根倒吸一大口气,从地上坐起,环顾着四周,原本软绵绵的尾巴一瞬间卷了起来。

“这里是……?”弗拉纳根有些不解地问。

“别发傻了!你上场的时间又到了!”凯西不断晃着她的肩膀恳求着她。

“诶诶啊啊啊!别,别晃了!我头疼着呢!”她挣脱了凯西的双手,显得有些委屈:“我明明才昏过去一次,还要我再来一次啊!凯尔希医生叮嘱过我不要经常用嗓子的!”

“弗拉纳根,这是命令!——咳咳!”杜宾有些恼怒了,大声地对着弗拉纳根吼着。

“唔……真是的!”说着她突然朝着我看了一眼,尾巴伸的笔直,仿佛炸毛一般。打扰你睡觉的不是我啊!

“大家注意耳朵!”阿米娅首先将自己的耳朵从头顶拉下来,其余人也纷纷堵住了耳朵。

我靠在掩体后隔着面罩捂住耳朵后,弗拉纳根深吸一口气,然后——

我只记得周围的空间似乎都在震动,甚至连空间都要被她的音波扯开一道口子一般,一阵巨大的冲击波与音波一同以我们为中心扩散了开来,我都没听到有什么声音。但当弗拉纳根再一次虚弱无力地瘫坐在地上时我才发现我正经历着剧烈的眩晕并伴随着可以覆盖一切声响的耳鸣。

【这是?弗拉纳根做的?】我在PRTS中询问,还没等回复,熟悉的合成音又在我脑海中冒了出来:【检测到艾力毕达博士轻微的脑震荡,不建议继续使用PRTS。】

“脑震荡是什么情况啊?!”我说出来的话我自己都听不清。感觉就像在水中听音一样,所有声音听起来都是模糊的。

“……士…博士!”听觉过了好久才恢复正常,期间我的视线仿佛蒙上了一层灰布,甚至直接无视了就在我眼前拍打着我的凯西。

“啊,啊?我怎么了?脑震荡是什么意思?”我还有些回不过神。

“阿米娅,博士没事!”凯西擦掉从耳中流出的血液回头对阿米娅讲。

“不要怠慢攻击,术士们和我一起!”阿米娅代替我在进行指挥。

弗拉纳根因为用力过猛又一次倒在原地,失去了意识。

“博士,您稍微休息一会儿吧。刚才弗拉纳根又吼了一嗓子……那么大的声音难免有影响,再加上长时间使用PRTS会让您有失真、疲惫甚至恶心的感觉,把这个药吃下去吧。”凯西递给我两片药与一瓶水,我将面罩的防弹玻璃升上去迅速地吃了那两片药,就这样我敞着面罩长舒一口气。

我睁开眼睛,看到凯西有些失落,她突然靠在了我的肩头,我有些不知所措。

“凯,凯西?!”我的双手悬在空中,不知道往哪放。

“博士,我真的很怕。”凯西有气无力地说。

我没有说话,她继续倒在我的肩膀上说:“大家明明以前都是一家人……只是因为天灾,就要这么……我不明白。我不想杀死任何一个人,可是…我也不想被任何一个人杀啊……怎么办,博士……”

我看了看她,头顶的猫耳中也渗出了鲜血,染红了耳中的那一小撮毛,经历了这么多战斗后疲倦的脸上蒙上了一层血与灰。

真可怜,大家都是。原来“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真的无辜的”是这个意思。明明大家都是战争的受害者,但又是战争的加害者……

我摸了摸她的头,原本应是柔顺的头发现在也毛毛糙糙的了,我轻声说:“没事的,我相信不幸会结束的。”我不知道为什么能够对罗德岛产生一种亲切感,不过这都无所谓了,反正我相信在我了解更多真相后能够断绝这一切天灾与人祸。

“嘿嘿!博士真是……这种事情现在你怎么有把握呢?”凯西也不禁笑了起来。

“诶——就当是我对你没什么把握的承诺吧!”我重新降下防弹玻璃,支起身子看向掩体外,整合运动还是疯狂地逼近我们,感觉我们的姿态更有点“负隅顽抗”的样子。

不少近卫干员已经配合重装干员开始与整合运动短兵相接,而狙击干员还在压制对面的狙击干员与术士。

但是我似乎忘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为什么那两个头领到现在还站在那里没有动过?

弑君者和梅菲斯特都站在我们来的路上,一动不动,一点要主动进攻的意思都没有。是想消耗我们之后再亲手将我们收割掉?

这么想是不是应该先让一些人解决他们?反正他们一动不动而且身边也没有任何的防卫。

【阿米娅,你看看你能把那边的干部解决掉吗?】

【我会尝试。】阿米娅回答完便开始施法,地上的混凝土瞬间腾在空中,下一瞬间又“嗖”地朝着弑君者和梅菲斯特飞去。

但混凝土还没飞到他们面前便被一道屏障拦住。

【有术士像他们施法了,单凭我的法术恐怕……】

我点点头,寻思着他们的目的。

突然我想到了什么,赶忙来到杜宾身边问:“天灾还有多久?!”

杜宾也突然醍醐灌顶似的,拿出PDA点了几下后怔住了,脸上露出了严肃的神情。

“喂!”我抢过PDA一看,倒计时只剩下个位数,要突围也就只有这么一点时间了。

怎么办?现在光是转守为攻都困难,更不要说突围!天灾马上就要来了,不是被整合运动撕成碎片就是被天灾撕成碎片。怎么想都是被将军了啊。

对了,那两个干部,为什么不走?难不成他们不要命了?!不不,不可能,虽然他们做事确实疯狂,但是不可能如此鲁莽,保护措施他应该是做好了,就是那层屏障,他难不成是想目睹我们参加什么天灾的盛宴吗?

