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风丫头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9日

《风丫头》精彩章节免费阅读_花菜粥的小说

风丫头

作者:花菜粥分类:武侠小说类型:古典仙侠

什么?风师,和魔君有了一腿?消息一传开,仙界众仙议论纷纷。有些胆大的,跑到云霄殿内,与天帝诉苦。天帝扶额道,“算了,随他们去吧!”“姐夫,你能不能收留我们这几个小可怜啊!”八字还没一撇呢!这几个小丫头倒先是称呼上了,风师很是头疼。魔君对这个称呼很是满意,设宴宴请了这几个小丫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魔女们,按照风清月所讲的那样,收拾了一间屋子出来。

屋子里没有别的,只是屋子里点满了蜡烛,整个魔宫都被这个屋子照亮了。

冰月道,“满意吗?”

风清月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嗯,满意的很。”

风清月运转灵力道,“你输点灵力给我,我传个音,下回你有难,我定帮你。”

冰月笑了笑,握住风清月冰凉的手,一股热流,缓缓的输了过来。

“够了够了。”风清月急道,并且,将手从冰月的手掌中,抽了出来。

这个样子,像极了酒桌上劝酒的。

冰月松开了手,风清月盘腿坐到了床上,运转灵力,“丫头们。”

水洛泱听到了风清月传来的音,一边哭,一边回道,“长姐,你去哪里了,我们找了你好久了。”

风清月自责道,“好了好了,我没事,我现在在魔宫。”

雨夕露沉稳道,“长姐,你怎会在魔宫?”

风清月气道,“还不都是因为那个死班主,他与魔界万花楼的老鸨是老相识,借着大变活人的把戏,将我卖到了万花楼,那老鸨不知道给我吃了什么东西,运转不了灵力,后来,幸得魔君相救。”

雨夕露平静问道,“长姐,何时归?”

风清月道,“再过段时间吧!我现在的灵力都还是借的。”

雨夕露道,“好。”

翌日。

冰月带着风清月在魔界四处逛逛。

灏汗二河,取名之因便是一条浩浩荡荡,一条干干巴巴的,等走到交界处,冰月道,“再往前,就是妖界了。”

风清月道,“嗯,妖王很是不安生呢!”

冰月道,“再怎么不安生,只要不惹我,就随他不安生去。”

随后两人一起去了魔界最好的酒楼。

“一只烧鸡,一条蒸鱼,然后再上几个小菜吧!”风清月道。

冰月道,“这么能吃?”

风清月道,“我头一回来魔界,当然好好吃一顿了,不能亏了自己,再说了又不是我买单。”

冰月差点一口茶水喷了出来,似笑非笑的看着风清月,其实风清月长得很是不错,若说精致,倒不如说是清秀,光是长相就让人觉得很是顺眼,就连这性子,也干净的如白纸一样。

怎么就生在天界那个鱼龙混杂的地方呢?

冰月有些出神,最后还是风清月在他眼前晃了晃手,才回过神来。

“怎么了?想什么呢?”风清月问道。

冰月怔怔的看着她的眼睛,眼里满是星辰,问道,“你喜欢仙宫吗?”

“那是我长大的地方,我能不喜欢吗?”风清月不明所以道。

冰月问道,“你的父母是?”

风清月道,“我父母是天与地,并不是哪位高人。”

冰月问道,“连你那三个妹妹也是?”

风清月道,“嗯,怎么了?”

冰月道,“没什么。”

此时店小二,端来了菜肴。

老大个的一只烧鸡,摆在风清月面前,她也不顾及什么面子形象,直接上手扯了一个鸡腿。

“若硬说我有父母,那应该是三清道长,是她聚集的天地灵力,创造了风,雨,水,雾。”风清月边吃边道。

“三清?她不是早就灰飞烟灭了吗?”冰月问道。

风清月道,“她是创造了我们姐妹四人后,灵力尽失,这才灰飞烟灭的。”

冰月恍惚道,“三千岁了。”

风清月道,“怎么了,三千岁,也比你这五千岁的好。”

冰月顿时语塞,不知为何,明明威震魔界的他,竟然次次败在风清月手上,尴尬的偏过头去,不在说话。

吃完了饭,两人到占峰亭听戏。

“没想到魔界,也有折子戏。”风清月好奇道。

冰月道,“那是自然,毕竟大陆不像仙宫那样,规矩众多,而魔人们每日也无事可做,看看折子戏,打发打发时光,也是一个不错的法子。”

台上,一黑一白的身影,将风清月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听了一会后,风清月喝了一口茶水道,“这茶,真难喝!”

冰月半信半疑的喝了一口,细细品尝了一会后道,“还是不错的!”

风清月道,“我长年累月,行走于凡间的戏园子,喝过的茶,比你吃过的米还多,自然尝得出,这个茶是不是好茶!”

冰月笑道,“并不是这茶不好喝,而是你的嘴,太过于刁钻了。”

过了一会,风清月又道,“我想起来了,这戏,我听过,这不就是前阵子,在京城的茶馆里面听过的吗?走走走,不听了不听了。”

冰月被风清月拉着,走出了占峰亭。

“走,钓鱼去。”冰月说道。

风清月道,“好,走走走。”

灏河边,一黑一白的身影,坐在一起,手里窝着两个鱼竿,鱼竿的另一头吊着两根线,等待鱼儿上钩。

“上钩了。”风清月见鱼线动了,兴奋的提起鱼竿,一条肥硕的鱼儿,成了风清月手中的战利品。

冰月见风清月的鱼篓里,一条一条的鱼儿装进去,而自己的鱼篓里,却是空空如也,明明这个丫头,是刚刚才从自己这里学会钓鱼,为什么,为什么,鱼都跑她那去了?

冰月发了小脾气,将鱼竿随手一扔,“不钓了。”

气呼呼的提着自己的鱼篓走了,风清月看他走了,也不好意思再钓,抱着鱼篓,跟在冰月身后。

“你是不是生气了?”风清月忍笑问道。

冰月一脸傲娇偏过头来,“是,我生气了。”

风清月捂着肚子,一边笑,一边跟着走,“你,一个堂堂的,哈哈哈,魔君,怎么哈哈哈,跟个小女子一样,动不动就生气,哈哈哈,不行了,我笑的肚子都疼了!”

冰月颇为无奈的停下脚步,转过身来,而风清月没有看见,一头撞了上去,这下风清月才勉强止住了笑,但还是肩膀一抖一抖的。

冰月无奈的翻了两个白眼,“还笑。”

“不笑了不笑了。”风清月正经了起来,“走,回去我给你做烤鱼吃,就当是犒劳你今日奉陪之恩。”

风清月拉着冰月的衣袖,从灏河飞回了魔宫。

几条鱼,在风清月的手里,变成了香喷喷的美味,就连平时跑东跑西,从没吃过烤鱼的华洛,今日也沾了冰月的光,吃上一回烤鱼。

“香!”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