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七世王绝

更新时间:2020年08月29日

《七世王绝》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日日不夜夜著

七世王绝

作者:日日不夜夜分类:魔幻小说类型:战斗

孤独源于心里,蚕食身体,割裂梦境。每一个人都是孤独的引路者。在彼岸花丛中大喜大悲地守望着人们,在阴暗的角落处独自哭泣。神们创造了世界,世界却毁掉了神。每周末更新一章,不见不散丫\(?•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疯了?烧死了那个人的宝贝森林里的树子,你拿什么来交差?”修一边不断制作屏障抵御袭来的藤蔓的攻击,一边不断说道,“并且这些树好歹有几十棵吧,你魔力那么低,放完火差不多就能休克了。”

【我感觉到,周围有人,我们可以放火烧林,吸引他们前来救援,】熙若冥解释道。

【而且,早就和你做过不知道多少疯狂的事情了,也不差这一次。】

修微微睁大了眼睛,嘴角逐渐弯曲成弧形。

“是很疯狂……”修小声说道,“不过,我挺喜欢。”

说罢,修踩上地面纵身一跳,往四面周围的树木顶部点燃了蓝色的冥火后,回到地面上一只手制作屏障抵御攻击,一只手释放冥火燃烧着地面的草地和藤蔓。

只能,放手一搏了!

一刻钟的时间过去了,冥火的势力越来越大,周围的温度骤降,而藤蔓的攻势有增无减。修的动作也逐渐缓慢了下来。

我的决定,错了吗……

“相信你的感觉,”修擦了擦脸上的汗珠,“我也感觉到了的。”

【感觉到什么?】

“感觉到——”修把一只藤蔓踢飞,“救援队来了,虽然只有一个人。”

突然,狂风呼啸,飞沙走石,树枝不断摩擦发出刺耳的沙沙声。冥火却因势越烧越旺。

是那张纯洁无瑕的脸颊,遥远地,出现在两人眼前。银发飘扬,那个女孩就是风源地所在。女孩漂浮在半空中,与月色几乎融为一体,控制着刚刚袭来的狂风,那是多少有些急躁的风,吹在脸上都有些生疼。

是芊忧!

芊忧悬浮在空中,碧绿的双眼不再含满笑意。狂风把熙若冥等人周围的藤蔓刮退数十米,和着重泥沙击打,蔓妖大吼一声,退了下去。

而施法者芊忧,似乎早已习惯击退魔物,干练而冷酷。

熙若冥看呆了。

原来前辈与我的实力,真的高了不只是一个级别啊……

见藤蔓再无气力攻击,芊忧便收住刚才的狂风呼啸,森林慢慢恢复了平静。

芊忧顺着风向慢慢降落到地面,跑向熙若冥等人。

“没事吧,冰凌,冰凌怎么了?”芊忧看到倒在地上的冰凌,急忙问道,又打开定位器通知医师神木前往救援。

“被刚刚的藤蔓划伤了,中了剧毒。”修回答道,又偷偷把屏障撤出。

“还好,时间不算太久,只有意识有些昏迷。”芊忧弯下腰摸了下冰凌的额头和伤痕,“多亏你放出信号,我才能在这么大的森林里面找到你们。”

修摇摇头。“不值一提而已。”

“应该说,多亏[你们]吧。”芊忧身后突然站出来一位老人,“不是吗?”

说罢,老人突然出现在修的身后,一把抓住了他刚刚撤回屏障的手臂,“这种令无数人惊艳恐惧的空间能力,恐怕[你],不是人类吧。”

“……什么???”

汗水浸满了修的额头。

“以后,不要这么鲁莽轻率了……”一直倒在地上的冰凌突然发声,靠着芊忧吃力地站起来,“你们两个,怎么这么容易就上当啊……简直超出我的预料……咳咳!”

预料?熙若冥傻眼了。

老头级别的院长,前辈,导师助理……这简直是问题儿童的处理方式啊!

“你们俩还没看出来?……真有够笨的。”

修低下头,沉思着。

院长叹了口气,说道:“熙若司辰早已经告诉了我你们的事情。”

“你们从大厅走后,我就已经怀疑你们的身份了,”院长松开修的手,“我让冰凌带你们到森林试探究竟,没想到你们两个这么快就把能力给暴露了……终究是年轻人啊。”

“你!”修刚想反驳,就被院长打断,“还有你,太鲁莽,不好,要改。”

“要逞英雄?下辈子吧,”院长弹了弹修的脸蛋,“你这个年轻人啊!”

“你……你……”

熙若冥吃了一惊。还有能让修噎住说不出话的人,真够他受了!

