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黑化侦探

更新时间:2020年10月07日

《黑化侦探》Liuding著_黑化侦探全文章节在线阅读

黑化侦探

作者:Liuding分类:悬疑小说类型:推理

银色十字这个组织,没有人知道他们的真正目的,有人说他们是城市的清洁者,有人说他们是城市的蛀虫。他们有时会引导着季陌,当然有时也会小小的陷害一下季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回到夏承家的季陌,推开门,看到屋子里一片狼藉,就知道屋子里肯定不止一个人,正当她换鞋的时候,夏承、王哲、李凯三人从卧室里跑了出来,没有看到季陌,李凯来到电视机前,将碟片插入读取器中,随后屏幕便显示出那不和谐的一幕。

屏幕中的少女,正被侵犯着,

“承哥!没想到吧,我还有这宝贝,快,凯子拿手纸来。”王哲喊到,

三个男生在屏幕前认真的看着,完全没有注意到季陌的存在,换完鞋的季陌,听见电视机里那不和谐的声音愈来愈大,觉得自己有些发热,便看了看身旁的镜子,脸竟然红了。

可恶啊....

季陌走到他们三个后面,弯下身子,一手搂过王哲一手搭在李凯身上,两个男生被突如其来的触碰吓了一跳,回过头竟然是季陌,当他们刚要出声的时候,却被季陌拦住了,她向后摆摆手,两个男生识相的退到了后面,随后季陌悄悄来到夏承的后面。

弯下身子的季陌,完全没有注意自己的举动,她已经忘记了自己是在穿着校服裙子,在后面快要被看到的时候,在两个男生的注意力都在季陌的某处的时候,她已经将自己的头贴到夏承的近处,

“唔.....啊~...嗯....”

季陌突然发出了一种不和谐的声音,让王哲、李凯二人着实吓了一跳,可夏承却没有什么动作,只听见夏承大喊着呦!这声音不错,胖子,这个你哪弄的啊?可是夏承没有听到回答的声音,季陌马上用手指了指胖子,示意让他说话,胖子便附和了上去,夏承才打消了转过头来的念头。

“唔...夏承哥哥....你想要吗?”季陌用着与平时不同的声音说着,这时,夏承一个前滚,来到了电视机的最前面,身体挡住了画面,他看见胖子和李凯早已远远的躲到了后面,而季陌呢,却靠在沙发上。

夏承随后关掉了电视,那个画面终于看不见了。

“大..大姐头,你回来了啊,哈哈哈哈.....那个你的伤没什么事了吧?”

“嗯,没事了,你们呢?”

夏承见大姐头没有聊这个话题的意思,放下了心。

“除了胖子的头有点疼,我们都没什么事,他可能是撞倒那个高个子的时候,头受了伤。”

季陌回头看了看王哲,确实头有点不对劲。可王哲却没有要说什么的意思。

时间到了中午,屋内四个人都觉得无聊至极,夏承开口问要不要到哪个地方玩玩?大家都点头赞成,不一会李凯说道,学校每周日都会有戏剧社团的活动,我们要不要去那看看?

可是没人同意,他们都觉得更无聊,当李凯又说到会有美味、美女、帅哥和好玩的时候,大家眼睛又闪了起来。最后,他们决定去看看这个戏剧社团的活动。

临走时,季陌脱掉了校服的外套,单穿着里面的白色衬衫,头发束成单马尾,头帘则是略微像右倾斜的。在马尾辫处,还系着一条黑色的头带。整理完的他们,来到了学校戏剧社团里。

他们所念的学校,是对外公开的学校,非本校学生的人想进入学校要进行检查,确保没有什么危险的时候,才会让外人进入。那些进来的外校人,大多数都是来参观社团活动,从而蹭一些吃的,反正这些也不需要花钱。

他们四个人来到戏剧社团的时候,正好赶上休息,团长看到有人光顾了,便带着副团迎接,当团长看到来的人如此眼熟时,季陌他们已经站在团长前了。

看来团长好像是那个叫浣柔的女生,嗯,没错,就是她了。

“诶!?陌陌!你怎么来了呀?对了,昨天为什么没有上课呢?不舒服吗?”浣柔问到,

“无聊就来看看了,嗯”

“哦,以前你可是从来不会参加任何的社团活动的,我们要请你来都要好半天呢。”

“哦....”

