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天下无妃:皇帝爱吃醋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9日

《天下无妃:皇帝爱吃醋》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荟青苓著

天下无妃:皇帝爱吃醋

作者:荟青苓分类:历史小说类型:宫廷斗争

他是史上最痴情的皇帝,她是史上最幸福的皇后。生在帝王家的他,成为千古第一痴心人。红帐下,那个人朝她走来,掀起她与他的传奇人生。“是你……”“童颜……”他们吃惊,诧异,不可思议的看着彼此。生为帝王,他会为了她搓脚捶背,生为帝王,他不顾所有人反对,一生只爱其一人,与之同吃同住,生为帝王,他会为了她洗手做汤羹。而她,与他在一起,倾其所有,哪怕是自己的生命,为了他的国,为了他的帝王位,为了他,一切都可以。他们的爱平淡,但是他们的故事不平凡。...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远方人群里,一阵骚乱,只见一个黑衣人在前不停的奔跑,而身后一直有人追着他,我定眼瞧远处望去,见追来的人竟然是是孙大哥,而谢雨则颠簸的跟在他的身后,明显体力不支。

见黑影飘来,来不及多想,我一个转身,反手一拽,将黑衣人一把甩在地上,然后用灯笼指着他。

那一刻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那么大力气。

“别动……”见黑衣人还未从地上爬起,我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将其按在地上,瞧模样,长得倒是挺英俊的,却不想会是个小偷。

“抓到了。”我朝跑来的孙大哥示意,谢雨气喘吁吁的叉着腰,终于慢腾腾的赶来。

小偷在地上不停的挣扎。

“小子,给我老实点,连我朋友的东西都敢偷。”简直就是不想活了。

我转头,关切的问谢雨,“他偷了什么?”

“刚才逛灯会的时候,钱袋不见了,见有一个黑影,于是就追了过来。”其实他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只是听到谢雨说钱袋丢了。

而刚好,又发现此人在谢雨身边鬼鬼祟祟的逗留了半天,待看清此人的时候,他就跑了,所以孙伯坚就认定他偷了谢雨的钱袋。

“你,快点把我朋友的钱袋交出来,不然送你去见官,快点……”我瞪着小偷,手中的力量加大,威胁道。

“谁拿你们钱袋了,知不知道我是谁,说出来吓死你们,赶紧放了我。”

周天被勒的气喘吁吁,在地上毫无反抗的能力。

真是气愤,他刚才看见人群里有小偷,于是就想要去抓,不曾想,还没有来得及抓到真的小偷,他就被一个无礼的小子抓住,还一把扔在了地上。

这说出去,该有多么的丢人,他可是堂堂太子身边武艺最高的侍卫。

但是此刻却被一个瘦不拉几的小子按在了地上。

“还敢嘴硬,快点拿出来,在哪里?”我才不听什么鬼话呢,直接在黑衣人身上翻找,可却没有找到谢雨的钱袋。

“这个吗?”

“那是我自己的。”

黑色的钱袋,想来也不是谢雨的,浑身上下除了搜到一个黑色钱袋外,怀中还有一把匕首。

见匕首被人拿走,周天使劲的挣扎。

“把匕首还给我……”

“小子,居然私藏凶器,一定是想要图谋不轨,说,你到底是谁,拿着匕首要做什么?”见那人拼命反抗,我不耐烦了。

灯会快要结束的时候,朱祐樘才发现他身边的侍卫周天不见了。

这个奴才,出宫就竟然敢擅离职守。

那边的人群里,好像堆积了不少的人,朱祐樘感应到人群里有事情发生,决定朝人群靠近。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周天……少爷,你没事吧!”天啊,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武功高强的周天居然被一个小子压在脚底下,毫无反抗能力。

“没,没事……”见朱祐樘来到,周天垂着头,他真的是太丢人了,这样还怎么保护太子的安危啊。

那黑衣人错愕的看着朱祐樘,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

“没事,他们就是抓错人了。”

“什么抓错人了,明明就是小偷,还敢死不承认。”我啪的一声,打在他的脑袋上,生平最看不惯做错事却死不承认的人了,更何况还是个男人。

居然还当着同伙的面说这种话,我朝那个后来人看了一眼,心中认定,此事肯定和那人也有关系。

“谁是小偷了,我是帮着抓小偷的人,你快点放了我……不然一会我真的会不客气了。”被我打了一耳光的周天,一个翻身,差点从我手中挣脱。

“老实点,不然打死你,他是你家少爷?”我一把拎起周天,朝那个穿着像极书童的人问道。

这两个人的关系肯定没有这么简单,那个普通打扮的书童,看上去不凡,而这个所谓的少爷,他下盘如此强硬,此人绝非是一般的高手,此刻被我压着,完全是刚才我的灯笼挡住了他的实力,如果单打独斗,就算是我和孙大哥加在一起,也未必是其的对手。

“是我家少爷,他绝对不会是小偷。”朱祐樘看了看我们三,事情都没有搞清楚,就敢说周天是小偷。

“你说不是就不是啊,那他刚才跑什么!你的意思还是我朋友看错了不成……”我大吼,生气道。

良久,谢雨拉我和孙伯坚到一旁,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声音里有些不自信。

“孙大哥,刚才那个人,好像不是这个人吧!”

