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Ourhappytime

更新时间:2020年10月17日

《Ourhappytime》最新精彩章节目录_玖月小说

Ourhappytime

作者:玖月分类:校园小说类型:综漫

天皇问曰:“然愿汝者告御名,我等互告名而收御矢。”于是答曰:“吾先见问于汝,故先名告。吾者虽恶事一言,虽善事一言,皆以言断之神,名曰葛城一言主之大神者也。”    摘录自游客中心旅游导览    鸭重神社供奉的是“事代主”,也有人认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上午的课程平淡地结束了。铃海后来并没有再来,贞操脱离威胁的真衣亚也把握时机向美鹤介绍校园。

到了午休时间,拓人拿出在下课时间买来的面包,还有读到一半的杂志。

真衣亚也拿出包在粉红色布包里的便当,跑去跟美鹤说话,应该是要邀她一起去找铃海她们。

真衣亚转头看向拓人说:“拓人,你也来吧。”

“我也要?”拓人疑惑地指着自己。

“是啊,不要老是一个人吃饭嘛,偶尔也跟我们一起吃啊。”

“可是果璃绘姐又不去……”

“有什么关系嘛,你来就是了。”

她半强迫地把拓人一并拉走。

三人走向校舍楼梯,爬了好几层,到达最高一层楼后真衣亚还继续往上走。

“还要往上?”美鹤问道。

“是啊,就在这边。”真衣亚对她招手。

她使劲拉开黑色的大门,门一打开,湛蓝的天空和水泥地就跃入他们的视野。

“这里是……顶楼?”

“嗯,我们学校可以自由进出顶楼喔,请进吧。”

真衣亚率先走了出去。

校舍的顶楼十分宽阔,除了设置水塔的地方之外,视野都很开阔,而且到处都是来吃午餐的学生。因为今天天气很好,所以顶楼已经聚集很多人了。

铃海她们就聚集在铁栏杆旁边。

“在这里。”她挥了挥手。

三人一起跑过去,真衣亚警戒地用手护住胸前,美鹤则是低头敬礼。

铃海本来跃跃欲试地想要继续性骚扰,却突然变得自制。

“拓人也来了啊。”

“我是被硬拉来的。”

“没关系啦,坐吧。”

铁栏杆并非直接插在水泥地,而是竖立于一长条突起的水泥块上,这种构造刚好可以当椅子坐。

三个女孩一起坐在栏杆旁,只有拓人垫着杂志坐在地上。

“洵子还没来啊?”

“她可能要晚一点才来,我们先开动吧。”

铃海首先打开便当盒。

三位女孩的便当都是自己做的,每个都各有千秋,她们开心地欣赏彼此的便当,这是男生无法理解的趣味,拓人吃起自己的面包。

“拓人,你又吃面包啊?”铃海问。

“是啊。”

“干脆拜托真衣亚帮你做便当吧?”

“叫我拜托这家伙?”他望了真衣亚一眼,“我看不必了。”

“喂,你从早上开始就对我很不客气耶!”真衣亚不悦地说。

“我哪有不客气啊?”

“哪没有啊?算了,多做个便当也没什么,要我帮你做也行啦。”

“我才不要。”

“你真的很过分耶!”

真衣亚忿忿不平地吃起便当,铃海见状就说:“那么妳就帮我做吧,真衣亚。”

“这个嘛……”

“就帮她做嘛,真衣亚。”

“为什么拓人也帮忙拜托啊!”

我明明是想要帮拓人做的……真衣亚在心中默默说着,却没有任何人察觉。

美鹤静静地喝茶。

“千波同学不下厨吗?”

拓人把奶油面包塞进嘴里,一边回答:“我才不要咧,麻烦死了。”

“偶尔试着下厨吧,挺有趣的唷。”

“筱河同学会煮饭吗?”

“会啊,我一直都是自己煮。”

听她这么回答,拓人心想她的手艺一定很好。

“那可以请筱河同学帮我做便当吗?”

“为什么我就不行啊!”真衣亚慷慨激昂地大喊。

“筱河同学看起来比较拿手嘛。”

“我的厨艺也不差啊!”

真衣亚更愤慨地吃着便当,好像连筷子都要一起嚼碎似的。

“筱河同学,可以帮我做便当吗?”

“呃,这个……”

美鹤窥视着真衣亚的表情。

“我觉得还是请真衣亚来做比较好……”

“我下管了啦,小美去做就好。”

“真衣亚是要帮我做啦。”

“我才没有答应铃海呢!”