过了一会才发现,修结巴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身体已经完全动不了了。

“嘿嘿……”身后钻出一个绿发少女,“抱歉啦,两位……”

“干得不错,神木。把他两带到实验室。”院长满意地点了点头。

刚刚魔力耗尽,即使神木不注射麻醉剂,修也不得动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送走。

【修,冷静下来。他们应该不会伤害我们的。】

修有气无力地点了点头。

两人走后,森林逐渐恢复了平静。

“芊忧,确保森林里没有其他人窃听。”院长环绕四周,说道。

“是。”芊忧答道。风吹动着树叶沙沙地响。

“熙若司辰真的是给我送了一对活宝啊。”院长捋了捋自己的胡子,笑着说道。

——

这就是为什么自己和修隔三差五就必须到实验室进行测试。学院必须准确把握修的情感波动和能量变化,超过一定数值要威胁到人类自身的时候,两人必须要被秘密拘禁。

——

“终于完了,”修揉了揉太阳穴,“又听见笨蛋在我耳旁边扯着嗓子大声吼,真的吵死了……”

神木笑道:“两位,欢迎回来。睡得好吗?”

“一点也不好……”修回答道,“为什么醒来,会比平时累啊?”

神木笑道:“两位忘记了上午戏弄院长的事情吗?我把你们在灵魂之海必须待的时间加了一倍,当然有些累啦。”

笑容背后,两人背后感到有些发凉。

“本来是只有修才可以自由穿梭于冥的身体内侧灵魂所居之地和灵魂之海,”神木思考着自言自语道,“但是随着冥和修的羁绊不断增强,通过测试你们两个都可以去灵魂之海找到归属。”

“灵魂之海?”

“灵魂之海,是一个灵魂内心深处最纯洁的东西。许多人想要窥探别人的灵魂之海来了解这个人。”神木眨眨眼睛,深绿的瞳孔照映两人的模样,“[命丧黄泉]……就是一个人死去之时灵魂之海的归属,那个死去的人将要乘坐灵魂的引路人专门为他划行的船,送他到彼岸,让这个灵魂安息。”

【感觉,是个神圣又悲伤的地方呢。】

“.……”

“你们两个呀——”神木又掐了掐修的脸颊,这次扯成方形的了,“一定一定不要暴露你们的秘密哦,特别是修!”

“几到了。”修眼神别了过去,尽量没有正视神木的脸。神木松开手,满意地点点头。“这就对了嘛。”

“我走了……唔啊!”修拉开实验室的隔间门,突然看到蓝色的不明生物出现在眼前,粘粘稠稠的,令人感到不适,“这是什么东西啊!!”

蓝色透明的不明生物突然开口了:“给我放尊重点!!没见过世面吗真是的!叫得那么大声!”

【这个熟悉的声音……是冰凌?】

“冰凌?”修站直身子仔细打量着,“你原来是只史莱姆啊?”

“史莱姆个鬼啊!!”不明物体突然出现了人的五官,四肢不断拍打修,让修的衣服打了个半湿。

“唔,还以为是黏糊糊的什么东西,原来是水啊……”修一脸嫌弃地嗅了嗅身上的液体,“水精灵?”

“给你大爷放尊重点!我可是——”

“怎么了,吵吵闹闹的,”神木慢腾腾地走进隔间冰凌房间,“啊,你们怎么走到冰凌的病房了?”

【突然想起,为了试探我们那天,她好像中了藤蔓的毒。】

冰凌本是魔族,最初诞生下来并没有人形。中毒被神木接回去治疗以后为了疏通经脉,化作最初的水珠的形态,就是现在的冰凌了。

“……”

修在强忍着笑意。

“还不是、还不是因为你们两个!”冰凌涨红了脸,现在就像水烧开一样冒着热气,“两个弱鸡,替你们受伤就算了,还让我中毒后躺那么久!”

“这是自作自受啊,助理小姐哈哈哈……”熙若冥忍不住笑了出来。

“谁再叫我助理!我就喷谁一开水脸!”

下午一点,晴。

“刚吃完午饭冰凌就叫我去教室门口等给她一对一教学,”之焱松拖着个身子抱怨着,“哪是一对一啊,分明是一对二!”

之焱松突然想起冰凌的死缠烂打。

“阿松,熙若冥的能力是变异冥火,”冰凌吃着零食吧唧道,“你最擅长火焰,和他们的相性应该最好。前辈辅佐的任务就交给你啦!”

“等等,你说是有两个灵魂寄生在一个身体里的那个人?”松迅速转过头来问道。

“嘘!”冰凌急忙捂住之焱松的嘴,往四周探探,“被人发现就不好了!”

“我可没有答应……唔!”

松感觉到有尖锐的眼神盯着他。

“这个任务,不做也得做!”

