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穿越成第一武士我却只想当个法师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12日

《穿越成第一武士我却只想当个法师》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云游者梓同著

穿越成第一武士我却只想当个法师

作者:云游者梓同分类:魔幻小说类型:异世界

(本书细节较多值得反复分析,请各位慢慢食用)明明是物理天花板却要玩物法混伤的第一武士、可辅可C可爱的法师妹妹、家政战斗双第一的六边形全能师姐。过去与现在交织的冒险正式开始!友军:“对面太肉我们打不动!”明镜桐夕:“没事,我附个法伤加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过惊讶之余,桐夕还是有不少疑问的。

首先是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看这一身装扮肯定身份不低。而且迫水还在身上,为什么这把太刀和自己一起穿越到了异世界?

其次就是这久违的熟悉感,就好像这个世界才是自己该来的地方一样。

再者,一般来说第一次杀人的感觉应该很不好吧……为什么自己完全没有感觉?甚至就像家常便饭一样。

这些东西在桐夕的心头一直萦绕不去,再加上周围混合着血液的潮湿空气,让人更加烦躁。

『还是熟悉一下周围环境吧』(出现此符号代表角色内心想法)

桐夕这样想着,便走到了之前一个骑士的尸体旁。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这么强的心态能去摸尸。

『嗯……板甲的话做工还算精细,看来不是什么一般人』

就在桐夕探查其他人的时候,在连他自己都忽视了的一个地方,一个还剩下一口气的骑士艰难地从身上拿出一个烟花放了出去。

“?!!”

桐夕这才意识到不妙,连忙过去准备补刀,但那人在释放信号以后就死了,再怎么砍也是无济于事。

“果然还是失算了……诶?”

连桐夕自己都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说出这种话,明明只是一个初来异世的普通人,犯这种错误也纯属正常,但是他却感受到很强烈的失落感。

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在鱼塘尽情遨游劝退萌新的时候被一条咸鱼虐了一样,很不爽。

桐夕没有把迫水收回鞘中,相反的,他双手握紧了太刀,随时做好战斗的准备。汗水其实早已经打湿了桐夕的衣服,当然因为高度的紧张再加上外部穿了护甲的缘故所以桐夕本人并没有感受到这些。

不过在别人看来,此时桐夕的姿态却是毫无破绽,马步扎的恰到好处足以身体快速反应又不至于身形不稳,略微向外侧伸出的左胳膊与倾斜的刀刃无论从哪个方向攻击都只需稍微改变一下身形就可以格挡住。最关键的是这种防御姿态也并非是死守,只要桐夕想的话他手中的太刀可以最快速度斩向任何方向。桐夕不知道他自己平常练习剑道的姿态在这个世界却是很独特的,整个世界也只有一个武士才会很自然的做出这种打破陈规的动作。

然而这却是是桐夕的在异世界的第一场战斗,虽然自己打赢了全国比赛,但是这个异世界可都是真真正正在战场上厮杀的战士,怎么能和那些把剑道当成爱好的普通人相提并论!

有之前那几个人的经验,桐夕隐约觉得以自己对剑道的理解对付这些普通的士兵貌似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

『来了!』

周围传来了脚步声,桐夕握刀的手在轻微发抖,当脚步声越来越近的时候,桐夕再也不敢犹豫,回身就是一刀。

“乒!”

太刀和短剑的碰撞声伴随一阵火花,从手上传来的一种柔软的阻力感让他来不及多想就是一个后撤步。果不其然,一把匕首停留在刚才自己所处的位置上,如果不是反应力快及时躲开的话……

想到这里,桐夕就一阵后怕,游戏里的捅肾三连看着就疼,自己才不想体验呢!

当然,这些想法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在后撤步以后桐夕把迫水对准那名骑士的脖子就砍了下去。

拔出,收刀,立正,鞠躬。

和被自己斩杀的骑士倒下的节奏一致,从远处看就真的好像是两个人相互鞠躬一样,只不过桐夕鞠完躬以后那个骑士就身首分离了。

凭借练出来的剑心,桐夕感觉到危机仍未解除,于是对着一片榕树后面说道:

“出来吧”

与此同时的榕树林中,一群骑士惊恐地望着桐夕。其中一些人更是不住的抱怨:

“靠!不是说是个落单的武士吗!这技巧TMD怎么看都是剑圣啊!”

“一个照面就灭了七名精英骑士、一名骑兵和一个斥候,而且看起来还有余力啊,这怎么打!”

“MD早知道遇上剑圣我就去前线厮杀了,干嘛要去偷袭啊”

一旁的队长也是焦头烂额,本来军团是想让他们深入武士腹地去减轻前线压力的,因为是偏僻的沼泽所以就只派了一百人,结果这里居然有一个剑圣坐镇!

作为队伍里的队长与唯一一个拖住眼前这个武士的希望,这个骑士拿着手中的骑士大剑走了出去。

桐夕看到这名骑士的装备相比之前几人更加精良,想必就是领头的了。

“您好,剑圣大人。我们只是一支和大部队失散的队伍,无意闯入您的领地,还请您多多包涵”

小队长行礼之后毕恭毕敬地说道。毕竟这可是剑圣,如果稍有不慎可能这剩下的人全上也未必是此人的对手。

“看你们的装束,应该是骑士?”

桐夕试探着问道,不过心里也猜出来个大概了。这群人大概是想来偷袭才走的沼泽,不巧正好被自己撞见误以为是坐镇的剑圣。

“是的,不过我们只是来探查而已,绝无恶意!”

小队长依旧很谨慎,甚至握剑的手都有些发抖。

“哼,我看你们啊……更像是来偷袭的吧”

桐夕对这人的辩解感到很好笑:如果说刚才那个拿着短剑的骑士是来侦查的倒也可信,不过这些人嘛……哪有斥候穿着板甲侦查的,说谎也要有点智商啊。

“啊……是在下错了,我们投降,如何处置我都可以,不过还请您放过这些将士”

看着小队长的请求,桐夕倒觉得挺感动的,一般投降的人都应该以自己为重,但是这位第一个想到的确实自己的部下,不得不说让人佩服。

“也罢,我这个人不是什么嗜杀之人,只不过下次别让我看见你们!”

桐夕想了想,最终放过了这些人。

“好……好的,不过不知剑圣大人您的名字是?”

“嗯?”

听到这句话,桐夕眼露寒芒,盯得小队长脊背发寒。

“在、在下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您的刀有点眼熟,想、想问问而已……”

桐夕虽然很警惕,但是转念一想自己是穿越过来的人,告诉他也无妨:

“桐夕,梧桐的桐,夕阳的夕”

“啊……啊!”

小队长听到以后却如同听到了世界末日一般,其他骑士听见,也都面色惨白。

“恕我冒昧,敢问……您的佩刀可否叫做迫水?”

听到这里,桐夕立刻拔刀指着小队长:

“说,你是什么人,为什么知道我和这把刀的名字!”

“啊……这……”

小队长也意识到自己失言了,有些支支吾吾。

“快说,不然你们今天一个也别想离开!”

桐夕的刀越发紧逼,小队长也因为恐惧而跌坐在地上。

“在下与大人并无交集……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大人您第一武士的鼎鼎大名,在下哪怕不想知道也难啊”

听到小队长的话,桐夕也愣住了。

我?第一武士?

不是,小说和漫画里的穿越不应该是一步步打怪升级吗?这咋自己一下子从乖巧萌新直接成巨佬了?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