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租客与房东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9日

《租客与房东》无弹窗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江湖穷鬼著

租客与房东

作者:江湖穷鬼分类:青春小说类型:情有独钟

你租房子吗?恩,是的。我好想认识你。不会吧我才刚毕业,男生笑了笑却没想到这一笑揭开了一段悲喜的命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天还是哪个点哪个时间,那生准时到达那公司面前,不说这公司感觉还是蛮大的。到了经理办公室那生拿出简历,经理大致了解了下,也没多说什么也同样是要他回去等通知。那生也没有太多疑问便回去了,回去想了想这个经理怎么问的那么少,感觉像是见了大客户的样子呢。但之后便在多想,心里直语道管他呢,有工作就行谁没几次运气呢。直至暮色垂涎夜色的身躯,那生的手机便收到了一条短信,那生打开一开便是那个工艺装饰公司发来的录取信息,里面说到那生已经被成功面试上了,让他与三日后也就是十二号让星期一让他正式上班,这下可把那是乐了,吗的终于有公司肯要我了,老子终于有工作里,那生的心狂喊道,兴奋的心情早已四射到了这昏暗的墙壁上。兴奋之余那生接着便给了车涛一个电话,让自己好兄弟分享分享,可是那小子的电话还是打不通,那生也只好作罢。可这个情绪得宣泄出去啊,与愤怒不同这种情绪憋久了容易让人飘渺。可望了望四下在想了想四周,那生叹了一口气,一股寂寞涌上手心,说了句:没人啊。

余时不久,那生安逸的躺床看着电视消磨着时光,车涛便打来了电话,那生带着点傲娇向车涛“报喜”,车涛也是很挺他高兴说着明天来跟那生庆祝庆祝呢。那生也是霎时爽快,直言明天大吃大喝的,兄弟两聊了一会,车涛也告诉自己他自己貌似也马上要搬家了,要般到西村那边附近和秦怀柔的同学租个三房的,住个舒服的位置,那生也是僵硬了一下也表示祝贺他“乔迁”之喜。说完挂了电话,那生的脑海不断在回忆这那次与秦怀柔的不解风情,想想都让自己尴尬万分啊。但还没想玩手机就来了条短信,那生拿起一看寒茹发过来的,那生也是想了想该不会又是让自己去吃饭吧。那生打开一看,短信上面写道:那生面试还顺利吗,公司还满意吧。那生顿时感觉不对,她怎么会知道我面试的事情,为什么,为什么,那生不断反复问着自己,想着那公司想着今天那老总跟自己面试的态度,这才明白过来一定是她是她在后面帮忙,如果是朋友帮助自己还好,但如果是她那生怎么也不会接受,因为如果是她必然跟那个男人有关系,如果是这样作为一个热学青年重视尊严的青年,那生是不会接受那份带着屈辱的施舍的,毕竟要让自己卑微去接受别丢个自己的碗,这比自己死了还难受。那生想也没想直接给寒茹打了一个电话,电话响了不久便接了,那生直接咆哮般的口吻说道:那个公司是你安排的吧,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带着毫不思考的口吻与语气那生铁骨骨的说道。寒茹在电话那边没有太大的放应,好像是知道有会这个结果,但却这个结果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大一般。寒茹说道:是的,那公司是我托一朋友介绍的,还是不错,你不也正在找工作嘛,那公司有什么不好吗。那生脑子虽然很热但短暂的消停后那生的口吻没有那么激烈但依然有点愤怒的说道:公司没有错,错的是你介绍的,虽然我是在找工作,没错那公司很好,但我相信自己可以以自己能力找到自己理想的,什么朋友不就是那男人帮的忙吗,我告诉你,哪怕我在怎么样也不会要他老帮忙,我有我自己的生活方式,我拜托你不要在胡来了,那时候我就说明白了既然你做出了选择,今后你就是你我就是我,桥和水不在相碰,行吗。寒茹那边语气也有了变化带着细语说道:就算那样,我们不还是朋友吗,我帮助你下,难道不应该吗,这样你都不愿意吗,是的当初是我做出了选择,可你就不能以朋友的心态去对待这件事情吗,就当我们之间互相帮忙,难道都不行吗。不行,那生也不知道是想了还是没想便直接说出了那句话。因为,他.才是你爱的人你需要帮助的人。说完那生便很却的挂断了电话,带着悲伤的旋转那生的眼眶开始了表演,泪水像一个个演员般不断在那生脸上起舞,表演,伴着夜色垂暮的寒冷,那生的心里没有了寂寞只有着无尽的孤独,悲伤,难过,郁苦。而那边寒茹的心里何尝不是那样的酸楚,那生的最后一句话,直碎了自己的心里,爱情昔年的愁断不断来袭,青涩年华的他们笑的是那样甜蜜,没有乌云的蓝天白云依然如自己所见般的真实,可剥离了这些,当真实的云幕撩开,剩下的便是那还没来的及接受的现实,就将自己童真的幻想击碎的体无完肤何况是那棉糖般的爱情呢。于是两个人的伤心造就的只是一个人的孤独,在不足百米的距离上演。人们都说夜晚是最好的导演,它将一个个动人感人弄人的镜头展现的淋漓尽致,它导演的电影无不指戳内心最容易触碰的地方。

