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偷偷藏心

更新时间:2020年10月17日

《偷偷藏心》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偷偷逃客的小说

偷偷藏心

作者:偷偷逃客分类:校园小说类型:宠文

遇到你时,微风正好,太阳花在你四周摇曳,阳光为你照耀,正好我两手空空,一不小心就牵了你的手我想拥有一个花田,因为花是我对童话故事所有幻想的开始,如果拥有许多花,是不是就成真了失去他,比起我小时候弄丢了最心爱的布娃娃还要难过我喜欢看夕阳,因为那时候有三个人在吃饭,我觉得很温暖...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丹凤把她扶到床边,轻轻带躺到床上,害怕会醒来。

      慢慢抚正她的身体,就要去脱掉鞋子,吴桐吃痛发出声音,抖动着就要缩回脚。

     脱下鞋子后,脚踝一片透红,鼓起一个隆隆的肿包。

   “害”,丹凤看了一眼她 。

   “你是个傻子吗?脚受伤了也不会说一下”,即便是生气,却还是小声低语。

    她今年17岁,她也17岁,从小便相识到大便相知,胜过了一般亲人。

    半夜姐姐赶来,做了醒酒汤,吴桐喝过后,便不再频频呕吐,安稳的睡着……

[翌日]

吴桐醒来,头痛得很,她无力地撑起胳膊,想要去上厕所,掀开被子,发现脚踝扭伤的地方,涂了一层褐黄色药膏,膝盖上有处创可贴。

   “醒了”,吴淳说着快速走过来。

   “姥爷”,吴桐关切地问。

   “在医院已经火化了”,她就要起身,很焦急,似乎是害怕,如果晚点赶到,就再也不会见到那个最重要的人。

   “我带你去吧”,吴淳阻止她下一步行动,“脚伤了,行动会不方便”,她关心的讨好,满是心疼。

   “嗯”,吴桐也觉得,如果自己去,恐怕没有到地方,脚伤还可能会更严重,便同意了。

    【 程家】

她们刚进门就听到哭喊声,走进看到程月抱着照片,姥姥也正拭泪,葬礼很简洁,因为程明晚喜欢简单,悼念者问候后便离开了。

程月见到吴桐后,下一刻就痛说,“出去,我家不欢迎害人精”,目光仇视。

    吴桐有些发懵不太明白,僵立着身体,若是程明晚还活着,她倒是不敢这样。

吴淳上前劝阻,谁料被一把推开踉跄后又站稳了脚。

    吴桐盯着她,目光厌恶,“我来,只是带走骨灰”,目的明确说道。

   “你休想”,程月咬牙切齿,这是属于我的东西凭什么?给你们。

    玩具,衣服,陪伴,父亲的偏爱,甚至是遗产都有她们母女,凭什么她们都要第一个接受,我才是他的女儿,不能这么对我,是程珑,贱人!贱人,回响在她耳边,程月十分激动,伸手就要去抓吴桐的肩膀。

    顾立立马拦住,很大声,“你干什么?”,吴桐双手紧握,然而在她心里仿佛狠狠的想要抓住什么,微微屏住呼吸,一种窒息的心痛袭来,这就是没有了依靠的场面吗?

  “让她走,顾立”,程月抓住他的衣袖用力摇晃着。

  “程月,别再闹了,谁都没有错,生老病死是常态,所有发生的事也绝非偶然,命运如此,你要冷静”王雅站起来,移动脚步,朝奠台看去。

 “母亲”,程月有些怀疑,似乎猜到了王雅接下来的想法。

   她走到奠台,拿起骨灰盒,低头抚摸几下,对着吴桐说,“他平生最疼爱你,我知道你会送他去,属于他的地方”,轻轻放在吴桐手上。

 “走吧”,便缓缓上楼,“我想问您一个问题”,吴桐张口,“关于我的母亲”,目光注视着,希望想要得到回答。

   王雅停顿一下,俯视,“你来吧”,她内心颤动一下,像是在释怀,也或许是疑惑即将揭晓答案。

   吴桐把骨灰盒,小心放到吴淳手中,慢慢走上楼梯,跟随着来到了妈妈的房间。

这个房间十分美丽,很宽阔,不同的布娃娃到处摆放着,但并不会使人觉得拥挤。

“你看”,吴桐注视着四处观望的女人,并没有心情理会,现在她只想知道那些程月给她造成的困惑,其中到底有多少真与假?

“就算这个房间再美丽,她也觉得不够好,或许与她幼年时的遭遇有关,所以她缺爱又极端,哪怕程家给足了她关爱,也弥补不了她那几年所受的伤害,是我不好,当年嫁进程家时,我和程明晚虽然很相爱,可是我还是害怕他会嫌弃我,他的家人不肯接受我,等又过了几年我觉得相处久了,就算现在知道,他也会原谅我,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我才开口,然而他的态度令我惊讶,他居然接回了你母亲,对待她甚至比亲生女儿还要用心,你姥爷一生为玉石雕琢事业奔波,其实他的人生也是他的一种创作”。

   “他在我眼里温柔体贴孝顺,很完美,可是很少看到他笑,不过这个家还是很幸福,我也没有在意”。

 “ 为什么”,吴桐问道。

“你听我说”,王雅继续开口。

  “直到有一天,我无意间发现一张女人的照片,那时我就心存疑惑”。

  “因为照片上的人与你母亲很像,甚至于我”。

“我想要询问他,让他亲口回答,我觉得,我们夫妻这么多年他不应该对我有所隐瞒”。

  那天晚上。

“回来了”,

“嗯”,

“饭做好了,过来吃饭吧”,

我把照片放到餐桌上,慢慢推向他面前。

“明晚她是谁?”程明晚看了一眼,皱起眉头,盯着王雅。

“你怎么找到的?还给我”,

“我们为什么会长得很像,你娶我是不是也有因为她”,

他沉默了,不过许久又慢慢开口

“她死了,因为一场车祸,还有一个未出世的孩子”,

“我对程珑的好,也是因为她,就在我失魂落魄的时候遇到了温柔的你,当我又遗憾失去了一个孩子的时候,知道了程珑的存在,我很开心,甚至感受到了一种久违的幸福,我想,这一定是她对我的宽恕,冥冥中我们才相见,是她的安排,都怪我没有保护好她们”。

……

     吴桐抬眸看着伤心的女人,忍心说道,“那爸爸和妈妈呢”,王雅擦抹眼泪

   “你应该自己去问他们”接着并没有再说什么,吴桐也很知趣,当然自己的女儿伤了最爱的男人的心,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有些话又能如何开口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