之焱松丧者脸,“早就知道这是两个是麻烦鬼……我怎么就被安排到这了……”

之焱松突然停下脚步,望了望天空的太阳,突然嘴角勾起了一弯弧度。

太阳……马上就到一天中最热的时候了。

“请问,是之焱松前辈吗?”眼前忽然出现一个黑发小女孩在眼前挥了挥手,“是不久前冰凌让我来这里等候的。”

“嗯嗯?”之焱松正望着天空发呆时,还没反应过来,被吓了一大跳。

【这个人,反应这么迟钝,莫不是个呆子吧?】

“.……?请问?”

“啊啊,我就是我就是。”之焱松赔笑着胡乱地抓了抓卷卷乱乱的头发,假装没有去看女孩却使劲用余光瞟,“你们才来这个学院不久吧?我先作为前辈给你们介绍一下日后安排。”

尽管看的不是很清晰,但是之焱松能够看清女孩的样貌,和参加了新生测试的同学们所说一致。齐肩的黑发,浅红的双眸,带着,是一丝大智若愚的笑容?

之焱松却想起他们最后气冲冲地补充了一句,“是个傲慢却弱鸡的东方女孩”。

那是大智若愚,还是真的是傻啊?

见之焱松一脸郁闷的表情,熙若冥感到更奇怪了。见势不妙,之焱松急忙继续说道:“见习生共被分到了两个班级,A班和B班。每个人除了被分到自己所属的班级之外,学院还会派遣和你们能力相性好的前辈进行一对一的指导,比如说,”之焱松指了指自己,“会点火焰功夫的我,就被学院派来啦。”

【就这个人?】修感到不可思议,微微皱眉。

“.……我也觉得,不太行啊……”熙若冥轻声说道。

要说为什么的话,那就是这个人长得真的极不可靠的样子。

乱糟糟的火红头发,慵懒的站姿,不敢直接看却偷偷望着她的变态眼神,一个人畜无害天真的笑容伴随着响亮的笑声,特别是时不时抓一抓头发好像很无奈地对她笑的样子,都真的很不靠谱啊!

正当熙若冥浑浑噩噩之时,之焱松好像看懂了冥的忧虑,轻声说道,“我知道哦,你们两个的事。”

还矫揉造作地用那一只大手妩媚地小幅度弯来弯去是怎么回事!

“这还是,什么人都知道了啊……”熙若冥的嘴角不自主地开始抽搐起来。

“哈?”修一把推开熙若冥,“是那个史莱姆告诉你的?”

“史莱姆……?”之焱松略作思考的样子摸了摸下巴,“啊,你们看到了原本形态的她啊?”

“.……”

“其实啊,我原本也是一只小火焰呢。”之焱松眯着眼睛,懒洋洋地靠着墙壁说道。

【嗯???】

“好像,还没有会火的史莱姆吧……?”修小声喃喃道。

迦斯人类魔法学院的西方遥远处,是茂盛的广阔森林分布。从森林往北,耸立着一座又一座高大华丽的城堡。

城堡因居在森林内部深处,与人世几乎隔绝。黑夜袭来,城堡窗户透出的几盏灯光,点缀了黑色的天空帷幕。

一个女孩快速从森林上空飞过,悬浮在半空中,慢慢靠近城堡的窗户,翻窗进入城堡中。

一根银色发丝轻轻落到了城堡地毯上。

女孩轻声踏步,穿过漆黑的城堡过道,来到走廊尽头的一个房间门前。

女孩轻轻叩响门,随即进入了房间。

房间很黑,一盏点燃的蜡烛放在房间内仅有的一张桌子,比刚刚女孩经过的走廊稍微亮了一些,能够看到房间内男人的脸庞轮廓。

虽然城堡豪华,但这间本该作为卧室的房间,只有一张破桌子和旧沙发,剩下的只有一扇落地窗,连接着窄小的阳台。窗户是半开的,但被许多嗜血蝙蝠围绕着。

男人慵懒地躺在沙发上,一只手遮住了他的眼睛,没有人能够看见他的表情。

“拉尔斯,他们已经安全进入学院就学了。”女孩开口道。

躺在沙发上的男人微微起身坐直在沙发上,手轻轻抚摸着额头,似乎是刚刚睡着醒来。

“他们的能量波动和情绪控制,请用我送给迦斯学院的离心测试仪继续监测,”男人回复道,“另外,芊忧,务必在两人日常活动中进行控制,有不对劲的地方,立刻告诉我。”

“是。”芊忧微微鞠躬。眼前的男人再次躺在沙发上,似乎已经和身后的落地窗的黑暗夜色融为一体。

他已经,很累了。芊忧低下头,刘海遮住了她的表情。他赐给我的风魔法,已经所剩不多了……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