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不知何处是

更新时间:2020年08月30日

《不知何处是》全文在线阅读_七尔著

不知何处是

作者:七尔分类:玄幻小说类型:重生

不知道取什么名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任务的目的地有点远,取消早上的锻炼,吃完早饭,再准备好一天份的干粮,以及一些草药以防万一,最后去租个箩筐装药草,就可以出发了。

两个时辰半过去后,日上三竿时他才到达那块山头。

这座山,目测的话觉对有宗门最高的山的两倍以上,但是这座山地处偏僻,地势恶劣,又有大片的山脉丛林,实在难以开垦,即使是它灵气浓郁,也没有什么宗门驻扎在上面,顶多是开辟些山洞居住。

据说山上还有强大的领主统治着这片山脉,而且就住在这座山上,但很少有人看到它,久而久之就变成一种传说了。

山中的等级分布比较严明,东边山脚上的就是凝气期到筑基期,另外方向最高是结丹,山腰上则是筑基起步,最高元婴,至于最顶端……

几乎没人上去然后或者回来过。

这次魏沐的目标,就是东边山脚出生长的一种淡紫色药草,因为它的气味难闻,所以住在它身边的妖兽和灵兽会会少很多。

这种药草被叫做“臭草”和“熏草”,因为它们真的很难闻,不过它们可以制作成一种散剂,能够掩盖人的气味,不让其它兽类发现,这种散剂甚至卖到了外地,很是吃香。

其他的妖兽基本都被臭跑了,但是有一种臭鼬化成的妖兽,不会受到它的影响,反而把它们当做食物,这也是魏沐完成任务的最大阻碍。

“这边有条河流经过,绕过这条河,往其他方向走。”

妖兽们会聚集到河流边饮水,所以最好是绕开河流,以免遇到麻烦。

“臭草”也不喜水,不长在河边,要到离河流较远的地方才行。

它分布较广,但密集度没那么高,基本上要走上十多米才能遇见一株。

如果长在平地上还好,如果是在树下,就会有臭鼬在树上守着,不想吃屁还是绕开比较好。

不过,就算是绕开树下的,也会遇上下地觅食的臭鼬。

……

……

两个时辰后,魏沐才采了半箩筐的药草。

现在不是药草繁殖的最佳时节,又加上其他人来过,实际上要走四五十米才能找到一株,所以能采到的药草很有限。

回到那条河边,取了点水喝,魏沐打算找块地方休息了。

因为这里灵气比较浓郁,所以以前有很多人来这里开辟洞府,离开后洞府又会荒废下来,这个时候,修士们约定在洞府门口挂个牌子,有牌子的洞府就是有人的,所以只要找个没挂牌子的洞府就好了。

之前路过几个洞府,但是都挂着牌子,虽然没有人,但也不能去占,还是得重新找一个……

过了一会儿,魏沐经过一个洞府的时候,一个女修士从洞府中走出撇了一眼魏沐,见他只是练气期就没在看他一眼,取下了牌子后就御剑飞走了。

“结丹期啊……”

魏沐见过筑基期的御剑飞行,飞行的速度远远不及这位,于是认为他是结丹期的修士。

现在,这个空出来的洞府归魏沐了,而且已经有人打扫过了。

魏沐挂了个牌子在洞口旁边的钩子上,然后就走了进去。

看了看洞府,里面没什么东西,只有一张桌子一张石和两只椅子。

他从箩筐里拿出了一盏灯,坐了下了,开始清点之前的收获了。

总共是七十四株药草,都是八寸以上的,如果是八寸以下的药草,那都是未成熟的药草,宗门是不收的。

算算价格,一株药草换四枚铜钱,算下来能换到二百九十六枚铜钱,再弄一株就可以换到三百枚铜钱。

现在不是采药的高峰季,再加上新弟子们也大多数都没打到能出门采药的修为,老弟子又没多少愿意来采药,所以这药草卖到了四钱一株,高峰季那可是两钱甚至一钱一株。

而且,前段时间又少有人来采药,草药们的长势还不错,臭鼬们又在之前被清理过,一来二去,魏沐就采到了大量药草,加上现在较高的购入价格,魏沐能拿到的钱还是很多的。

“这是……”

魏沐走到了一条离洞口不远的小溪边,看到了一朵淡紫色的花。他把花摘下,闻了闻之后就开始沉思起来。

“说起来,配置那种药好像正需要这种花吧?随便收集下其他的配料,如果能配置出来就好了。”

正在魏沐自言自语时,一丝若有若无的腥味传了过来。

“这是血的味道吗?”魏沐发觉这股味道的整体后,开始警觉起来了。

他努力地捕捉空气中的腥味,试图找出它的来源。最后,他走向了一个灌木丛,与此同时,他发现自己锁骨上的那个银色短剑印记开始发烫。

“既然印记开始发烫,那么就说明是他们的人在附近吗?”

