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绝世小魔妃:夫君别乱来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8日

《绝世小魔妃:夫君别乱来》精彩章节免费阅读_姬天凤的小说

绝世小魔妃:夫君别乱来

作者:姬天凤分类:武侠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不要被书名骗了,非小白,不花痴,讲一段情深虐恋,生死相依,不离不弃的修仙故事,娓娓道来,跌宕起伏,有绝世外冷内热的男主,温柔谦和的女主,有血有肉,有耽美,有百合,有各色各样的人各种爱恨情仇。经历各种欺骗,伤害,背叛,最后诛心而亡,剩下三分魂魄的姬千雪,万年之后打入天国之门,在得知史皇赋还活着,死灰的心一下子就复活,只要你还在,所受的苦和罪都是值得的,可身为妖皇的史皇赋却将她拒之门外,这段情又该如何继续?铁链锁的住人,锁不住心,且看成为邪皇的姬千雪如何再重新俘获爱人的心。敬请关注。...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姬千雪立即反应过来,足尖一点,躲在几米高的树梢上,让自己掩身在树枝之后,悄悄往下看,来人越走越近,紫纱套着银白色劲装,一双黑色的长靴系到膝盖下面,白发如雪到腰际,只是面色很冷,信步走过来,似乎周身都带着凉气。

姬千雪摒住呼吸,心想:他来这里做什么?

只见来人缓步走到兰花大婶的坟前,先恭敬地上了三根香,然后躬身施礼,口中似乎说着什么,姬千雪也听不清楚,又见他蹲在二崽子坟前,从怀里拿出一颗圣灵珠,正要压着念力放进去,可突然就挺住了,嘴角似乎勾了勾,然后又把珠子放入自己怀里。

姬千雪看着他这样,眼中温柔地笑了笑,他果然如自己想的那样,不是冷血冷情的人,只是岛上闭塞,众圣灵不接受异类,又心存偏见,但震慑于他的双眼和威力,故而厌恶排挤他。

他冷声道: “还不下来!”

姬千雪不料他突然发声,推上一抖,便站立不稳,眼看要从树上掉下来,心想,这肯定要疼死了,只得闭上眼。

诶,怎么没有疼痛感?

姬千雪睁开眼,一看,这人竟然是天蓝色的眸子,湛清湛清的,只是眼神有些太冷,身上似乎散发着杏花的味道,若隐若现,闻起来还不错。

姬千雪心想:这人真是俊美,可惜为人太清冷,不招人喜欢。

姬千雪立起身,拱了拱手,温柔地笑了笑说: “多谢岛主救我不落地之恩。”

那人看了看她冷着一张脸说:“前段时间,课上老师没有讲过不得暗中偷窥,不到十六不能爬太高,也不能喝酒吗?”

姬千雪笑着说: “老师确有说过,是千雪冒犯了,还请见谅,当然,以后也不喝酒,也不爬高了。”

那人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转身就要走。

姬千雪连忙叫住他,温柔地问: “可否请岛主赐教姓名?”

漫长的,尴尬的沉寂,就在姬千雪以为他都不会回答的时候听见他说: “史皇赋”

姬千雪看了看他,拱手认真地说:“史皇岛主,仁善公正,令人敬佩!”

史皇赋听她言语,猛地转过身,一双眼睛直直地盯着她,这个少女,鹅蛋脸,一头乌黑波浪卷垂下来,细细的银冠压着头发,两侧边垂下来一些白色小碎花,一双眉毛修长,带着些英气,两只大眼睛明亮闪闪,神采飞扬,鼻梁微挺,嘴唇不薄不厚,下面穿简单的绣花蓝色束腰裙,脚上一双白靴干净整洁。

姬千雪也不畏惧,带着温柔的笑意也打量着他,然后说: “史皇岛主平时总是一个人吗?”

史皇赋低下眉眼,不再看她,也不应话,而是带着凉气迳自转身往前走。

姬千雪看他这样,心想:这人真不好相处,不知道经历过什么,弄的这个冷癖古怪的性格,摇着头,叹了口气,又往自己口中灌些酒,转念一想,虽然此人不好相处,可心眼不坏,模样一流的俊,就笑着朝那背影朗声说: “岛主若是以后想找人对饮,只管传书信与我,我必盛情以待。”

史皇赋身子顿了顿,头也不回地又向前走了去。

姬千雪喝拿着酒壶,一边喝,一边走,摇摇晃晃地回自己的住的千雪阁,一会儿觉得头懵懵的,就靠着树休息。姬千花迎面走过来,看她这模样,调笑着说: “瞧姐姐这模样,上课不专心,这会儿又喝的醉醺醺的,诶,姐姐到底为谁动了春心,得不到人家回应,自己伤心落魄,才这样借酒消愁。”

姬千花眼珠一转,笑着说: “难不成是薛玉?”

