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第三者之男友是渣男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9日

《第三者之男友是渣男》无弹窗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北陆夏冰雹著

第三者之男友是渣男

作者:北陆夏冰雹分类:青春小说类型:欢喜冤家

异国他乡,贫家女孩本以为遇到了甜甜的爱情,不料男友却与多名女人有联系,但因为爱,不争气的她心甘情愿地默许了一切。...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便利店工作时间夏小花都头疼得要命,还时不时地恶心,她懊悔不已,真不该喝那么多酒。

盼望着,盼望着,总算到下班时间了。

这家便利店是24小时营业的,接替夏小花上班的是个韩国小太妹恩地。

恩地刚刚高三毕业,无心上大学,也没有父母,和奶奶一起生活的她,为了挣生活费每天白天在咖啡店打工,晚上来便利店打工。

恩地虽然平日穿着打扮十分怪异,耳朵上戴了无数个钉,银白色的短发也过于乍眼。

但接触下来,夏小花发现他其实还是很善良的,只是刻意用外表掩饰内心的脆弱。

和恩地打过招呼后,夏小花走出便利店准备回家,头还在剧烈地疼着,她想马上回去好好睡一觉。

这时不远处的车响起了“嘀嘀”的喇叭声,因为在韩国司机按喇叭这件事并不算常见,夏小花好奇地看过去。

那车正面对着她,像故意似的,在黑夜里亮着刺眼的车灯,晃得她睁不开眼睛。

只听见张虎的声音从车里传来:“下班了?再去喝点呀透透啊?”(透透:醒酒的意思)

听到是张虎的声音,夏小花没好气地斥到:“你要晃瞎我呀!能不能把灯关了!?”

听到夏小花的喊声,不明所以的恩地关心地走出来看,夏小花示意她没事,她才又进去工作。

张虎关了车灯,叼着烟从车上走下来,走近后拧,开了一个不大的玻璃瓶递给夏小花,:“解酒药,喝了它能舒服点。”

夏小花一听是解酒药,立马接过一口喝完了。

张虎笑到:“你妈没告诉你不能喝陌生人的水啊!你家在哪呀?我送回去你吧。”

夏小花:“不用了,我家不远,就在这里面,并且我不喜欢和抽烟的人走在一起”,她指着一条漆黑的胡同说到。

张虎听后,一弹,将烟头弹出老远,道:“够黑的啊,你自己回去不害怕?我送你吧,别多想,就到你家楼下,我不上去喝咖啡。”

看他又随手丢垃圾,夏小花嫌弃地摇了摇头:“我也不喜欢和随地扔垃圾的人一起走”。

张虎满不在意地说:“巧了,我就喜欢和不喜欢我的人一起走”,一副别想甩掉我的架势。

夏小花也不和他继续打嘴架,两人并排朝她的住所走去,夏小花问:“你怎么来这了?”

张虎:“有事呗”。

夏小花:“啥事?”

张虎:“有人说见面还我钱,所以我就要钱来了。”

夏小花无语,她说“下次”还,但也没想到“下次”这么快就到了,夏小花:“那就下下次还”。

张虎一本正经地说:“我怕你这个和尚跑了,所以来看看你的庙在哪。”

夏小花呵呵冷笑,:“你才是和尚呢!我到了”,走到一座略显老旧的小楼前,她停了下来。

张虎:“我其实没什么事,就是下班想起你了,就来看看,行了你上去吧,好好休息”。

夏小花所在的楼只有四层,并没有电梯,在一楼和二楼间楼道的转弯处,她走进窗户,透过玻璃,看到张虎也正在外面仰头冲她笑。

在二楼三楼间的楼道转弯处,夏小花又不自觉地看窗外,张虎依旧站在那里抬头看着她笑。

在三楼四楼的楼道转弯处,夏小花还是看了窗外,张虎笑着冲她摆了摆手,然后转头走了。

而后夏小花收到了他的短信:“小酒鬼,晚安”。

看到这简短的几个字,夏小花竟然不知不觉间上扬起了嘴角,然后她又走回了三楼……

没错,夏小花其实是住在三楼的,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多走了一层,难不成?难不成只是为了多看他一眼?

5月初,夏小花同时收到了蔚山蓝天,和首尔青草两所大学的录取通知,夏小花别提多高兴了。

并且首尔青草大学,可以给夏小花提供一年的半额奖学金,有了半额奖学金,5月到9月开学前多努力攒钱,再加上公司的收入,去首尔上学的第一年费用应该没什么问题。

  6月不知不觉地来到了。

6月6日,是韩国的公休日“显忠日”,公司老板给大家放了一天的假,恩地也难得地休息一天。

夏小花和恩地约好了这天一起逛街。

两个女孩虽然喜欢的风格不同,夏小花又比恩地大了好几岁,语言也不太通,但竟出奇地聊得来,消费能力又差不多,就是都只选便宜的不买贵的,所以两人一路逛得有说有笑,十分投机。

傍晚时,逛累了的两人坐在一个小饮品店休息,夏小花收到短信:“干嘛呢?”,是张虎发来的。

夏小花回:“和便利店的妹妹在逛街”。

张虎:“在市内?哪条路?我去接你。”

夏小花:“接我干嘛?我和妹妹一起来的,哪能丢下她自己先走呢?”

张虎:“笨!带她一起呗!”

夏小花:“你俩又不认识,有事吗?没事不去!”

恩地好奇地问(韩语):“姐姐,有什么开心的事情吗?怎么一直在看着手机笑呢?”