这样的对话,就没有了下文。浣柔觉得局面略显尴尬,就带着她们来到了观众席,找了一排靠近舞台最近的地方坐下。

三十分钟的休息时间到了,演员们也开始准备,随着团长的提示,演出开始了。

话剧的内容是浣柔写出来的,当季陌看到一半还没到的时候,大致就推理出来了,由于不确信,只好悄声的问浣柔了。

“浣柔,厄...是这个名字吧?这个剧本讲的是,一个王子在河边救了一条金鱼并且送回了大海,当王子走后,金鱼执意要变成人类,报答王子,所以金鱼游到了女巫家,向女巫要了一瓶药水,喝下后变成了人,然后开始寻找王子吗?”

季陌只是说出了前半部分,只是单看浣柔的表情,就表示自己猜对了。

“诶?陌陌,你是怎么知道?整个内容只有我们戏剧的人知道诶?”

“哈...推理...”

又是这样,两个人的对话没有了下文。正当季陌觉得自己推理的不错的时候,舞台上也刚好演到了金鱼来到水中女巫的家前,正在犹豫要不要进去,可想见到王子的决心决定了她要游进去,并且喝下那瓶药水。

屋内的女巫,一脸恐怖的笑容,她的笑使季陌旁边的三个男生都觉得不得劲,好在季陌不怕这些。

女巫用诡异的声音问到金鱼,是否想喝下药水变成人类找到王子?金鱼刚刚进屋,还什么都没有说,就被女巫知道了,看来女巫真的很厉害。

“是的!我确定要变成人,我要见到我的王子!”金鱼坚定的说,

女巫递给了它一瓶药水,示意她喝下就会变成人类,不过会有着无法忍受的疼痛,金鱼想也没多想,直接喝了下去,只听见一声惨叫,金鱼翻身了,随后舞台冒出了白烟,季陌想着,舞台的特效做的不错嘛!

正当她内心点赞的时候,白烟散去了,可眼前的景象让团长很是生气,舞台上,金鱼虽然变成了人,可她却没有下场,而是一动不动的趴在那,季陌觉得不对劲,连忙跑到了舞台上。

“怎么回事?”刚刚跑到舞台上的季陌问到,

“她..自从喝完那个道具后,就趴下一动不动了....”

还没说完,季陌就来到饰演金鱼的女生的身边,没有了呼吸迹象,随后季陌让夏承报警,让李凯和王哲两个人找来保安。

可恶,学校里怎么还会有人杀人?难道凶手是学生?

报警后回来的夏承,对季陌说警察还有5分钟就会到达,

“现在不能让任何人离开这个地方。”季陌说着

“陌陌,怎么办?”

“我一定会找到凶手的。”

季陌来到死者身旁,让搂着死者的同学将死者放回刚才所处的位置,面对突入起来的死亡,戏剧社里大部分女生都感到非常的害怕,夏承则是一一的安慰着。

死者喝的那瓶水呢?怎么没了?

“你们有看到她刚才喝的那个东西了吗?”季陌问着

“在女巫摆货的架子上”一个男声回答到,

找到瓶子的季陌,用手扇了扇瓶口的空气,吸进的空气,没有使季陌感到头晕,看来瓶口没有被下毒。季陌将瓶子举了起来,看到里面有一些像珠形东西,难道是水银?

正当季陌思考着,警方已经到来了,为首的又是李警官,难道他是这个镇子唯一的警官了?

“唉,小姑娘,怎么又是你...”

“去查查这个瓶子里的珠型物是什么”季陌没有对他一点客气,似乎在用命令的语气对他说话着。

李警官身旁的警员们,感到不可思议,这要是换做他们跟李队这样说话,估计都死翘翘了,这个小姑娘竟然敢这么和他说话,

“愣着干什么,去检测里面是什么啊!”李警官喊到,身旁的一个警员马上跑去接季陌手里的瓶子。

季陌又开始搜查着现场,出奇的是这次竟然没有被警方拦住,她开始找着,眼睛被一个闪亮的东西所闪到,她来到那个闪光的地方,从旁边的货架上找到一个白色的手帕,将这个细小的东西拿了起来。

针?还是注射器的头?这个地方怎么会有这个?

