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鹏程文学网 > 小说库 > 甜蜜再酿,韩先生喜提二胎

更新时间:2020年05月29日

《甜蜜再酿,韩先生喜提二胎》精彩章节全文免费阅读_晞阳著

甜蜜再酿,韩先生喜提二胎

作者:晞阳分类:总裁小说类型:情有独钟

魏小聪报答救命之恩的方式是趁他醉睡了他,留下十元床资溜之大吉;五年后狭路相逢他求欢她却拒绝,怒意难消的他质问:“年纪大了,懂得矜持了?”然而某天,如狼似虎的魏小聪洗白白香喷喷勾老公:“年纪大了,该生二胎了“。他不允许她生,她偏让他喜提二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掐断电话的同时韩晋顺着她的手垂眸看了眼白色衬衫上夺目的唇印,俊毅的五官冷漠得宛如是别人的衬衫沾上了唇印,再抬头时便抬手将烟叼在嘴里,拿出电梯卡刷了下电梯。

眼见他要搭乘电梯离开,魏小聪急忙从包里翻出已经准备好的千元现金,快快递到他面前,尴尬地扯着小酒窝,

“这是赔你手机屏幕的一千块!衬衫……衬衫我以后再赔你!”

她的话音刚落下,电梯便“噹”地响了声,门随之打开。

韩晋呼了口烟圈才将烟摁灭在一旁的垃圾桶,抬步就进入了电梯,压根没有去接那千元现金。

“韩先生,这是赔你的钱,请你收好!”

情急之下魏小聪一只脚跨进电梯一手挡在电梯门上阻止电梯关门,急急地想将钱塞到他手中,一边又眼神怯怯地凝着他,可是依然坚持要他收下钱,必须要完成赔偿的目标。

“衬衫你打算怎么赔?买一件新的?这是订制的手工款。”

眸光炯炯地盯着拦在电梯门口的唇红眸清的女人,韩晋醇厚富有磁性的嗓音响起,言下之意是衬衫并非廉价,她怎么赔?

魏小聪不笨,瞬间就参悟了他的言下之意,顿时双肩垮下,攥紧了手里薄薄的现金,觉得坑越来越大,她快要窒息了。

“我试试帮你干洗?或手洗?唇印也许能洗掉!”

挣扎一翻,魏小聪选择曲线挽回损失,说不定会有一线生机呢。

头上传来阵阵揪痛,韩晋炯炯的双眸微微地沉了沉,问,

“会按摩吗?”

按摩?

魏小聪顿时脑补了各种身体按摩的传闻,当即往后倒退出了电梯,干脆利落地拉开和他的距离,一边快快地摆手拒绝。

“我头疼,只按摩头部。”

看着她跳出电梯,韩晋也不阻止,语调一如既往地平缓,

“一个钟抵销你所有的赔偿。”

随着韩晋进入总统套房,魏小聪心里还七上八下地乱窜,隐隐地有清偿债务的喜悦感,又参杂了丝与他有所瓜葛的不安感,又甚至还有腥许对他头疼的担忧。

顺手摘下腕表放在躺椅左侧的玻璃茶几上,韩晋躺在躺椅上两眼一眯便沉声下指令,

“从两边太阳穴往头顶揉,力道稍微重些。”

一阵阵的揪痛让韩晋倍感疲倦,身上的力气都被这不可控制的疼痛逐渐地抽光,极度渴望按摩的力道能舒缓疼痛安抚揪着的神经。

魏小聪将一直捏在手心的现金放在他腕表的旁边,想着要是干不好按摩这个工作她还是将钱赔偿了比较稳妥。

磨蹭地站到他的右侧,轻咬红唇微微地俯身试探性地伸出柔软的小手按压他的太阳穴,瞬间指腹沾满了他冰凉的汗水,这才发现他满满的额头都是细密的汗珠。

她皱着秀眉,试探性地轻声问,

“很疼?按摩能舒缓?”

“不如请个医生过来给你看看?”

房间空调充足,可是他依然沁出满头细汗,魏小聪猛地心里一颤,意识到他正在遭受严重的偏头痛折磨。

原来尽管多年过去,他依然遭受偏头痛的折磨,想到这魏小聪不禁按着往日给魏娃娃按摩的指法用心地给他揉压,一颗心满满都是对他的担忧和内疚。

呼吸间淡淡的清香拂过鼻尖,指腹温热而轻重有缓富有节奏地按压着他跳跃的神经,韩晋放松身心地平躺着,感受她指尖的游走和欺身靠近的若有若无的亲密感,起了褶皱的神经似渐渐地被抚平不少,原本烦躁的心情也平和安静了下来,感觉痛感有所缓轻。

拇指有力地转着圆圈按压了几圈太阳穴后渐渐地往后脑勺两边游走,魏小聪凝着韩晋紧抿的唇角,忽地想起与自己约定见面的袁城,想着或许能请他帮韩晋看看病。

“按摩也许能舒缓疼痛,可是治标不治本啊,医生才是圣手回春是不是?”

“那个……鹿城人民医院心内科的袁城主任恰巧在楼下包厢,要不,请他给你看看?总归好过按摩?是不……啊……”

魏小聪话还没说完,只见韩晋猛地睁开深邃的双眼,一气呵成地攫住她的手腕用力一甩,转眼间两人已经对换了位置,他阴沉着一张脸将人压在了躺椅上。

“袁城?嗯?还真约了?”

