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极乐鸟之无法奉陪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9日

《极乐鸟之无法奉陪》小说全文在线阅读_兰良著

极乐鸟之无法奉陪

作者:兰良分类:奇幻小说类型:师徒恋

有一只鸟一出生就只能在天空飞翔,如若有一天它眷恋地面的繁华,就是离死亡不远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太懂人类的感情怎么三两天的说变就变了。梦木不知道这两个猎人团之间有什么上不了台面的纠葛,在四海城唯一可以依靠的琉漠哥哥,为什么要连他也认不清。以后要怎么办?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街头,环顾四周,才发现在这里一个人也不认识,这种陌生和无力似乎能在瞬间就将自己击溃。

在卡文家又住了一夜,编了个要出远门的谎,卡娜又哭了。含泪安慰,最伤心的还是自己。好半天,答应她办完事就回来的条件后,卡娜才破涕为笑。“姐姐”卡娜哭着撒娇。“卡娜乖,等我回来送一小玩意给你。好吗?”

“什么玩意”卡娜一脸兴趣的问着。

“暂时不能说”

“姐姐要快点回来哟!”

伸手摸着她的头,淡淡的笑容一闪而过。侧头看向身旁的卡文,抿嘴“谢谢你的帮助”梦木好久才说了这么一句不疼不痒的话。

“嗯。”卡文点着头。“一路小心,早点回来”

“我出发了,拜拜”摇晃着手。背过身去,没有再回望一眼。那样我会奢望,明明不是一家人,明明是再也无法相见的人,可是却能给人非常温暖的感觉,非常温和的笑脸。

不知道要去哪里寻找那个男人。仅仅只是他说的一句戏言。站在城郊那片森林里,当初堆砌海妖尸体的地方以被空出来。地上隐隐的只有淡蓝。最后这些海妖居然只落的尸露郊野,埋骨土葬的下场。在森林转悠,也没有人露宿的痕迹。这片森林被妖魔化,普通人是不敢来此的。这样下来,毫无线索可言。深吸口气,空中也没有血腥味。这么看来,代表那个男人还是安全的。猎人团还没有行动。也就是说,他们在等自己先找到他之后再行动。

草丛里一阵细碎声,屏住呼吸。然后,一个颜色斑斓的小鸟头探了出来。左右张望之后张了张木屐一样的鸟嘴,可爱的样子十分讨喜。想必,卡娜会很喜欢的。于是,悄声走了过去。小鸟的听力十分了得。只见它摇晃着脑袋,脖子一缩,什么影都看不见。只听见踏土的细碾声。

对于追踪猎物,还是颇有自信的。紧跟在后,依稀看见小鸟身形。斑驳茂密的林间,越往里,杂草越多越厚。前面有许多杂草被踩倒。可以看见蹼一样的足迹,土质也越发松软,偶尔会有种陷下去的感觉。并且还有许多不曾谋面的动物悠闲的晃动。想想,这座森林的里面还没有被人开发出来。前面不远,有光亮。前方并未有杂草,反而是被圈养起来的花。圆圆的一圈泛着白色带绿的花朵。正看得入迷。林间“咕”的一声鸟啼,抬起头,一群鸟从头顶飞过,黑压压一片,缝隙间点点光亮。等鸟散去,那光线的源头。是银白的结界结界里有四个穿着黄金披风的面具人。还有一个穿着破烂白衣黑裤的人,浑身是血的吊在那里。

心里涌上一股悲凉,那个吊着的狼狈不堪的男人。头歪在一边,双眼紧闭,唇毫无血色的惨白。

那四个人里有琉漠哥吗?怎会如此残忍。“放开他”

不顾一切冲入结界,结界震荡着破碎“怎会有人闯进来”

男人摔了下来,滚进花丛里,花瓣上点点沾上他的血红。“喂”跑上去,扶住他。他的脸左边青紫。唇角的血以干涸。脖上还有明显的血色勒痕。身上也像是被虐待一般的血肉模糊。像是用某种灵力侵入发肤,从内部爆裂开来。如果把握得好并不会致命,却极其痛苦。猎人团怎会有学这种阴狠法术的人。就如现在扶住他,却能感觉血迹浸透染在了自己的皮肤上。

“你是谁”极具阴冷的声音询问。

“你不知道吗?还问我”瞪着眼前的人“我不允许你们在伤害他”

如果真的只是平民们的赏金猎人多少应该还是有悲怜之心的吧!不会赶尽杀绝的吧!

