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我的恋人是大小姐

更新时间:2020年08月28日

《我的恋人是大小姐》Ouka=舞Ξ孇著_都市言情小说

我的恋人是大小姐

作者:Ouka=舞Ξ孇分类:都市小说类型:恋爱

第一次模仿日式风格的作品,同时也是开始写文的作品。简介:书名就是简介。PS:这是《我》系列的另一部短篇作品(上一部是《我是她的柴可夫司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校园的日子迅速地开展。

想当然耳,这里的日子并不是像小说中的那样快乐阳光的。什么能够结交多少多少的异性朋友啊,或者是发生一些什么愉快的碰撞剧情。这些事情尚未发生,说不定未来某段时间会发生也说不定。

至于原因,很简单。因为我被完美地无视了。

在这里,我的存在在大部分人的眼中彷如是空气一般。大概因为我是男性的关系,更加是因为其他人都很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同时感觉是身份的层次差切断了之间的联系。上流社会跟低下阶层之间的区别。没有什么人会注意我,我也没有过多地表现自己。

这里的课程除了一些普通的学科之外,其他很多科目都是不用我修习的。几乎连体育课之类的,我都是在一边观摩的。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对我视若无睹的,因为有比这更伤人自尊的。好比如我前面的这一位金发千金。印象中好像就是她,每一次在我面前经过的时候,总是一副看我不顺眼的。趾高气扬,气焰嚣张地将头往上抬了120°,然后用鼻子发出“哼”一声,闭着眼睛无视(实际上是藐视)我。

其实并不只是她这一个敢于这样表明自己的态度的。说实话,她算是我这里第一个(除了桜咲外)比较有印象的人了。再说实话一点,比起那些将我当做空气的人,我觉得这位大小姐更加有一份亲切感。另外据我了解,好像也有人到校长那里抗议过,但是最后被大小姐给压回来了。

但是,这样的日子真的是应该向着在海滩上夕阳奔跑的热血青春高中生的生活吗?

答案当然是否。

真的,我以后的日子会怎么样呢。

看着窗外和熙阳光下脱去了粉红衣裳的樱花树,心中的莫名感叹油然而生。

回头再看看这里的人。优雅的举手投足之间,总觉得我自己不属于这个世界。

浅浅的微笑,

轻轻的挥手,

小小的步伐……

四月已经过半了,一个多星期以来,感觉还是无法融入这个小社群之中。

跟往常一般,作为透明人的我在这间学校生活着。人要生存其中一种必要的东西就是能量的补充,也就是说就餐的问题。在这学校的餐食主厨听说是世界一流的大厨。其实也很合情合理,毕竟是给那些身娇肉贵的人吃的东西吧。不过连我也能受惠,实在是让我有点受宠若惊。但是人生存的时候,必然有一些副产物。

其实这学校还是挺不错的,也很令我满意(实际上,在女校读书的我还能够抱怨什么呢)。但是这里唯一一点让我有烦恼的就是那排泄的生理问题。这里的教职员工(除了外围的守卫)全都是女的关系,所以教学楼内就一个男生用的厕所(听说是日月宫家特意出资盖的)。

难得的就餐时间,我却因为生理问题而不得不赶回东部教学大楼顶层的男生厕所。虽然将桜咲放下不顾有点失职,不过实际上在这学校里面的时候,也并不需要顾虑太多东西,所以上学的时间也并归入我上班的时间。

看到她的时候,是在回程的时候,从楼梯的玻璃种看到庭院中正在坐在树荫底下的她。大概是因为午餐时间吧,所以现在学校里面的大多数人都在餐厅那边。因此,即使是供学生非上课时间休息的庭院里面也没有任何的人。