姬千雪这会儿喝的两腮酡红,迷迷糊糊的,到底还是有些清醒,看着姬千花说: “你都胡说八道些什么。”

姬千花瞅着她左右摇晃,站都站不稳,手里还拿着酒瓶子,一副了然于胸的神情说: “我看八成是薛玉,那小子是岛上最俊的,姐姐平素就喜欢美的东西来着,嗯,和我们年纪差不多的,只有薛玉长得最俊。”

姬千雪有气无力地挥挥手说: “别胡说,千花,那薛玉要是缠上我就麻烦了。”

姬千花以为她半推半就不好意思,眼珠胡灵灵地转了几个圈子,拍着她的肩膀说: “姐姐放心,我啊,定帮你把这事给办成了!”

姬千雪头晕晕眩眩的,哪里还有力气回应她,早迷迷糊糊梦游周公去了。

姬千花替她盖好被子,看那脸色就知道心中一定有什么鬼主意。

大半年后,到了八月十五,这一日是姬千雪的生日,姬千花为了祝福她满十六岁,特地准备了几个月,有好酒,好茶,好饮食,又不知地道从哪里弄来的花里胡哨的彩带等,把千雪阁打扮的非常漂亮。

姬千雪看了看笑着说: “这样也太夸张了些。”

姬千花挤挤眼,神神秘秘地说: “明日还有一个特别的惊喜等着你!”

姬千雪笑着摇摇头说: “都已经弄的这样新鲜了,还能弄出什么来?”

姬千花把手指放在嘴唇上,眨着眼睛说: “秘密。” 说完,转身蹦蹦跳跳地离开了。

姬千雪看着她这样费心,挺感动的,明日也算自己的及笄之年,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姬千雪总是比同龄的孩子们要更成熟一些,常带着笑意,为人非常温柔和善,这会儿坐靠在亭廊上,翘着二郎腿,一身白裙束腰,头发还是散落着,嘴里噙着一朵花,双手枕着头,面上很有为难之色。

明日要不要邀请他?

请了,他会不会来?

来了会不会吓到别人?

可明日只是姬千花他们几个年龄不大的大半孩子,孩子们又不像大人那样死板固执,或许可行也不一定。诶,总归这冷面岛主总不会把请把自己这些朋友给扔到湖里,也总不至于把自己的请帖当面扔在自己脸上,那来不来就看他自己了。

这样想着,姬千花站起来往史皇殿走去,临到殿门外,又有些犹豫,这到底可行不可行呢?深吸一口气,姬千雪扣了扣宫殿的门,屋檐下的银铃铛还是那样十几年不变一样地清脆地响着。门呀的一声开了,一袭白衣胜雪,淡淡杏花的香传过来,姬千雪吸口气,顿时觉得觉得神清气爽,脸上温柔的笑着说: “姬千雪无意打扰,明天是我及笄之礼,特此送上请柬,以期岛主能赴明日千雪阁之宴。”

史皇赋看着姬千雪双手恭敬地送过来请柬,脸上虽然没有什么表情,但眼中却有些惊喜,到底孤独了这么多年,姬千雪还是第一个送上拜帖邀请他的人,岛上其他圣灵看到他,不是低着头快走,就是赶紧藏起来,实在不行,恨不得以最快的速度刨个坑把自己埋起来,当然,史皇赋就冷着脸,周身带着凉风走过去,凉凉地似乎自己并不在意,所以平时除了有必要,他基本就在殿里不出去。

姬千雪知道这请帖不好送,可也没有想到这么不好送,两手都快举酸了,还没有见人来接。这岛主几个意思?要不,我就厚着脸皮再把它收起来? 正在她犹豫不定的时候,被接了去。

史皇岛主拿着请帖,声音不再那么冷,只是有些僵硬地说道: “明日我殿中可能有事,但看情况而定,你先回去。”

姬千雪拱手施礼笑着说: “那千雪静候大驾。” 抬起头还没看到人,那殿门蹭的一声又关闭了。

姬千雪咬了咬,心想,这白毛的,真不好说话!赶明,瞧我和他熟了之后,不灌他几坛杏花酒,管教他露出真面目。姬千雪心里这样想,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挂着温和地笑,转身走下石梯往千雪阁去,她自然也没有看到,有人透着窗户一直盯着她的背影,直到消失不见。

回到千雪阁,看姬千花赖在自己床上,一边翘着二郎腿,一边咬着醉花,瞧她回来了就问: “你刚才去哪里呢?我找你好半天呢!”

姬千雪笑着说: “我刚才出去一趟办点事,你找我做什么?”

姬千花纳闷道:“你还有什么事是我不知道的。”

姬千雪接着她的话,笑着说: “是是是,我的事小千花都知道。” 然后想了想又说:“明日及笄之礼,你有没有告诉婶婶伯伯们,我们几个聚聚就好?”

姬千花点点头说:“自然,开始他们都不同意,后来我就说:千雪从明天开始就是大人了,我们自然也应该尊重她的意愿。”

姬千雪点点头,又神秘地笑了笑说: “那我明日也有一个惊喜与你们!”

姬千花上来摇着问她,姬千雪只笑不吭声。

微风轻轻吹,百花盛开,草木葱葱,有溪水潺潺而流,映照着阳光明媚清澈,真是一个好天气,好景色,好心情。姬千雪也到床上斜躺着,手里拿杯茶,兀自酌饮了起来。

旁边的姬千花看她如此惬意,就知道明日必定有不寻常的事,心中也很是期盼,但假如她知道.....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