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大明风华孙后传

更新时间:2020年09月26日

《大明风华孙后传》精彩章节在线阅读_迷蝴蝶著

大明风华孙后传

作者:迷蝴蝶分类:历史小说类型:宫廷斗争

此时草长莺飞之际,正是横刀立马,扫平漠北之期!朱棣一袭红斗篷,头上九龙吞天头盔,身上锁子连环软金铠甲,手中是金丝绞牛筋的马鞭。头上猩红色簪缨随风摆动,左手一捻胡须,右手马鞭轻轻扬起。三千营、五军营、神机营,军容威武,战马咴咴!十几万大军只等皇上马鞭响过,就会席卷烟尘一路北上!这就是我们大明的军队!他会消灭任何敢于来犯之敌!我大汉民族,自汉唐以降,再没有过如此强悍之军队。为何?国家以钢铸灵魂,才有铁打的军威!朕是钢精之魄,就可以聚合九州之铁,横扫漠北!铁木真的子孙又如何!蒙古铁骑又如何!我大明打的就是铁木真的子孙!毁灭的就是蒙古铁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仙人一番言语,在下茅塞顿开!受教了,受教了!”赵顺感慨良多,张三丰一番话,恐怕当世大儒,也不会看得如此通透!当下佩服得五体投地。

张三丰目光一扫,见黄莺额头隐隐青气毕现,招手道:“女施主,请过来坐。”

黄莺乖乖走过来,一旁坐稳。张三丰三指轻轻搭住手腕,为她问脉。

“女施主,你可佩戴过黑玉项链?”

“正是,我幼时曾与泉州蒲家定亲,定亲信物是一条无价之宝的黑玉项链。我曾佩戴过三年。神仙,这也能看出来?”黄莺暗自嘀咕:这也太神了吧。

“亏得你只佩戴三年,再有一年你就已经不在人世了。即便是如此,你也受毒太多,腹中胎儿生下来后,你便会失血而死!”

“神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赵顺夫妻二人一阵发懵,怎地会如此凶险!

“小施主所佩戴黑玉项链是纯阴之物,又是大宋皇陵中皇后所佩戴。历经阴极之地百余年,是为阴气极盛。在元初,宋陵被盗墓贼杨琏真伽全部盗挖。而杨琏真伽与蒲家先人蒲寿庚交好,赠与蒲家。

蒲家用此物修炼过阴兵利器,一直没有成功。当初选定你佩戴,想必是许以婚嫁之事吧?”

“正是,正是!蒲家与我家定亲,我暗中装傻六年,才躲得过。而项链,我自十岁定亲佩戴到十三岁。那年我开始装疯傻,就被我扯碎了。是在前年退婚时,还给蒲家的。”

“女施主,你是躲过了一劫呀。当初蒲家并非好心,因你是阴月阴日阴时生人,佩戴阴尸项链四年,就会毙命!只等你死后偷掘尸体,练就阴兵利器!好在你不是阴年的,否则佩戴阴尸项链,一年足以已毙命。”

“啊!”黄莺吓得瘫坐在椅子上,浑身冷汗津津。

“张仙人,请问...拙荆体内的阴毒,可有...可有解法?”赵顺内心惶恐,声音微颤。

“你们成婚,可是两个月之前?”

“正是,正是!当初拙荆拉住我就不肯放开,当日就拜了堂!”

“女施主,其实当时你已经真疯了!大约有一段时间了。如果不是遇到着小官人恰好是九阳之体,你已经毙命了。他的九阳之体可以化解你身上阴毒,所以你拉住他不肯放开!”

夫妻二人面面相觑,想不到二人当日不愿分开,当即就拜堂成亲,竟有如此曲折与深意。竟救下黄莺一命!

黄莺泪光莹莹道:“相公,对亏你救得娘子性命!”

赵顺颔首,不过他关心的不是娘子的感谢,如何解毒才是重中之重!