难道是遇到什么困难了?所以才会在这个时间都留在庭院里面。

虽然这里的很多人都当我不存在,但是如果别人真的有困难的话,也不能袖手旁观吧。抱着这种到时候看着办的心态,我便来到教学楼后面的庭院中。

今天的天气不错呢,要是普通学校的话,绝对会有很多同学生在户外吃饭的吧。

当我来到那树下绿荫的时候,背对着我的人貌似还没有发现我的存在,只是继续保持着坐姿背对着我。

从的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她的背影。及肩长度的棕褐色头发,少女特有的曲线躯体,看上去让有一种酥软的感觉。

“请问……”我从后出身问道。

“嗯!?”少女转过身来。

一手持着一双竹筷,嘴里还叼着筷子的另一端。另一只手则是端着一个小小的便当饭盒。如同猫眼般睁着的双眼眨了眨,然后盯着看着我。

“……”

“……”

两人无言地对视了三秒。

“哇!”

然后眼前的女生像是被看到了**一般的害羞地悲鸣了一声,连忙转过身,并且弯下腰想要将那便当藏起来。

她的那一声吧我给吓到了。弄得我也差点叫起来。我连忙看了看四周,害怕会被别人误会。一个搞不好,我会被当做成色狼之类的存在的。不过幸好,这里真的没有其他人。

“抱、抱歉!”我连忙道歉来减低她的失措。虽然我不是很明白为什么要道歉而已。

听到我的道歉,她好像才镇定过来。然后将头转过来。可以看得出她的眼眶里残留着丁点的湿润,脸颊上还微微透红。

好可爱的女生!虽然不像是桜咲那种脱俗的清丽,但是眼前的这一个女生却有着另一种可爱。一看到这,我脸上好像有点发热了。春风吹过,似乎是想替燥热的我降一降温,树叶相互拍打的声音仿佛是想掩饰我俩之间的尴尬沉默。

“不好意思,刚才我有点乱了分寸。”她苦笑着对我说。

“不,是我唐突才对。”我朝她微笑着说。

用微笑去降低对方的戒心是一项人际交往常用的技巧。但是她的身体好像有点僵硬的动作,故意地挡住我的视线。这时我才发现她想遮挡之物正是刚才便当。然后我明白了她刚才为什么会这么慌张的原因——便当。高中生在户外吃便当这一常识让我一时间给遗忘这里是大小姐学院。这里的学生都用不着自己动手就能享用世界一流的食物。那么这里根本就不应该存在便当这种东西,而且还是非常普通的便当,跟一般的中下阶层家庭中常用的便当差不多。

“那个……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她微微调整姿态,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一边的便当,然后向我问道。

“不!没、没什么!”我连忙甩手否认道。

“那……”她刻意躲开我的视线,并且话中另有含义。

“抱歉!我还要去餐厅那边。先告辞了。”

看来是不希望我继续留在这里吧。而且她也不像是遇到什么样的麻烦,只是淡淡地在吃午饭而已。

“哈~是。”

离开之后,我便向餐厅前往。但是第二次看到她的时候,是两天后的中午上厕所的时候。从走廊的窗户上看到她正往庭院里走的身影。第三次见到她,是隔天,也是在走廊上的窗户上看见的。如是者,循环了几天。

突然间,我好像对那个特别的女生产生了一点兴趣。

然后是今天。

可能是因为养成了定时排泄的良好习惯,今天我照常地在午饭之前要上一趟厕所,然后在教学楼的底层那里遇到她了。她的手上正拿着一个用白布包裹的便当。

在尴尬过去之后,我在她身旁的草地上坐了下来。

跟一个千金小姐这样同坐,是在是让我有点意想不到。

“你应该就是那个新生中的男生吧。”她在故意籍着话题的转移来吸引我的注意力,“名字是……没记错的话,应该是日向……日向……”

“祐介。一年A班的日向祐介。”我接话。

“对。日向祐介。虽然没怎么详细地说过,但是我的同学也曾经提及你。”

预料之中的事情,就算是大小姐学校,同学之间应该也会偶尔谈论一下身边的事宜吧。

“因为我的男生的关系。”我自嘲了一声。

“哎~”她有点不好意思地承认了。

“啊。对了,你是……”

