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妖女倾城:余生请多指教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17日

《妖女倾城:余生请多指教》小说全文在线阅读_南荣里子著

妖女倾城:余生请多指教

作者:南荣里子分类:奇幻小说类型:奇幻玄幻

从绝望的末世穿越而来的楚芩韵本以为会有个温馨的家庭,但六年后慈爱的父亲前往边城抵御魔兽,一切都变了,两年后,母亲去世,父亲另娶她人,在不知何去何从的她遇上了他,她将他视为知己,又在复仇之路上遇上了温柔而强势的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过,显然这样的事女子并不在意,但还是有些遗憾没能骗到他,她就是故意的故意做给楚千秋看,看看他会有什么反应,可惜这家伙还挺有定力的,这就没意思了,但她也不亏。

飞身下了擂台,向远方走去,围了一圈又一圈的人群竟自主的向两旁避开,她的笑容莫名的带有了一丝嘲否。

夕阳西下,半边天都被染成了红色,血一般的颜色,她逆光而行,身后的影子被拉的长长的,独自一人的路越走越远,是那般的孤寂与决绝。

默言的目光也随着女子的离开的身影不断移动着,他大概猜到了她的身份了,但却不敢确定。这也难怪,他所知道的是那个义父口中的善良天真调皮聪慧的女孩楚芩韵,而不是现在的邪魅放荡的倾城女子。

城主府是个很大的院子,十分的宏伟庄严,每年的宴会都会在城主府举行,邀请当地有权有势的人和比武大会的前三名青年才俊。这是个明智的做法,不仅可以和城内有权势的人交流,还可以激励年轻人上进,为这个城提供新的人才。

  至少在楚千秋做城主的这几年间,有不少的青年才俊一举成名,在宴会中被各大势力看重,在这城里可以说是一步登天了,更有甚者,靠着各大势力的培养离开了荣城,成为了大的宗门的弟子。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是这么幸运的,并不是所有的制度都是完美无缺的。开始实施的那几年,当然是很好的,但随着荣城的不断繁荣起来,楚千秋的这种选用人才,培养人才的方法的弊端也逐渐被“有心人”给找出来了。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九幽放肆的身着一身白衣,轻轻松松的潜入了城主府。

  荣城虽是边城,人们时常和魔兽打交道,实力还是很强的,但,最多也不过宗师之级罢了,城内共有两个人是宗师级,一个是城主楚千秋,另一个就是少城主君默言。不可否认,君默言的确很厉害,他是她少有的佩服的天才。但,她好歹是剑神无名剑客的徒弟,所以要让他们发现不了,还是很简单的,不然就太丢脸了。

  从后院飞入,意外的发现竟有人比她先来了~但也没管他,对她而言这应该是一件好事,她没有打草惊蛇,而是静静地看着那人。却见他突然闪身不见了,她也就离开了,她本也就没打算跟着那人。

  相比于前院里的人声鼎沸,后院就相对安静的多了,院子里也没什么光,暗暗的,伸手不见五指。可唯独后院里有间屋子微微泛着烛光,那是城主夫人的房间,外人都说城主夫人喜静,看来倒也不假。

  但,未免也太过安静了吧!嗯?门竟然也是开的,外面也没有下人守着。九幽走上前去看了看门上打斗的痕迹,笑了笑,看来是越来越有意思了,看来那个黑衣人也是来找他的,这是他的仇家来寻仇了吗?这下是不得不去找那人了。

  城主府真大,寻着气息,饶了几个回廊才找到了他们。只见黑暗下一身素衣的中年女子不停地躲避着,保护着身后的女孩,但很明显面对对面的黑衣人她们毫无还手之力,不过那个黑衣人看来也没想杀那个女人,只是一直盯着楚怡心不放。

  九幽站在走廊下,安静的看着他们的这一场闹剧,看来也不需要我动手了嘛!她这样想。不过~,这打斗声音这么大,就算外面再吵,以他们的功力也应该发现了吧!还真是遗憾,我这戏还没看完呢!但却莫名的松了口气,庆幸还好他们会赶来。

  “住手!你是何人!”这声音,是君默言?没想到竟然是他先来。

  好好的藏在了柱子后面,望着天,连月亮也不见了,真是个好天气,这乌云密布的天气,那天晚上也是这样的呢!

