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沉伦锦年为欢几何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9日

《沉伦锦年为欢几何》无弹窗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小安逸灵魂著

沉伦锦年为欢几何

作者:小安逸灵魂分类:青春小说类型:虐恋情深

安栀扯了扯裙子的下摆,低着头,手心有点微微出汗,她已经保持这样的姿势十多分钟了。不对,应该她已经被她的顶头上司乔杉盯着看了十多分钟了。    “把东西收拾一下吧。”乔杉从椅子上站起来,打破了沉重的气氛。...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嗅到一股八卦味道的唐笑笑立马凑了上来,“盯着手机傻笑什么呢?”

“没什么。”安栀心虚的立马将手机塞进了口袋,这是她和赵逸之间的秘密。

下课铃声响起,所有人都陆陆续续的离开,唐笑笑原本是要等安栀一起的,但是想到赵逸等下要来找她,就随便找了一个理由搪塞了过去。

安栀背着书包站在校门口,离原本约定好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赵逸却始终没有出现。她无聊的踢了踢脚下的石头,这等人的滋味确实不好受。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一辆黑色的摩托准确无误的停在安栀的前面。带起的风吹起安栀的长发。赵逸取下头上黑的头盔,嘴上说着抱歉的话,却脸上没有显示半点抱歉的意思。

安栀摇了摇头,“没事。”

伸手接过赵逸递过来的头盔,安静的坐在了他的身后。

“坐稳了。”沉闷的声音从头盔里传来,紧接着的是摩托车快速的行驶了起来。

坐在身后的安栀,被惯性带的外后一仰,双手紧紧的抓住摩托车的防护栏。

“抱紧我。”赵逸感觉到了身后女生的害怕,伸手将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腰上。嘴角不自觉往上扬。

这突如其来的亲密,让安栀不知所措,脸色坨红,抱住他腰的手不自觉握紧。

这就是所谓的安全感吧?

车子在河边停了下来,赵逸将头盔取下,将安栀扶了下来。

“没想到临安竟然有这么好看的地方。”安栀扶着栏杆,看着河对岸的灯光,这里就像是一个与世隔绝一样,没有了城市的喧哗,这里只有她和他。

“要不要喝点?”赵逸将手中的一罐啤酒递给安栀,看她开心的像个孩子一样,这么美丽的笑容,他不知道自己在多少年前就没有过了。

“酒?”安栀看着他手中的那一罐啤酒,有点犹豫。

“咔嚓~”赵逸将手伸回,从容的将啤酒打开,“对了,忘记你还是个高中生,不能喝酒。”

“谁说不能喝的。”安栀有种自己被人瞧不起的感觉,从赵逸手中将啤酒抢了回来,大口的喝了一口,“以前每次我心情不好的时候都会偷偷喝酒,所以不要小瞧高中生。”

她从来都不是一个好好学生,只要能让安浩宇不高兴的事情她都喜欢做。所以酒她肯定会喝。

“哦~”赵逸看了看安栀,这个女生好像跟看上去不一样,“那我是小瞧你了。”

“你确实小瞧我了。”酒的苦涩在嘴里蔓延,这么难喝的东西,以前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多人喜欢,可是自从妈妈去世之后,她好像明白了别人会喜欢了,酒确实是个好东西。

赵逸也学着安栀靠在栏杆上,看着河对岸的灯火阑珊,“既然你这么厉害,那我的女朋友怎么这么久都没有把夏深搞定?”

“放心吧,迟早的事。”想起夏深,这还真的是令安栀头疼的事情,这个人,还真的是出了名的难搞啊。

“那我拭目以待?”赵逸看向安栀,露出一个难以形容的笑容。

夏深,你不是很优秀吗?不知道那种在泥里一样的滋味,你尝起来会是什么样的滋味?

“安栀,你喜欢我什么?”赵逸看着眼前这个笑的灿烂的女子,这样的笑容,是他最向往的。

“啊?”突如其来的问题,让安栀一蒙,喜欢他什么?其实她也不知道,可能是因为他的身世,也可能是他眼里露出来的桀骜不驯。跟自己实在是太像了。

“安栀,我不像你想的那么好,我一直活在黑暗里,卑微的像是一颗沙子,可是我最不需要的就是同情。”他最讨厌的就是别人知道自己的身世投来的同情的眼光,这只会让他觉得更加卑微。

安栀摇了摇头,“我从来没有同情你。我只是觉得你跟我太像了。我妈妈在我初中的时候就去世了,去世还没有一年我爸就再娶,我就像是一个外人一样活在那个家里。我每天跟我那个后妈斗智斗勇,所以赵逸,我从来没有同情过你。”

安栀那清澈的眼神里,没有一丝杂质,赵逸心中有一丝不忍,自己这么做毁掉的不止是夏深,还有她。

“你回去吧。”赵逸转头,不再去看安栀的眼神,他害怕自己会心软,“我喝酒了,就不送你了。”

安栀点了点头,“赵逸,不要总觉得自己活在黑暗里,也不要觉得卑微,这个世界很美好,不要总站在逆光的地方,站在灯下才会变得耀眼。”

清晨的阳光总是特别的温暖,昨天晚上回去之后安栀激动的一晚上都没有睡好,于是今天一整天安栀都趴在桌子上昏昏欲睡。

“起来。”夏深看着趴在桌上的安栀,皱眉,睡了一天了还没睡醒吗?

