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夜之Dawn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16日

《夜之Dawn》熾夜黎著_都市言情小说

夜之Dawn

作者:熾夜黎分类:都市小说类型:热血

說明一名殺手女子過去的事情被封印鎖住,如今,漸漸恢復。我的初作,希望大家會喜歡。...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三章─與異族的接觸(上)─觀看。

當我回到原本的位置時,除了朣、朎、黑名單之外,許多樹後面都躲著拿的圓形不明物體的傢伙。

...又是奇怪的東西,唉,算了,只要他們不要掃到我的興致就好。

「姊...」

「新聞社的就別理會了。」

難道圓形物體是相機?也太先進了吧...欸?朣換成黑色短褲啦?

這時,一名穿著哥德風手持泰迪熊的女孩,擺著臭臉走了過來,至黑名單的前面。

喀。

哥德女孩便披頭大罵。「男到你不知到假日是完美補眠的時段嗎?就不能挑平日嗎?我要睡覺!!!」說完便把手

化成三叉戟的樣子,抵住黑名單的脖子。

「我知道,放下來阿,表妹。」黑名單賠笑著。

「可以開始了嗎?」朣不耐的插上話。

「哼。」哥德女把手放下來,一個轉身化作戟落在黑名單手中。

「朎。」

「好的~姊姊。」朎隨後化作短刀落在朣手上。

二人相視著。

喀。

「喀」一聲完後,雙方向彼此的前方衝刺,揮舞自個兒的武器。在武器接觸的瞬間,擦出了火光。

喀。

這時,朎化為人樣落在黑名單的身後,朣也迅速地化作單刀至朎的手中,朎快速地一斬,然而,黑名單已移至

朎的右方一揮,朎的衣服留下三道破痕,朎立即得向後退去,遠離黑名單。

黑名單的速度感不賴呢!我如此的感嘆著。

「小心了喔。」黑名單一笑,消失在原處。

「阿,嘖。」朎轉過身,黑名單已在朎身後打算突擊。

朎的靈敏度不夠,只要那一瞬,就足夠讓朎死了。

朎勉強抵住三叉戟的攻勢,隨後,朣化為人形至黑名單身後,踢向黑名單的頸部,而朎蹲下掃腿。可黑名單身

子向後傾,手肘席向朣的肚子,隨後用雙手把朎拎起,往朣的方向摔去。

朣、朎二人的默契不錯,但黑名單的實力更勝於倆人的默契,應變力也不賴。

在這途中,朎轉變成單刀,朣技巧好的抓住刀柄,把刀子轉了半圈,重整姿態,速度飛快地衝向黑名單,往上

砍去,以為要砍到時,朣竟然往後退,見朣的手臂已被深深地被劃了一刀,鮮紅的血液從手臂上滴至地面。

喀。

朣淡淡看了一眼傷口,隨後道出:「冰擊。」

朣唸出之後,黑名單上方結出一顆顆的冰結晶,接著掉落,黑名單便開始閃躲。

喀。

在黑名單閃躲期間,朣便至黑名單後方劈一刀,鮮血濺出,朣來不及閃躲,便這樣沾上血液,朣不管那血液,

隨即的又用腳從頸部掃去,原以為會倒地的黑名單卻接住朣的腳,就這樣僵持著。

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

......靠!那些新聞社的相機也太爛了吧!!一堆噪音,乾脆不要拍嘛,這樣我要怎樣看戲啊!混蛋!!

