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冰山贤夫君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9日

《冰山贤夫君》精彩章节免费阅读_清浅边缘的小说

冰山贤夫君

作者:清浅边缘分类:武侠小说类型:空间

别人穿越遇到美男一堆,自己穿越遇到“喵呜”一群,这是什么魔兽啊,遇到自己就只会喵呜、喵呜叫?至于这么挑战一个特种兵的神经吗?自己的性格已经够冷了,可是为什么会遇到一个比自己还冰山的男人啊,看来自己的男人还是只能自己调教了,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阳光透过纵横交错的枝桠投到山谷中,在晨雾的折射下形成七彩的光泽,各种鸟儿被阳光惊醒交织成一曲生机勃勃的生命赞歌。阳光透过窗棂照在一张巨大的床上,如果被谷外的人看见这张床恐怕会被吓得几天吃不下饭。整张床由整块温玉矿的矿心灵玉雕刻而成,由于灵气过于浓郁而如雾气一般氤氲着。透过灵气才发现此时床上正躺着一个精灵般的少女。黑发如同妖娆的海藻,在温玉床上蜿蜒出一片魅惑的弧度,凝脂般的脸上一片平静,显示着她正在安睡,在氤氲的灵气作用下,她的五官有些模糊,可是凭借着那模糊的影像还是可以看出她的绝代风华,倾国容颜!不知道这样的容颜如果被世人知晓会掀起怎样的波涛!

她颤抖着纤长浓密的睫毛慢慢的张开了眼睛,这是才惊讶的看到,她的眼眸竟然是紫色的!浅紫色的眼睛如紫罗兰花瓣似得颤动了下才适应光线。“这里是什么地方?”前世的警戒让她刚想跃起来,却发现身体一动也不能动。龙家?爆炸?轰的一声,记忆瞬间汇拢,习澜、墨雨、锦灵!挣扎着想要做起来,可是却无能为力!心中的焦急瞬间升到最高点,一丝希望缓缓升起来,自己都没有死,那是不是意味着他们也还活着?大起大落的心情让她几乎落下泪来!如果,如果他们都还活着,那么……那么……心中的激动的抑制不住的一阵阵冲击她的神经……

天月命令自己静下心来,现在最先要做的是弄清楚自己的处境,然后才能想办法找他们。仔细查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眉头紧紧的皱起来,从身体的僵硬程度来看,已经很久没有动过了,缓缓的活动着僵硬的关节,尽量争取着身体的控制权,蜗牛似得移动到床边,刚想下床,门却被打开,一个十三、四岁模样的女孩端着水盆走了进来,女孩瞪大了眼睛看着天月,嘴巴大张着。天月动了动嘴唇:“你……”

“啊……”女孩惊叫一声扔掉水盆转身跑了出去。天月皱了皱眉,自己说了一个字嗓子就疼的受不了,这具身体到底怎么回事?

天月继续试着下床时,只听“砰”的一声,门板应声而倒,天月吓得差点从床上掉下来。烟尘中蹦出来一个白衣长袍的老人。老人胡须飘飘有几分仙风道骨的味道,此刻他脸上带着不可抑止的惊喜,精神矍铄的双目中闪着泪光,看见天月后一把扑过去:“啊,爷爷的宝贝孙女啊,你终于醒了。”

天月被他抱在怀里呆呆的回不过神来,这个人是谁?心底传来阵阵悸动,本能的感觉一阵亲近,可是在她的记忆力,似乎没有这个人的存在,这样的情绪让她感觉有点无所是从!天月还没来得及体会一下老人怀抱的温暖,便被另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打断:“死老头,放开我外孙女!”

天月抬起头,一身黑衣长袍的老人正面脸气愤的挽着袖子,剑眉虎目一脸英气:“老夫揍你个老不死的,竟然敢抱我外孙女,老夫还没抱呢!赶紧给我放开!”

“你才老不死的,我抱我孙女管你什么事?”

天月看着就要打起来的两人:“你们是谁?”掐在一起的两个人猛地回头,异口同声的说:“我是你爷爷(外公)!”

“一个一个说。”天月皱着眉,这个嗓子真是脆弱,说几句话就感到难忍的刺痛。

白衣老头:“孙女啊,我是你爷爷?爷爷?你懂吧?”黑衣老头一把推开:“外孙女,我是你外公。”

天月在听他们吵了一个早晨后才勉强弄明白现在的处境。白衣老头是这具身体的爷爷沐临渊,人称药仙,药仙谷的主人,自己竟然转生在了一个16岁少女身上,而现在的大陆——圣莲大陆,不属于华夏的历史,大陆上各个势力林立,纷争不断。大陆上地位最高的是俢莲师,即可以修炼圣莲诀的人,而有些人天生带着五行属性,比如沐临渊,天生带火,可以炼药,地位更加尊崇。

黑衣老头是这具身体的外公——风华,也是炼药师,不过他炼的是毒药,人称毒王,毒王谷的主人。二人是师承一人的师兄弟,不过二人仿佛是天生不和,学艺时比炼药,结果一人炼药一人炼毒药,一人下药一人解。出师后比徒弟,成亲后比老婆,有孩子以后比孩子,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两人的报应来了,没想到两人的孩子见面后竟然一见钟情,在二人的反对下竟然私奔了。

