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被厄运纠缠的美少女都想嫁给我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16日

《被厄运纠缠的美少女都想嫁给我》最新精彩章节目录_狗哈儿小说

被厄运纠缠的美少女都想嫁给我

作者:狗哈儿分类:校园小说类型:治愈

泡妞不讲究打打杀杀,泡妞讲究的是人情世故。中央空调是过去式,养成大腿吃软饭才是正道。前期虽然辛苦了一点,但眼睁睁的看着老婆们都变成大佬的情况下……未来可期啊!!!别名:(如果我的老婆们不是病娇就好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跳河的时候,我以为自己真的会死,哪怕有不死之身,也好像已经死过一次了。

我忽然有些难过。

如果连死亡都无法带给我恐惧,我日后能有的波澜估计会越来越少吧。

我呆呆的在病床上,看着电视发呆。

人也许都是这样,安慰起别人来头头是道,自己遇上一点挫折,就要死要活,不堪重负。

回神看了眼窗户,已经是黑天了,那个女孩子去了哪里也不知道,也许是被我吓跑了吧。

一个目标就这样没了,说起来挺无奈的,但如果我是神经病呢。

她糟糕的人生不能再被拖累了吧。

我给她找了个借口,而后对来看我的护士说道,“抱歉,我想问下住院费是……”

“你说住院费?你也真是命大,本来溺水都已经没救了,不过不知道怎么就活过来了,省了笔手术费。”

“不过住院费加上叫120的费用,一共五千块,今天你还能住一晚上,但最好今天就把钱交上,拖一天还要再交。”

听护士说完,我猛然想起来自己把所有的钱,都给了那个女孩子,现在的我身无分文,也许我会被赶出去。

而因为那个女孩子,我陷入了厄运转化期,现在是一点好运气都没有,其实我可以取消的,但……

犹豫了片刻,我还是觉得再等等吧。

至少,给她一个晚上的好运,也给我一个晚上的安眠。

“那明天补上吧,没问题吧。”

护士点了点头而后就出去了,我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但我想最大的可能就是明天恢复好运气把住院费填上。

其实我那个校花前女友,还有妹妹,都可以给我付住院费,只是我很少麻烦她们,而且麻烦次数多了那就是债了。

她们看我的眼神,我总觉得不正常,那是希望占有的爱,可是我喜欢自由自在毫无约束,所以我注定和她们过不到一起。

不过没等我多想,我的病房门忽然开了,我抬头,看到的就是被大雨淋成落汤鸡的,那个白天要跳河的女孩子。

原来天气预报也有不准的时候,明明说今天没雨的,可是我又看了看时间。

原来不知不觉已经半夜了,看来发呆占据了我大部分的时间。

我看着她步履蹒跚的走到我身旁,对我说,“住院费,我交了。”

我听她继续说,“是用你给的五千块交的,所以你不用自责。”

“另外,我可没让你跳河。”

“所以?”我不明所以的问道。

“所以,我不欠你了。”她说完,好像就想离开。

不过她又停下了,我看着她脚上没有鞋,脸上还有伤,身上湿淋淋。

比我更像一个小乞丐。

只看她似乎是犹豫不决的对我说道,“你怎么不挽留我了?当初我跳河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对我的。”

“你……你说……说要和我一起生活,那句话,还算话吗……”

我看着她别扭的低头对我问道,我诧异的挠了挠头,不知道她想说什么。

“我……我是说,我现在无家可归了,你应该兑现你的承诺了。”

她说这话的时候,有些恶狠狠的,仿佛她无家可归了是我的错。

不过没办法,既然事情进展顺利,那就不用停止厄运转化了。

“咳咳,你想和我一起住当然也可以,但也有个前提,那就是我在接下来的日子会挺倒霉的,你不用大惊小怪。”

“就像我说的,我会把好运气分给你,你会变成最理想的自己。”

她满脸怀疑的问到,“真的假的?你到现在还忽悠我?我不都已经入套了吗?”

“……不,这很重要。”

我严肃的对她说道。

“现在你的选择就在这里,左手,和右手,一个好运气,一个也是好运气,你选吧。”

我把两只手对伸过去给她,而她最后愣了愣,什么都没有选,而是直接猝不及防的抱住了我。

“你拥有好运气,我拥有你,这不就行了吗?”我听她这样说道。

“切,真是个小机灵鬼。”我吐槽道。

“不过今天这么晚了,我出去睡你也不忍心吧?而且我们俩貌似都没有住的地方。”

她明显盯上了我的病床,但……

“哼。谁说我没有住的地方,我想住别墅就住别墅,想住什么就住什么。”

我颇为硬气的说道。

“哦,既然如此,那明天就拜托你了,你肯定也不介意今晚把病床让给我吧?”

她言语间充满了敷衍。

“……”

最终还是让她得逞了。

“说好了一人一半,你往那边去点。别老挤我!不害臊!”

“喂,你怎么把衣服脱了,哦,忘了你穿的是湿衣服啊……”

“为什么你要脱我的衣服!!!”

最终可怜巴巴只剩内裤的我,看着穿着病号服睡得正香的她。

也许这就是我厄运的开始吧。

——

“他最终没有因为我无限次软弱的自卑,而心疼我一点点,既然如此,我便和他撕破脸皮吧。”

薛可欣当时回到家,都不知道自己是哪里鼓足的勇气,在父亲穿戴整齐的衣服上,留下了一道水痕。

她不客气的把热水泼了上去。

“你疯了吗?!”

父亲大声的质问她,并且还想动手,可是她只要想想自己经历过的那些事。

那些因为自卑。

所以连坐公交车都不敢让司机停车,哪怕坐过站都自己走回去。

看到生人会紧张的抓衣角躲一旁,走路不敢抬头走。

一起放学的时候,也要装作有人说话结伴同行。

只要有人不经意漏出一点厌恶,都会仿佛收到命令般远离。

而这都是薛可欣不应该经历的。

现在,她试图打破这一切,从反抗她的父亲开始,可以说父亲对那对母子的纵容,就是一切的导火索。

几乎是毁了她的半辈子。

如果不是遇到了那个傻子,她估计已经因为没有住院的钱,而被迫死亡。

其实救那个傻子,何尝不是在救她自己。

所以她对父亲死缠烂打,不让他出门,两人发生了激烈的争斗。

而最终,一向软脾气的薛可欣,死缠烂打,终于拿到了五千块的断绝关系费。

她从此和那个家再无瓜葛。

她觉得无所谓,反正在这个家被逼的快要死去,还不如在别处另谋出路。

最重要的,她有了足够救命的钱。

在大雨倾盆的这天。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