「掃腿的速度要練好一點。」黑名單衝著朣笑著。

朣不語,方向一轉,另一腳襲向黑名單的頭部,朣便隔空起來,調整姿勢後落地,黑名單則倒地。

...朣挺有爆發力的,不錯。我微微的笑著。

黑名單緩慢爬起來,慢條斯理的走向朣的面前,朣便立即揮刀,可朣卻揮空,黑名單出現在朣後方,往下劃了

一刀,又立刻的來一技過肩摔。

「咳。」朣咳初一些血液。

黑名單不等同的動作,以踢球姿勢踢向瞳的肚子,朣便飛向遠方的樹,撞上樹幹後,落至地上。

「姊姊!!」朎自動恢復人行在朣旁。「換我吧。」

喀。

「嗯。」朣化作爪子至朎手上。

「換妳啦?」黑名單挑眉看向朎。

喀。

朎一瞬至黑名單的身前,一技掃腿,黑名單便翻個筋斗躲過,朎又向他揮擊爪子,卻只見黑名單衣服被劃破。

「才一開始就這麼猛烈啊?我就陪陪妳。」黑名單說完,人已消失於原地,卻在朎的又方出現,輕劃了一刀在

朎的臉上,而朎要回爪時,黑名單人已不見。朎訝異的往前躍回頭看,見黑名單在朎後方掃腿,可惜被朎躲過

黑名單的速度還不錯呢,如果朎沒有發覺的話,可能會被掃到另一端的樹木呢。

朎馬上調整好姿勢,重新襲向黑名單,然黑名單被朎在手臂上深深地爪上,趁朎還沒收手時,抓住朎的手。「

我不想跟妳耗了。」黑名單說完,用力把朎的手往下拉,隨後放開,一技手刀往朎的後頸劈下去,朎倒地,想

在撐起身時,黑名單卻把腳踩在朎的背上,使朎不能起身。

喀。

「哈,真抱歉,我沒有憐香惜玉的習慣,只有不擇手段達到目的。」

接者,黑名單慢慢向下施力,朎發出痛苦的哀嚎聲,朣化回人樣坐在朎身旁看著朎,眼角泛著淚珠,卻不讓淚

水留下來,眼淚便在眼睛裡打轉著。

喀、喀。

「夠了,我...我們認輸。」

「嗯哼。」黑名單把腳移開,三叉戟也變回原來的哥德女,站在一旁看著。

喀。

「所以,沒我的事了齁,我先走了。」哥德女一點也不留戀的離去。

朣不甘心地用力咬著下唇,下唇馬上見到血絲沿著下顎滴落下來。

「姊姊...」朎帶著憂傷的表情說著。

「對不起...朎,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朣沙啞的聲音,使聲音越來越小,接近動嘴不發聲的地

步。

「還不走嗎?我在等著妳耶。」

朣還是不為所動。

「走吧,我‧的‧女‧人‧。」黑名單直接把朣拉起來,硬拉著走。

「姊姊...。」

朎看著朣被拖走著似離去,朣依舊回頭看著坐在原地的朎,姊妹倆同一時間留下淚水。

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

...這幕有需要拍這麼多張嗎?

待不見朣的人時,新聞社的也一一離去,而朎則還在原地,低著頭啜泣。

這些新聞社的,好‧畜‧牲‧,就這樣離去,算了算了,解殺。

我從樹上下來後,我走的方向不是離開廣場,而是往朎的方向走去,在朎的前方蹲下,遞上面紙。

「嗚...謝謝。」朎接過面紙,抬頭看著我,接著疑惑。「呃...妳...妳是誰?」

「我?叫我黎就好了。」

「嗯......。」朎之後繼續哭她的,我在旁邊看著。

為什麼,我會走過來呢?幹嘛不直接離去...為什麼突然湧出想要保護她們倆的心情?我失神地看著朎,不停地

向自己問著不知道答案的問題。

「哭完了沒?」我悶悶的盯著朎問道。

「欸?!」朎臉上掛著滴滴淚珠,不解的看著我。

「妳想哭到甚麼時候?」我直接挑明的向朎說。

「這...嗚...」朎支支吾吾的回答不了我的問題。

「妳哭,能解決問題嗎?與其在這哭,為何不努力鍛鍊?」

「妳...妳憑甚麼這樣說?」朎語句帶有些怒火。

「憑一個客觀人來說教。」我淡淡的對朎述說。「妳姊姊,下很多功夫吧,妳應該是知道的,那妳該跟著一起

向上提升,不要以為姊姊可以罩著自己到永遠。」

「可...可...可是姐姐現在...」

「妳姊姊?!我來處理。」

「...妳可以嗎?」

「相不相信,一句話。」

「呃...。」

「不相信我也沒關係。」我聳聳肩,隨後又道:「你能聯絡到那男的嗎?」

「...我可以跟姊姊說,但...你行嗎?」

「至少,不會死就是了,喔,對了。」我表情沉了下來。「記得跟他說在隱匿的地方,還有不要有新聞社的。

「嗯...那在、在、在瀰砂森可以嗎?」朎貌似畏怯我一樣,小聲問道。

「可以。」咦,不對!!「那在哪。」

「我...我帶妳去。」

「嗯。」

「呣...他說不知死活的小妮子,準備當我的玩物吧!」

呀,無所謂,反正你這男的,是我打發物之一嗎!我淡淡地笑著。

「...呃,黎,你不說話,淡淡笑著,很...很恐怖......。」

「會嗎?」我反問著。

「嗯...那時間呢?」

「時間...明早好了,不然今晚?反正現在時間才5點。」

「他說今晚9點。」

「OK,OK。」

「對了,黎,那妳打算用什麼與他對打?」

「普武。」

「不行!妳這樣會死啦!」

「跟妳保證不會死了。」

「但是...那我可以借妳。」

「不用,真的。」我這句是絕對肯定句。

「但是...。」

我直接打斷朎的話。「那,我們先來玩吧!」

「欸?!但...但...武器不說好了,你不先勘察地形嗎?」

「妳就當我導遊吧。」我答非所問的回應。

接者我就拖著朎去冒險商城了。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