那干脆就将计就计吧……

经过数分钟的厮杀之后,天色变得越来越暗,时间是中午刚过,但是血红色的乌云已经将切尔诺伯格笼罩,即便是在城市边缘也可以清楚地看到在城市中央的天灾中心中不断爆发着雷暴,先前沉闷的雷鸣还不断地与刀剑碰撞的声音重合,但是此时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不约而同地望向天空。

周围的空气中弥漫着粉尘,街道也被土黄色的迷雾充盈,周围风声呼啸,但气氛却压抑的出奇。

“这就是天灾?”我的视线被天空中的景象深深吸引。

凯西却否认了:“不,接下来才是……”

突然周围开始轰鸣起来,起初并没有谁感觉到什么,但是很快的,“轰隆隆”的响声便由上而下地降临,血红的云层突然疯了般开始隆起、膨胀,紧接着便像是肿胀的血泡爆裂开一般,大大小小的陨石带着火尾开始坠落。

整合运动的人群中开始有人欢呼,甚至有人开始舞蹈,像是病毒一样,这种疯狂的氛围一下子便弥漫了开来。

群魔乱舞。

凌乱的舞姿和语言,但是所有人却又都是性情高涨,嘶吼着、大叫着、狂笑着。

如果稍不注意我甚至觉得我下一秒也会加入这疯狂的“舞会”,而远处的梅菲斯特则笑着大喊着:“狂欢吧!我的客人们!尽情享受着上天赐予的盛宴吧!哈哈哈哈!”

【术士们!一旦有大块的陨石到我们头上立刻击碎,其余干员找掩护,尽可能减少损失!】现在不是发呆的时候,但是所有人似乎都和刚才的我一样,被这癫狂的场景吓呆了,就连杜宾脸上都有一丝不可思议的神情。

听到我的命令后术士们才如梦初醒,开始警戒我们的上空。

突然我们上空的云层也被快速下落的陨石划破,“术士,集火!”

法术的光芒冲向飞速下落的陨石,两者碰撞的瞬间发出爆响。

巨大的火球在天空中膨胀着,陨石碎成大大小小的碎片落了下来。

就在我还松了口气庆幸这不是灾难中心时,不远处的惨叫将我拉回现实。

“啊啊啊!救救我!谁来!”一名整合运动被一块汽车大小的陨石砸碎了下半身。“嘭嘭嘭!”接连好几声碰撞声让我惊恐了起来,陨石接连落了下来,虽然没有灾区中心那种一块就是直径好几百米的那么大,但现在在我们身边降落的陨石小的也有足球大,大的更比一栋公寓还大。大大小小的陨石将周围的房屋如推翻积木一般将它们夷为平地,在平坦的地面上种起了蘑菇。

“术士找掩护!优先保证自己的安全!”我站在原地指挥罗德岛的大家避难。

“博士——!”阿米娅站在数米开外朝我伸手大喊,我下意识抬头看去,只看到一快炙热的陨石正朝我飞速接近。

“嘭!”陨石砸在了地上,掀起了巨大的烟尘与冲击波。但我毫发无伤,只不过我似乎被拎了起来?

“博士!博士!”阿米娅撕心裂肺地呼喊着。

“博士没事!”临光将我夹在了她的胳膊下带出了刚才撞击的范围。

“临光!你可不能这么乱来!”我从她有力的手中挣脱,看着快和我一样高的临光我有些无力。

“艾力毕达博士,这是今天我第二次救你。”临光微笑着对我说。

“这倒是…感激不尽。”

“还没完!注意掩护!”凯西在尘埃的另一端呼喊着。

陨石还在不断地降落,但不论数量还是大小都已经没有了之前那么有威胁。

【损伤汇报?】

【ACE小队,没有伤亡。】

【这里是阿米娅…一名近卫干员重伤无法战斗,完毕。】

【医疗班没有大碍……】

我松了口气,真正地松了口气。看着周围抱头鼠窜的整合运动已经开始落荒而逃,和无头苍蝇一样,我断定短时间内我们暂时不会有太大危机。

【准备撤退了,抓紧时间,要是还有下一次估计就没这么幸运了。】

我站起来,挥了挥手赶走眼前弥漫的尘埃,不一会罗德岛的干员们都重新集中了起来。

“好了,接下来……”我还没说完,突然临光又将我挡在身后,阿米娅也迅速接应。

“一股硫磺和金属的味道烧焦的味道……连周围的空气也热起来了,这绝对不是天灾。”临光看着我们来的路上的尘埃慢慢散开,梅菲斯特与弑君者的人影中间又多出一个人影。

“罗德岛,你们果然和梅菲斯特说的一样生命力顽强。”那个新来的整合运动开口说。

“塔露拉!她果然也来了。”阿米娅握紧了双拳,我悄悄地问:“塔露拉是什么人?”

“整合运动公开的最高领导人。”阿米娅说。

塔露拉从剑鞘中拔出一把银灰色的长剑,迅速地空挥了一刀说:“反抗会为大地带去希望,但反抗,改变不了你们的命运。”

“切尔诺伯格已得解放,我们的工作已经完成,而我,对你们产生了些许兴趣,不过,也就仅此而已。”

【准备迎战,重装干员将她挡住后术士集火她。】我判定她应该会配合另外另个干部冲过来与我们近身。

“可惜你们做出了错误的选择。罗德岛,你们该真正的站在感染者这边,你们具备解放者该有的韧性。”塔露拉不改面色地继续说着。

“但你们总要为杀害同胞付出代价。”说罢她手中的长剑突然开始从剑柄乍现红色的光芒,光芒像流水一般延伸向剑身。

“而我将赐予你们一个我十分喜爱的结局——毁灭。”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