真衣亚几乎要把饭粒喷出来了,铃海开心地笑着,美鹤也是面带微笑。

此时起了一阵风,拓人按住面包的塑料袋以防飞走。

“你们有够吵耶。”

背后传来一个声音,原来是月博,他的脸上还挂着苦笑。

“月博,你太慢了啦。”

真衣亚举起筷子抗议。

“抱歉抱歉,我还要先去买面包,所以这么晚才来。”

月博在拓人身边坐下。

真衣亚向美鹤介绍他,美鹤礼貌地向他问好,月博也回应了一声。

“男生都吃面包呢。”铃海说。

“这样比较省事啊。”

月博拿出来的是咖哩面包,袋子上还印有“超辣”的红色文字。虽然任何食物都要加上辣味的风潮早就过了,但是对月博而言,辣味风潮仍是现在式。

“你不带便当吗?”

“是啊。对了,我从大老远就听见你们在说便当的事。”

月博一边啃着面包一边说,可见拓人和真衣亚的聊天声音有多响亮。

拓人满脸下耐烦地说:“是在聊谁要帮谁做便当啦。”

“喔?那还真不错。如果有女生帮我做便当,我一定会高高兴兴地吃完。”

“拓人,你多跟月博学学吧。”真衣亚说。

“才不要。我说月博啊,你就这么希望有女生做便当给你吗?”

“当然啊,这下是很美好的梦想吗?”

月博极力宣称,几乎要把面包捏扁了。

“就算是普通的便当,只要是女生做的就会好吃两倍、三倍,甚至是十倍。那是男人的浪漫和梦想,也是青春啊!”

“是吗?”

“是啊,而且如果是果璃绘姐那样美丽的女生做的就更棒了!”

月博激动得几乎要咆哮,相较之下,拓人却是一脸无法认同的表情。

这让月博感到十分意外。

“怎么啦,拓人,难道你不想吃果璃绘姐亲手做的便当吗?”

其实他真的不想吃,而且不只是他,真衣亚的表情也变得黯淡。

为了果璃绘,叫拓人火里来水里去都没问题,却只有一件事办不到,那就是“吃果璃绘煮的饭”。

她不管读书或是做家事都很厉害,不知怎的就只有厨艺不行。而且还不是普通的不行,而是难吃到了极点。

拓人只有吃过一次,那种味道甚至让他怀疑“里面是不是下了毒”。果璃绘的味觉彷佛异于常人,她手制料理的特征,就是有着令人想象不到的酸甜苦辣,这可不是一般的难吃,而是难吃到会让人感觉有生命危险。

最大的受害者就是真衣亚,她不知因此吃坏肚子多少次了,所以她现在都会说“请让我来煮饭吧”,拼死守住厨房。果璃绘对此感到不满,偶尔也会抓住空档想要下厨,下过每次都受到真衣亚顽强的阻挡。

“月博……你想要吃姐姐做的便当啊?”真衣亚喃喃问着。

“…………呃,是啊,想吃啊。”

“那你加油吧……”

他还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所以只是下解地睁大眼睛,而铃海和美鹤也同样搞不清楚状况。

众人好一阵子都呆若木鸡,彷佛头顶有乌鸦飞过似的。

太阳在天顶照耀,因为此时是正午,阳光几乎直射头顶。拓人吃完了第二个面包,然后把塑料袋揉成一团。

“哎呀,真是被打败了。”

有个声音打破了寂静,虽然这句话的用词和语调都像个大叔,但其实说话的人是个女孩。

“抱歉抱歉,社长有事找我,所以拖了很久才来,对不起吶。”

一位高个子女生跑了过来,她卷起了制服袖子,让人一眼就能看出她的好动。不过虽然她的外表看似好强,却不是容易受挫的个性。

“邀约的人自己竟然迟到!”真衣亚发出抱怨。

“对下起啦,我下次会请客的,妳就原谅我嘛。”

她像拜拜一样伸出单手,对真衣亚道歉。

可能是因为来了一位陌生的女孩,美鹤变得有些紧张。

那女孩问真衣亚:“这位是转学生吗?”