三年后白衣老头在门口发现了还是婴儿的自己,里面有一封这具身体父亲的亲笔信,不过这具身体一直在沉睡,直到现在才醒过来。两人费尽心思,在极寒之地找到了这块温玉矿心才勉强保住了自己。

阳光明媚,各色草药吸引来大批蜂蝶,龙天月,不,现在应该是沐天月,沐天月坐在院子里的秋千上静静的看着药王谷。“已经10天了……”10天来,她渐渐的接受了来到异世这个事实。爷爷、外公对自己都很好,可是心中的惶恐却一点点增加,天月抬起头看着远处飞舞的蝶,浅紫色的眼眸中一片迷茫:“你们在哪里,我亲爱的伙伴……战友……”

微风拂过,似乎带着当初那一份温暖。此时的她没有发现,在她放空自己思绪的时候,一片透明的涟漪在她身后形成,就算是她集中精神估计也很难发现,因为那片涟漪出现的时间实在太短,一闪而逝!

“宝贝孙女,快来看看,看看爷爷给你带什么好东西了?”药仙沐临渊欢天喜地御风飞过来。一团毛绒绒的东西正躺在他怀里,时不时的发出几声呜咽,软软的十分悦耳。沐临渊也不管天月愿不愿意,强硬的将小东西塞进她怀里。

天月有些僵硬的抱着软成一团的小东西,看样子是一只小貂,不过比自己以前见到的都要小。小东西睁开圆溜溜的眼睛,在看见天月后柔软的叫了两声,声音似乎很愉悦,粉嫩的小舌头轻轻的舔着她的手指,好像对自己的主人很满意。看到如此可爱的小东西,天月不禁露出一丝笑容。

“宝贝孙女,这小东西叫闪电貂,成年后速度奇快无比,最重要是它的爪子上有剧毒,只要被抓一下,就算是灵阶修莲者也顶不住,嘿嘿,它刚出生,会认第一眼看到的人为母亲,嘿嘿,爷爷可是费了好大的劲才才偷来的,黑老头养母貂很久了,这是第一个小崽子。”看着天月终于流露出一丝笑容,沐临渊献宝般的说道。

这时远处的风华几个飞纵疾驰过来,还没靠近就听到他气急败坏的怒吼声:“死老头,你竟敢偷我的闪电貂,那可是我给外孙女准备的,你个老不死的!”

“我这不是替你送给宝贝孙女了,你还想怎么?”沐临渊毫不在意的说道。

风华差点被他的态度给气晕过去,胡子煽动了半晌才恶狠狠的说道:“还想怎样?想打你!”说着就要动手。

不理会两个人的争吵,天月无措的看着在自己手心磨蹭的闪电貂:那种软软的、温温的触感,那就是生命吗?好弱……那样一碰就会破碎的感觉,让习惯了生死杀戮的她几乎不敢用力碰它,即使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体恐怕没那个力气,可是还是只敢轻轻的托着它!它把我当母亲,可怜的小东西,也不怕自己把它煮了来吃!不过,就算煮来吃它貌似还不够一盘肉。不知道自己主人“险恶”用心的闪电貂腻在她怀里磨蹭着毛绒绒的脑袋。

天月抱着闪电貂浅浅的笑了,和前世相同的容貌,让这个笑容多了丝魅惑人心的味道。想起刚醒来的时候,还以为这句身体是自己的呢,过了几天才发现自己错了,这句身体才16岁,不过幸好容貌和前世一样,经过这些天的调养,天月的身体已经好了很多,在第一次看到自己容貌的时候,她还真的被吓了一跳,这副容貌明明和她前世的样子一模一样,只有眼睛的颜色是不同的,不过她很无语的发现,这副容貌配上紫色的眼睛简直比自己前世还要勾魂摄魄。思绪被沐临渊和风华的争吵声打断,眼看着两人之间的互动已经由语言攻击上升到身体攻击,天月赶紧出声打断他们。

沐临渊和风华差点打起来的时候,一个温润的声音响起:“爷爷,外公,你们可不可以不要吵了?”二人呆愣在当场,半晌,沐临渊才转过身将天月抱进怀里,低低的说了句:“好,爷爷听小月儿的……”这可是天月第一次他们爷爷和外公啊,她这是终于接受了他们吗?

天月浅紫色的眼眸中迷惑渐渐的消散,深湖般的眼中光华流转,自己已经新生了不是吗?那么他们也一定重生在了某个角落,只要自己放弃迟早会找到他们,相信他们也一定在找自己,那么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闪电貂感觉身体一阵被挤压,不乐意的睁开了黑溜溜的眼睛,“猫呜、喵呜”不满的叫了几声,这样的叫声差点让天月把它扔出去,这是猫么?爷爷刚才说的不是貂吗?

沐临渊和风华也被这样的叫声给惊在原地,这是闪电貂?怎么感觉着叫声像是利爪猫?

沐临渊看着一旁的风华:“死老头,你给这小东西喂什么了?你又炼出什么毒药来了,效果这么强悍?”

风华等着眼珠子看了半晌闪电貂:“我……”我根本没喂它什么啊,难道这只闪电貂是利爪猫的后代?这一刻,两个见多识广的老头顺利凌乱了……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