“哎~”她微微惊讶了,然后有点犹豫。可能是因便当被我看到了,害怕我会传言的关系吧。踌躇了一会之后她才开口说道:“我、我是二年C班的真璧抚子。”

“二年?原来是学姐啊。那我应该称呼你真璧学姐。”

“是。”真璧学姐缓缓地点头。

真璧抚子。抚子,日本传统女性的象征,温柔、稳重、善良、娴静。而眼前这位落落大方的学姐给我的感觉恰恰就如这个名字给人的感觉一样,东方式的大小姐形象。

然后沉默……

“对了,这个便当……”我指了指她刻意挡住的便当。

或许正是她的气质关系,所以即使她会料理也不让我感到一丝违和感。但是如果是桜咲学会料理的话,我一定会认为这个世界不是真实的。

“哎!?这个……”真璧学姐再一次犹豫起来。

“不,我并没有什么意思。只是最近几天都看见学姐你自己一个人来这里吃便当,心里面有点好奇而已。我也没想过跟其他人说些什么的。”我慌忙地解释道。

“这几天?!”

“不。我不是故意,也不是什么跟踪狂。真的只是巧合而已!”

“是、是这样。”她苦笑了一下,“不过你要是有心谣言的话,这几天早就传言满天了。所以,我相信你。”

“为什么学姐每天都自己一个人吃便当?”我再次问道。

“实际上这个便当是我自己做的。”她上手捧起便当放在自己的大腿上,然后一边说着,一边打开包裹用的包布。

“自己做的?原来学姐还有这方面的手艺。”

“嗯。但是也说不上是手艺什么的,因为我做的很差。”

说着她便打开便当。里面的料理便展现在我们的眼前。但是要说回来的话,真璧学姐还真的没有谦虚呢,她的便当确实没什么特色呢。我看了看便当盒中的内容,不太像是上好食材做出来的高级料理,或许只是外表看起来不像吧,但是也没有想象中的十三层的豪华。然后回想了一下,之前那一次看到的也是同样普通的便当。

“这个……”我的大脑正思考着该用什么言辞去回应她才好。

“你一定认为在这里的都是一些千金大小姐吧。但是其实我不是什么大小姐的……”学姐盯着腿上的便当继续说道,“只是几年前,我父亲的公司运行的不错。在我国中三年的时候,我的父亲让我上这所学校。我以前的同学都上其他的学校了,只有我一个来到这里。但是我好像还没有习惯这里的生活,所以我一直以来都自己做便当的习惯。但是这里大家似乎都是到餐厅就餐,于是我就经常自己一个人到这里来。没想到居然会被你发现了。”

发现啊?难道她是没有跟任何人说过,都是瞒着别人的?还是说害怕别人发现之后会传扬开去,害怕被别人闲话,害怕别人的睥睨。因此只见让我发现的时候,才会那么慌张。虽然闲话什么的应该不会背后里说别人,但是一些心高气傲的人总不免会看低别人。就不说多,我认识的就有某位金发千金。桜咲的话,应该也算是一个。

“……”

一时间我好像想得太深入而发了一会呆,学姐见此便探头到我眼前问道:“你怎么啦?”

“抱歉,我一时走神了。没什么。刚才我只是想没想到学姐你居然会跟我说这么私人的东西。”

“呜!”真璧学姐的脸“唰”地变红了,然后低下了头,“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心里好像对日向同学没什么戒心,不知不觉的就说出来了。”

没有戒心?!听到这里词的时候,我脸部的血液好像加速流动。

但是……我好像也一样。真璧学姐给人的感觉很和蔼很亲切,让我无法产生戒心的。

“我也一样。好像对学姐也没什么抗拒。”

“哎?!”