“小官人出生于九阳之地,何为九阳之地?迎向南方连续三道山岗,逐次增高,其第一岗之南坡上部,就为九阳之地。而你又是阳月阳日阳时的纯阳之体,恰好可以治疗女施主的阴毒!”

“不过,本来可以医治,可你又怀了一个女儿。女儿阴气聚集,会伤你性命。除非打胎,才能救治你的身体!换句话说,你们两条命,只能留一个!”

“神仙,如果......如果打掉女儿,以后还能生育么?”黄莺已经是哭音。

“伤害身体很大,不会再生了。”张仙人也无奈了。仙人也不是万能的!

仙人能自己薅头发,将自己提起来么?仙人能以自己的左手掌,打自己左手背么?仙人能自己吃自己的大便么?——好像这个可以!

张仙人走了,还有一个月期限。一月内他还要赶回来。

黄莺将小女娃留下,陪伴自己一个月。小女娃名字叫花锦绣。

一个月,两夫妻过得实在难熬。黄莺欲生下孩儿,赵顺如何会同意?没有子女又如何?也没有两个人幸福更重要。黄莺是疯傻六年才得到今日的温暖,同样倍感珍惜。可是没有儿女,缺少天伦之乐,也是一辈子的大遗憾。

这一日榜样,如血的残阳在天边隐匿成了黑色。夜色,缓缓拉上大幕。陡然间,只剩下星星的微光,夜色已漆黑如墨。

夜里,赵顺在厢房中已经响起鼾声,院落四周都静了。不远树林中,闪过三个黑影,带头大哥一个手势,直奔赵家而来。当几人翻过院墙,弄掉一小块瓦片‘啪’的一声,落在地上。

与黄莺同床的花锦绣,耳朵一动,突然睁开双眼,两道目光投向窗外。同时,她无声无息翻下床来,靠向窗边。

黑衣人中带头人腾身而起,窗棂‘哗啦’一声破碎,那人穿窗而入。

‘咻咻’两声响过,两枚棋子打中那人胸口前穴位。他哎呦一声,挺身直立,似乎不能动弹。

花锦绣拍手笑道:“投降吧,有本姑娘在这里,容不得你们猖狂!”她无比骄傲,这可是跟师傅修炼两年以来第一次出手,想不到如此顺利,登时自信心爆棚。

正当花锦绣走近,黑衣人突然伸出大手,一把掐住花锦绣脖颈。骂道:“小王八蛋,敢偷袭我,今天我卡死你!”

蜷缩在床上的黄莺已经听得明白,是花锦绣被擒住!当即冲下床,朦胧中抱住花锦绣,往回拉扯。黑衣人松开花锦绣,自背后拔出钢刀,向黄莺二人猛砍过去,一道寒光劈下来。

‘啪啪’如爆豆般两声,黑衣人嘴角流下鲜血,身子一动不动,钢刀还举在空中。

来者正是张仙人!他手中一晃火折子,手指轻弹,远处烛台已经点燃。

“师父!”花锦绣上前两步抱住师父大腿,抽抽噎噎起来。首次出手,就是灰头土脸,实在有点伤心。

张仙人拎起黑衣人,走出房门,将黑衣人抛在地上。另两个黑衣人也倒在院子中央。这时,赵顺也赶过来,他吓得不轻。

张仙人喝问道:“是谁派你们来的?”

黑衣人不做声。张仙人在其胸口处轻描淡写一掌,黑衣人登时痛如剜心。

“我说!我说!”他喘口气说道:“是泉州蒲家,让我...杀了黄莺,将尸体带回泉州。”

“你告诉蒲家,有道爷张三丰在此!若他蒲家嫌命长了,就来送死!滚!”张仙人将三人抛出院墙。在抛之前,每人胸口补上一掌,这三人已经武功尽废了。三人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张三丰三个字代表着什么!待得清醒一些,三人面面相觑好一会,最后大叫一声赶紧逃命!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