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指界

更新时间:2020年10月18日

《指界》Alfrig著_指界全文章节在线阅读

指界

作者:Alfrig分类:悬疑小说类型:脑洞

指尖轻触,敲打出一个世界。我们的每一次轻触,拼凑出历史,拼凑出崛起、辉煌到毁灭。...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褚沁儿用枪扫射,这个队伍还有俞兵,蒋家伟是队长;蒋家康是队长的弟弟,Hlora(赫萝拉)是一个金发的外国美女,他们俩是半骨骼队员。第五编队正在被外星人围攻,他们偷袭失败了,只能硬碰硬干起来。正在第五编队苦斗时,一颗子弹打在一外星人的头上,子弹发出“叮当”声,被外星人的头盔弹开,两只外星人回望一眼,一黑影一击扑倒这两只外星人,赵毅落下,两臂各斩一只。

Hlora惊呼出声:“Will?”她喊出的正是赵毅的英文名字,Will Woden(威尔沃登)。

赵毅一边和外星人肉搏一边用别人听不懂的话和赫萝拉交谈了几句。所有人惊呆,她也是阿萨人!凌萧忽然在一旁的楼顶提醒道:“他们的空袭兵来了!”

赫萝拉听到这话,立即褪下身上的外骨骼铠甲,只带了两把枪,飞身跃上房顶,抱起凌萧就往闪出电光的黑云里跑,她的速度很快,快得惊人,和一般的跑车无异,跃过间隙几十米的楼房就像跨过地铁站台间隙。在此之前没有人知道。他们昨天还在调戏这个性格很和善的医疗兵小美女,今天她正迎着外星虫的炮火贴着墙壁往上跑!

赵毅让他们撤到黑云里,蒋家伟不肯,他们身上的外骨骼是全金属的,进去不是遭雷劈吗?空中坠下几道蓝光,炸裂,蒋家康被炸死了。蒋家伟不再说话,被赵毅拉到黑云下。Hlora带着凌萧来到他们身边。赵毅头顶的黑云竟开始旋转,渐渐形成飓风,飓风中旋卷着闪电,在众人身旁掠过,赵毅喊道:Hlora在,大家不会被劈中的!

组合技【天罚雷暴】飞在周围的敌方空军被尽数吸入狂扫的飓风,又像蚊子被电蚊拍拍中那样,被闪电轰得外焦里嫩。

天色昏压,八方垂脚,骤鸣惊起,列缺过也!他星异客名天狼,尽吹散!

他们,在台风眼。

骤风一去,滂沱雨坠,冲刷着大地和焦尸。蒋家伟穿在厚重的外骨骼里,跪在地上,雨水从他的眼角流下,咸的,家康死了。褚沁儿左手搭着他的肩,站着,凌萧托着狙击枪,水滴从枪口滑落,他被吓住了,这帮阿萨人,可以控制天气,而且有着极强的战斗力:“人,还找吗?”

“一定要。”赵毅说。

他们的关系很微妙,Hlora要跟赵毅找人去了,凌萧一打算走,褚沁儿也准备跟上来。凌萧左手掏出手枪一枪打在褚沁儿的胸口,她微微后退一步,胸口的护甲挡住了子弹,“让我跟着你。”

“我是佣兵,不再忠于国家,和你不是一类人。”

“让她来吧,她被蓝光震伤了内脏。”摘下头盔的Hlora在凌萧耳边轻声说。

凌萧扭头不再说话,他跟着赵毅走。最后剩下两人,俞兵和蒋家伟。俞兵有些害怕,敌方的空军全灭了。陆军不一定全歼,因为这里——上海市区——地形太复杂。俞兵扯蒋家伟起来,挥了他一拳,你觉得你弟弟看到你这样会好受吗?你希望他看到你自暴自弃、一蹶不振吗?这声音在蒋家伟耳中很刺,“你不仅仅是个哥哥,还是一位中国人民解放军,发过誓保卫中国的!你还是我的队长,你是我的队长吗?!”

蒋家伟看着他,俞兵看着蒋家伟,俞兵的眼神中带着一丝不确定,但还是尽量站的笔挺,云层破开一个小洞,一道微光洒在他身上,他的身形在微光下显得更高大一些,微光渐渐变亮,坠下,啪!!俞兵死了,他被炸成了一滩血浆。

蒋家伟吓得后退好几步,他抬头望去,一艘巨大的,百米来长的外星战舰,从黑云中穿行而出,外形像一只鲎。蒋家伟挺起胸,把身上所有导弹都发射出去,三发导弹和剩下的小弹头,这艘战舰其实是一个巨大的生物,蒋家伟瞄准了他的头部,几颗导弹炸开战舰前端,战舰缓缓坠落,小弹头在战舰体内爆炸,威力不次于大导弹。战舰以及内部的外星虫无一幸免,蒋家伟高兴地跳起来,却不料云中俯下了更多更多战舰!