“嗯,她叫做筱河美鹤,我都叫她小美。”

“喔喔。我是志多原洵子,叫我洵子就好。”高个子女孩笑着说。

洵子的家族在本地已经住了十几代,她是六个兄弟姐妹中的么女。她的兄姐们都很聪明能干,她本人还说过“自己是最笨的一个”。

她到国中才认识拓人和真衣亚,但是她跟月博从国小就认识了。他们两人似乎从小吵到大,而且十次里面有九次是洵子吵赢。她为人直率,不爱拐弯抹角,从国小就被取了“大姐头”的绰号。这种气质至今仍然没变,还是很会照顾别人,在同年级的学生中也一向担任领袖的角色。

洵子大刺刺地直接坐在水泥地上,一边拿出便当盒一边说:

“对了,月博,你是不是又跷掉社团活动啦?”

“啊?好像吧。”

“什么叫做‘好像吧’?才刚入社就经常跷头,这样不太好吧。”

“有什么关系。”

“别这样说嘛,你明明跑得很快,就好好参与社团活动啊。”

洵子和月博都参加了田径社。洵子从国中时代就开始练跑步,进入川西高中以后,她也拉着月博一起入社。

他们两人的脚程都很快,尤其是月博从国中就经常破记录,因此洵子才拚命拉他人社。

很可惜的是月博本人没什么干劲,他只在田径社露脸过两次,之后就再也没出现了,而且他用的还是“我看二年级学长不顺眼”这种理由。

“难得你的素质那么好……”

洵子一边夹菜,一边遗憾地说。

“洵子同学和流礼同学认识很久了吧?”美鹤盖上便当盒盖问道。

“嗯,我们从国小到现在一直是同班同学。”

“就跟我和拓人一样。”真衣亚也跟着说。

“我也没想到升上高中还会跟洵子同班。”

“那又怎样?我也觉得很惊讶啊。”

洵子边说边迅速地吃起便当。

“也没啥下好的啦。”

“我们也住得很近喔。”

这两人的关系跟拓人和真衣亚很像,只是他们认识的时间更长,所以早就习惯彼此的存在了。

真衣亚也向月博和洵子介绍美鹤跟自己的关系,他们点着头仔细聆听。

“妳从国中就一直待在奈良吧?会在高一夏天突然搬回来还真奇怪呢。”

“爷爷说有些事情,所以才把我叫回来。”

“喔喔。”

洵子快速地吃完便当,开始暍起宝特瓶里的乌龙茶。

“这两人在国小是什么样子啊?”

洵于笑着指向拓人和真衣亚,美鹤面带微笑回答:

“他们感情很好啊,我们经常三人一起玩,但是千波同学和真衣亚更常待在一起。”

“这样啊。”洵子的笑意渐渐加深。

“真衣亚总是很有精神,常常拉着千波同学到处跑,所以千波同学经常带着满身伤痕回家。”

“跟现在也没啥两样嘛。”

拓人这么说,真衣亚立刻顶他一句“少啰唆”。

“真衣亚小时候长得很高,所以一直是扮演领袖的角色,而我和干波同学则是听从领袖命令的部下,不管真衣亚说什么我们都会乖乖去做。”

“我叫你们做过什么事吗?”真衣亚不满地发问。

“像是叫我们去抓蜻蜒之类的吧。我们也曾经跑到河川上游去玩,真衣亚还打着赤脚下河对我们泼水。”

美鹤彷佛此刻正被泼水似地轻轻颤抖。

“后来真衣亚跑去追鱼,结果不小心滑倒,被河水冲走了。我们本来以为她在游泳,还一边挥手一边追上去,后来发现她是溺水,真的被吓坏了。”

她笑了起来。

“真衣亚当时没有受伤吗?”

“有这种事吗?”真衣亚歪头问道。

“最后是路过的大人把她救上来的,还叫了救护车呢。其实她也没什么事啦。”

“我一点都不记得了。”

拓人倒是记得很清楚,他刚开始只是开心笑着,后来看见真衣亚被水越冲越远,真的吓了一大跳,还一边大喊一边追过去。那件事是发生在如同此刻的夏季。

“妳的记忆力还真差。”

“我会记得的只有快乐的事情。”

真衣亚对拓人提出反驳。

“一直记着讨厌的事情太无聊,所以我早就忘光了。否则不管碰上什么事都会立刻想起不好的回忆,连眼前的事情都会变得不好玩了嘛。只记住快乐的回忆,才是幸福的人生啊。”

拓人并不觉得她的想法太天真。说着这些话的真衣亚,脸上有着品味人生各种滋味的表情,几乎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他愣愣地望着真衣亚。

“妳看起来……还真像老人家。”

“我本来就像姐姐嘛,我比拓人早一个礼拜出生啊。”

“妳哪里像姐姐了?”