夏小花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确像傻瓜似的咧着嘴(韩语),“没,没什么事,就是有个认识人,可能想和咱们俩一起吃饭。”

恩地(韩语):“哪个人呢?我认识吗?”

夏小花想了想(韩语):“嗯……你应该不认识,不过你也算见过,就是昨天晚上的那个男的”。

恩地恍然大悟(韩语):“哦,是他呀,是姐姐的男朋友吗?虽然没看清相貌,不过开的车是奔驰哦!姐姐好福气。”

夏小花刚想反驳说不是她男朋友,但感觉到周围有目光在看着自己,抬头看去,发现竟是张虎。

夏小花惊讶地捂着嘴巴,瞪大了眼睛问:“你…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张虎故弄玄虚得意地说:“告诉过你,我会算卦嘛,这就是一起工作的妹妹吧?”他转过头对恩地一笑,很有礼貌地自我介绍(韩语):“你好,我是她的男朋友,我叫张虎,见到你很高兴”。

恩地也礼貌地站起身(韩语):“您好,我叫恩地,见到您很高兴”。

这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客套着,留下一脸懵的夏小花,什么?男朋友?张虎什么时候成为自己男朋友了?

夏小花没好气地问:“男朋友?谁是我男朋友?”

张虎像没听到似的,自顾自地说:“走吧,我朋友都等着呢”。

夏小花:“去哪?”

张虎:“去做做运动,看你这小腿儿粗的,这屁股大的,这腰圆的……”

“哎哎,打住奥!我好歹也是个女孩,哪有女孩受得了异性这么打击的”夏小花听不下这么埋汰自己的话了,连忙打断他,“并且我胖瘦都不能去,恩地不想去,她去了谁也不认识,肯定会觉得不自在的。”

张虎一把拿起两个女孩摆在椅子上的包,一脸自信地说:“她肯定愿意去,不信你自己问”,说完朝主路方向走去。

猜测恩地不会接受邀请,所以夏小花很为难地试探着问(韩语):“恩地,这个男的想去运动场,和陌生人一起,你是不是会不自在呀,其实我也会觉得尴尬,所以不去也可以……”

没等夏小花说完,恩地竟然一口答应了(韩语):“好的,一起去玩很好的”,然后竟然还催促夏小花走快一点,去追赶前面的张虎。

“哦,哦,这样啊”,夏小花这才想起,并不是所有人都像她一样腼腆,很多人都是乐于结交新朋友的。

张虎带他们来到了一个体育公园,里面有各种运动馆,他们进入了排球馆,有两男一女已经换好衣服等在那里了。

张虎给大家做了介绍,两个男的都是韩国人,一个叫秀泰,一个叫金泰,都是二十七八的样子。

女的是中国人,看样子30出头,叫妮彩,女人相貌一般,身材微胖,说话待人看似热情,但夏小花从刚见到她的第一秒起,就喜欢不起来,觉得她的眼神里充满了挑剔。

看到两个韩国人和妮彩穿着特别专业的运动服,夏小花和恩地这才想起来她们没有装备。

虽然夏小花一直认为打个球跑个步,没必要穿得像参加奥运会似的,但此时的她和恩地都穿着高跟鞋,这就有点太说不过去了。

夏小花小声地跟张虎说:“我俩没带衣服没带鞋,坐一边给你们加油吧”

张虎:“我也没带,没衣服没鞋就不能打排球了?

夏小花瞅向自己的小高跟喃喃自语:“没带衣服也没带鞋,怎么能打排球呢?”

张虎一指体育馆角落的运动服售卖店:“没带衣服没带鞋那就去买呗”,说完边拽着夏小花往运动服店走,同时也没忘记恩地(韩语):“高三生,一起过来”。

没一会儿,三人便一身运动装备从店里出来了,张虎走在最前头,在后面的恩地一脸崇拜地望着张虎的背影,和夏小花小声嘀咕(韩语):“姐姐,这个哥哥好帅啊,不仅人帅,出手还大方,你运气可真好呢”。

张虎刚刚买运动服的标准,就一条,那就是挑贵的!这让生活贫困的恩地很是羡慕加崇拜。

其实张虎长得并不算很出众,但夏小花不得不承认,尽管长相不出众,但张虎那种透入骨头的自信,说话办事都底气十足的样子,让他有种独特的魅力。

最开始夏小花和张虎对打,让张虎有点吃惊的是,这个看起来羸弱的女孩竟然特别有爆发力。

最开始夏小花有些生疏,但没有一会就熟练起来,到后来张虎竟然只占了一点上风,要知道打网球很少有人是他的对手,棋逢对手打得很是过瘾。

夏小花很庆幸,幸亏以前在大学里有选修过两学期的网球课,还记得当时买网球拍的钱让她心疼不已,现在看来当初的球拍钱没白花,如果自己一点不会打的话那得多尴尬呀,也为自己从小就有的体育天赋而沾沾自喜。

后来有人提议三局两胜,输的三人晚上请客吃饭,尽管夏小花打得不错,但终归是女生,体力不支还是输给了张虎。

后来夏小花发现,果不其然,这对打的三组都是男女搭配,输得都是女方,也就是说,夏小花,恩地和妮彩要请客吃饭了。

张虎问都没问大家,直接说:“不用多商量了吧,啥贵吃啥呗?那就是韩牛了!”

夏小花无语,更无语的是其他人也没提出反对的,似乎张虎就是有这种让人无法反驳的能力,他的语气,声音,神态都像是有魔力一样,总能让别人听他的话。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