“那个……实际上,我是一个孤儿,现在在日月宫家里面工作。算是因为工作的关系,我现在不得不在这里上学。”

“孤儿……啊,不好意思。我……”学姐低下了头。

“没关系,是我自己说的。而且在这里有能够像这样说话的人,学姐是第一个。怎么说呢,在这里能找到一个说话的对象真好!”

“是、是啊。”可能是我说的太直白了,学姐好像有点不好意思,“对了,你说的日月宫家,难道就是……”

“是的。”我应声,“就是那个日月宫家。”

“原来如此,难怪你能够在这里读书。”

“说实话,其实我还是有点抗拒这里的。”

“也是呢。大概我也是一样。怎么说呢……我觉得这里大家都好像在带着一副面具在交流。怎么也找不到以前那种跟同学一起学习生活玩耍的感觉的。每个人之间都似乎隔着一度透明的墙,没办法对他人展露自己心底里最真实的一面。就连呼吸的空气也像是被分类过的,总之就是觉得有点奇怪。但是说不定只是我是这样而已,奇怪的人可能是我。”真璧学姐苦笑着自嘲。

“不。我隐约也有这种感觉。”

“哎?!”

“真璧学姐。”

“是。什么?”

“抱歉。午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所以我也是时候该去餐厅……”

真的不知不觉地久过去了那么多时间了。如果再不去的话没有时间了。所以,就算说的有多么的投契,也要先暂别一会。

“原来已经过了那么久啦。抱歉,耽误了你那么多时间。那么希望下次有时间能再聊一会。”

“行。我以前也有学过自己做料理的,但是总是做不好,现在也没有什么时间。要不就可以跟学姐一起边聊边吃了。”我站起身来。

在我还是很小的时候,我偶尔也会跟着母亲在厨房里面做料理的。但是自从父母过身之后,就没什么时间再做了,现在也没有这个需要了。

“那、那个……”

“什么?”

“如果你不嫌弃……不嫌弃的话,我可以帮你做便当的……”学姐的声音越来愈小。

“学……姐?”我真的没有想过她会提出这种请求的。她这么一说还真的让我有点不知所措呢。

“我只是觉得如果可以的话,大家可以多一点时间交谈一下而已,难得大家那么投契。当然如果你没有空的话,我也没关系。而且,我自己做的便当也肯定没有那些餐厅的美味。还是算了,你就当我没有说过吧。”学姐企图用笑容揭盖自己的慌乱。

“这样不久太麻烦你吗?”

“不会。只是顺便而已。”

“真的不麻烦?”我再问了一次。

“嗯。”

“那……好啊。”我坦然答应。

如果是不麻烦的话,我想不必太可气了。难得在这校园里面能够找到一两个可以随便谈话的人。心里总是一种乐滋滋的感觉。

“哎!?”学姐抬头的动作就像是条件反射过度一般。

“那明天就拜托学姐你了。”

“啊。”学姐连忙将便当放到一边然后站起来,“是。”

“这次真的要走了。学姐,明天见。”

“是。再见,日向君。”

告别之后,我连忙餐厅那里就餐。

放学之后。

“怎么啦,祐介?最近总觉得你好像有点怪怪的?”在回程的路上,坐在旁边的桜咲突然向我问道。

“奇怪?哪里?”

“不知道。所以才问你怎么啦?是最近遇到什么的事情了吗?”

“不,没什么。”

我也有自己的隐私。我只是桜咲的专属执事,但是我也有日向祐介这个身份。我也拥有自己的私人空间。

“嘿~~~”桜咲用“不信”的眼神看着我,“说谎!是有什么事情隐瞒着我吗?”

“真的没有啦。”

“唔~~”听到我的再次否定,桜咲便气鼓鼓的。

没什么。只是在学校里面遇到一个可以畅谈的朋友而已。感觉我憧憬的普通高中生活又回来了。而且遇到的还是一个那么可爱的学姐。我的运气说不定其实还不错的说。这样的话,我的高中生活或许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枯燥无聊。

明天……天气应该会不错的吧!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