季陌将收集到的东西又交给了勘察现场的警员,李警官则在一一的对现场的人问话,当李警官准备问夏承三人时,季陌说到,他们全程在我身旁,没有作案机会。李警官才放弃了问话,这回问的是舞台上的演员们,除了当时的女巫和要上场的变成人类女孩的金鱼还有另一个去洗手间的男生外,其余的人都表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而且也有证据证明自己在那段时间内做什么。

那么嫌疑人是三个了?一个女巫一个去洗手间的男生和一个快要上场的女生,可这又有什么联系呢?

“那死者有没有什么仇人在学校?”季陌忽然问道,

“要是说仇人还真没有,那个女生人很好的,不过情敌的话还是有的,就是那个演变成人类的金鱼。”一个同学说道,

“喔,这么说你就很有机会喽?”

“喂!话不可以这么说啊,我虽然是抢了她对象,可我和他是真心相爱的啊,我为什么要杀她?”这个演变成人类的金鱼的女生,是高一二班的文静,死亡的女生则是高一三班的陈潇,她们两个共同追求的男生,则是那个上厕所的男生,叫石光,高一二班。

季陌问了问别人,文静和陈潇的关系,得到了答案,两个人原本是闺蜜,可自从陈潇遇上石光后,与文静相处的时间就少了,有一天文静在操场上的树林里见到石光和陈潇,陈潇介绍这个男生就是她的男朋友,文静从那天就看上了这个男生,可她觉得闺蜜的男朋友自己要是抢走的话会破坏关系的。

日子一点一点的久了,在文静打消了要心里喜欢石光的这个念头时,石光主动来找她了。一次,在食堂吃饭的时候,文静、和陈潇、石光二人坐在一起吃饭,吃饭期间,石光有时则会看着文静,这使文静觉得他也喜欢自己,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吃完饭的文静,连忙以有事的借口离开了,她那颗喜欢他的心,又激烈的跳动起来了,她躲在食堂旁边的那颗大树下。不一会,石光和陈潇出啦时,石光的视线正好看到角落的文静,石光让陈潇先自己回去,陈潇听后只好独自离开了。

没有闺蜜在身旁的文静,一下子鼓起勇气,准备叫住石光,可一抬头,就发现石光已经站在她的面前,她更紧张了,石光温暖的笑着,问:“总是看到你盯着我,我有什么事做错了吗?”

“没!...石........石光!,我喜..喜欢欢你!”

“抱歉哈,我已经和陈潇在一起了”石光的话打击到了文静。

“我有什么不好?我哪点比不上她?!!”文静略微激动,

“不,不不,如果我那么做,会伤害到她的,所以...你”

“哦.....我知道了。”

说完,石光就走了,可是在文静的心里,却滋生了一个可怕的想法,那就是我想得到的东西,我必定会得到。

听完同学的陈述,季陌想,我必定会得到是什么意思?

“李队,瓶中含有大量水银,那个同学提供的是针筒注射器的针头,也含有水银。”警员对着李警官报到着。

嗯,大量水银,凶手是怎么弄到这么多水银的?

“夏承!附近有买温度计的吗?”季陌问着,

“嗯,是有的,怎么了?大姐头,你发烧了吗?”夏承担心着回答。

“你陪我去一趟那个买温度计的地方。”

说完,两个人就离开了学校,李警官回过头时,已经发现见不到季陌的踪影了。

来到校门,警车已经封锁校门口,刚准备出去,就被一个警员拦住“案发期间,任何人不得出去!”

季陌一看,原来是以前在李警官身旁的,不过现在怎么会在这守着了?

对讲机里突然传来‘咔...兹...小王,如果有一个女生想出校门,就让她们出去,那是我同意的,她们在协助破案。’

听到对讲机的命令,警员连忙让开了位置,季陌和夏承俩个人快速走了出去。

那个买温度计的地方,离学校不算太远,走过几个路口就到了,来到店里,刺鼻的消毒水味熏的季陌只好用手捂住了鼻子。

来到柜台前,季陌二话没有多说,就问到前几天是否有人买了很多温度计,店主说是有这么一个人买了很多温度计,那个女生长的还不错。

“我可以看看监控吗?”

“哦,好的!”店主非常和蔼的答应了。

季陌在监控里看到一个非常熟悉的身影,那不是文静吗?难道真的是她?