他联络上级,请求海面的长剑导弹支援,直接进攻外星战舰。

他联络上级发射长剑巡航导弹之后,搜了一遍俞兵和蒋家康的尸体,竟然把自己的弹药库填满了。俞兵三颗导弹,突击步枪子弹五闸,小弹头若干;蒋家康突击步枪子弹七闸,小弹头若干,备用弹头盒两条,接下来他要做的就是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想了半天,地下最安全。而GPS导航卫星被轰落了,他又不是上海人,在这迷宫般的城市中竟然迷路了,他按着远处的东方明珠塔,一直往前走……

凌萧等人则没看到这些,他们拐弯折角,终于找到了要见到的人——蓝宇。蓝宇和赵毅拥抱下,蓝宇带他们进入一个院子,里屋躺着一个人,睡梦中还疯疯癫癫喊着几个人的名字,一个男人在照顾他,这个男人是第四编队翼降兵的的队长,夏凝。床上的叫钱宇徽,是个新兵。凌萧笑了一下,对赵毅说道:“你看,军队里活着到最后的,从来不是精英,是怂蛋。”

“他可不是怂蛋。”Hlora说,赵毅不理会Hlora,说:“你也不是军队里的人啊。”

赵毅用阿萨语对蓝宇说:“你爸让你回去,他说全宇宙都在等待归来。”

“那是你的归来,不是我的。(阿萨语)”

“那我们在等什么?把世界还给世界吧!(阿萨语)”

“在此之前,我们得先救一个。(阿萨语)”蓝宇把赵毅带到地下的秘室,一个女人正戴着眼镜,摆弄电脑,她叫韩雨轩。她是顶尖黑客,其实只是个还在上大学的女生,但这并不代表她不是个厉害的黑客。她黑进了中国电信,这是半年前的事,但她什么手脚都没做,今天终于有机会了——她估计全中国百分之七十以上的人都知道了外星人的事,她正在试着侵入军方网络,破译:恰好看到用长剑导弹进攻战舰的指令。

蓝宇说:“要不一起走吧,我们去抢回另一个世界。”

雨轩说:“我不能放弃这个世界。”她在大学里有一群同学,各有很特别的能力。他们在其中一个的亲戚家把一个地下室改成工作室,他们自己配电脑、改设备,他们戏称这工作室为“微中关村”,她绝不可能丢下这里。

一个电话打来,是韩雨轩的嫂子单芷茹,她接起手机的一刹那,脸色一沉:“哥哥,死了。”

她哥哥死后遇到的第一件事是被一个一米八九的红发男人压在身下,之后遇见了中国翼降兵,一路逃一路杀,后来,黑进了电信局维护了所有中国公民的知情权,在接电话之前,她把哥哥忘在脑后,一听到芷茹的声音她就崩溃了,电话另一端传来抽泣声,雨轩捂着嘴,颤抖着双肩,泪珠不由自主地滚落下来,她点着头,很努力地使自己发出清晰的声音:“我很好,我和军队在一起,很安全。”蓝宇轻轻从后抱住她,“都会好起来的。”雨轩抹了抹眼泪,坐到一边。

又有手机铃声响起来,是赵毅的手机:“蓝宇,是你爸。”

“今晚七点之前回来,我们要出发了。(阿萨语)”

“这比我们预想的要早。(阿萨语)”

“全宇宙都在等我们。(阿萨语)”

挂断电话,蓝宇说:“我和他七点之前要回去,不知还有什么能帮你。”

“全世界都在等我们,我听得懂一些古英语。”雨轩站起来,“我们要离开这里,去搞一辆大车,大到能装下整个房间的车。”

一个小时后,一群人掩护着一节列车车厢在街上跑,赵毅和蓝宇推着车,速度丝毫不比其他人慢,车里躺着两个人,褚沁儿和钱宇徽,Hlora在高楼间穿行,侦查。韩雨轩的所有设备都装进车厢里,包括一台3D打印机和一个半智能机器人。凌萧和夏凝背着枪分别护在左右两侧,他们决定去一个不会被轰炸到、又四通八达的地方,地铁站,最近的一个入站口是新闸路的一号入口,他们扛着车厢进去,左拐入站,地上横着几具工作人员和乘客的尸体。

“这里有人。”蓝宇四下戒备,凌萧已经隐去,夏凝和Hlora都持着两把枪。蓝宇让韩雨轩进车厢,一道蓝光急射向蓝宇而去,蓝宇用手臂挡下,一颗狙击枪子弹飞出,指向蓝光飞来的地方,外星人,卒。第一只死了,其余百十只就像潮水一样涌出来。

Hlora绕在一群外星虫中,那些虫子还没看清子弹是从哪里打过来的就已经死了;夏凝用两把小型的冲锋枪扫射,控制他们的行动,赵毅冲上前去将他们干翻;蓝宇周身泛起电光,疯狂的屠杀着外星虫。夏凝没有子弹了,而一只虫正向他扑过去,赵毅挡在他的身前,鲜血飞溅,赵毅左手扭断虫子的脖子,右手捂着右眼——他的右眼瞎了。

