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文警官的保姆生活

更新时间:2020年06月27日

《文警官的保姆生活》明静kl著_都市言情小说

文警官的保姆生活

作者:明静kl分类:都市小说类型:冒险

?你想想,这样一个美丽可爱的美少女要和你同居了哦,美味的胖次,穿过的内衣,混杂了美少女口水的食物,是不是很兴奋啊。  我一脸犹豫,似乎是被说动了。  ?好有道理的样子,……不过关我屁事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斯蕾因露出高兴的表情,对我施了一礼,在那所斯蕾因家赞助的学校老师有提到过,大概就是感谢的意思。

?感谢文先生对我的帮助,至于头发和眼睛,斯蕾因自己有办法解决。?

说着斯蕾因念诵边我听不懂的语言,能清晰的看到从发根处开始蔓延直至发梢,等到重新看到斯蕾因的眼睛时,已经变成了纯黑,肤色蜡黄远不如之前的白皙。

如果说原先是从天上坠落的精灵,现在只不过是五官标致的野丫头罢了。

?看来,你是故意让我看到你样子的,包括家族的纹饰。?

?毕竟,我也无法确认文先生的为人不是吗?如果不多做一些准备的话,我的尸体都已经腐烂了吧。?

斯蕾因的嘴角勾起,带着苦涩的笑容解释。

?你越聪明我反而越高兴,毕竟我们两个现在是同伴,我也可以轻松不少。但我可不信你那么轻易就相信我,所以希望你还是能将一切都说出来好。?

斯蕾因耸了耸肩,娇小的个子搭配成熟的动作有点不协调。

?当然,大致的情况我已经向您解释清楚了,至于为什么相信文先生。因为除了大型法术因为规则压制和魔力储量的问题无法使用,但像是易容,测谎,魅惑这类小法术还是轻而易举的。?

斯蕾因脸上洋溢出自信的微笑。

?做得的确不赖,但是希望有几点希望你注意。?

?还请指教。?

?首先最致命的错误是没有详细调查我的背景,在不明情况下擅自暴露身份。难道你就不怕我对你动手吗?没错,昨天早上我的确摆出不招惹是非的样子,但在我出去之后难道不会调查你的身份?要知道在这里任何人都不会相信第五区的人。?

?另外,那天在门外大喊大叫是想找死吗?要知道你本来就是被追杀的目标,想引起谁的注意?嗯?还有那个白痴会用脚来挡门,虽然的确取得了效果,但这种行为很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还有昏倒的情况下怎么可能脚对着门,太做作了。?

斯蕾因被我吓得脸色煞白,一副要哭出来的表情。当然这正是我的目的,如果没有糊弄住这个丫头,接下来恐怕我就只能充当她的走狗了。

我说着站起身,接班的时间到了。虽然看起来时间很短,但用对方的与眼光是从脑中转换再表达出来也需要一些时间,此时已经到了下午四点,是我前往值班室的时候。

在离开的时候,我忍不住想要恶作剧一次。

?最后一点。?

?是!?

跪坐少女一个激灵,板直身体大声应和。

?斯蕾因小姐,你的尺寸是标准哦。无论我说你是大胸还是飞机场都做出最佳反应的你,缺少角色的灵魂啊。?

不等斯蕾因回应,我轻轻带上门,忍不住笑了起来,想要成为小狐狸的兔子。

****** ******** *****

炙热的太阳将要西沉,但是闷热的气温还是惹人烦躁,光是穿过这条街道就有三起斗殴事件发生,当然周围少不了窥伺的视线,那位大小姐的赏格恐怕不低。

到了警卫室,换上警服准备交接的我意外发现应该下班的图拉并没有急着走,反而坐在值班室的圆凳上端着白水喝了起来。

?老哥,来的挺早啊。?

我的同事图拉带着献媚的表情打招呼,已经做了两年搭档的我马上明白这小子有事,身为没落贵族的他有着自己的消息渠道,当然从他到这个城市文明的边缘地带任职,也知道境况也不咋地。

?别乱套近乎,有事说事。?

?哈哈,话说老哥那儿有没有什么陌生人呆着,兄弟家有长辈的奴仆逃了,正急着找回来呢。?

我不由笑了起来,都已经这个地步了还有长辈愿意联系您,当我傻吗?

?五区的外来人多了,不过嘛,我确实知道一点消息,就看你出的价钱喽。?

?老哥我和你两年的交情,知根知底了都,总不会亏待你的,两个拉里怎么样。?