这个叫做“誓”的印记,除了是证明魏沐身份的印记以外,魏沐还不清楚它的其他功能。

魏沐拨开了那个灌木丛,一股腥味扑面而来,惹得他一阵反胃。

“不管是多少次都无法适应这种味道啊……”

他暗暗想着,低下头来的时候,一个血人就倒下地上。魏沐伸手放在了他的鼻下,发觉此人还有些气息。

“这是没想到,之前为了预防万一而带来的药会在这里用到啊。”

药只是为了防止意外受伤,其实这里很少有妖兽出现,前阵子也被清理过,为什么这人会到在这里,并且一身是血?魏沐无从得知,只能等他醒来再说。

魏沐给那人做了简单的止血和包扎,并给他敷了点药,先缓缓这人的伤势,他的气息平稳,这些伤魏沐估摸着也没有大碍,因为伤口只有一两道是在要害处,但那里的伤口已经结痂,并且有烧焦的痕迹,应该是他自己用火强行凝固伤口止血。

魏沐小心地把他拖到了不远处的小溪,打算洗一洗他身上的血迹。

这人长的非常英俊,并且高大威猛,应该有一米八以上吧?十五岁的魏沐也才一米五不到,这人身上的衣物也不是便宜货,魏沐用尽全力都撕不开它,应该是件法衣,既然撕不开就只能撕掉自己的外衣来给他包扎了。

“早知道就该多带套换洗的衣物啊。”魏沐懊恼着。

包扎完后,魏沐就把他放在河边,自己走向了树边,他这才刚刚转身准备坐下,看了一眼河边,却发现一道黑影袭来,魏沐刚刚聚气灵力想要反抗,但在这之前就被重重地摁在了树干上,并且他将手里那把不知何处来的剑插在了树上,恐怖的灵力波动震得魏沐差点魂飞魄散,当即昏了过去。

“练气期?”

当那人反应过来,眼前之人不是那追杀自己之人时,才后悔暴起而上将他活生生震晕的事。这时,他发现自己身上的印记有所感应,挑了挑眉,将他的衣物扒开,见到了他锁骨上的银色短剑。

“安大人那边的人?不好,这次太冒失了,不仅没注意他的修为,还没察觉到‘誓’的波动……会不会被安大人打死啊!?”

想到这里,他就苦笑了起来。

“呔!变态妖人!光天化日之下妄想夺我宗弟子的清白,纳命来!”

空中传来了一阵大喝,他脸色一凝,来者是那之前离去的结丹女修,她回到此地,遥遥望见那男子将魏沐撞晕在树上,之后就伸手扯开了他的衣服,那自言自语后的苦笑也被当成了淫笑。

他在看清来者后,松了口气,隔着一里多地,遥遥一剑刺去,剑上发出了耀眼的光芒,雷霆般地向结丹女修冲去,结丹女修来不及挡,被一剑斩晕,他也没想杀了结丹女修,只是将其击晕。

女修被击晕后,还是继续向着他冲来,他微微皱眉,向她一抓,她身边的灵气便凝聚起来,让她身形开始变缓,最后手一挥,她一头扎在河里。

他叹了口气,将魏沐横抱起来,想要离开此地,但他刚刚跨出一步,附近就又冲出五个人影,不仅如此,他还感应到了两里开外还有元婴的威压正在飞速靠近。

“元婴中期,太扎手了,还是感觉离开比较好。”他这么想着,抬起拿剑的手,像对付那女修一样,对着五个人影中的一个遥遥一指,一道白练便向那人袭去,一息不到的时间他就被那白练击倒了,另外四人见此,飞快的身形微微一顿,显然是被眼前这个结丹修士的手段吓到了,而后又开始飞速靠近,途中还掐决给自己套上防御法术。

有元婴期修士在背后,只要他们缠住他,等那位前辈到来,这变态还不是束手就擒?

他撇了一眼最远的、一齐飞驰而来的两个修士,身上灵力一转,鬼魅般地带着魏沐出现在了他们两人的面前,一脚横扫了过去,将他们连同那脆如纸的防御一起解决。他也没要了那两人的命,只是让他们暂时无法行动。

他运转灵力,准备飞速遁走时,那个元婴期修士已经随着一声虎啸拦住了后路。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