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无情刀多情种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17日

《无情刀多情种》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丁芗小说

无情刀多情种

作者:丁芗分类:古风小说类型:恋爱

江平镇接连发生贵妇人被杀案,刘冬简奉命查案。几经波折终真相大白。却令她感叹万分:原来自古多情总被无情伤。...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此后一月内,衙内捕役受冬简差谴身着便服轮班上街巡视。冬简与捕头李明华轻功俱佳,因而两人交替着巡视江平镇热闹街市两边的屋顶。劳劳碌碌一个月却无所获。

一日,天高气爽。冬简上街察看衙役巡街情况,走了很长一段路不见一个衙役。心里已自明白了几分,便向小巷里行去。果然见几个衙役聚在一个冷僻处玩纸牌,冬简大怒,喝道:“你们好大胆子!”那四个不知死的竟头也不抬,都说赌迷人性此言不假也。

冬简又喝道:“不去巡街查看有无可疑人物竟窝在这儿赌博,你们都给我起来!”

这回四人方才抬起头来,见了眼前这人都惶恐极了,齐立起身来低了头。其中一个年岁大点的说道:“刘捕头,您看这都一个月过去了,一个人影都见不着,我们也只是今儿个才这么一回,这些天可都跟您一样勤得很呢。”

她怒气顿消,解释道:“越是感到无望越要勤恳。说不定凶手今天就来了呢。你们做事不可虎头蛇尾。好了今天这事因是初犯姑且饶过,下回若再犯定不饶。快去巡视,勿耽误了大事。”

四人遂俯首离去。她看看四周无人便施展轻功朝闹市旁的屋顶飞去。飞至目的地,她藏身于一处屋顶上,查看四周。屋子前面是一条热闹的街道,此刻人来人往,充满熙熙攘攘之声。屋顶上却属另一个世界,静寂孤独。冬简甚至能听到自己呼吸的声音。

正在她定睛巡看之时,一个小小的黑影从东南方向飞奔而来。冬简立刻警觉起来。黑影越来越大,飞至一处屋顶停下来。他查看了一下四周便伏下身来卧着。冬简与他之间隔着三座屋子。她暗忖道:再等下去只怕又要伤一条人命,不如现在……正想着,那条黑影已兀自稍稍探起身来,她顿时紧张起来。她往街上望去,一个妇人正低下头从一顶轿子里出来。她又望向黑衣人。

黑衣人将上身往右边微微侧着,左手探出在胸口。冬简有点惊讶,暗忖道:原来是个左撇子!他终于等到时机手一扬,一把飞刀“嗖”一声径自朝下轿行走的贵妇人飞去。说时迟那时快,冬简一个飞身已奔至贵妇人身边,她用剑身一挡,飞刀正硬生生撞在剑上,随着一声极响的“当”,它偏离了目标往旁边去了。牢牢盯在一根门柱上,冬简急奔过去拔起它。旁边贵妇人及其奴仆们俱惶然不知所措。

冬简顾不上其它立刻展开轻功飞腾至街市上空。举目望去,黑影正朝东南方向飞腾而去。她立时紧跟上去。二人在空中一前一后飞腾着,秋风飒飒自耳边呼啸而过。黑影轻功虽好却不及冬简。十几分钟后眼看冬简就要追上他。此时那黑衣人自知轻功不及她,便息了轻功,将身子落在地面。

冬简也停下来。两人一前一后立着。她问道:“阁下何人?为何一再害人性命?”

他冷笑道:“别人性命与我何干?”

“别人也是父母养的。”

“我从来不管这些,只管自已开不开心。”

“你恶贯满盈,若能束手就擒或可网开一面。”

“你这番话留着骗三岁小孩吧!”

黑衣人猛地转身,拔剑刺向冬简。两人在空地上交起手来。战了约二十回合,黑衣人已渐处下风。原来他虽则剑术精熟,冬简剑术更显精纯。招数变化多样,功势又凌厉,久了令他疲于应付。

他忽然向右边闪去,几个翻滚已离冬简几米远。左手自怀中摸出一把飞刀,用力扬去。飞刀明晃晃朝她而来。她却不惊,看准了飞刀的方向朝后面将身子倾斜着。它从离她脸面两公分处飞过。

刚躲过,又两把明亮的飞刀一左一右紧跟着飞过来。这回如果她的身子往右倾斜,则有一把飞刀会割到脖颈。如果往左则下场和往右一样。这两把飞刀无疑已形成个包围圈,将她围困住。她只好施展轻功往上空腾去。它们从她鞋底下忽地一下飞过去。等她落到地面上后,才发觉黑衣人已不见了。

