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一品皇商之夫人又发财了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9日

《一品皇商之夫人又发财了》九晨晓晓著_一品皇商之夫人又发财了全文章节目录

一品皇商之夫人又发财了

作者:九晨晓晓分类:穿越小说类型:重生宅斗

一朝穿越,父母惨死,姐妹迫害,未婚夫还来刻意刁难?  作为现代商业精英,陈晚乔表示,这都是小菜一碟。  姐妹来唱戏,那就比拼比拼演技!  你一哭二闹三上吊,我见招拆招打你脸!  未婚夫设考验,那就愿赌服输,铺子我拿走,生意我也抢,婚我来退!  名满天下的慕公子跟未婚妻打擂台的事,闹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成了京城茶余饭后的笑料。  对啊,就是那位慕公子,最后怎么了?  赔了夫人又折了生意呗!  “小生无处可去,夫人可否收留?”  “先排队!”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陈老夫人脸色巨变,猛地呵斥道:“你这是弄虚作假!这是你娘亲留给你做嫁妆的,怎么提前动用!算了,你戴着纱帽去吧。”

“谢过祖母。”陈晚乔微微福了福身子,向陈老夫人行礼道。

原身母亲的确留下了巨额的嫁妆,钥匙就在老夫人手里攥着,但是陈晚乔知道,要想将这笔嫁妆取出来,定然不容易,她故意这么一说,不过是不想再跟老夫人纠缠,好顺利去布庄经营而已。

陈老夫人本想教训陈晚乔一顿,想不到最后自己却被堵得哑口无言,她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可是一时半会,又说不上是哪里不对。

见她发愣,陈晚乔忽然又将目光投到了陈朝曦的脸上,缓声道:“妹妹,我有话跟你说,咱们一道回去吧。”

陈朝曦也想知道陈晚乔打算怎么做,所以欣然应约了。

两人离开了松鹤堂,路上,陈朝曦忍不住开口道:“姐姐,你应下了慕家的考验,可是你又没有经营布庄的经验,该如何扭转局势呢?若是考验失败,再让慕家退亲,岂不是脸面尽失?届时姐姐再要说亲就难了,倒不如先斩后奏,再寻一门好亲事,礼成后,再告知慕家,这样虽然名声不好听,不过好歹也嫁出去了,有了依靠。”

啧啧,瞧瞧这个好妹妹,打着为她着想的旗号,出的却尽是一些馊主意。

什么叫先寻一门好亲事再告知慕家,这不是教她私奔吗?

现在的陈晚乔,可不是蠢笨的原主了。

她微微一笑,对着陈朝曦道:“妹妹费心了,不过我都是死过一回的人了,现在也看开了,若是我考验失败,两月后,我就亲自绞了头发去做姑子,为我故去的父母吃斋念佛一辈子。”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她在现代,多少钱的大生意没有谈过?不过是一间小小的布庄,又在京都最好的地段,她怎么可能会亏?

陈朝曦听她这么说,心道这个蠢女人果然没有什么办法。

做姑子,那也好。如此,她所有的东西,都是自己的了!

她还要说话,陈晚乔却不想再应付她,忽然哎哟一声,故意捂住了肚子。

“怎么了?”陈朝曦问道,“姐姐可是不舒服?”

“肚子突然有些痛,我没带丫鬟,劳烦妹妹让你身边的杜鹃姐姐扶我回去。”陈晚乔忽然点名道。

陈朝曦不疑有他,指着杜鹃道:“扶大姐姐回院子,杜鹃。”

陈晚乔颤动的长睫轻轻眨动,掩盖住眼底的冷意,自然而然地伸手过去。

到了自己住的暮苑,刚进门,陈晚乔忽然伸出脚,绊了一下杜鹃。

杜鹃扶着陈晚乔,本来就看不太清脚下,被她一拌,自然啊的一声,跌倒了。

她跌倒,被她扶着的陈晚乔也顺势跌在了一边。

“大小姐,大小姐你怎么样?没有摔着吧?”红袖和绿裳刚刚上了药,守在院中等陈晚乔,见陈晚乔在门口摔了一跤,急忙伸手去扶。

杜鹃摔得不重,揉了揉屁股,径直站了起来。

“大小姐,既然到院子了,那奴婢就先下去了。”她随意地说了一声,就要离开。

陈晚乔故意叫她过来,就是为了报绿裳的仇,哪会让她轻易离开。

“等等!”陈晚乔忽然厉声命令道。

杜鹃转过头,只见陈晚乔被红袖扶着,徐徐站了起来,一张清妍的脸上满是冷色,眸光生寒,精油种声色俱厉的威严。

这可不像平日那个软包子一般的大小姐,杜鹃有些征愣,问道:“不知道大小姐还有什么吩咐不成?”

“绿裳!掌她的嘴!”陈晚乔一字一顿地命令道,“十下!往死里打!”

杜鹃一听,急忙反驳道:“大小姐!你凭什么打我!”

“凭你这张嘴,不会说话!”陈晚乔见绿裳还在发愣,一个箭步上去,狠狠在杜鹃脸上扇了一巴掌,咬牙切齿道,“你害我摔到,不仅不扶,连句致歉的话都不会说!你就是这么做奴才的!”

杜鹃被她猛地一巴掌扇过来,只觉得脑袋嗡嗡的响,陈晚乔又抬起手,在她另一张脸也扇了一巴掌:“这一巴掌,是罚你顶撞主子!主子罚你,不管你有错没错,你就得受着,你还问我凭什么?就凭我是陈府的大小姐,你是奴才!’

陈晚乔打了两下,只觉得掌心发麻,但是杜鹃脸上的印子跟绿裳脸上的红痕比起来,差的太远了。

“绿裳,你来,再打八下,我说了十下,就一下都不能少!”陈晚乔声音冰冷道,她的眸光中,多了一份摄人的冷厉。

绿裳也被吓着,不敢再吭声,上前啪啪啪几下,将杜鹃的一张脸的,打成了猪头脸。

打完后,陈晚乔冷哼了一声:“回去跟妹妹好好说说,若是不会管教,便来我院子里头当差,我教教你怎么做个丫鬟。”

杜鹃痛得涕泗横流,不敢再出声,哭着跑向了陈朝曦的晨苑。

“小姐,你为了绿裳,这样不值得!”绿裳见杜鹃走了,哭着对陈晚乔道,“二小姐可不是省油的灯,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陈晚乔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笑意,徐徐道:“我怕她吗?这是我家,我才是陈家的主人。”

“可是——”红袖也有些担忧。

“不用可是了,以后,你们要拿出从前的气势来,不管我爹娘在世还是故去,只要在陈家,我就是名正言顺的大小姐,要说寄人篱下,他们才是寄人篱下的。红袖,去将府里头所有下人的卖身契从私库里头取出来,绿裳,你去账房,将账房先生和所有的月俸账本带过来,在屋里候着。”

“大小姐,取卖身契做什么?杜鹃又不是府里的人,杜鹃可是二爷从老家带来的。”红袖不解道。

“你尽管去取来便是,我等着二妹妹来找我算账呢。这笔帐,我是一刻都不想等了。”陈晚乔神色冷凝道。

晨苑,杜鹃哭哭啼啼地跑了回来,直接跪在了陈朝曦的脚边,含糊不清地哭诉道:“二小姐,你要替杜鹃作主啊——大小姐她,她实在是欺人太甚!”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