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肌体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17日

《肌体》免费在线阅读_难青年小说

肌体

作者:难青年分类:科幻小说类型:战斗

那一天醒来后……好在我遇到了月姐等人,不然我将失去知晓一切的权利。但当时我也不怎么想知道来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是第一次真实看到这种叫别墅的建筑,走进门就是一个被圆形围墙包裹着的大草地,草地中间有一个小型人造喷泉池,旁边有两颗说不出名字的大树,树下有一排座椅。再往里边就是让我瞠目结舌的大型…房子,嗯.房子,我找不出词来形容它的豪华。房子只有两层,铮亮的朱砂色瓦片封顶,雕刻着像是古代神话人物的白色的墙壁,和二楼的三个拱形落地窗显得非常高贵典雅,木质的超大红色正门上刻着一个大大的金黄色“杨”字。

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兰特和月姐已经走到房子门口了,兰特转过身对我说道:“走啦,进去找BOSS啦”。我跟着他俩,没有在一楼逗留,直接走到大厅最里面上二楼,上楼的时候我瞄了瞄一楼的大厅,发现比起房子外的豪华要显得更收敛一点,可能是因为没有什么家具和摆设,显得很空荡。

上二楼的楼梯是旋转式的,旋转楼梯最上端是一条面向院子的走廊,走廊里有3道门,门对应的方向就是刚才看到的三个落地窗,而中间那道处于别墅正门正上方的显然就是二楼大厅的门了。在走廊上刚好可以看到下面的院子,高处看下去的院子却显得有些寂寥。这个时候我发现不管是在左右还是前后都是高楼大厦,所以就显得这栋别墅有些突兀了,不过也刚好显现出房主的身份不一般。

月姐走到中间那扇门,直接打开就先进去了。兰特回过头,双手合一对我说道:“我叫你一声破哥,你可千万别说我和月季在恋爱的事儿啊”。说完也不等我回应就直接拉着我走了进去。

进到里面我才发现这个房子的主人好像真的不太喜欢家具什么的。这是一个圆形的房间,很宽敞,但是却只有六张红木色办公桌与墙壁平行,摆在两边,六张桌子只有四张有使用的痕迹。一张深红色毯子铺在中间,进来的门的正对面是一个打开了的门的房间,月姐从那个房间出来,对我招了招手道:“进来吧,我已经把你的事情告诉我们BOSS了”。我走到那个房间里,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一张方桌子上面摆了一个台灯,只靠一个台灯的光线导致可见度很低,因为没有任何反光的缘故,我看不到墙壁的位置,整个空间就像是一个漆黑的山洞一般。

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中年男人坐在桌子前,面对着我说淡淡说道:“我可以帮你,但是我很喜欢收藏这些老东西,所以你看完了这个录影带里的东西后带子就归我,不行的话那你就回去吧”。我看不清这个男人的脸,但是我听得出来这个大叔态度非常严肃.强硬。

我想了一下道:“那算了,毕竟这不是给我的东西,我没有权利去决定这个问题”。

“那你走吧,不送”。

我对他们三个说了声谢谢,然后对兰特耸了耸肩,就离开了那里。我准备回去看看师父回来没,或者在仔细的调查一下。但是出了那别墅我才记得我有严重的路痴,身上又没钱,又不好意思回去麻烦他们。于是我就像无头苍蝇一样在街上乱窜,想找一下熟悉的路标什么的。 大概走了有十多分钟,越走越偏,我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走到哪儿了,只知道现在身处一个破旧的机械工厂旁边。

就在我四处彷徨,想随便找个人问问路的时候,一大群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人把我包围了起来。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五颜六色的头发。

我心里一紧,实话说这么多人确实有点吓到我了,我尽力微笑着道:“请问一下出城要怎么走啊?”。这些人邪笑着看着我,没有人回答我的问题。突然人群中钻出一个黄毛,指着我激动的大喊,“就是他.就是他”。这家伙大喊的时候我看见他门牙少了一颗,我想我认出这个家伙了……

黄毛喊完就被人群挤到后边不见了踪影,但还能听见他激动的喊叫声“打死他.打死他”。人群慢慢向我靠拢,我心想“完了,在劫难逃了,能打几个是几个吧”。我叹了口气,抬起头,装作很有自信的样子对着他们来了句“要来就来吧”。 听到我这一句,他们变得躁动,大喊大叫的迅速向我冲了过来。

我一个横踢踢翻几个前面的人,徒手接住各种刀具.铁棍.狼牙棍什么的,我的手套可比这些“厨房”的工具要厉害的多。小时候练就的步法使我在人群中来去自如,我用上了浑身解数,使他们的同伙在我面前一个个倒下。

“散开,超频。”一个极其浑厚的声音喊道。听到这个声音后他们开始分散开来,我也获得了短暂的休息,这一小会儿对我的体能消耗非常大,因为我基本是全力在移动.格挡.攻击着。但是下一秒我就咂舌道:“这回真完了”。这些人的身上居然都散发出了淡淡的红光。

“怎么可能,居然这么多人可以超频,超频限制明明只有政府才能开启”我自言自语道。我还没从惊讶中恢复就被再一次包围了,这时我已经不能进行移动了,我的速度和力量远远比不上超频了的这群人,我只能用手套的强度当做盾牌勉强抵挡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红色的液体覆盖住了我的眼球,挡住了我的视线,我知道我头部被打伤了,但我却感受不到疼痛。又不知哪里被打到使我感觉腹部一阵恶心,瞬间天旋地转,我就这样倒了下去。