此后一月内,衙内捕役受冬简差谴身着便服轮班上街巡视。冬简与捕头李明华轻功俱佳,因而两人交替着巡视江平镇热闹街市两边的屋顶。劳劳碌碌一个月却无所获。

一日,天高气爽。冬简上街察看衙役巡街情况,走了很长一段路不见一个衙役。心里已自明白了几分,便向小巷里行去。果然见几个衙役聚在一个冷僻处玩纸牌,冬简大怒,喝道:“你们好大胆子!”那四个不知死的竟头也不抬,都说赌迷人性此言不假也。

冬简又喝道:“不去巡街查看有无可疑人物竟窝在这儿赌博,你们都给我起来!”

这回四人方才抬起头来,见了眼前这人都惶恐极了,齐立起身来低了头。其中一个年岁大点的说道:“刘捕头,您看这都一个月过去了,一个人影都见不着,我们也只是今儿个才这么一回,这些天可都跟您一样勤得很呢。”

她怒气顿消,解释道:“越是感到无望越要勤恳。说不定凶手今天就来了呢。你们做事不可虎头蛇尾。好了今天这事因是初犯姑且饶过,下回若再犯定不饶。快去巡视,勿耽误了大事。”

四人遂俯首离去。她看看四周无人便施展轻功朝闹市旁的屋顶飞去。飞至目的地,她藏身于一处屋顶上,查看四周。屋子前面是一条热闹的街道,此刻人来人往,充满熙熙攘攘之声。屋顶上却属另一个世界,静寂孤独。冬简甚至能听到自己呼吸的声音。

正在她定睛巡看之时,一个小小的黑影从东南方向飞奔而来。冬简立刻警觉起来。黑影越来越大,飞至一处屋顶停下来。他查看了一下四周便伏下身来卧着。冬简与他之间隔着三座屋子。她暗忖道:再等下去只怕又要伤一条人命,不如现在……正想着,那条黑影已兀自稍稍探起身来,她顿时紧张起来。她往街上望去,一个妇人正低下头从一顶轿子里出来。她又望向黑衣人。

黑衣人将上身往右边微微侧着,左手探出在胸口。冬简有点惊讶,暗忖道:原来是个左撇子!他终于等到时机手一扬,一把飞刀“嗖”一声径自朝下轿行走的贵妇人飞去。说时迟那时快,冬简一个飞身已奔至贵妇人身边,她用剑身一挡,飞刀正硬生生撞在剑上,随着一声极响的“当”,它偏离了目标往旁边去了。牢牢盯在一根门柱上,冬简急奔过去拔起它。旁边贵妇人及其奴仆们俱惶然不知所措。

冬简顾不上其它立刻展开轻功飞腾至街市上空。举目望去,黑影正朝东南方向飞腾而去。她立时紧跟上去。二人在空中一前一后飞腾着,秋风飒飒自耳边呼啸而过。黑影轻功虽好却不及冬简。十几分钟后眼看冬简就要追上他。此时那黑衣人自知轻功不及她,便息了轻功,将身子落在地面。

冬简也停下来。两人一前一后立着。她问道:“阁下何人?为何一再害人性命?”

他冷笑道:“别人性命与我何干?”

“别人也是父母养的。”

“我从来不管这些,只管自已开不开心。”

“你恶贯满盈,若能束手就擒或可网开一面。”

“你这番话留着骗三岁小孩吧!”

黑衣人猛地转身,拔剑刺向冬简。两人在空地上交起手来。战了约二十回合,黑衣人已渐处下风。原来他虽则剑术精熟,冬简剑术更显精纯。招数变化多样,功势又凌厉,久了令他疲于应付。

他忽然向右边闪去,几个翻滚已离冬简几米远。左手自怀中摸出一把飞刀,用力扬去。飞刀明晃晃朝她而来。她却不惊,看准了飞刀的方向朝后面将身子倾斜着。它从离她脸面两公分处飞过。

刚躲过,又两把明亮的飞刀一左一右紧跟着飞过来。这回如果她的身子往右倾斜,则有一把飞刀会割到脖颈。如果往左则下场和往右一样。这两把飞刀无疑已形成个包围圈,将她围困住。她只好施展轻功往上空腾去。它们从她鞋底下忽地一下飞过去。等她落到地面上后,才发觉黑衣人已不见了。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