“沃登!”Hlora喊了一声赵毅的名字,把枪交给夏凝,自己跑去扶着赵毅进入车厢,几只虫子堵在门口,一颗导弹飞出,将虫子轰成渣渣。褚沁儿参战了,几只虫子扑上去,将她摁倒在地上,扭打在一起。凌潇的狙击子弹不知从哪里来,但从没偏过。Hlora让雨轩用纱布按住赵毅的右眼,自己拔出军刀又冲出来,这个“冲”不是一般意义的“冲”,是跑车一般的速度,小刀更适合她,她也拥有闪电的力量,带着金色的电光掠过战场。

“多纳尔,我们得撤!(阿萨语)”

蓝宇听后,大喊一声,吼声惊雷,四周放出电光,扫遍一片外星虫,一声雷响将他们都炸开去几米。蓝宇没有停顿,扛起车厢就往下冲。Hlora背起倒在地上的沁儿,夏凝也追了上去,他们砸碎玻璃门,跳进地铁轨道,沿着蓝色灯光直走,直到一个岔口,蓝宇把车厢搬进已封的岔道口,这些地下设施是有灯的,蓝宇把设施搬出来放好,“新密室满意吗?”

“倒真是宽敞多了……你们在躲一群人,不是这种外星虫吧?”

“嗯,他们叫鳞虫(Lindom,又译林德虫)本不是这个宇宙的生物,我们不躲他们。”

“那……你们是要开始反抗了吗?反抗入侵你们家乡的人?”

“算是吧,确切说是政变、起义。”

“同族人?”

“嗯。”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嗯……不好说。”

“我可以信神,告诉我,那女人刚刚叫你多纳尔,雷神!叫赵毅沃登,众神之王!”

“你很聪明。”

“我查了北欧神话。”

“可!”蓝宇的语气突然缓和了下来,“可是啊……我们不是真神,这么跟你说吧……我们只是继承了一部分神力的生物,真神的孩子都算不上。”

“神之子……吗?”

凌萧从通气口出来,他扛了一只外星虫回来,是他一枪射死的。他把外星虫放下,走进车厢。Hlora正在为褚沁儿治疗:“她说她前夫人很好。”

他把狙击枪放下:“她伤的很重?”

“嗯。”Hlora褪下褚沁儿的装甲,置到一边,把她黑色的胶质手套和过膝靴脱下来。凌萧怔了一下,咳了一声,又强装淡定道:“我还以为他们只是生不了孩子了。”

沁儿的手臂、两腿都直接在皮肤上钉了一排钢髓,安了一条钢板,据说钢板下面还藏着肌状纤维,可以分散受力,增加臂力和腿力。“其实只有她生不了孩子了,她是第一个实验体。我们几个一开始都接受了初步改造,也就是改造成我这样,我本来就有超能力,不愿接受二次强化,他们几个接受了深度的强化,沁儿是第一个实验体,辐射能量泄露了。”

“哦。”凌萧坐下来,开始填弹、擦枪,“那个怂蛋呢?”

“钱宇徽?已经醒了……我说了他不是怂蛋,他只是个新兵,我在新兵营见过他,他很勇敢,和一些资格老的新兵打架。”

“输了?”他的语气中其实没有疑问。

“输了,但是只有他有反抗强权的勇气。”

“这个叫冲动。”

“我不喜欢你。”

“哦。”凌萧继续擦枪。

钱宇徽醒来之后,习惯性的呆在队长身边,他和其他人都不熟,他在逃到“韩雨轩的密室”之前已经没有意识了,进了门就立马昏倒在地上。钱宇徽当时只记得一个队友被砸到地上,头骨炸裂,脑浆溅到他的脸上,之后的事情他都不记得了。他都不知道自己一边扫射一边后退跑了那么长一段距离。

夏凝把枪丢在一边,这两把重机枪对他一个翼降兵来说太重了,他去问坐在车厢里的赵毅。你还好吗?夏凝坐在赵毅左边,钱宇徽坐在赵毅对面。

“还好。”

“对不起。”

“不怪你。”

夏凝拿出一包军用食品给赵毅。现在是下午一点多,他们都还没吃中饭。雨轩突然问大家,有人要叫外卖吗?

夏凝丢开手中的袋装食品:靠,不早说!

“这里没信号。”赵毅拿着手机,他试过打给蓝宇的爸爸,但是没有成功。

“我们在网上订。”她在笔记本上敲击键盘,“IShanghai,我和他们联系了,他们说……”

“他们?”

“送外卖的。”韩雨轩头也不回。

“外卖小哥什么时候这么逆天?”

“他们半个小时后到人民广场站,你们谁出去接一下他们……好了,快来点餐,想吃什么报给我,来来来……”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