韩晋鼻腔低哑地发出声音,刚松懈下去的神经顿时又紧绷,连神经的抽搐疼痛都激烈了几分,胸腔充斥着无法言语的怒意。

整个人被甩在躺椅上,魏小聪一脸蒙圈,触及他凶狠的眼神当即吓了一跳,惊怕地往躺椅上缩了缩头,求生意识强烈地做到了有问必答。

“对啊,约了,就……就在楼下包厢,我待会就要去见他了。”

轮廓分明的脸与自己不过是半个手指的距离,魏小聪耳膜不仅充斥着自己心脏的“砰砰砰”剧烈跳动声,还听见了他越来越重的呼吸声,对他突然的暴怒莫名其妙,又觉得两人此刻的姿势太暧昧,缠绕在梦里的朦胧画面快速地刷过脑海,让她顿时红了脸。

“魏小聪,你还真的一直都那么玩得开。”

扣着她的手腕架在她的头顶,滚烫的指腹摩挲着她的手腕,感受着她脉搏的跳动,韩晋咬牙切齿地朝她粉嫩的脸颊喷气,窥见她肌肤绯红更觉得怒意难消,误以为她是因为袁城而变得娇羞。

“哎,你弄疼我了……”

明明手腕被攥得生疼,指腹传来的温热触感却撩拨了魏小聪的感官,隐隐地觉得自己肌肤轻颤,涨红了脸扭动着想挣脱他的禁锢,睁着清澈的大眼急急地反问,

“什么一直啊?我们以前见过吗?”

魏小聪问完就有些后悔了,开幕晚宴清醒的客套介绍和一分钟的寒暄时隔多年还算认识吗?

也许他压根就不记得还有她这号人物的存在。

她的挣扎和迫切的逃离都让韩晋怒意难消,再听见她全然陌生的反问,他当即嘲讽地勾了勾唇角,讥诮爬上眼眸,

“呵,你觉得我们见过吗?你觉得我们认识吗?”

一连两个反问的语气充斥着否定让魏小聪纯净的双眸瞬间蒙上了层水雾,委屈涌上心头,豆大的莹白泪滴迅速滴落。

眼看魏小聪的眼泪就像泉水般汩汩涌出,哗啦啦地从眼角蜿蜒而下,韩晋额头青筋抽搐,纵使有万般的怒意也只能僵着脸抿着薄唇,伸出指腹轻柔拭去她眼角的泪水。

“晋哥,止痛药拿来了……只能吃一粒……”

赵智一手插兜一手扬着手里的止痛药,想着还要劝劝韩晋别依赖止痛药,却撞见他压着个女人在躺椅上,当即爆了句粗口立马转身往外走。

赵智的突然出现让沉溺在他轻揉拭泪中的魏小聪瞬间回过神,奋力一推将韩晋推离,手忙脚乱连滚带爬狼狈地从躺椅上跌落,下一秒就冲出了房间,犹如一阵风掠过赵智。

重新站直了身子,韩晋一手扶着额头抬眸望向已经重新转过身面对自己的赵智,俊毅的五官一片阴沉。

赵智压住唇角的笑意,无辜地耸了耸肩,他也是接了他的电话才送止痛药上来的。

“给你送止痛药。”

从西裤口袋掏出香烟,韩晋点燃了一根烟深吸了好几口才舒缓过来,漆黑的双眸盯着腕表侧的千元现金。

“真是听话的小白兔,还真送现金过来了。”

赵智倒了杯温水连同止痛药放在茶几,也看见了桌面的现金,啧啧称赞,这样一想,便觉得这个小酒窝姑娘也不难拐。

韩晋喝了口水,挖出一颗止痛药送到嘴里,夹着香烟的手指弹了弹桌面,有些疲倦地揉了下额角,

“楼下袁城订的包厢,钱送回给她。”

跑出总统套房,魏小聪没有电梯卡根本搭乘不了电梯只能拐进楼梯间飞快地往下跑,一边麻利地整理着衣衫,委屈地咬紧了唇瓣。

果然按摩都是骗人的,这一次她不仅遗留下千元现金,还被吃了豆腐,再一次赔了夫人又折兵。

一路小跑到低层魏小聪才搭乘电梯下到一楼的大厅,按着袁城给的房号在一楼餐厅的走廊尽头找到了包厢。

魏小聪推开门只见袁城穿着灰色的Polo衫坐在主位上喝着红酒,餐桌仅剩残羹冷炙,明显他是吃好了。

“小姑娘,你时间概念有点差,这都几点了?再不来我可就要走了。”

看见魏小聪白色雪纺衫搭配黑色百皱裙盈盈挺立地站在门口,袁城当即喜开颜,拉开身旁的椅子示意她过去坐。

魏小聪尴尬地扯了扯脸颊,连连向袁城道歉,眸光触及餐桌上的红酒瓶,往前走的脚步徐徐放慢。

“吃过了吗?要是没吃再点个菜,好好吃顿饭,我看你啊,太瘦了!”

晶亮的目光落在魏小聪的身上,袁城毫不掩饰自己对她身材的检视,差点就脱口称赞她凹凸有致了。

包厢远离餐厅又处于走廊最偏僻的尽头,门关上便听不见外边的喧闹了,魏小聪越是与袁城对视越觉得哪儿不对劲,愈发觉得他的眼神太过明亮。

“谢谢袁主任关心,我吃过了……主任请喝茶……”

隔着两个座位魏小聪将茶壶转到自己的手边,礼貌地给袁城倒茶,一边佯装无意识地坐下,选择远离他。

起身直接拿走魏小聪的茶杯,袁城端了杯早已经倒好的红酒放到魏小聪的面前,推了下鼻梁上的眼镜,

“大晚上的别喝茶了,喝酒好,喝酒有助睡眠。”

“袁主任,我妈是什么情况?为什么需要二次手术?”

相关内容推荐: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