“老板,就是这个女生买的吗?”夏承问到

“对,就是她,长的真不错呢!”

季陌没有在理会老板,带着夏承就回了学校,路上季陌一直走在夏承的后面,夏承只好负责领路了。

回到学校,季陌首先就走到李警官旁,问了问有没有发现针筒注射器,可李警官却摇摇头,没有看到,当季陌刚要离开的时候,医警走了过来,说道死者的身上发现了一个类似针孔的红点。

季陌听后,则是走到死者旁,发现脖子处真的有一个红点,看来是针扎的,又联想到先前在现场捡到的针头,看来是有可能。

正当季陌整理思路的时候,洗手间里的男生终于出来了,他便是那个叫石光的男生,眼角微微泛红,看来明显是哭过,季陌走了过去,

“厄...石光?”

“怎么了?你是?”

“我能问你些问题吗?”

“问吧。”

“是这样的,在表演的时候,你在哪里?”

“大幕的后面”

“哦,那文静、陈潇她们两个在哪?”

“当陈潇喝完水的时候,文静就上去了,可是陈潇却一动没动的趴在那,文静就抱起了她,喊着她的名字,可是陈潇还没有理会...”

“就是说从她喝下去到发现死亡时,只有文静一个人碰过?”

“厄...好像还有你。”

.....你可真幽默

“那你可以告诉我,你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才从洗手间里出来吗?”

“....我最亲的人死了,我能不伤心吗?”石光说着,可季陌看却不像这样,虽然女朋友去世也是该伤心,可为什么会这么长时间?而且为什么总觉得他身上很可疑?

诶!?帽子好像是湿的!

季陌突然跑到了身为戏剧团长的浣柔旁,问道当时的烟雾,是不是谁都看不清烟雾里面是什么情况。

只见浣柔点点头,季陌便走进了洗手间里,可不巧的是,里面正好有俩个男生在方便,两个男生发现有个女生进来后,不好意思的挡住了某些地方,可季陌没有理会,径直走了进去,寻了一圈,可没有发现垃圾桶在哪,问过他们后,才找到了垃圾桶。

“这垃圾桶旁怎么会有水银?”

季陌倒出了垃圾桶里的垃圾,蹲下来开始迅速的翻着,场景让两个男生看的张大了嘴巴,一个这么好看的女生竟然独闯男厕所而且还....翻垃圾....

男生掏出了手机,拍了照发了个微博,可季陌什么都没有说。突然,季陌找到了注射器,而且还是刚刚被使用过的。

“别动!你们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我们很早就进来了....”

“进来的时候有谁?”

“石光...”

“哦?这么说石光比你们在这里的时间还长?”

“嗯,我们只是偷着抽烟而已,请你千万别告诉老师呀!拜托了。”

“你们刚进来的时候,他在哪个地方站着?”

“就是你现在这个地方啊”

呵...看来是没错了。

季陌来到了戏剧大厅,看见警方正一一的谈话,季陌走到了李警官旁,也不管自己的身份就告诉了他凶手已经知道了。

“哦?那你快给我们讲讲啊?”

“呵...你们会信我这么一个小孩子吗?”

“别卖关子了。”

“好吧,那你把大家都叫来这吧。”

李警官便派人叫了大家来到大厅,不一会陆陆续续的人从各个地方汇聚到一起,季陌看着人已经全了,就开始自顾自的说起来了。

“咳,今天我们戏剧社拍了一个很好的话剧,可中途却发生了命案,你们觉得是自杀还是?”

大家看听后,面面相觑却又都互相摇头,表示不知道,季陌只好又说下去。

“情况是,他杀。”听到结果的大家,有的不可思议,有的却不相信,与自己同龄的小女生说是他杀会有什么证据?