“要乖乖听姐姐的话唷,你去买罐果汁吧。”

“妳自己去啦!”

除了拌嘴的两人之外,其它人全都笑了。

月博和洵子的笑容都像是苦笑,铃海则是以竞争对手的心态看着拓人,各人都清楚体认到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

“说到生日,真衣亚的生日不是快到了吗?”

洵子说,真衣亚用力点头。

“嗯,就在祭典的隔天。”

“是这样吗?”拓人不经意地问了一句。

“拓人就是这个样子,一点都没把我的事情放在心上。”

真衣亚下高兴地鼓起脸颊。

“我是知道那天有人生日,至于是谁嘛……”

“……你是说姐姐吧?但我的生日也是那天啊。”

“喔,对耶。”拓人拍了一下手。

果璃绘和真衣亚这对姐妹虽然年龄不同,伹生日却是同一天。

“就是果璃绘姐的生日。”

“我也是那天啊。”

“既然如此,干脆来帮果璃绘姐办个生日派对吧。”

“……要办你就去办啊。”

真衣亚冷淡地响应。

“别生气啊,我只是想帮果璃绘姐庆祝生日嘛。”

“那就去庆祝啊,跟我又没有关系。”

“那妳是在生什么气?”

“我哪有生气。”

真衣亚把头转开,月博和洵子微笑看着他们。

美鹤则是很羡慕地说:“千波同学和真衣亚真的感情很好呢。”

“这两个人老是这样,从来没看他们两人分开过呢。”月博也跟着说。

“他们真的每天都泡在一起,虽然多半是真衣亚拉着人家跑啦。”

洵子也跟着附和,铃海却不太高兴地说:“可是真衣亚现在是我的唷。”

洵子皱起眉头说:“这句话从铃海嘴里说出来,感觉就不太像开玩笑呢。”

“本来就不是开玩笑。妳说是吧,真衣亚?”

真衣亚像是吃了酸梅一样瘪起嘴。

“我会当做没听见的。”

“怎么这样,亏我这么喜欢真衣亚。”

铃海登时扑向真衣亚,害她差点失去平衡,还不断地挥舞手脚挣扎。铃海抓紧时机,把脸埋进她的胸前。

“哇,真衣亚的胸部好软好舒服唷。”

“快住手啊!”

洵子对拓人说:“拓人,你不去救真衣亚吗?”

“她们不是玩得很开心吗?”

真衣亚跟铃海总是这样玩在一起,所以拓人觉得好像不该多管闲事。

“哎呀,拓人快救我啦,重要的人被欺负了耶!”

“妳说谁是重要的人啊!”

“就是嘛,真衣亚重要的人可是我唷。”

铃海继续把脸埋进去,真衣亚的脸都红透了。

“我不是说过下要在别人面前这样吗?”

“我也说过有观众在看比较令人兴奋吧。”

“妳才没说过咧!”

美鹤像是不想打扰这两人似的,稍微坐远了点,然后问拓人说:

“你们的午休时间都是这样度过吗?”

“我们的确满常一起吃饭啦。”

拓人往身旁的月博看了一眼,月博也点头回答:

“从国中开始就是这样了,真是一成不变的生活。”

“有什么关系,我就是喜欢跟大家一起吃饭嘛。”

这么说着的洵子伸直两脚前倾上身,做着伸展操。

“可是上高中以后,我们就很少一起去玩了。”

“是啊,国中时还会经常出去玩呢。”

这群人现在感情还是很好,但是洵子忙着参与社团活动,所以大家在假日都各自度过,变得只有在学校时才会见面。

“干脆找一天一起出去吧。”

真衣亚一边挣扎一边提议,铃海的手此时已经伸进她的衣服里了。

“够了,妳太超过啦!”

“就是啊,要去哪玩呢……”

拓人不顾真衣亚的呼救,继续说着。

“要不要去鸭重神社的祭典呢?”洵子提出建议。

“好是好啦,可是那还很久吧。而且我跟真衣亚都被叫去帮忙,虽然可以偷溜,但是可能没办法离开太久。”

“那么要不要去东京呢?”

“我前阵子才刚去过。”

月博插嘴说。

“近一点的地方比较好吧?”

“家庭餐厅或是卡拉OK怎样?”