夜晚撩动的还有一个人,一个女人一个端坐在酒店房间阳台上的女人,女人手拿红酒杯,借着酒意带着慵懒的坐态,松散的衣冠在二十层的楼宇间俯望着这片灯火的都市美景。女人的房间没有开灯,因此那有几分寒意的月光照耀在女人身上时,一股断断的寂寞,一丝丝悲泣情绪和那枯竭的眼神里散发的是那样猛烈。此刻的女人内心平静如死水坚硬的却似铁湖般让人无法猜测,女人的眼里倒映着这城市的繁华美景,五色的光线交替的造型,唯美的构筑这这城市色彩的骨架,可这些却也只是停留在了女人的眼膜上而已就像镜子无法拒绝给面前的事物反射一般。女人微微侧侧头看着右手上手机画面停住的那行联系人----老公,简单也已经说明了一切。女人看着那不动的数字,僵硬的脸上却浮现一丝破冰的笑容,那脸上出了写出幸福的文字外也找不到其他了。可那也是短暂的,笑容过后就是难掩的哭泣,女人抱着双腿蜷缩在自己的阴暗下,不然别人看见那张哭泣的脸,尽管这份哀愁早已伴随了许多晨起晨落。

第二天,那生也跟车涛打电话让他下次推脱自己突然有事情要忙了,车涛也没多问只是以损友的身份啰嗦了两句后便挂了电话。放下电话的那生什么烦恼都没想只是打开电脑开始一次次点击简历的投递。而之后的一段时间那生依然忙碌在面试的途中,尽管那家公司跟那生打了几遍电话希望他能去上班,甚至还直接开出了一月2000的工资的,这个数目对于如今的自己来说已经是相当高了,但那生还是毅然决然的拒绝了,不是为了赌气只是为了有骨气的活下去,尽管自己目前刚开始接触社会生活不久,家里还是每月寄点生活费过来,那生依然相信自己的日子不活过的窘迫自己能让自己吃好没一顿饭就可以了,不管饭里面是什么有饭就行。因为在接下来的半个月里那生不断的穿梭在城市的街道中,从一个建筑物到另一个建筑物,不断来回不断更替,只为一份让自己满意让别人满意自己的公司工作。这一切量的积累算是有了实质的回报这天,那生就接到了一个公司的录取通知书,这个公司自己内心是很肯定的,这下可把那生乐坏了,直接打电话让车涛过来和自己庆贺庆贺。车涛也很干脆不到十五分钟就来了,同时也带来了一个位客人那就是秦怀柔。那生起初有点惊讶但鉴于今天心情好也没多大在意,三人下了馆子点了满意的菜几瓶气氛的酒,在那酌酒论江湖呢。

酒过三巡,吃完了喝完了,三人喝的也不多那生将他俩送到路口后便回去了。借着酒精的熏陶那生还边走边小声的哼唱了起来:总是一个人/呼啸的这不可能/总是一个人/在孤单世界里狂奔/流过多少泪/犯下多少罪/却总无法支撑情感的傀儡/总是呐喊那无法挽回憔悴/总是告诉自己不会很累/可偏偏,可偏偏就是很累/能不能告诉/能不能告诉我/我到底该爱谁/才不会让自己总是为爱受罪/告诉我到底该怎么去轮回。歌词的奔腾乐曲的激荡,那生唱着唱双眼也然泛泪,那生使劲抬起头看着夜空不让自己的泪水让那陌生的人群看到更不让那象征可悲的眼泪流过自己帅气的脸颊,就这样那生带着难掩的情绪,用那温酒的轻柔催动着自己内心那翻腾的情绪,带着仰望的姿态穿梭在人流密集的西村街道,或许是人太多或许是街道太暗,那生那奇怪的走路姿态没有人去注视,在这条街道的人们疾行脚步只有一个目的回到自己住的地方放下包,打开电脑,然后舒服服躺在床上对墙壁或者室友好好发泄一番白天尘世的不慢不悦不爽不快。那生带着情绪哼着歌曲一步无脚印的往回走着,酒精的微量作用刺激着年轻的也劲,将那敢想不敢做的事情统统的推了一把而这些有的成了一段故事有的成了一段佳话而有的却成了一个病句。为什么总是年轻人,因为年轻什么都敢尝试敢做不到南墙不会头的心无人权衡,甚至有人说想回到年轻时候那无限的动力吗,那不如让自己大醉一场吧在醉梦中剥夺自己如今的一切回归自己没有的时候的状态,去说去做,这样的结局或许会让你酒醒之后将如今一切的一切释放的一无所有,而你会后悔会懊恼,怎么会这样,这不该是我会做的太莽撞了。所以,年轻就只能是这个时候过了就没了,回去不去也快进不了,只能经历。