  听着外面打斗与哭泣的声音,突然感受到了楚千秋的气息,竖着耳朵认认真真的听了起来。

  外面,黑衣人见有人来了,知道不能再耗下去了,狠下心来一掌向身旁的一对母女打去,也不知他的目标是谁了。一顿惊慌失措后,只见两人都应声倒下,那一掌只有楚千秋知道切切实实地打在了那中年女子身上,而他的女儿也昏倒在地。

  黑衣人别有深意的看了他们一眼便飞身离开了,而君默言这么会轻易放过这个刺客,立刻就想去追,却被楚千秋拦了下来。他似乎知道来人的身份,这让躲在暗处的楚九幽略微有些惊讶了,来了这里发生了一些不得了的事呀!就连楚千秋身上都有暗伤,这君默言这么快就赶来,不会是一直有意保护他们的吧!一番推测下也大致猜了个大概,随又继续探听外面的情况。

  “义父!他跑不了的,让我去追!”默言皱了皱眉头,不明所以,却又担心楚千秋的身体,还是耐心的解释着。不然不知道那个黑衣人又会躲到什么时候,下次又会做出什么事。

  却见楚千秋看都没看他,而是着急的去扶地上的女子。

  “夫人,夫人,夫人……”他摇晃着,叫喊着怀中的女子,他不想要再失去任何人了,那一刻他仿佛苍老了许多。那时的记忆又涌上来心头,是曾经的伤痛或是今日的伤痛,让他突然气血上涌,旧伤复发,竟咳了血。

  看到自己手中的鲜血,反而冷静了下来,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抬头对着空气说了句“出来吧!”

  他说话了,她知道除了她这里也没有别人了,有些惊讶,愣了一会,像是在思考,然后,还是转身出去了。

  “没想到竟被你发现了,我的气息影藏地应该是很完美了才对。”她笑着故作惊讶与不解的说道,却突然听见了拔剑的声音。

  “你明明一直在这里,为什么不出来阻止。”这时君默言也知道了这里有个人一直在观看。

  又是她,又是她,但,为什么不救人,君默言觉得他无法原谅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一直恨恨的看着她,却又总是心存侥幸,觉得她不会是这样的人。

然而九幽没有回答他的话,径直从他的身旁走过,来到了楚千秋的旁边,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个为地上的“陌生女子”伤心的男人,笑着打量着他,像是在等待他的回答。她今日可是有意带了些味道不太大的药包,她还以为他感受不到呢!

  “因为你的身上有一股和她一样的药香,那香味我永远都无法忘记。”他一边担忧的看着地上的女子,一边无可奈何的回答着女子的问题,还没来得及伤心就见地上的女子咳了两声,吐出来两口黑血,立刻他就着急不已了起来,带着些恳求的意味,着急的说道:“来不及了,希望你可以救救她,之后任你想怎样就怎样。”他的声音诚恳且沉重,却是她最不想也最不屑听到的。

“我可没出手伤人,更何况我要杀人也没必要得到你的允许。”没有思虑,淡淡的说出了这个事实,就像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月光随着乌云的间隙,露出了惨淡的丝丝光线,勉强可以视物了。

  “你既然有能力可以救人,为什么不救!”剑尖直指她的后脑,即便没看,她也能够感受到剑尖的寒芒,但她却一点也没有退步,反而无所谓的笑了笑,一颦一笑间带着些轻蔑的说道:“你这算是在威胁我吗?”

男子剑眉紧皱,冷厉的眼神似乎要将她生吞活刮,握紧剑,却没能再进一步。突然在不经意间发现自己生气好像让她更开心了,就这样,即便对面的笑颜让他气的牙痒痒还是收回了剑。又像是赌气似的说道:“没有你一样可以治好。

“有志气,加油吧!看在你这么有志气的份上给你个提示吧!你义母的伤可不是简单的内伤哦!千万!千万不要自己用内力疗伤哦!”九幽有些惊讶,但还是笑着说道,显然很是不在意。却又故意提醒他不要用内力疗伤,说完便离开了,还不忘刻意对这君默言别有深意的笑了笑。因为她知道这个小小的荣城定没有什么高明的医师,迟早他们还是要来求他的。更何况拿毒不至于立刻死人,让她多痛苦一下也不错。

至于那个黑衣人,楚千秋一定是认识的吧!就这样放任不管?就是因为你的优柔寡断才会让这么多少受伤呀!

并且看那黑衣人身上的灵力竟透露着一股黑气,那是魔教的人才会有的气息,居然毫不在意的释放在众人眼前,看来荣城的天要变了。这会看你还怎么做好人!在边城居然让一群习武之人满是儒雅之气,不允许城内争斗,虽然这些人确实是实力增强了一些,但没有经过鲜血的洗礼,也只是能看不能用吧!

但又想到自己久久不能下手,越想越觉得自己也不过如此。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