他们在我倒下后很异常的停止了攻击。我躺在地上抬起头对着这些人用最后的力气大喊道。“哼,来啊,不敢打了吗?”。视线朦胧,刺鼻的血腥味就像是站在屠宰场血池中心,渐渐清晰感受到的来自脑袋.肩膀.背.手臂和腿的阵阵疼痛使我连呼吸都变得困难。就在失去意识的前一刻我看到一个身上散发着强烈红光的女子在人群中穿梭,一道道银白色剑光伴随着尖锐的破风声。我有一种那不是一个武者,而是一个舞者的错觉…………

睁开眼看到的是一面白色的墙,嗯,那是天花板。我转过头发现兰特坐在床边正在睡觉。我手上的输液管“告诉”我这是医院,我慢慢的坐了起来,惊醒了兰特,他睡眼朦胧的看着我说:“醒啦,先躺下吧,等下我在和你说明”。他说完就离开了这间单人病房。我试着活动了一下身体,虽然惊讶的发现疼痛感都消失了,但是我现在很饿,非常的饿。

不知道多久后兰特带着月季一起进来了这间病房。兰特走到病床旁,放下一份早餐,严肃的对着我说道:“先吃点东西吧”。我说了声谢谢,然后狼吞虎咽起来。他们俩就在一旁静静的看着我,不敢相信有他两在这里的情况下还会有这种沉闷的气氛。我放下手上的早餐,笑着问她两道:“吼吼,你们吃过了没?要不我分你们点?”。

“实在对不起”,他俩鞠了一个九十度躬说道。没等我开口兰特又说道:“如果不是看到你那天的身手后想让你参加我们小队的考试,就不会有这种事了”。兰特说完月姐又说:“那天你离开后BOSS让我跟着你,但是我看见你被包围的时候我却没有即使出手,而是把当时的情况传输给BOSS,如果我能在早点出手你就不会伤这么重了”。两人说完就蹲下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大呼了一口气。

我对着兰特道:“哈哈,原来是这样,我说怎么遇到月姐的时候你指着我说“捡到了宝贝呢”。然后又对月姐说道:“就算我没去你们那儿,我还是会被那些人找麻烦滴”。两人听到我说的这些话后笑了起来,然后就轻轻接了个吻………………

片刻沉静后月姐站了起来,表情变得十分严肃,“那么我还得告诉你几件事,你躺下仔细听”。

“第一件事,你已经睡了六天,这六天的最高级治疗手段已经让你的伤完全痊愈了,由于是最高级治疗手段所以治疗费大概在500万以上,已由我们小队垫付”。听完这个第一点后我发现,我的心脏部位可能会发生点问题……月姐接着说:“第二件事,在这六天里我们去过你家做了详细的调查,我们发现你师父是在25号,也就是你睡觉的那天晚上和另外三个人离开的。还有那个眼镜已经被我们回收了,眼镜的镜片里藏着一段代码,我们分析破解后翻译成一封信,与六天前被混混们打坏的录影带一起保管在BOSS那里。但是有两点可以确定的是你在25号那天晚上被打晕了,以及你师父离开的过程中没有出现打斗,是自愿跟着三人离开的。

我丝毫没有理由怀疑他们提供的信息,而且我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相信他们。捋了捋这些信息后道:“我被打晕了,师傅走了,留下了信,还有不知道谁寄的录影带,以及欠了你们很多钱对不对?”。

兰特走到我面前问:“你准备怎么办”。我摇了摇头。兰特又道:“要不要考虑参加我们的考试?通过了的话这次的医药费就全免,而且可以正式开启超频,我们的超频和那些混混可是不同的哦”。我皱眉问道:“不同?什么不同?”。月姐坐在床旁的椅子上道:“当然不同,我们是政府通过的正式超频,而那些混混团体多半是请地下机械师帮的忙,不仅超频达不到原有功率还会导致机体异常和损伤”。

“难怪那些人身上散发的光那么淡”我暗想到。

兰特走到我面前,拍了拍我的肩膀道:“我已经问过医生了,今晚可以出院,所以你慢慢考虑一下,晚上我来接你到BOSS那里再说,况且信和带子都在那儿呢”。

“嗯,好吧。再说吧”,我回答道。他俩说了声再见就离开了。我才发现这间病房很大,而且设备也都很齐全,可能是考虑到我的情况万一恶化的话可以省下推我去急救房的时间,想到这里我对他们越发感激起来。我一个人在这间病房里无所事事,想起了那个已经55岁的重病“老人”。

他的名字叫“兰达尔”是一个白种人而我是一个黄种人,我听他说我是在两岁左右被他在垃圾桶捡到的所以就给我取了个名字叫“破”,我十岁的时候辍学跟着他练武,他很严厉,也时常会对我说“如果你出去打架给我惹麻烦我就打断你腿”。这是一句谎话,因为家附近的孩子基本被我揍了个遍,而我的腿也还健在,当然我付出的代价就是即使是辍学了也一个朋友没交到……我懂事起就经常被骗去市边缘给他跑腿,我基本每一次都会去,因为他答应让我在那家叫“布偶”的店铺里买一个布娃娃做我的朋友,直到去年我才发现那家叫布偶的店铺其实倒闭十几年了……

“不对啊,好像基本没有什么开心快乐的回忆啊,除了小学入学的那件事,但那件事间接导致我成为了一个文盲啊……”。

不知不觉我就睡着了,醒来时兰特就坐在我床边玩着手机,笑呵呵的样子像个28岁的弱智儿童。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