那生醉心涌上带着飘忽的步法慢悠悠的走到家里,打开门的那瞬间那生凝注了,心里异常惊讶不断琢磨着,小偷,还是....那生脑海里不断警觉着,仔细打量着前面那个长发的女人。那生小心翼翼的迈起脚步,嘴里轻声说道:你...你是那位。女人没有回答他,仍然是背对着他默默的看着玄关尽头的那幅画,仿佛已经凝视了许久,许久。那生的脚步依然没有停止,嘴里还说不断询问着,你是谁,是刚来的租房子的嘛。女人还是不回答,这下那生可着急呢,哟黑,还不理我,在我的地盘装聋子呢,但鉴于是个女人那生并没有像对一个男人那么足够粗人讲话方式。慢慢的那生走到了一定距离停住了脚步,弱弱的说道:您是,那位。这时女人转过了头,起初的漫不经心却在看到那生的瞬间双眼立刻放大了几分,惊讶心情已经让自己忘记了言语了,但只是短暂的,女人的眼神便沉淀了下来,只是静静的看着那生那如自己脑海中最印象深刻人的脸庞颇有几分相似。良久,女人说道:这是我的房子。你..你的房子,这个不是那个老婆婆的房子吗,怎么会是你的。老婆婆,女人思索了下你说的应该是我六姑,我这房子一直让她帮忙照看的,没想到她居然租出去了。是这样同学,这房子现在我要回来住了所以不能租给你了,不好意思了,你过几天就搬出去吧。至于你的房租我会一分不差的还给你的。啊...啊这....这下轮到那生惊讶了,这...我一次交了半年呢,而且现在这附近在找房子也不好找,您看能不能就把这间租给我得了,反正您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空着也是空着,对了,我保证不会把您房间弄脏,这房间除了洗手间和我的房间其他地方我一律不会去的,您看行不。女人盯着那生上下打量着,然后说道:你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吗。嗯嗯,是的,今年刚毕业的。那个学校的。景城大学的,那生应声回答到。景城大学的,说起来我还是你学姐呢。那生一惊,您..也是那毕业的嘛。对啊,比较好几年了,当年啊.....说到这女人停住了沉思了一会说道:那好吧,就按你说的这房间除了你的房间和洗手间之外其他地方你一律不准去,还有不许带朋友过来,这房子多你一个已经是我的极限了,还有我叫南红,你可以叫我南姐。嗯嗯.好的,南姐。说完南红转身正准备进自己房间可又想起什么似的说道:对了,你叫什么。那生反应极快说道我叫:那生。那生,那生,好吧。说完回到了自己房间。那生这下才送了口气,才点就要睡天桥底下了,怎么那个老婆婆也没通知自己说这里的主人要回来了啊,那生甚是苦恼这些带朋友来都是个问题了,哎,反正也没几个朋友。想完,那生将目光投向了那幅画上面,那个画中微侧的女人怎么跟南红这么像啊,这画里的应该是她吧,咦这女人你猜多少岁了,长的这么漂亮应该二十五二十六了吧,但看那气质不像二十五六的有点像三十的,嘿嘿,想这干嘛,睡觉睡觉。之后那生光上门一股脑的躺床上了。而那女人则在房间里不断瞭望着,关上门后的她没有在前进一步而是看这这房间的每个角落似乎这每一处都有一幅让自己深深回忆的画面。南红,看着这房间,慢慢的走到床边看着那泛黄的照片,和那抽屉里一叠叠书信,每一处都是触心得幸福,可放下这些却又是无尽的泛泛黄叶枯愁。自己之所以那么快让那生继续住在这里,一来自己也不肯定自己是不是会在这长住,前方有很多很多需要自己坐的,而那些都只要一个信头就足以催动自己生命的脚步。而来是从那生身上看到了自己昔日他的身影,只不过少了几分他的锐气少了几分他的风流,却多了几分他的诚恳。所以才同意那生住下来。至于六姑南红心里只有没有太多好感,那个古板的女人,自己总是不那么喜欢。

之后南红没有在想什么,只是静静的坐在床边看着前面那成品的照片墙,爱,黄昏的恋歌不断在自己心中盘旋,南红的嘴角扬起了丝丝笑容,笑容中的甜蜜幸福只有恋爱中的人们才能体会。而那生呢,则是躺在床上看着前面那一丝不显得墙壁不断的想着南红那张别具的脸庞,久久不能在自己心里抹去,内心中一股股泛泛的情绪从此拨开了一道无法填补的缝隙。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