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论黑莲花是如何形成的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9日

《论黑莲花是如何形成的》最新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林千络小说

论黑莲花是如何形成的

作者:林千络分类:重生小说类型:惊悚悬疑

Zero.  你们好,我是个小说家。  平时常做的事情是谱写人间的故事。  我写下来的东西很奇怪,因为他们都会变为真实的事情。  我曾经也人被唾骂,被嫌弃过。  但是现在,你们每个人的命运都掌握在我的手里。  每个残忍对待过我的人,我会让他数十倍数百倍的奉还。  我是网络小说家,谷凡言。  这是我的故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谷凡言家很偏,要走一条很长的巷子,巷子里都是荒废的屋子,有些空屋子的门是开着,走过那边时还会感受到一丝丝的凉意直冲心肺,那一抹幽深的黑很吸引人,门上吱呀吱呀的声音像是在蛊惑人心。

但走过巷子后的世界好像都变了,车水马龙,刘海被大风扬起,重新接受阳光的沐浴,冰冷的身体又重新温暖起来,谷凡言很喜欢这种穿越似的感觉,让人有重生一般都感觉。

但是今天这条无人的巷子却莫名的可怕,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等着自己似的。

李绯绯:“顾锦诵,她家真住这破巷子?”

李绯绯和一群人躲在其中一间空房里面,被里面的灰尘和蜘蛛网弄得已经十分不耐烦了,她上个月花重金向人四处打听谷凡言家里的地址,结果还是班上的顾锦诵突然来找她,说他知道谷凡言家里的地址。

“嗯,我陪她回过几次家。”顾锦诵对李绯绯的怀疑也没有表现出不爽之色,一脸的平静。

“切。”

李绯绯喜欢顾锦诵的脸,但她忌惮顾锦诵,知道他这个人老奸巨猾,不敢小看。

她在网上雇了个社会上的人,在这堵着谷凡言,同时还有班上看热闹的同学偷偷躲在角落。

“有人来了,好像是那个小贱人。”有人道。

有人第一次干这档子事,想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脚下却不小心发出了声响。

这巷子很安静,这点细微的声音自然给谷凡言听了去。

她早就发现不对劲了,但已经走到巷子中间,有些进退两难,她咬咬牙,开始疯狂的往前跑,还没跑出多远,就有人在前面截住了她。

“去死!”

谷凡言身后突然传出男人洪亮又狠厉的声音,紧接着背部受到了极强的撞击,让谷凡言差点站不住脚,背上一阵一阵的发麻,五脏六腑差点就从嘴里掉了出来,惹得她一阵干呕。

她感觉到有人提住自己的衣领,一股很大的劲把她往地上拽,她再怎么样也站不住了,感受到一股失重感后,屁股狠狠地和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脚崴得不轻。

接着脸上又是挨了能让谷凡言感到头部和脖子分离的一脚,让她根本就站不起来。

在场的人都被这大汉的举动吓到了,本来他们还打算去对谷凡言拳打脚踢的,但现在谷凡言就像是这大汉的专属猎物了,没人敢去动地上的谷凡言。

“小野猫,陪哥哥玩玩?”壮汉狰笑着靠近她,捏起谷凡言的下巴,“倒是有几分姿色,不知道你哪里惹到了那边的小妞,她可是让我们把你给狠狠教训一顿啊。”

谷凡言顺着壮汉的话往那处看去,李绯绯朝这边过来了,居高临下地看着谷凡言,眼里满是怨毒,她身边的人带着手套,手里拿着个桶。

那桶谷凡言认识,是粪车工人的东西,虽然没装东西,但里面残余的东西还是散发着恶臭。

那人把桶反过来,狠狠地砸在谷凡言的头上,谷凡言眼前一片黑暗,鼻间的味道让人难以呼吸。

“谷凡言你个贱人,你个杀人犯!”她并没有继续说后面的话,因为还有其他人在场,他们并不知道自己怀孕还流产的事情。

其他人被李绯绯的愤怒吓到,倒也没有注意李绯绯话中有话。

“……对不起。”桶里传出谷凡言闷闷的声音。

她看不到周围,但是能从下面看到有很多双脚在靠近不怀好意地靠近她。

“——咔嚓”

谷凡言听见动静,愣愣的抬头,她听见了摄像机的声音,旁边有人在拍她的照片。

“对不起有用吗?”李绯绯冷笑。

周围的人才回味起李绯绯说谷凡言是杀人犯,还不知所云,但是也不敢问,他们在意的不是这些东西,他们在意的是李绯绯会如何折磨谷凡言。

“没用,你想怎么样?”谷凡言在强装镇定。

她有些感谢李绯绯给她带上了这个桶,这样周围的人就看不见她的眼泪,发现不了她的声音在颤抖。

“把她衣服给我扒了。”李绯绯和旁边的人说了句这样的话,谷凡言敏锐的感觉到有人在碰她的衣服,不住地缩了缩,抖个不停。

“别……”她的衬衣被人直接扯开,扣子蹦的到处都是。

“——咔嚓,咔嚓。”

“卧槽,你看她身上的疤……那是什么伤口啊?”有人看见谷凡言身上被烟头烫伤的地方,忍不住吐槽。

“裤子也要!”李绯绯的声音越来越尖利,她已经不管不顾了,谷凡身上的伤让她也有些意外,不过她心里的怒火却是急于发泄,没空管这些东西。

“把她头上的桶拿下来再拍啊。”

“你去拿啊,那东西这么脏……”

“切,这样又不知道是谁,有啥好玩的。”

“我录了像,从头到尾,哈哈。”

绝望在脑中挥之不去,谷凡言的胸口剧烈起伏着,显然已经哭了,这时候她却突然冷静下来,做好了打算。

头上的突然桶被人拿了下来,谷凡言不能适应光线,眯起眼睛,她看见了周围无数的手机和人。

她的脸被人看得一清二楚,鼻涕眼泪和排泄物满脸都是,众人不住地退后一步,一点也不愿意接近谷凡言。

“不要……不要拍了。”她的哭声响彻了巷子。

躲在暗处的顾锦诵默默地看着谷凡言身上的伤口,表情十分愕然。

谷凡言身上的伤,他可是熟悉的很。

“住手。”顾锦诵突然这么喊了一句,所有人都有些莫名其妙,连顾锦诵自己都有些好笑。

“顾锦诵,你干什么?”李绯绯望向顾锦诵,看着顾锦诵来不及收回的心疼,嘲讽道,“告诉我这贱人的住处的人可是你啊,怎么?现在知道后悔了?”

她抓起放在旁边没人要的扫把,狠狠地往谷凡言身上扔去,“她有什么好的?妈的……贱人一个!”李绯绯是大户人家,平时也不会脏话,可这次她却是一点也忍不住了。

“我叫你住手!”顾锦诵狠狠瞪着李绯绯的脸,同学们都没看见过顾锦诵这样,不敢乱动。

“凭什么!”李绯绯望着其他人,顾不上谷凡言身上的脏物,踩着自己价值不菲的鞋子走到谷凡言离不到一米的地方,抬起脚狠狠地踩在谷凡言身上。

“李绯绯,我已经叫了老师了!”

『哔哔,系统修复中……』

『系统修复完毕……百分之百。』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