翻个身继续趴着睡,“干嘛?还没到放学的时间吧?”

“实验课,我们两个一组。”其实实验他一个人也可以完成,只是老师说要团队合作,强行将他们两分到一组。

“不想去。”什么劳什子的实验课,都不能耽误她睡觉。

可是有些人总是不会察言观色,强行将她从桌子上拎了起来,“你想不想都与我无关,但是老师说实验说团队合作,一个不会就会影响另外一个人的分数。”

“那你的分数,也与我无关,不要打扰我睡觉。”安栀有点火大,最讨厌在睡觉的时候被人打扰。

“可是与我有关。”没有理会安栀的反抗,夏深直接将安栀从座位上拎进了实验室。

看着形形色色的实验器具,安栀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这些都是什么鬼,怎么她都不认识。好奇的巴拉了一下放在桌子上的透明试剂。

“不要乱动,倒出来会爆炸。”夏深皱了皱眉,不知道老师是怎么想的,怎么会把自己跟这种看上去什么都不会的笨蛋安排在一起。

听到爆炸这个词,安栀立马老老实实的将试剂放下。努了努嘴,“知道这些了不起啊。”

“不是了不起,只是这是连初中的时候就知道的东西,你连高中了都不知道,不知道你脑袋里装的都是什么?豆渣吗?”夏深说完,旁边的同学传来爆笑的声音。

听到笑声的安栀,尴尬的摸了摸头,心里将夏深咒骂了一万遍,这么臭屁的男生她还真是第一次看见。

“好了,安静一下。”化学老师走了进来敲了敲黑板,“这个原理我已经讲过了,上次也给你们演示了,这节课你们自己做,做完的就直接下课,班长记得将门锁上。”

“老师,不是吧?我们都不会啊。”下面的同学立马抱怨的说到,上课的时候没有认真听,演示的时候也没哟认真的看。现在完全是懵逼的状态嘛,怎么做?

“还抱怨的,统统不及格,你看人家夏深说什么了吗?谁让你们上课的时候不认真听得。”老师立马将夏深拉了出来当挡箭牌。

“夏深是谁啊,神一般的存在,老师你也未免把我们看的太高了吧?”这就是班上有个学霸的不好之处,起点太高。

“不会的就看夏深做一遍,还有不会做的就统统留下来。”没有再理会同学们的抱怨,老师就立马离开。他还约了林老师看球赛呢,当然这是不会让这帮学生知道的。

留下夏深独自在风中凌乱,他好像再一次被老师拖下水了,同学们见老师走后,都统统围到了夏深的旁边,开玩笑要是学不会就要被留下来,比起留下来还是乖乖的看夏深怎么做比较好吧?

迫于无奈,夏深只好将实验再次演示了一遍,安栀倒是松了一口气,夏深去忙着演示就没有人再管她了,她找了个靠窗的位置躺在凳子上继续睡觉。

时间在一点一滴的过去,夏深的演示竟然比老师的还详细,慢慢的实验室的人越来越少,夏深松了口气,总算是都走了。

“啪~”放在旁边的课本不小心从桌子上跌落,夏深只好俯身下去捡课本,然后只听见哐的一声,门被锁住的声音。

一种不祥的预感在心中升起,夏深走到实验室的门口拽了一下门,果然不出所料门被锁住了。

“都走了?”安栀从椅子上坐了起来,揉了揉眼睛,看向窗外,红色的晚霞洒在床上,印的整个世界都变成了暖洋洋的颜色,看来已经很晚了。

夏深坐在实验桌前,点了点头,“都走了。”

“都走了?你怎么不走,该不会是真的要拉着我将实验做完才走吧?”安栀撇了撇嘴,这个人怎么这么轴,这么晚了,谁还要做这种鬼实验,她都快要被饿死了。

“门被锁了。”夏深翻了翻手中的课本,气定悠闲的说道。仿佛被关在实验室的不是他一样。

安栀惊的从椅子上一下站了起来,“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

安栀立马奔向实验室的门口,摇了摇门果然被锁住了,“有没有人在,这里有人被锁住了,快来人啊。”

“就算你喊破喉咙都不会有人过来的。这栋实验楼一到晚上就不会有人,而且这还是在五楼,楼上的行人也听不到你的叫喊声,你还是省省力气吧。”夏深淡定的说道。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