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夜梦奇谭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8日

《夜梦奇谭》精彩章节免费阅读_慕雪听风的小说

夜梦奇谭

作者:慕雪听风分类:武侠小说类型:三教九流

问一个穿越者,最大的快乐是什么?穿越。最大的痛苦是没有WiFi。可是已经穿越三次的言泽已经习惯了。但是神他妈给我蹦出一个神来。穿越过三次的他,到第三个世界,原本准备混吃等死,做一个舒舒服服的米虫。但是神说我还有任务的强制安利。神说自家小徒弟其实是未来终极BOSS,你逗谁呢?我家小徒弟这么乖。(见到小徒弟黑化后的他:……)神还说我一直都拥有一个金手指,我看你是在逗我,我咋就没看见金手指这种东西呢?(作为未来金手指表示:宿主并不需要他的出现,他只用吃瓜看戏和吐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他想起来他的大徒儿,当初也是这样,天天在他眼前秀,好不容易解脱之后,出门上个街都看得见情侣。

而且,你们是没发现还有门这种东西吗?一个二个的都喜欢从窗户翻下去。

然后情不自禁的言泽也从窗口跳了下去,体验一把飞的感觉。

正好落在画澜一行人的面前。

而画澜她们刚才就觉得这离煦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没想到近看更是美得不可方物。

绕是古灵精怪的画澜,也忍不住红了脸。

然后言泽就匆匆的走了,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要走的那么快。(这就是你为什么单身那么久的原因(눈_눈))

走着走着就来到了芳菲林

正如其名,芳菲林,桃花十里,延绵不绝,正是那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然而,偏偏有煞风景的味道,来破坏风景,这味道非神非魔,难不成是曦和,然后言泽就想起了他的强制安利中的强制任务。

((*´罒`*)你鼻子是属狗的吗?那么灵,没错,神器最近开始无聊了,因为他断网了!)

十分无奈的沿着这个味道往桃林深处走去,果不其然有几株桃桃树被人凭空劈断倒在地上。

还时不时传来几声求饶的声音。

言泽知道他离目标近了,也就十分猥琐的开始慢慢接近声源。

一位艳若桃李的女侠拔着剑直追着一位俊秀的少年。

(秀恩爱死得果然很快,没错,这就是刚才看见的那对情侣)

“阿堇…娘子你怎么了?”秉晨满脸哀求,手一直扣在剑柄上却迟迟不肯拔出剑想来是怕伤了江堇汐。

江堇汐却是眼神空洞,没有任何神采,又一剑向秉晨刺去。

“荷叶弯弯下江南,采菱姑娘菱角香,菱角香,娃娃笑,月牙弯弯船儿摇…”秉晨用着熟悉的家乡调,唱起了他在打雷时,天天给少女唱的歌谣,希望能唤回少女的神志。

江堇汐眼神却是仍旧毫无神采直愣愣的将剑刺入秉晨的胸膛里。

秉晨也不知道是心痛还是身体上太过疼痛,一滴眼泪从左眼流下来。

我就知道秀恩爱死的快,不过没想到初恋情节出现了,能让曦和刺偏,看来也是有用的嘛。

不过,曦和?她会刺偏?我信你个鬼?那位可是直接带着真身下来的,虽然说神的力量会在凡界被有所压制。

可是那曦和大佬,据所得情况来看早已有一半仙身入魔道,现在实力不知道强到什么程度。

如果她会因为控制不好一个凡人的身体,从而刺偏那就是滑天下之大稽。

尽管是言泽现在的凡界修仙第一人,也没有把握打得赢。

不过他也知道在这么看下去,是真的会出人命的,随即翻身下树。

一点穴位定住江堇汐,然后直接用神魂将那鬼怪给逼了出来。

秉晨还未反应过来,直愣愣看着言泽。

“兄弟,你的伤口不需要包扎的吗?”言泽温柔一笑。

“多谢小兄弟今日相救之恩,不知小兄弟,尊姓大名,在下姓秉名晨。”秉晨随即反应过来,但还是被言泽的笑晃花了两秒眼睛。

“在下姓稀名秦。”言泽继续面不改色的又乱取了一个名字。

不过,也不算乱取,这只是他作为凡人时的名字,只是后来他用了顺应大道的名字而已,而他作为凡人时期的记忆却也是一直刻在他的脑海里永不能忘。

“原来是稀兄弟,敢问刚才那是什么?”

“不过,一只山野小鬼罢了,秉晨兄弟你不必在意。”

“敢问可有防范的方法?”秉晨心有余悸,因为常年行走于江湖这些其他种族他还是知道一点的。

“哪里有什么防范的方法?若有人再次被鬼怪附身,你直接到官府告那鬼怪就行,只是鬼籍不好查,你若要那鬼怪受到惩罚可能要一周左右的时间。”

“那稀兄弟是。”

“我乃一芥巫师,放心是有专业证的。”当年这些规则就是言泽创定的,这些证件言泽自然都有一份。

“那稀兄弟可要一起吃顿饭。”秉晨用公主抱温柔地抱起江堇汐,一边还不忘对言泽邀约道。

“好,那就有劳了。”言泽也就毫不客气的答应下来。

“那不知接下来稀兄弟要去往何方?”

“四海漂泊,浪迹天涯。”言泽潇洒一笑,衣块随风飘飘虽然不是仙峰道骨,但也是风姿绝然,绝美异常。

“稀兄弟到真是一个性情中人,我与阿堇道是打算在这江南之地定居了。”秉晨虽然也是一个男人但也忍不住看呆了,心到这人若不是救了江堇汐他定是以为见到了山野惊怪。

“听秉晨兄弟的口音,想来应该不是来自江南的,不知家乡是哪里的。”

“稀兄弟莫要见怪,我俩的确不是来自江南,江洲湖县便是我们的家乡。”

“湖县?我记得十一年前湖县曾经被大水淹没过。”言泽回想了一下,脱口而出。

“是啊,确实被洪水淹过,那时我与阿堇从小便定了娃娃亲,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洪水淹没了村庄,就只剩下我俩相依为命,只是那时我们还年少,就稀里糊涂的像小孩子过家家一样拜了堂,成了亲,现在想来,既好笑又庆幸。”

“虽然有些艰难,那秉晨兄弟与江姑娘应该是去过很多地方的路上的风景应该很美好。”

“可这么一路走来闯荡江湖,如今也要在这江南之地定居了。”秉晨语气中有些感慨和伤感。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