?你最近发大财了啊,两百索拉的价码都出得起,搭上大佬啦,看样子兄弟以后要跟你混了。?

图拉摸了摸鼻子,一般人想要隐瞒或者感到尴尬的时候就会做出这种动作,五区的小孩从十岁开始就明白不能让人看出自己的情绪。

?别管那么多,要不要一句话的事,最多再附赠个消息。?

看样子图拉很重视啊,图拉是个很暴躁的人。如果不是真的重视是不会耐着性子和我说话的,不舍得多给价钱,说明图拉的上线要不就不重视他,要不就是自己出钱垫着。

这个人,是敌人。

?钱当然要挣得,不过嘛你也知道,老哥也穷啊,打探消息也是要钱的。所以嘛。?

我搓了搓手指,意思很明白,图拉见状从放在胸口里衬的钱袋里掏出了两个闪着紫光的硬币,其中掺杂了具有超乎一般金属韧性,强度,以及传导性的紫金。

一把将拉里抢在手里,掂量了两下确认是真货,从图样上看也不是其他贵族私铸的货币。

?喂,收钱办事啊。?

?当然当然,咱们谁跟谁啊,好兄弟还有好事还能不先想着你啊。今天早上有个架着青铜马车的人到了五区,找了老鼠,后面老鼠似乎得到了什么消息,正找着呢。?

?就这些。?

图拉的语气低落。

?别急嘛。老弟你也是知道,老哥我是正经上过学的人,那青铜马车的图样我正好认得,雄鹿帝国的嘛。?

图拉听到这里激动起来,忍不住站起身来来回转圈。

?雄鹿帝国,原来如此,怪不得,怪不得。?

?嘿,图拉老弟,雄鹿帝国怎么了,似乎不是小事啊。?

?你知道什么。?

我表情立刻冷了下来,当然,剧本还是要往下演的。

?那我就不打扰你图拉下班了,天气热了小心中暑啊。?

图拉看着我,眼神闪烁。

?老哥和我见外了啊,刚才不是想事嘛?对了,我记得老哥是雄鹿帝国资助上的学吧,那个……?

?哟,你还怀疑到我头上了不是,当初我可是付了四倍的学费才上了学,怎么,想抓我领赏,当别人白痴啊。?

我冷笑着站了起来,身体前倾。

?老哥你这样说就委屈了,你看我也不就说说嘛!对了,我这还有个消息没说呢,包您感兴趣。?

?呵,那你倒是说说,如果耍我的话以后可别再指望从我这里掏什么消息出来了。?

?老哥不是我说你,就是太爱较真了,一点玩笑都开不得。五区的蜘蛛和蜥蜴你知道吧。?

?怎么,还牵扯到这两位,嫌我死得不够快是吗??

?老哥你性子急,怎么的也得听我说完不是。蜘蛛和蜥蜴最近货源出了问题,两边争得正凶呢,两边的大佬看到坐不住了,就来了场决斗。?

?等等,他们两个打得起来?虽说势力是大,但是没有防卫军撑腰也就几个老掉牙的前杀手和一群小孩子而已,谁去?亲自下场??

?没大的不是还有小的吗,两边都派出了王牌,蜘蛛的新蝴蝶和蜥蜴的螳螂。?

?看样子你说的消息就在这里了。?

?没错,蜘蛛输了,蝴蝶的手筋被挑断了,脸划了七八刀连个花瓶都没得做。?

?所以。?

我来了兴趣,蜘蛛手下这群经过初教育的幼年杀手都是被各个贵族喜欢的,贵族们也相信从幼年时期开始培养的杀手才有着忠诚度,八九岁这是出售的最佳时间。

?所以说,新蝴蝶不就废了吗?我搭上的那位正好和蜥蜴有些关系,老哥都单身二十多年了,没有个端茶倒水的怎么行。?

最后的戏也要演到位,而且即使是一个半废的苗子对我这样的普通人也是助力。

?果然是好兄弟,以后有事老弟你说话,随叫随到。?

我站起身拍了拍图拉的肩膀。

?对了,刚才没想起来,那辆马车上下来的人长得挺凶的,嘴唇很厚。也不知道这个消息有没有用。?

?太有用了,老哥,我发达了绝不会忘了你的,不打扰你工作了,明天见。?

?明天见?

图拉笑着挥了挥手,快步离开了值班室,走了一段路确认值班室已经离得很远的时候。

扭头在地上吐了一口唾沫。

?呸,该死的贱民。?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