“首先,凶手事先准备了材料,也就是水银、带有可安插的针筒注射器。”

季陌停顿了一下,

“凶手到附近的医店,买了很多水银温度计,这个我和夏承去过,发现监控录下了她的身影。买完温度计的她,将里面的水银全部添加到了注射器里,又将带有水银的注射器注射到那个道具水里,当然,水银是不可溶于水的,可水银也很难看出,因此大家都不会觉得道具会有问题。”

这时,人群中有两个人的脸上露出了短暂的惊愕,却又马上消失了,恢复了正常。

“在喝水的时候,有人会有将嘴包住瓶口的习惯,有人则将嘴含住瓶口一半的习惯,死者呢则是前者,将瓶口包住时,瓶子里的水会快速的流入口腔中,不会有所感觉,所以陈潇没有发觉出来,少量的水银进入人体不会发生死亡,可大量的水银则会致死了。”

季陌边说边用手帕拿着那瓶是故的水瓶。

“看,这里会有些许的残留物,这也证明了凶手是在瓶子里放的水银,当喝下水银的陈潇发作时,也正好是在剧本里小金鱼变成人类时,烟雾会喷射出来,可烟雾是不会让台下观众看清的,所以才会有烟雾散去,看到情况不对,我才跑了上来的那一幕。凶手怕她不会死掉,又在最接近她时,用带有水银的针头扎进了陈潇的脖子后面,这也是陈潇的脖子后为什么会有红色的点点。”

大家突然回头看着文静,

“你们....都看着我干嘛!我又不是凶手!”文静惊恐的喊到,

“可你当时离她是最近的!”

某个人的声音,让大家的嘈杂声更大了,

“凶手当然不是她”季陌说道,“凶手是你!石光!没错就是你!”

“什么!你凭什么说我是凶手!我那么喜欢她,怎么会杀了她!?”石光反驳道,

季陌的嘴角微微上扬,“就知道你会这样说,经过我的调查,你当时是很喜欢陈潇,可在文静表达她喜欢你的时候,过了不久,陈潇却知道了,她怕失去你,则会管你管的很严了,但你却觉得这样的她是变了,不像以前的她了,所以开始接受了文静,有一天,你实在受不了陈潇对你的束缚,骗文静买了很多的水银温度计。”

“我...是有觉得她变了,可这也不能说我杀了她啊!”

“呵,在话剧开始时,我们四个刚刚到,我就看到你在道具处准备道具,当初看你一直在那,我以为道具很麻烦,要花很长时间准备,可现在我却不这么认为了,那是你在将带有水银的注射器注射到瓶子里!注射后的针筒,在你准备收起来时,觉得针头会很麻烦,便拔了下来准备放进兜里,可你突然看见多了很多人,慌乱之下针头掉在了地上,无人发觉,你又将没了针头的注射器放进袖口里,走到了后台,又以什么借口去了厕所,途中你觉得手很不舒服,又将注射器拿了出来,放进了帽衫的衣帽里,这就说明为什么你的帽子会有湿的地方了。”

“....”石光沉默着,

“到了洗手间,你将注射器用水清洗了一番,所以你的两个袖口都大面积淋湿了,可洗手间进来了两个男生,慌乱之下,你将没有擦干的注射器扔进了离你很近的垃圾桶里,还要我说吗?”

石光低下了头,大概是自己对陈潇的悔吧,他说到“不是我扎的!不是我扎的她!”

“你当然没有,扎她的是文静!”

大家更是一惊,觉得越来越不可思议了,

“文静本身就是喜欢你,为了你可以放下所有,因此她在你购买了很多温度计时,就觉得不对劲,而且她又碰巧看到你准备道具时做的一切,所以她为了最后与你在一起,准备了一个带有水银的针头,当陈潇倒下的时候,她在前台看不见,后台的人又被她自己的身子挡住时,扎了她一针....”

季陌停下了,没有说什么。

虽然什么都没说,可在场的人却都明白了,因为喜欢,所以伤害了最亲的人,也因为喜欢,让两个关系非常好的姐妹,变成了死敌。

最后,石光承认了是他毒害了陈潇,文静也承认了她也参加了这个行动,警方将二人带走后,戏剧社团又变成了事发前的模样,团长浣柔说着今天发生了这个事情,大家的心情肯定都不太好,还是各回各家好了。

大家也都同意了团长的建议,离开了话剧这个令人悲伤的地方。

季陌一行四人也只好回家了,虽然她自己解决了这个案件,可怎么也开心不起来,四个人的状态也都属于低气压,没有人多说一句话,就连以前话最多的王哲,也没有说什么。

走着走着,季陌收到了消息,是李警官发给她的,内容则是让她解释解释到底是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的。

季陌看到消息后,先是烦躁的抓了抓头,随后就开始给李警官回了消息,告诉了他事情的真实情况。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