“不是他吗?”这么一说,孙伯坚也不敢确定了,两人均仔细的瞧了瞧周天一眼。

“好像真的不是他,刚才那个黑影,他的衣服上好像有桂花糕的粉末,脸庞似乎也不怎么样?”

谢雨和孙伯坚,一人一句,来来回回,也就是说,刚才偷钱袋的人,他们根本就没有看清模样。

“你们的意思是,我打错人了?”而被我按在地下的人,有可能真的是被冤枉的。

我慌张的看了一眼那个黑衣人。

虽然刚才下手下的不是很重,但是……

一会要是我爹知道我在街上和别人打架,惹是生非,指不定又要怎么收拾我了。

“好了好了,都别看了,我爹喊我回家吃饭了,你们的事情,你们自己解决吧!”

三十六计,逃为上策!

“喂,打完人就想走吗?道歉!”这人错了,连对不起都不说,朱祐樘生气的一把抓住张月龄的胳膊,要她道歉。

我看着那个挡在我面前的无礼之人。

“我……”我这人,从小到大就不习惯跟别人道歉。

“快点道歉!”他态度强硬。

望着强势的他,我也被激怒了,我刚才不过是不清楚情况,又不是故意的,这人至于这样吗?

“我让你道歉,没有听见吗?”那人将手大力的搭在我的肩膀上,我知道这个人,一定是个练武的人,他的功力绝对不比刚才的黑衣人小,力度不过是用了三分,但却足以能够让我的肩膀疼痛三天了。

“对不起啊,我朋友刚才也是想要帮我拿回钱袋,不好意思,刚才是我们没有看清楚,我向你们道歉,希望你们能够原谅。”见我们动怒,谢雨赶紧出来道歉。

这都怪她,好好的灯会就这样被破坏了。

那人看了看谢雨,不在意他的道歉。

“对不起啊,我这朋友就是冲脾气,刚才实在是对不起你,要不这样,我看你们是外来人,应该还没有吃饭吧,要不我请你们在醉仙楼吃顿饭,就当是赔罪的。”孙伯坚见状,也出面道歉。

大家都不想将事情闹大,但是……

“你们……”他难道自己不会道歉吗?朱祐樘瞪着眼,不肯罢休。

“对不起,行了吧!”我一脚踩在他的脚上,狠狠的,重重的,然后嘴角微微上扬,对着他说道。

这人还真的是一根筋,非得我道歉,是吧,我踩死你。

“你……”朱祐樘疼的不可言喻,现在真心是想要给张月龄一巴掌。

“两位,实在是对不起,我们去醉仙楼吧!走,去醉仙楼,吃饭……”孙伯坚立马拉开我,你这小子,非得是要别人揍你吗?

一行人,来到醉仙楼。

“实在是不好意思,这杯酒我向两位兄弟道歉了。”

坐下,我依旧怒目的斜视着对面的两个人,他们对我同样如此,但当面对其他人的时候,脸上是挂着笑容,二人笑眯眯的举着酒杯,和孙伯坚谢雨畅饮。

“还未知两位兄弟何名,我叫孙伯坚,家住东巷口的孙家,她是谢雨,也住在东巷口。”孙伯坚自报家门,他向来喜欢结交朋友。

今日也算是有缘,能够以这样的方式结交。

“不打不相识,今日实在是愧对远方而来的朋友了,还希望你们别见意。”孙伯坚看了我一眼,希望我不要在继续惹事。

“东巷口孙家,孙应的家?”朱祐樘一听吃惊了,他要找的不就是东巷口的孙家吗?王大哥以前在兴济的时候就是住在孙应家的。

“你认识我爹?”孙伯坚有些意外,父亲那么大的年纪,竟然会有外来人知晓,还是个年轻人。

“哦,听说过,听说过,东巷口的孙家,谢家都很出名。”周天瞄了一眼朱祐樘,朱祐樘咳嗽了几声,应了过去。

一听,这两个人就浑身都是秘密,摆明来兴济是有目的的。

“他叫……”孙伯坚看向我,准备说出我的名字。

“童颜,孙家远方亲戚,现在住在孙府。”害怕孙伯坚抖出我的身份,我赶紧抢在他的前面介绍起自己。

孙伯坚和谢雨对着我淡淡的一笑,眉宇间像是告诉我说,“你说什么就是什么,随你高兴。”

倒也是不拆穿我。

曾经我们三说过,如果变装打扮,就不说出真实姓名。

“我叫柱子,他叫周天,我们来自京城,来兴济是找个朋友。”朱祐樘站起身,指着旁边的人,一起介绍道。

他隐瞒身份,但是来找人这点,确实不假。

“柱子,我还窗子呢!”我嗤之以鼻,这名,一听就是假的,谁会信啊!

“找人?兄台要找什么人?”孙伯坚饶有兴趣的问道。

“一个朋友。”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