“那也太无聊了。”

如果是小学生的话,这种玩法就足够了,但是对高中生来说,可不是在地上涂鸦这种程度就能满足的。

“那个……既然如此,要不要来我家呢?”美鹤开口说道。

“咦?去美鹤家吗?”洵子反问。

“嗯嗯,虽然有一点远啦。”

“可是我们这么多人一起去,好像下太好吧?”

“没关系,一定塞得下。”

洵子喃喃说着“那妳家一定很大吧”。

“也可以在院子里散步啊,下过我家没有卡拉OK机喔。”

“应该下会散步吧……等等,妳家院子有那么广阔吗?”

美鹤稍微思考了一下。

“院子吗……是啊。”

不只是洵子,就连拓人和月博都感到惊讶。可以供人散步的院子,到底大到什么程度啊?

“洵子家也够大了,不知道比起来如何呢。”

拓人双手抱胸说道。

“那要不要直接来看呢?”

“好啊,我们就去筱河同学家里参观吧。月博,你可以吧?”

“可以啊。”

“洵子呢?社团活动没问题吧?”

“下周日不用练习,应该没关系。”

洵子看着手机里面储存的行事历回答。

“那就约下周日吧,铃海呢?”

“我一直都有空。”

“社团活动呢?”

“那种事不重要啦。”

铃海同时参加了新闻社和天文社,虽然她不算热衷于社团活动,但是因为时间安排得当,所以两边都能兼顾。

“那就决定了。筱河同学,几点去比较好呢?”

“大概中午吧。”

“嗯,那就约在下周日的中午吧。”

月博和洵子点点头,铃海一边揉着真衣亚的胸部一边回应,真衣亚则发出哀号。

“拓人!你为什么都不问我啊?”

“因为妳一定会去嘛,也把果璃绘姐一起带去吧。”

“如果拓人不救我的话,我就不带姐姐去。”

“铃海,妳就多摸一下吧。”

铃海眼中闪出光辉,手指动个不停,真衣亚的身体也扭得更用力了。

“等一下,不可以直接抓啦!”

“妳带下带果璃绘姐去啊?”

“带啦带啦,我会带姐姐去的,快救我啦!”

拓人走过去,把铃海从真衣亚身上拎开。铃海不满地发出啧啧声,真衣亚面红耳赤地拉直纷乱的制服。

“唉……我今天真是惨兮兮……”

“真可惜。”

“可惜个头啦!”

受尽铃海调戏的真衣亚生气地转过头。

一直默默旁观的洵子突然“啊”了一声。

“也要找梨江琉吧?”拓人也同时想到这件事。

“小琉能去吗?”

“她现在又不住院,应该挺闲的,就问问看吧。铃海,她上课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异状啊?”

“很普通啊,跟平常一样。”

铃海正在用手帕擦汗,她跟梨江琉读同一班。

“老师也不会点她回答问题,所以没什么事。”

“那就好……”洵子放下了心中的大石。

“不过她没来顶楼呢。”拓人四处张望着说。

“她在保健室。我有邀她一起来,可是她好像下太舒服,我后来也被社长叫走……”洵子有点懊恼地说。

她跟梨江琉是很要好的朋友,活泼外向的洵子和安静乖巧的梨江琉,从国中时代就被说是很谐调的组合了。梨江琉变得不说话之后,她们的关系也不曾改变,古道热肠的洵子似乎比从前更照顾梨江琉,升上高中后依然如此。

“啊啊,我好担心她啊!”

洵子焦虑地站了起来。

“我去保健室看看好了,等等就直接回教室。”

“洵子,那妳帮我跟小琉说她不去图书馆值班也可以喔。”

真衣亚说,洵子只以挥手代替回答。

“果璃绘姐也会来的话,真是叫人期待啊。”

月博站起来拍拍屁股,一边说着。

“月博也希望姐姐去啊?”

“那当然,果璃绘姐也参加的话,乐趣会增加两、三倍,拓人也这么觉得吧?”

拓人没有回答,他只是一直盯着洵子离去的背影。

“喂,拓人!”

“思?喔喔,是啊。”

“你怎么啦?”

“没什么,午休快结束了,也该回去了。”

拓人说完就转身离开,他知道月博一定觉得自己心不在焉。

其实拓人很在意洵子的态度。

刚才提到果璃绘的时候,她两次都露出惊吓的反应。虽然动作不大,但很明显都是因为听到果璃绘的名字。

那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