“伤害”冷冷的嗤笑声“你们什么关系。说来听听”

因为他们带着面具,我不知道他们是用什么表情来看自己的。言语间,还是极冷漠的腔调。他们不会轻易放过我们的。这样的认知让人慌乱。梦木闭口不言,只是看着他们。

“以为不回答就没事”

“倔强的孩子”

“快点说了吧!我们也好早点结束”

你一言我一语的恐吓,更甚者中间那个拿出刀来直指男人的胸口。

“你要干嘛”拖着男人退了一步,避开刀尖。

“还逃”那个男人似乎更生气了。发狠的将刀挥过来。“啊!”闭上眼,尖叫着抱紧了男人。

没有想象中的疼,相反的听到那个挥刀男人的惨叫。看过去时,他的手臂上镶着一枚绿叶。血一滴滴从他握着的手缝里渗出。“喂”听到怀里的声音梦木低头。男人黑亮的眼泛着笑意,脸却冷冷的“你抱着我干嘛?”“谁愿意抱你了”脸红的推他一把。他顺势侧倒在花丛中不动。斜睨着眼瞪“你也用不着推倒我吧!我还很疼”

你可真难伺候。拉他起来,顺势就窝进了自己怀里,头抵着脖颈。浑身僵硬的任他倚着。他柔软的发时不时被风吹起,刷过自己的鼻头。“呐!这次我大意了被你们轻易逮住。不过你们的阵法被我的女人给破坏了。没有什么能治住我了,你们觉得能有胜算再一次囚禁我吗?”不怀好意的提醒。

周围的冷气四面聚拢来,压迫的感觉步步避近。心不在焉的听着怀里的男人大发厥词。那面具男明显的身形一颤。却又十分逞强道“纵然伤不了你,但那个女人留不得,一看又很弱。我们要杀要剐你也奈何不了”

“哦!”满不在乎的应着。仰头看梦木,沉思片刻才懒懒开口对她说“你很弱吗?”

“不知道”忽略所有别有用心的提问和堂堂正正的讽言,梦木叹息着摇头。

“这可糟了,我保护不了你。”惋惜的闭眼。

不是要自己原谅的叹息,倒是明显试探和嘲笑。侧过头去,推离了男人,他惊讶的看自己,而自己没有任何反应和表情回应他。只是站起,冲那四个面具人道“既然如此,那就开始吧!”然后,头也不回的跑进森林的更里面。

“梦木”像是悲叹的一声呼喊。

为什么……奔跑进森林最深处以为能够摆脱追赶着的四个人。可是一回头,他们像幽灵一样,盯紧猎物恶劣的玩弄般。不下手不威胁。要猎物自己放弃挣扎,回味无能为力死骸一样的惨烈。

想不通,自己愚昧到牺牲了也要救那个男人到这种地步。明明连名字都没告诉,只是因为那个人妄为的救过自己的性命。

还有好多事没做,好多事没问。要放弃吗?……又不能轻易的,那个男人不关乎我的生命,把我的性命不当回事,任意的打上是他所有物的标签。还没找他算账,还没教训他。还没让他收回不好不脆的言辞。我...怎能死。这样在心里呐喊着,梦木不再逃,一个转身,退后三步。离那些人六步之遥时,摆好了架势抽出了噬魂。

“原来,这个女人不是闲养的野鸽嘛!看,噬魂,橙色的等级。有待升级啊!”

“真的哟!跟平民猎人团该是毫无瓜葛吧!”

“要不比比,世上唯一的吸血者的噬亡”

四个人绕有兴趣的讨论自己的武器,说着自己听不懂的词想着趁机占个便宜来个胜负怕是不可能。他们是训练有素的人,连和别人对话采取的站姿都是不让人有机可趁的阵势。他们知道的比自己多,胜算也大。自己还不行,不知道武器还有别的用途没,只知道名字,只知道比一般的武器要厉害很多。

“女人,要比比看吗?你输了,武器留下,你死”

还是那个男人,指高气昂。

“看你的本事”冷哼着,输人也不能输气势。

“哼”鼻孔里发出一个闷音,明显的就是看不起人。捏紧拳,先发起攻击。

男人不慌不忙,像是认为帅极了的姿势。眯着眼,右手伸直张开。对于自己的靠近不在乎到近乎蔑视的漫步经心。然后,一线银光闪过,离他三步之遥,剑都快插入对方肩部的时候,身体突然无法动弹,一个浮空旋转,人就被甩出去了。

听到低低的嘲笑,趴俯在地不死心的仰起头。男人手里握着闪着银光的细剑。不知何时出招了的诡异。“拜托,我还没出全力,你怎么就倒了。不好玩啊!”轻佻的言语从来就没断过。

垂下眼,不屑地撇过头去。

“看来教导无方,还需...”话未说完,男人一跃而起直接迎面劈来。“得调教”

“等等” 一个翻身滚到一边,瞪视。“喈”的一声脆响,砍了空。“可别大意,会送命的”咬牙切齿的说。

阴冷的气息蹿进身体,让人不寒而栗。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